緣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緣起梵語प्रतीत्यसमुत्पाद pratītya-samutpāda巴利語paticca-samuppāda),重要佛教術語,一切有為法都是因各種因緣和合而成,此理即為緣起。任何事物都因為各種條件的相互依存而處在變化中,這是佛陀對世間現象的成住壞滅之原因、條件所證悟的法則。

出處[编辑]

在《雜阿含經[1]巴利三藏相应部》中多有記述,《長阿含經·大緣方便經》、巴利三藏长部·大缘经》和《中阿含經·大因經》中也有重要釋義。著名的單行經有玄奘譯《緣起經》和《緣起聖道經》。《緣起聖道經》同於《雜阿含經·二八七經》:

世尊告諸比丘,我憶宿命未成正覺時,獨一靜處,專精禪思。作是念:何法有故?老死有,何法緣故?老死有。即正思惟,生如實無間等,生有故,老死有,生緣故,老死有。如是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何法有故?名色有,何法緣故?名色有。即正思惟,如實無間等生,識有故,名色有,識緣故,有名色有。我作是思惟時,齊識而還,不能過彼,謂緣名色,緣名色六入處,緣六入處觸,緣受,緣愛,緣取,緣有,緣生,緣、病、、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2]

我時作是念:何法無故?則老死無,何法滅故?老死滅。即正思惟,生如實無間等,生無故,老死無,生滅故,老死滅。如是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廣說。我復作是思惟,何法無故?行無,何法滅故?行滅,即正思惟,如實無間等,無明無故,行無,無明滅故,行滅,滅故識滅,識滅故名色滅,名色滅故六入處滅,六入處滅故觸滅,觸滅故受滅,受滅故愛滅,愛滅故取滅,取滅故有滅,有滅故生滅,生滅故老、病、死、憂、悲、惱、苦滅,如是如是純大苦聚滅。

我時作是念: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逕,古仙人道跡,古仙人從此跡去,我今隨去。……今我如是,得古仙人道,……謂八聖道。……我從彼道,見老、病、死,老、病、死集,老、病、死滅,老、病、死滅道跡。見生、有、取、愛、受、觸、六入處、名色、識、行,行集,行滅,行滅道跡。我於此法,自知自覺,成等正覺。

解說[编辑]

對緣起法的詳細解說可見於《雜阿含經·二九八經》即玄奘譯《緣起經》:

佛言,云何名緣起初義?謂:依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所謂: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起愁、歎、苦、憂、惱,是名為純大苦蘊集,如是名為緣起初義。

云何名為緣起差別?謂:

  1. 無明緣行者。云何無明?謂:於前際無知,於後際無知,於前後際無知;於內無知,於外無知,於內外無知;於業無知,於異熟無知,於業異熟無知;於佛無知,於法無知,於僧無知;於苦無知,於集無知,於滅無知,於道無知;於因無知,於果無知,於因已生諸法無知;於善無知,於不善無知;於有罪無知,於無罪無知;於應修習無知,於不應修習無知;於下劣無知,於上妙無知;於黑無知,於白無知;於有異分無知[3],於緣已生,或六觸處如實通達無知[4]。如是於彼彼處,如實無知,無見,無現觀,愚癡,無明,黑闇,是謂無明。
    云何為?行有三種,謂:身行、語行、意行,是名為行。[5]
  2. 行緣識者。云何為?謂六識身:一者、眼識,二者、耳識,三者、鼻識,四者、舌識,五者、身識,六者、意識,是名為識。
  3. 識緣名色者。云何為?謂四無色蘊:一者、受蘊,二者、想蘊,三者、行蘊,四者、識蘊。云何為?謂諸所有色:一切四大種,及四大種所造。此色前名,總略為一,合名名色,是謂名色。
  4. 名色緣六處者。云何六處?謂六內處:一、眼內處,二、耳內處,三、鼻內處,四、舌內處,五、身內處,六、意內處,是謂六處。
  5. 六處緣觸者。云何為?謂六觸身:一者、眼觸,二者、耳觸,三者、鼻觸,四者、舌觸,五者、身觸,六者、意觸,是名為觸。
  6. 觸緣受者。云何為?受有三種,謂:樂受,苦受,不苦不樂受,是名為受。
  7. 受緣愛者。云何為?愛有三種,謂:欲愛、色愛、無色愛,是名為愛。
  8. 愛緣取者。云何為?謂四取:一者、欲取,二者、見取,三者、戒禁取,四者、我語取,是名為取。[6]
  9. 取緣有者。云何為?有有三種,謂:欲有、色有、無色有,是名為有。
  10. 有緣生者。云何為?謂:彼彼有情,於彼彼有情類,諸生,等生,趣,起,出現,蘊得,得,得,諸生起,命根出現,是名為生[7]
  11. 生緣老死者。云何為?謂:髮衰變,皮膚緩皺,衰熟損壞,身脊傴曲,黑黶間身,喘息奔急,形貌僂前,憑據策杖,惛昧羸劣,損減衰退,諸根耄熟,功用破壞,諸行朽故,其形腐敗,是名為老。云何為?謂:彼彼有情,從彼彼有情類,終盡壞沒,捨壽捨煖,命根謝滅,棄捨諸蘊,死時運盡,是名為死。此死前老,總略為一,合名老死
如是名為緣起差別義。

