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本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季本

大明湖廣長沙府知府
籍貫 浙江紹興府會稽縣民籍
字號 字明德,號彭山
出生 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
逝世 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
親屬 (祖父)季駿
出身
  • 正德十二年丁丑科同進士出身
著作
  • 《季彭山先生文集》

季本(1485年-1563年),字明德,號彭山浙江紹興府會稽縣人,明朝學者、政治人物。王陽明門人,於經學亦多有建樹。

生平[编辑]

浙江鄉試第三名舉人。正德十二年(1517年)中式丁丑科會試第七十八名,登第三甲第五十七名進士[1][2]。初授福建建寧府推官,選監察御史,降揭陽縣主簿。歷弋陽知縣、蘇州府同知,陞南京禮部郎中,謫辰州判官。官至湖廣長沙府知府[3]

著作[编辑]

季本他少年時即以經學聞名,後師從王守仁,習心學,晚年仍致力注經。著書有《廟制考義》《春秋私考》《讀禮疑圖》《四書私存》《孔孟圖譜》《樂律纂要》《律呂別書》《蓍法別傳》《說理會編》《詩說解頤》《易學四同》,凡十一種[4]

家族[编辑]

曾祖季良佐,封監察御史;祖父季駿,曾任按察司僉事;父季翔,母劉氏[5]

参考文献[编辑]

