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利槃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利槃特梵語ŚuddhipanthakaKṣudrapanthaka),又譯為周利槃陀伽,周利槃特迦,周梨槃陀迦,朱利槃特,以一掃帚得道而聞名。有一兄長,名為摩訶槃特。[1] 《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卷5 周利槃特迦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阙诵持,无多闻性。最初值佛,闻法出家。忆持如来一句伽陀[5],于一百日,得前遗后,得后遗前。佛愍我愚,教我安居,调出入息。我时观息,微细穷尽,生住异灭,诸行刹那,其心豁然,得大无碍,乃至漏尽,成阿罗汉,住佛座下,印成无学。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返息循空,斯为第一。”


愚笨的果报根据《根本说一切有部毘奈耶药事》卷17

于时,槃陀迦即说颂曰:


我于前生中,而为养猪者。系其猪口已,将渡至河边。 既到河中心,欲至于彼岸,诸猪气不通,因此皆命过。 我随水漂没,荒迷无所为。河边有仙住,哀愍所救济, 出我溺忧苦,而为与出家,以无相三昧,教化令调顺。 既于此灭已,得生于天上。天上才舍命,下生于人趣。 虔恭等正觉,舍俗为出家。顽愚极暗钝,示敬不能持。 于其三月内,方能诵一偈。既明一句义,烦恼欲悉除。 我先所造业,如是思忆念,经于无量时,轮回生死海。 对于世间父,于此无热池,我周利槃驮,说斯黑白业。

簡介[编辑]

周利槃特及摩訶槃特資質不同,前者愚鈍,後者聰慧。周利槃特因不能背誦戒律,而被兄長威脅退出僧團。釋迦牟尼佛知道後,派遣周利槃特作打掃工作。數日後,周利槃特以掃帚證得阿羅漢果。

增壹阿含經·第十一卷·善知識品·第二十》: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增壹阿含经》卷40 闻如是:一时,佛在罗阅城迦兰陀竹园所,与大比丘众五百人具。 是时,满呼王子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是时,满呼王子白世尊言:“我曾闻,朱利槃特比丘与卢迦延梵志共论,然此比丘不能答对。我又曾闻,如来弟子众中,诸根暗钝无有慧明,无出此比丘上者。如来优婆塞中在居家者,迦毘罗卫城中瞿昙释种,诸根暗钝,情意闭塞。”

佛告王子曰:“朱利槃特比丘有神足之力,得上人之法,不习世间谈论之宜。又王子当知,此比丘者极有妙义。”

是时,满呼王子白世尊言:“佛所说虽尔,然我意中犹生此念:‘云何有大神力,而不能与彼外道异学而共论议?’我今请佛及比丘僧,唯除朱利槃特一人。”

是时,世尊默然受请。是时,王子已见世尊受请已,即从座起,头面礼世尊足,右遶三匝,便退而去。即其夜办种种甘馔、饮食,敷好坐具。

而白:“时到!今正是时。”尔时,世尊以钵使朱利槃特比丘捉在后住,将诸比丘众前后围绕入罗阅城,至彼王子所,各次第坐。尔时,王子白世尊言:“唯愿如来手授我钵,我今躬欲自饭如来。”

佛告王子曰:“今钵在朱利槃特比丘所,竟不持来。” 王子白佛言:“愿世尊遣一比丘往取钵来。” 佛告王子:“汝今自往取如来钵来。” 尔时,朱利槃特比丘化作五百华树,其树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坐。

尔时,王子闻佛教已,往取钵。遥见五百树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于树下坐禅,系念在前,无有分散。见已,便作是念:“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是满呼王子即还来世尊所,而白佛言:“往彼园中均是朱利槃特比丘,不知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

佛告王子曰:“还至园中,最在中央,住而弹指作是说:‘其实是朱利槃特比丘者,唯愿从座起!’”是时,满呼王子受教已,复至园中,在中央立,而作是说:“其实是朱利槃特比丘者,便从座起。”王子作是语已,其余五百化比丘自然消灭,唯有一朱利槃特比丘在。是时,满呼王子共朱利槃特比丘至世尊所,头面礼足,在一面立。

尔时,满呼王子白佛言:“唯愿世尊!今自悔责不信如来言教,此比丘有神足大威力!” 佛告王子曰:“听汝忏悔!如来所说终无有二。又此世间有九种人周旋往来,云何为九:一者豫知人情;二者闻已便知;三者观相然后乃知;四者观察、义理,然后乃知;五者知味然后乃知;六者知义、知味,然后乃知;七者不知义、不知味;八者学于思惟、神足之力;九者所受义尠。是谓——王子——九种之人出现世间如是。王子!彼观相之人于八人中最为第一,无过是者。今此朱利槃特比丘习于神足,不学余法,此比丘恒以神足与人说法。我今阿难比丘观相便知,豫知人情,知如来须是、不用是,亦知如来应当说是、离是,皆令分明,如今无有出阿难比丘上者。博览诸经义,靡不周遍。又此朱利槃特比丘能化一形作若干形,复还合为一。此比丘后日当于虚空中取灭度。吾更不见余人取灭度如阿难比丘、朱利槃特比丘之比也。”

是时,佛复告诸比丘曰:“我声闻中第一比丘,变化身形,能大能小,无有如朱利槃特比丘之比。” 是时,满呼王子手自斟酌供养众僧。除去钵器,更取小座,在如来前,叉手白世尊言:“唯愿世尊听朱利槃特比丘恒至我家,随其所须衣被、杂物、沙门之法,尽在我家取之,当尽形寿供给所须。”

佛告王子:“汝今王子还向朱利槃特比丘忏悔,躬自请之!所以然者,非智之人欲别智者,此事难遇。欲言智者能别有智之人,可有此理耳?” 是时,满呼王子即时向朱利槃特比丘礼,自称姓名,求其忏悔大神足比丘:“生意轻慢,自今之后更不敢犯,唯愿受忏悔,更不敢犯。”

朱利槃特比丘报曰:“听汝悔过!后莫复犯,亦莫复诽谤贤圣。王子当知,其有众生诽谤圣人者,必当堕三恶趣生地狱中。如是,王子当作是学。”

尔时,佛与满呼王子说极妙之法,劝发令喜。即于座上得演此呪愿: 祠祀火为上,  经书颂为最, 人中王为尊,  众流海为首, 星中月为先,  光明日第一, 上下及四方,  诸所有形物, 天及世间人,  佛者最为尊。 欲求其福者,  供养三佛业。

尔时,世尊说此偈已,即从座起。 是时,满呼王子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外部連接[编辑]

  1. ^ Cudapanthaka - Buddha Gate Monast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