長阿含經·大緣方便經》在《十誦律》中被列為十八大經[8],在《大毘婆沙論》中列為方廣[9],對緣起法有關鍵釋義:

阿難!『緣識有名色』,此為何義?
  • 不入母胎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10]
  • 若識入胎不出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11]
  • 若識出胎,嬰孩壞敗,名色得增長不?答曰:無也。[12]
  • 阿難!若無識者,有名色不?答曰:無也。

阿難!我以是緣,知『名色由識,緣識有名色』,我所說者,義在於此。
阿難!『緣名色有識』,此為何義?

  • 不住名色,則識無住處;若無住處,寧有、病、、憂、悲、苦、惱不?答曰:無也。[13]
  • 阿難!若無名色,寧有識不?答曰:無也。

阿難!我以此緣,知『識由名色,緣名色有識』,我所說者,義在於此。

阿難!是故,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大苦陰集。阿難!齊是為語,齊是為應,齊是為限,齊此為演說,齊是為智觀,齊是為眾生。阿難!諸比丘於此法中,如實正觀,無漏心解脫。阿難!此比丘當名為慧解脫

中阿含經·大因經》有類似記載並有結論「識、名色共俱」[14]上座部法蘊論》引用文句有微妙差異的《大因緣經》[15]並建立了自己的緣起理論[16]上座部施設論》提出了「無明」的新解釋[17]說一切有部發智論》提出了“時分緣起”學說[18],後經過《大毘婆沙論》增釋為說一切有部核心教義“三世二重因果”學說[19]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所引用的《大因緣經》不是「九緣起」[20] 也是「十二緣起」[21],不同於斷定了「世與行體無差別」[22]的“時分緣起”,有說法如:無明緣現世行。緣現世行受未來行,是名無明緣未來行。緣現在行生現在識,是名行緣現在識。緣現在行生未來識,是名行緣未來識。緣未來行生未來識,是名行緣未來識。