  1. ^ (明)张朝瑞. 《皇明贡举考》卷五. 《续修四库全书》史部第828册. 
  2. ^ 鲁小俊,江俊伟著. 贡举志五种 上. 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 2009. ISBN 978-7-307-07043-1. 
  3. ^ 張元性,《長沙守季彭山先生本傳》(《國朝獻徵錄·卷八十九》):自新建公倡道東南,四方之士興起而從之者,無慮數百千人,而彭山季先生及門最久,稱高第。先生敏慧絕羣,尤刻厲好學。弱冠領鄉薦,尋丁父母憂,終兩喪不入閏閣,自是家居者十二年,未嘗一日釋卷。每讀一書,必竟其顛末乃巳。或有疑,不憚屈巳問辨,上自經史,下逮星曆度數地理兵農之學,靡不窮究,然皆務該博,未窺領要。既而師事新建公,獲聞致良知之旨,乃悉悔其舊學,而一意六經。正德丁丑成進士,時年三十有三矣。猶自以學未就,不欲仕。新建公勸之仕,乃出自建寧理荅,拜侍御史。自侍御史調揭陽簿,稍遷弋陽令、蘇州貳守、南京儀部郎,又自儀部謫判辰州,尋遷貳吉安,終長沙太守。先生敭歷郡縣,所至輒有聲。其平訟獄,寬繇賦,賑饑捍患,績甚眾然皆他有司所能至當利害是非之衝他人所縮首畏避噤舌,不敢吐一言者,先生挺身危辭,無少避也。在建寧時,值宸濠反江西,新建公方發兵討之,而建有分水關,自江入閩道也。先生請於所司,身往守之。會廵按御史某以科塲事檄郡守與先生並入,守以書趣先生。先生復書曰:「建寧所恃者,有吾兩人?人心所係耳設因科塲棄去不?地方計是棄人心也。他日欲復???之寧可再得?且兵家事在呼吸,而科塲往返動計四旬,今江西勝負未可知,土寇生發叵測,微吾兩人,其誰與守?即幸而無事,當此之際,使試錄列吾兩人名傳播遠邇,將以?不知所重貽笑多矣。拒違按院之命,孰與誤國家事哉!」守深服其言,竟不往。其令弋陽也,安仁桂公復召入相道經弋雅重先生一見握手求教。時方忌新建功,將奪其爵,先生?言:國家於人臣錫典,固不宜過越。然顧其人何如耳爵上公加九錫分茅胙土誠不可施於溫懿操芥其可靳於周公乎!桂公□之□然。先生仕凡再謫,而卒以讒罷。其以御史謫也,坐論救御史馬明衡、朱淛、馬與朱所陳處慈壽太后及肅皇帝兩宮間事,巳下獄且不測。公獨抗疏救之,舉朝以?難。其以南儀部謫也,時方排講學者鄒公守益?主客郎,與先生日夕講論不輟。會鄒公以疾乞歸,當事者搆以微事黜之,並連先生。其在長沙,政尚嚴鋤擊豪強不少假借豪家苦之競?蜚語人京師中,先生竟以是去。先生在官凡二十餘年,所至輒聚徒講學,孳孳不倦。在揭陽時,新建公始建敷文書院於南寧,使先生主教事,士至者以百計。先生?發明師旨提關啓鑰中人心髓士翕然宗之南寧至今傳新建學大抵先生力也在辰州時辰故新建所嘗經寓地其於良知旨士往往有聞一聞先生至,執經者滿庭廡。先生?擇辰陽書院居之親?講授士多所奮起。保順兩宣慰相仇殺,變且作,先生遺尺緘諭之,事遂解。辰陽之學者至今猶訟而思之。其在吉安,講學於青原山。時講學者多以自然?宗,而厭拘檢,先生懼其失因?龍惕說以挽其敝大都以龍喻心以龍之騖惕而生變化喻心之主宰常惺惺其要歸乎自然而用功則有所先間以質諸同志或然或否。先生亦自信其說,不?動。既罷官歸,則載書攜諸子就居諸禪寺,通讀其中,手自校讐,迄晝夜寒暑無間者,凡二十餘年,所著書有《廟制考義》《春秋私考》《讀禮疑圖》《四書私存》《孔孟圖譜》《樂律纂要》《律呂別書》《蓍法別傳》《說理會編》《詩說解頤》《易學四同》凡十一種,?卷百有二十。大要以巳意近發師說遠會聖心節解條貫悉歸於一而後已非特經義?然即典章政令之出於古?今人所不及見者有乖於理悉掃除之必歸於一而後巳既又窮九邊□河故道索海運之舊跡別三代春秋列國之疆土川原則又涉淮泗歷齊魯登太山又歸而自江入閩者踰年見聞既廣學益精進其書往往能決前人所未決之疑粹然成一家言,當世號稱博洽如唐公順之、王公慎中,皆以經學相推,尚其所至與所居士多以此師先生,而先生亦以此教人皓首而益勤,迨卒之年,葢七十有九矣。疾且革猶進門人講易於榻前亹亹如平居時先生磊落不羈表裏洞達即有過不?掩覆嘗斷建寧獄當死者三巳著案後覺其誤大悔之比擢去悉?記達諸司令後斷者得據記以解其訟過之勇如此性剛介不可干以私朋友有過或面折之至不能容然與人夷坦無圭角喜引掖後進有一善亟稱之不容口人以是樂親之以理卜禍福或奇中於數年之後至以堪輿術家之言蠱者特?說以闢之家居不問生計篋無餘帛廩無餘粟先生不以?意惟讀書談道怡如也不嗜酒然喜餖豆觴邀同志與登泛挾冊以往詠歌講說盡日忘疲處家庭多闊略教諸子亦疏其節目使歸自得至。事伯兄東所公問視膳寢出入必告,雖皓首一如童時,其慎密又如此。先生歿且十年,而鄉之縉紳若諸生益追恩之,相與建祠禹蹟寺西林實先生舊著書所以祀先生,又買□若干畝以供歲祀。先生名本,字明德,別號彭山,越之會稽人。
  4. ^ 《明儒學案·卷十三·浙中王門學案三》
  5. ^ 龚延明主编. 天一阁藏明代科举录选刊 登科录 点校本. 宁波: 宁波出版社. 2016. ISBN 978-7-5526-2320-8. 《天一閣藏明代科舉錄選刊.登科錄》之《正德十二年丁丑科進士登科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