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阿毘達磨[1]梵语abhidharmapiṭaka)又稱論藏,是佛教三藏經典之一,諸阿毘達磨論書的集成。

南傳佛教[编辑]

上座部佛教認為論藏阿毘達磨是佛用更深入仔細的方法說明佛法。

南傳佛教巴利文大藏經論藏分為七部分:

論藏中包含了四種有關於生命終極的究竟法,即心法心所法色法涅槃法。這四種究竟法,意在對眾生進行了分析和解說,心法心所法色法是因緣條件和合,但涅槃法不是因緣和合而成。究竟法之外有心法心所法想像、定義出來的概念法,如果沒有心法心所法去想像、定義概念法就不會有那些概念法,概念法沒有剎那生滅、無常、苦、無我的特性不是修四念處的所緣。

巴利律藏[2]記載佛宣說阿毘達磨中部32經中部69經長部34經增支部3集141經增支部3集142經增支部3集143經增支部6集60經增支部10集98經記載佛在世時佛教就有論藏阿毘達磨本生經第1卷記載釋迦牟尼佛前世還是菩薩時曾經追隨憍陳如佛、弗沙佛、迦葉佛出家學習論藏阿毘達磨菩薩後第四七日後花了七天在菩提樹之西北方的「寶之家」思考論藏阿毘達磨的內容[3],法句經故事記載將論藏阿毘達磨傳給舍利弗並命令舍利弗將論藏阿毘達磨傳給其他弟子[1]

北傳佛教[编辑]

北傳佛教說一切有部的論藏基本組成包含六分阿毘達磨

身義阿毘達磨

說一切有部重要的阿毘達磨論書還有:《甘露味論》、《心論》、《雜心論》。另有秉承譬喻師大德法救宗旨的《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4],還有分別論者某部的《舍利弗阿毘曇論》。

俱舍論》以經量部觀點對說毘婆沙論師有所評破後,說一切有部有作為反擊的《順正理論》和《顯宗論》。《成實論》也是有影響的一部論書。

註釋及引用[编辑]

  1. ^ 四分律》:有難、無難、繫、相應、作處。集為阿毘曇藏。《毘尼母經》:有問分別、無問分別。相攝、相應、處所此五種。名為阿毘曇藏。
    十誦律》:長老摩訶迦葉。復問阿難。佛何處始說阿毘曇。阿難答言。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婆提。爾時佛告諸比丘。若人五怖五罪五怨五滅。是人五怖罪怨故。死後譬如力士屈伸臂頃。墮於地獄。何等五。一者殺。二者偷。三者邪婬。四者妄語。五者飲酒。若人五怖五罪五怨五滅。是人五怖罪怨滅故。死後譬如力士屈伸臂頃。生於天上。何等五。一者不殺怖罪怨滅。不偷不邪婬不妄語不飲酒。亦如是怖罪怨滅。長老摩訶迦葉。問阿若憍陳如。如阿難所說不。答言。長老大迦葉。我亦如是知。如阿難所說。次問長老均陀。次問十力迦葉。乃至次第問五百阿羅漢。末後問優波離。如阿難所說不。答言。長老大迦葉。我亦如是知。如阿難所說。長老優波離。問摩訶迦葉。爾不。答言實爾。如是一切阿毘曇集已。
    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時迦攝波作如是念。後世之人少智鈍根。依文而解不達深義。我今宜可自說摩窒里迦。欲使經律義不失故。作是念已。便作白二羯磨。白眾令知。眾既許已。即昇高座告諸苾芻曰。摩窒里迦我今自說。於所了義皆令明顯。所謂四念處四正勤四神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四無畏四無礙解四沙門果四法句無諍願智。及邊際定空無相無願雜修諸定正入現觀。及世俗智苫摩他毘鉢舍那法集法蘊。如是總名摩窒里迦。說是語已。諸阿羅漢俱入邊際定。次第觀已還從定起。如前廣說。是故當知。此是蘇怛羅。此是毘奈耶。此是阿毘達磨。是佛真教如是集已。
  2. ^ 巴利律藏》: http://tipitaka.sutta.org/canon/vinaya/pariv%C4%81ra/samu%E1%B9%AD%E1%B9%ADh%C4%81nas%C4%ABsasa%E1%B9%85khepo
    http://tripitaka.cbeta.org/N05n0003_003
    一切眾生之慈愍者,一切有情之最尊者,獅子之鴦耆羅娑釋迦牟尼,宣說三藏,有經、論及大功德之律。
  3. ^ 本生經第1卷. 燃燈世尊之後,經一阿僧祇劫,憍陳如佛出世。佛行三度弟子之集會。第一集會一兆人,第二集會百億人,第三集會九億人。爾時菩薩為轉輪王,名甚勝者。向佛及一兆比丘眾行大施食。佛向菩薩預言:「汝未來世,當得作佛。」彼聞佛說法,以國事托付大臣等而出家。彼學三藏,得八定及五神通,修禪不怠,生梵天界。

    此佛之後,有弗沙佛之出世。此佛亦三次行弟子之集會,第一集會六百萬,第二集五百萬,第三集三百二十萬比丘。爾時菩薩名已勝者王,棄大王國,於佛處出家。學三藏,為大眾說法,完成戒波羅蜜,佛亦與彼豫言。

    此佛之後,有迦葉佛之出世。佛亦有一次弟子之集會,集三萬之比丘。爾時青年菩薩名光護,通達三種吠陀奧義,善知地上與天界,為陶器師作瓶之友。彼與其友俱詣佛所,聞法話而出家,精進努力,修學三藏,遂行大小義務,為佛教添加光彩。佛亦授彼豫言。

    於第四七日間,天人等在菩提樹之西北方設「寶之家」,佛於此處結跏趺坐,詳察導人入涅槃及一切物根源之阿毘曇藏,經過七日。其後通阿毘曇諸人為兩種說明,即:「寶之家乃作寶之家,或謂佛會得七論之處為寶之家。」此二說明,於此處皆為相應,兩者均可採用。自此以來,其處被稱之為「寶家之祠」。
     
  4. ^ 印順《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第八章說一切有部的譬喻師,第二節婆須蜜菩薩及其論書,第二項集論的時代與所宗:「『尊婆須蜜菩薩所集論』所宗依的,無疑的是譬喻大德法救。凡法救說而被引用的,十九在問題論究的終了,可說是結論。本論有「尊曇摩多羅說」,「尊作是說」;這就是「大德法救說」與「大德說」。論中明白說到的,略檢得五十二則……然本論所引的大德說,實不止於此。……本論所引的大德法救說,確實是多極了!可以這樣說:本論每一論題的結歸正義,不是大德法救所說,就是法救的學者說。這是法救譬喻系的要論!」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