相關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雜阿含經·三七〇經》:「一時,佛住欝毘羅,尼連禪河側,大菩提所,不久當成正覺,往詣菩提樹下,敷草為座,結跏趺坐,正身正念,如前廣說。」
    雜阿含經·三六九經》:「一坐七日,於十二緣起,逆順觀察,所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緣無明行,乃至緣生有老死,及純大苦聚集,純大苦聚滅。」
    大毘婆沙論》:「如契經說:『佛告苾芻,我昔持草詣菩提樹,到已敷設,結跏趺坐,順逆觀察十二緣起,依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謂:無明緣行,乃至生緣老死,老死緣愁、悲、苦、憂、惱。』……問:此經中說:無明緣行,何故不說無明因行耶?答:餘經亦說:無明因行,如《大因緣法門經》說:『佛告阿難!老死有如是因,有如是緣,有如是緒,謂生。』如說:『生為老死因,乃至說無明為行因。』」
  2. ^ 大毘婆沙論》:「如契經說:『佛告苾芻,我未證得三菩提時,獨居靜處,作是思惟:世間眾生,雖恒為生、老、死、苦之所逼害,而不能如實了知,出離彼法。復作是念:誰有故?老死有,此老死,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生有故,老死有,此老死,生為緣。復作是念:誰有故?生有,此生,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有有故,生有,此生,有為緣。如是乃至,復作是念:誰有故?名色有,此名色,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識有故,名色有,此名色,識為緣。復作是念:誰有故?識有,此識,誰為緣?作是念已,便起現觀,名色有故,識有,此識,名色為緣。便作是念:我齊此識,心應轉還,所以者何?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乃至廣說。』……問:何緣菩薩流轉分中但觀十支?還滅分中具觀十二支耶?答:菩薩憎惡流轉故,但觀十支;愛樂還滅故,具觀十二支。復次、流轉分中,多諸過患,牽心劣故,但觀十支;還滅分中,多諸功德,牽心勝故,具觀十二支。」
    「或復有處說,十緣起,如《城喻經》說。」
    玄奘譯《緣起聖道經》:「我齊此識,意便退還,不越度轉,謂識為緣而有名色,名色為緣而有六處,六處為緣而有其觸,觸為緣受,受為緣愛,愛為緣取,取為緣有,有為緣生,生為緣故,便有老、死、愁、歎、憂、苦、擾、惱生起,如是積集純大苦聚。」
    東吳支謙譯《貝多樹下思惟十二因緣經》:「生是意,是何等,咄是識還,不復前在,名像因緣識,亦識因緣名像,名像因緣六入,六入因緣更,更因緣痛,痛因緣愛,愛因緣受,受因緣有,有因緣生,生因緣老、死、憂、哭、苦。不可意愁從是致有,如是但為從五陰,一切苦從習生。」
    北宋法賢譯《佛說舊城喻經》:「由是名色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處,六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是故一大苦蘊集。」
  3. ^ 法蘊論·緣起品》:「於有敵對法無知。」《法蘊論·覺支品》:「云何有敵對法?謂:貪、無貪,互相敵對,瞋、無瞋,互相敵對,癡、無癡,互相敵對,是名有敵對法。」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雜故,名有分。」
  4. ^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於六觸處如實通達無知云何?謂:增上慢者,於所證中,顛倒思惟。」
  5. ^ 雜阿含經·八九三經》:「如是業、煩惱,有愛、見、慢、無明,而生行,若有業,而無煩惱、愛、見、無明者,行則滅。」
