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利槃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利槃特梵語ŚuddhipanthakaKṣudrapanthaka巴利語Cūḷapanthaka),增一阿含經朱利槃特大毘婆沙論有部毘奈耶小路善見律毘婆沙周羅般陀十誦律法句譬喻經般特,其他典籍或譯周利槃陀伽,周利槃特迦,周梨槃陀迦。以一掃帚得道而聞名,有一兄長,名為摩訶槃特(巴利語Mahāpanthaka)。[1]

原始佛教經典記載[编辑]

  • 周利槃特及摩訶槃特資質不同,前者愚鈍,後者聰慧。周利槃特因不能背誦戒律,而被兄長威脅退出僧團。釋迦牟尼佛知道後,派遣周利槃特作打掃工作。數日後,周利槃特以掃帚證得阿羅漢果。[2][3]
  • 滿呼王子一次邀請佛陀及其弟子到羅閱城接受供養,然而王子因曾聽聞朱利槃特不能與外道議論,因而王子拒絕朱利槃特到訪。最後,朱利槃特以神通化作五百名比丘,得到滿呼王子信服。[4]

大乘佛教經典記載[编辑]

楞嚴經·卷五·周利槃特伽鼻根圓通章》



外部連接[编辑]

  1. ^ [1]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Cūlapanthaka Thera
  2. ^ 善見律毘婆沙卷第十六》: 「爾時佛為四眾說法,爾時摩訶般陀,即往佛所聽說法,既聞法已心樂出家,還家共弟籌量:『我今欲出家,以家事付汝。』弟聞兄語心中懊惱,白兄言:『我今孤露無所依憑,兄今捨我出家,我云何得活?』其弟如是三請,兄心堅固無有退轉,以家事付弟即便出家,出家不久即得羅漢。其弟久後心自念言:『我兄捨家業與我,如人嘔吐無異,我云何受而生貪著?』以厭世故,即往兄所求欲出家。兄即度令出家,教其一偈,四月不得忘前失後,兄摩訶般陀心自念言:『此人於佛法無緣,當遣還家。』即語周羅般陀言:『汝今鈍根。』即牽袈裟驅令出門,於門外啼哭不欲還家。...「周羅般陀遙聞此偈,即得阿羅漢果。」
  3. ^ [2]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 尊者周利槃陀伽的故事(尊者的足跡-南傳法句經的故事)
  4. ^ 增壹阿含經·第四十卷》聞如是: 一時,佛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眾五百人俱。 是時,滿呼王子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是時,滿呼王子白世尊言:「我曾聞:『朱利槃特比丘與盧迦延梵志共論,然此比丘不能答對。』我又曾聞:『如來弟子眾中,諸根闇鈍無有慧明,無出此比丘上者。如來優婆塞中在居家者,迦毘羅衛城中瞿曇釋種,諸根闇鈍,情意閉塞。』」 佛告王子曰:「朱利槃特比丘有神足之力,得上人之法,不習世間談論之宜。又王子當知,此比丘者極有妙義。」 是時,滿呼王子白世尊言:「佛所說雖爾,然我意中猶生此念:『云何有大神力,而不能與彼外道異學而共論議?』我今請佛及比丘僧,唯除朱利槃特一人。」 是時,世尊默然受請。是時,王子已見世尊受請已,即從座起,頭面禮世尊足,右遶三匝,便退而去。即其夜辦種種甘饌、飲食,敷好坐具,而白:「時到,今正是時。」 爾時,世尊以鉢使朱利槃特比丘捉在後住,將諸比丘眾,前後圍遶,入羅閱城,至彼王子所,各次第坐。爾時,王子白世尊言:「唯願如來手授我鉢,我今躬欲自飯如來。」 佛告王子曰:「今鉢在朱利槃特比丘所,竟不持來。」 王子白佛言:「願世尊遣一比丘往取鉢來。」 佛告王子:「汝今自往取如來鉢來。」 爾時,朱利槃特比丘化作五百華樹,其樹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坐。 爾時,王子聞佛教已,往取鉢。遙見五百樹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於樹下坐禪,繫念在前,無有分散。見已,便作是念:「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是滿呼王子即還來世尊所,而白佛言:「往彼園中,均是朱利槃特比丘。不知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 佛告王子曰:「還至園中,最在中央住,而彈指作是說:『其實是朱利槃特比丘者,唯願從座起!』」 是時,滿呼王子受教已,復至園中,在中央立,而作是說:「其實是朱利槃特比丘者,便從座起。」 王子作是語已。其餘五百化比丘自然消滅,唯有一朱利槃特比丘在。是時,滿呼王子共朱利槃特比丘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爾時,滿呼王子白佛言:「唯願世尊!