    雜阿含經·三七四經》:「若比丘,於此四食,有喜有貪,則識住、增長;識住、增長故,入於名色;入名色故,諸行增長;行增長故,當來有增長;當來有增長故,生、老、病、死、憂、悲、惱、苦集,如是純大苦聚集。若於四食,無貪無喜,識不住、不增長;識不住、不增長故,不入名色;不入名色故,行不增長;行不增長故,當來有不生不長;當來有不生長故,於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不起,如是純大苦聚滅。」
    雜阿含經·五六八經》:「一時,佛住菴羅聚落,菴羅林中,與諸上座比丘俱。時,有質多羅長者,……白尊者伽摩比丘:所謂行者,云何名行?伽摩比丘言:行者,謂三行,身行,口行,意行。
    復問:云何身行?云何口行?云何意行?答言:長者!出息、入息,名為身行。有覺、有觀,名為口行。想、思,名為意行。
    復問:何故出息、入息,名為身行?有覺、有觀,名為口行?想、思,名為意行?答:長者!出息、入息是身法,依於身,屬於身,依身轉,是故出息、入息名為身行。有覺、有觀故,則口語,是故有覺、有觀是口行。想、思是意行,依於心,屬於心,依心轉,是故想、思是意行。
    復問:尊者!(文有缺失)答:覺、觀已,發口語,是覺、觀名為口行。想、思是心數法,依於心,屬於心,依心轉,是故想、思名為意行。」
    阿毘達磨集異門足論》:「三行者,謂身行,語行,意行。身行云何?答:身亦名身行,身業亦名身行,入息出息亦名身行。於此義中意說,入息出息身行,所以者何?入息者,呼吸外風,令入身內,出息者,引發內風,令出身外,由此勢力,令身動轉,通暢安隱,故入出息,說為身行。語行云何?答:語亦名語行,語業亦名語行,尋、伺亦名語行。於此義中意說,尋、伺語行,所以者何?要尋、伺已,能發語言,非無尋、伺,是故,尋、伺說為語行。意行云何?答:意亦名意行,意業亦名意行,想、思亦名意行。於此義中意說,想、思意行,所以者何?以想及思是心所法,依止於心,繫屬於心,依心而轉,扶助於心,是故,想、思說為意行。」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緒分·行品》:「云何身行?謂出入息,是名身行。云何口行?謂覺、觀,是名口行。云何意行?謂想、思,是名意行。」
    雜阿含經·二九二經》:「比丘!思量觀察,正盡苦,究竟苦邊。時,思量彼識何因?何集?何生?何觸?知彼識,行因,行集,行生,行觸。作諸福行,善識生;作諸不福、不善行,不善識生;作無所有行,無所有識生。是為彼識,行因,行集,行生,行觸。彼行欲滅無餘,則識滅。彼所乘行滅道跡,如實知,修習彼向次法,是名比丘向正盡苦,究竟苦邊,所謂行滅。」「譬如力士,取新熟瓦器,乘熱置地,須臾散壞,熱勢悉滅。如是,比丘!無明離欲而生明,身分齊受所覺,如實知,壽分齊受所覺,如實知,身壞命終,一切受所覺,悉滅無餘。」
    法蘊論》:「復次《瓮喻經》中,佛作是說:『無明為緣,造福、非福、及不動行。』云何福行?謂有漏善身業、語業,心、心所法,不相應行。如是諸行,長夜能招可愛、可樂、可欣、可意諸異熟果,此果名福,亦名福果,以是福業,異熟果故,是名福行。云何非福行?謂諸不善身業、語業,心、心所法,不相應行。如是諸行,長夜能招不可愛、不可樂、不可欣、不可意諸異熟果,此果名非福,亦名非福果,是非福業異熟果故,是名非福行。云何不動行?謂四無色定,諸有漏善,是名不動行。」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非問分·緣品》:「云何無明緣行?無明緣福行、非福行、不動行。」
    大毗婆沙論》:「然諸行,名義有寬狹,如說:無明緣行。阿毘達磨諸論師言:此中意說分位緣起,故此行聲,說五取蘊。尊者妙音說:此行聲,唯說諸業。如說:造作有損害行,彼行聲,說不善業;如說:造作無損害行,彼行聲,說善業;如說:造作諸有為行,彼行聲,唯說思。……如說:身、語、意行,彼身行聲,說入出息,語行聲,說尋、伺,意行聲,說想、思,故彼行聲,說一蘊全,二蘊少分。如說:有罪、福、不動行,彼行聲,說有漏善、不善業。……」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身行云何?謂身業,若欲界,若色界,在下名福、非福,在上名不動。語行云何?謂語業,餘如前應知。意行云何?謂意業,若在欲界,名福、非福,在上二界,唯名不動。」
  6. ^ 雜阿含經·三四經》:「世尊告餘五比丘:……比丘!諸所有色,若過去、若未來、若現在,若內、若外,若麁、若細,若好、若醜,若遠、若近,彼一切,非我,非我所,如實觀察。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比丘!多聞聖弟子,於此五受陰,見非我,非我所。如是觀察,於諸世間,都無所取,無所取故,無所著,無所著故,自覺涅槃。」
    雜阿含經·二四〇經》:「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所取法及取法。云何所取法?眼、色,耳、聲,鼻、香,舌、味,身、觸,意、法,是名所取法。云何取法?謂欲貪,是名取法。」
    雜阿含經·二八四經》:「世尊告諸比丘,若於所取法,隨生味著、顧念、縛心,其心驅馳,追逐名色,名色緣六入處,六入處緣觸,觸緣受,受緣愛,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病、死、憂、悲、惱、苦,如是如是純大苦聚集。」
  7. ^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有尋有伺等三地》:「生云何?謂:於胎、卵二生,初託生時。等生云何?謂:即於彼,身分圓滿,仍未出時。趣云何?謂:從彼出。起云何?謂:出已增長。出現云何?謂:於濕、化二生,身分頓起。蘊得云何?謂:即於彼諸生位中,五取蘊轉。界得云何?謂:即彼諸蘊,因緣所攝性。處得云何?謂:即彼諸蘊,餘緣所攝性。諸蘊生起云何?謂:即彼諸蘊,日日飲食之所資長。命根出現云何?謂:即彼諸蘊,餘壽力故,得相續住。」
  8. ^ 十誦律》:「多識多知諸大經有:波羅紗提伽(晉言《清淨經》),波羅紗大尼(晉言《一淨經》),般闍提利劍(晉言《三昧經》),摩那闍藍(晉言《化經》),波羅小闍藍(晉言《梵經》),阿吒那劍(晉言《鬼神成經》),摩訶紗摩耆劍(晉言《大會經》);阿羅伽度波摩(晉言《蛇譬經》),室唳咆那都叉耶時月提(晉言《索滅解脫經》),釋伽羅波羅念奈(晉言《釋問經》也),摩呵尼陀那波梨耶夜(晉言《大因緣經》),頻波紗羅波羅時伽摩南(晉言《洴沙迎經》);般闍優波陀那肝提伽(晉言《五受陰却經》),沙陀耶多尼(晉言《六情部經》),尼陀那散猶乞多(晉言《同界部經》);波羅延(晉言《過道經》),阿陀波耆耶修妬路(晉言《眾德經》),薩耆陀舍修妬路(晉言《諦見經》也)。」
  9. ^ 大毘婆沙論》:「方廣云何?謂諸經中廣說種種甚深法義,如《五三經》,《梵網》,《幻網》,《五蘊》,《六處》,《大因緣》等。」
  10. ^ 中阿含經·因品·大因經》:「阿難!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無也。」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無問分·緣品》:「阿難!識不入胎,有名色生不?世尊!無也。」
  11. ^ 中阿含經·因品·大因經》:「阿難!若識入胎即出者,名色會精耶?答曰:不會。」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無問分·緣品》:「阿難!識入胎不出,有名色集不?世尊!無也。」
  12. ^ 中阿含經·因品·大因經》:「阿難!若幼童男、童女,識初斷壞不有者,名色轉增長耶?答曰:不也。」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無問分·緣品》:「阿難!若嬰兒,識斷壞非有,彼有名色增長廣大不?世尊!無也。」
  13. ^ 中阿含經·因品·大因經》:「阿難!若識不得名色,若識不立、不倚名色者,識寧有生、有老、有病、有死、有苦耶?答曰:無也。」
    玄奘眾賢阿毘達磨順正理論》:「名色緣識者,如《大緣起經》:『佛告阿難陀,識不依名色,為得住不?不也,世尊!』」