今自悔責,不信如來言教:『此比丘有神足大威力。』」 佛告王子曰:「聽汝懺悔!如來所說終無有二。又此世間有九種人周旋往來。云何為九?一者豫知人情,二者聞已便知,三者觀相然後乃知,四者觀察義理然後乃知,五者知味然後乃知,六者知義、知味然後乃知,七者不知義、不知味,八者學於思惟神足之力,九者所受義尠。是謂,王子!九種之人出現世間。如是,王子!彼觀相之人,於八人中最為第一,無過是者。今此朱利槃特比丘習於神足,不學餘法,此比丘恒以神足與人說法。我今阿難比丘觀相便知,豫知人情,知如來須是、不用是,亦知如來應當說是、離是,皆令分明,如今無有出阿難比丘上者,博覽諸經義,靡不周遍。又此朱利槃特比丘能化一形作若干形,復還合為一。此比丘後日當於虛空中取滅度。吾更不見餘人取滅度,如阿難比丘、朱利槃特比丘之比也。」 是時,佛復告諸比丘曰:「我聲聞中第一比丘,變化身形,能大能小,無有如朱利槃特比丘之比。」 是時,滿呼王子手自斟酌,供養眾僧,除去鉢器,更取小座,在如來前,叉手白世尊言:「唯願世尊聽朱利槃特比丘恒至我家,隨其所須衣被、雜物、沙門之法,盡在我家取之,當盡形壽供給所須。」 佛告王子:「汝今,王子!還向朱利槃特比丘懺悔,躬自請之!所以然者,非智之人欲別智者,此事難遇;欲言智者能別有智之人,可有此理耳。」 是時,滿呼王子即時向朱利槃特比丘禮,自稱姓名,求其懺悔:「大神足比丘,生意輕慢,自今之後更不敢犯。唯願受懺悔,更不敢犯。」
  5. ^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藥事》卷17:於時,槃陀迦即說頌曰: 我於前生中,而為養豬者。系其豬口已,將渡至河邊。 既到河中心,欲至於彼岸,諸豬氣不通,因此皆命過。 我隨水漂沒,荒迷無所為。河邊有仙住,哀愍所救濟, 出我溺憂苦,而為與出家,以無相三昧,教化令調順。 既於此滅已,得生於天上。天上才捨命,下生於人趣。 虔恭等正覺,舍俗為出家。頑愚極暗鈍,示敬不能持。 於其三月內,方能誦一偈。既明一句義,煩惱欲悉除。 我先所造業,如是思憶念,經於無量時,輪迴生死海。 對於世間父,於此無熱池,我周利槃馱,說斯黑白業。
  6. ^ 十誦律》 第11卷:佛在舍衛國。爾時佛告諸比丘:「我教化四眾疲極,令諸比丘當教誡比丘尼。」爾時諸比丘受佛教已,次第教誡比丘尼。上座比丘次第教誡竟,次至長老般特。時阿難往語般特言:「汝知不?汝明日次應教誡比丘尼。」般特語阿難言:「我鈍根、不多聞,未有所知。我夏四月乃能誦得一拘摩羅偈:『智者身口意,不作一切惡,常繫念現前,捨離於諸欲,亦不受世間,無益之苦行。』阿難!得過是次者善。」阿難再三語般特言:「諸上座已教誡竟,今次到汝。」般特比丘亦再三報阿難言:「我鈍根、不多聞,未有所知。夏四月乃能誦得拘摩羅一偈,得過次者善。」阿難復言:「汝明日次教誡比丘尼。」即受阿難語。夜過已,中前著衣持鉢,入舍衛城次第乞食。食後還自房舍,空地敷坐床已入室坐禪。爾時諸比丘尼聞今日般特比丘次教誡比丘尼,皆生輕心:「是不多聞、誦讀經少。夏四月過誦得一拘摩羅偈:『智者身口意,不作一切惡,常繫念現前,捨離於諸欲,亦不受世間,無益之苦行。』我等所未聞法云何得聞?我等所未知法云何得知?所誦拘摩羅偈,我等先已誦。」諸有比丘尼,先不入祇陀林聽法者,時皆共來。有五百比丘尼,出王園比丘尼精舍,往祇桓聽法。詣長老般特房前立,謦欬作聲扣戶言:「大德般特出來!」長老般特即從禪起出房,至獨坐床上端身大坐。諸比丘尼頭面禮竟,皆在前坐。時長老般特以柔軟語言:「諸姊妹!當知我鈍根、少所讀誦,夏四月過誦得一偈:『智者身口意,不作一切惡,常繫念現前,捨離於諸欲,亦不受世間,無益之苦行。』雖然我當隨所知說,汝等當一心行不放逸法。何以故?乃至諸佛,皆從一心不放逸行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有助道善法,皆以不放逸為本。」作是語已,用神通力於座上沒,在於東方虛空之中,現四威儀行立坐臥,入火光三昧身出光焰,青黃赤白種種色光,身下出火身上出水,身下出水身上出火,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種種現神力已還坐本處。諸比丘尼見長老般特如是神力已,輕心滅盡,生信敬心故尊重淨心折伏憍慢。即隨比丘尼所憙樂法、所應解法而為演說。眾中有得須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羅漢果。有種聲聞道因緣、有種辟支佛道因緣、有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因者。爾時眾中,得如是種種大利益,是戒初因緣。
  7. ^ 長老偈 Thag 10.4
  8. ^ 律藏 Vin.iv.54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