    雜阿含經·二八八經》:「尊者舍利弗復問:尊者摩訶拘絺羅!先言名色非自作,非他作,非自他作,非非自他作無因作。然彼名色緣識生,而今復言,名色緣識,此義云何?尊者摩訶拘絺羅答言:今當說譬,如智者因譬得解,譬如三蘆立於空地,展轉相依,而得竪立,若去其一,二亦不立,若去其二,一亦不立,展轉相依,而得竪立;識緣名色,亦復如是,展轉相依,而得生長。」
  14. ^ 中阿含經·因品·大因經》:「阿難!若有問者,名色有緣耶?當如是答:名色有緣;若有問者,名色有何緣?當如是答:緣識也。當知所謂:『緣識有名色。』
    • 阿難!若識不入母胎者,有名色成此身耶?答曰:無也。
    • 阿難!若識入胎即出者,名色會耶?答曰:不
    • 阿難!若幼童男、童女,識初斷壞不有者,名色轉增長耶?答曰:不也。
    阿難!是故當知,是名色因,名色習,名色本,名色緣者,謂此識也。所以者何?緣識故,則有名色。
    阿難!若有問者,識有緣耶?當如是答:識亦有緣;若有問者,識有何緣?當如是答,緣名色也。當知所謂:『緣名色有識。』
    • 阿難!若識不得名色,若識不立、不倚名色者,識寧有生、有老、有病、有死、有苦耶?答曰:無也。
    阿難!是故當知,是識因、識習、識本、識緣者,謂此名色也。所以者何?緣名色故,則有識。
    阿難!是為『緣名色有識,緣識亦有名色』,由是增語,增語說傳,傳說可施設有,謂:識、名色共俱也。」
    北宋施護譯《大生義經》:「當知此識與彼名色,互相為緣,而得生起。」
    玄奘眾賢阿毘達磨順正理論》:「佛於《城喻》《大緣起經》說:識與名色,更互為緣義。為據前後?為約俱生?識緣名色,亦據前後;名色緣識,唯約俱生。所以者何?識入母胎故,與羯剌藍合,成有情身故,識緣名色,亦得有前後。非名色合已,更結餘識;非識未已,起名色為緣故,唯約俱生。……又彼經但言:識依名色住故,契經說:『佛告阿難陀,識不依名色,為得住不?不也,世尊!』此經不言:名色依識住,如何展轉?」
  15. ^ 法蘊論·緣起品》:「《大因緣經》中,尊者慶喜問佛:名色為有緣不?佛言:有緣。此緣謂識?佛告慶喜:
    • 識若不入母胎藏者,名色得成羯剌藍不?阿難陀曰:不也,世尊!
    • 識若不入母胎藏者,名色得生此中不?不也,世尊!
    • 識若初時已斷壞者,後時名色得增長不?不也,世尊!
    • 識若全無,為可施設有名色不?不也,世尊!
    是故,慶喜!一切名色,皆識為緣,是名『識緣名色』,如是名色,識為緣,識為依,識為建立故,起、等起,生、等生,聚集出現,故名『識緣名色』。」
    「尊者慶喜問佛:諸識為有緣不?佛言:有緣,此謂名色。佛告慶喜:
    • 若無名色,諸識不?阿難陀曰:不也,世尊!
    • 若無名色,為所依止,後世所受生、老、死識,為得生不?不也,世尊!
    • 若諸名色,都無所有,為可施設有諸識不?不也,世尊!
    是故,慶喜!諸識,皆以名色為緣,是名『名色緣識』,如是諸識,名色為緣,名色為依,名色為建立故,起、等起,生、等生,聚集出現,故名『名色緣識』。」
    玄奘譯《大毘婆沙論》:「能續後有者,如說:『識若不託母胎,名色得成羯邏藍不?不也,世尊!』」
    真諦世親阿毘達磨俱舍釋論》:「若眾生觸一切位,說名具生,非於中陰死,非託色無色界生,何以故?於《大因緣經》中,但約欲界眾生說,經言:『阿難!若識不託母胎赤白,為得變異成柯羅邏不?不得,世尊!』」
    玄奘世親阿毘達磨俱舍論》:「補特伽羅,歷一切位,名圓滿者,非諸中夭及色無色,但據欲界補特伽羅,《大緣起經》說具有故。彼說:『佛告阿難陀言,識若不入胎,得增廣大不?不也,世尊!』」
    玄奘眾賢阿毘達磨順正理論》:「補特伽羅,歷一切位,名圓滿者,非諸天中及色無色,羯剌藍等諸位闕故,世尊但約欲界少分補特伽羅,說具十二,如《大緣起契經》中說:『佛告阿難,識若不入胎,得增廣大不?不也,世尊!』」
  16. ^ 法蘊論·緣起品》:「云何愛緣取?謂彼初生,說名為愛,愛增盛位,轉名為取。」
    「云何取緣有?謂:取為緣,施設多有,謂:佛或說三界、五蘊名有,或說能感後有業名有,或說生分五蘊名有。……云何說能感後有業名有:如世尊告阿難陀言:『若業,能感後有,名有。』云何說生分五蘊名有?如世尊告頗勒窶那:『識為食故,後有生起。』」
    大毗婆沙論》:「分位者,羯剌藍等十種分位。(羯剌藍遏部曇閉尸鍵南鉢羅奢佉初生嬰孩童子,少壯,衰老位。)」
  17. ^ 大毘婆沙論》:「《施設論》說:『云何無明?謂過去一切煩惱。』彼不應作是說,若作是說,則捨自相。」
  18. ^ 阿毘達磨發智論》:「一補特伽羅,於此生十二支緣起,幾過去?幾未來?幾現在耶?答:二過去,謂無明、行;二未來,謂生、老死;八現在,謂識、名色、六處、觸、受、愛、取、有。如世尊說:『無明緣行,取緣有。』云何無明緣行?云何取緣有?答:無明緣行者,此顯示業,餘生中,造作增長,得有異熟,及已受異熟。取緣有者,此顯示業,現在生中,造作增長,得有異熟。『無明緣行,取緣有。』何差別?答:無明緣行者,廣說如前,此業緣,世尊說:『一煩惱,謂無明。』取緣有者,廣說如前,此業緣,世尊說:『一切煩惱,謂諸取。』是謂差別。」
  19. ^ 大毘婆沙論》:「此論所說,十二有支,皆具五蘊,時分各異。《施設論》說:……應作是說:
    1. 云何無明?謂過去煩惱位。
    2. 云何行?謂過去業位。
    3. 云何識?謂續生心及彼助伴。
    4. 云何名色?謂結生已,未起眼等四種色根,六處未滿,中間五位,謂羯剌藍、頞部曇、閉尸、鍵南、鉢羅奢佉,是名色位。
    5. 云何六處?謂已起四色根,六處已滿,即鉢羅奢佉位,眼等諸根,未能與觸,作所依止,是六處位。
    6. 云何觸?謂眼等根,雖能與觸作所依止,而未了知苦、樂差別,亦未能避諸損害緣,觸火、觸刀,食毒、食糞,食、婬、具愛,猶未現行,是觸位。
    7. 云何受?謂能別苦、樂,亦能避損害緣,不觸火、觸刀,不食毒、食糞,雖已起食愛,而未起婬及具愛,是受位。
    8. 云何愛?謂雖已起食愛、婬愛及資具愛,而未為此四方追求,不辭勞倦,是愛位。
    9. 云何取?謂由三愛,四方追求,雖涉多危嶮,而不辭勞倦,然未為後有,起善、惡業,是取位。
    10. 云何有?謂追求時,亦為後有,起善惡業,是有位。
    11. 云何生?謂即現在識位,在未來時,名生位。
    12. 云何老死?謂即現在名色、六處、觸、受位,在未來時,名老死位。」
  20. ^ 大毘婆沙論》:「或復有處說,九緣起,如《大因緣法門經》說。」
  21. ^ 分別說部舍利弗阿毘曇論·無問分·緣品》:「如佛說:阿難!觸有緣,如是阿難問已有答。觸有何緣?六入緣觸,此是答。阿難!若無六入者,有觸不?世尊!無也。阿難!以因緒緣觸,阿難!六入緣觸,如向所說,以是故說。」
    「阿難!六入有緣,如是阿難問已有答。六入何緣?名色緣六入,此是答。……」
    「阿難!識有緣,如是阿難問已有答。識有何緣?行緣,此是答。……」
    「阿難!行有緣,如是阿難問已有答。行何緣?無明緣行,此是答。……」
  22. ^ 大毘婆沙論》:「復有三法,謂過去、未來、現在法。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止他宗顯正理故,謂或有執:『世與行異。』如譬喻者分別論師,彼作是說:『世體是常行體無常。行行世時,如器中果,從此器出,轉入彼器;亦如多人,從此舍出,轉入彼舍;諸行亦爾,從未來世入現在世,從現在世入過去世。』為止彼意,顯世與行體無差別,謂世即行,行即是世。……復有愚於三世自性,謂撥無過去未來,執現在是無為法。為止彼意,顯過去未來體相實有,及顯現在是有為法。……
    問:何故名世?世是何義?答:行義是世義。問:諸行無來、無去,云何行義是世義?所以者何?諸行若來,不應有去,來相合故;諸行若去,不應有來,去相合故。復次,諸行若來,則來處應空缺;諸行若去,則去處應盈礙。是故尊者世友說言:諸行無來,亦無有去,剎那性故,住義亦無。諸行既無來去等相,如何立有三世差別?答:以作用故,立三世別,即依此理,說有行義,謂:有為法未有作用,名未來;正有作用,名現在;作用已滅,名過去。……」
    「一補特伽羅,於此生十二支緣起,幾過去、幾未來、幾現在。如是等章及解章義既領會已,次應廣釋。問:何故作此論?答:為止他宗顯正義故,謂或有執,過去未來體非實有,現在雖有而是無為。為止彼宗,顯過去未來體是實有,現在是有為,世所攝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