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師爺,即幕客幕賓幕友,指中國古代各級官員所聘請的私人顧問,官員的幕府通常由師爺組成。幕客在更古之時即参谋记室[1]師爺始於明朝,興盛於清朝清末新政后逐漸沒落。

現代香港在律師事務所中為客戶提供法律意見或服務但沒有律師牌照服務人員,也俗稱為師爺。

簡介[编辑]

秦朝张耳為客,李斯曾做吕不韦舍人都算是幕友的原始称呼。[2]幕宾语出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雅量》:“郗生可谓入幕宾也”。韩振称:“掌守令司道督抚之事,以代十七省出治者,幕友也。”[3]

幕友主要有刑名钱谷书启、征比、帐房、阅卷、朱墨、挂号等种类,其中又以前三者最重要,收入亦最厚,汪辉祖说:“幕客佐吏全在明习《律例》”,“幕客之用律,犹秀才之用四子书也”。据瞿同祖说1790年“州县的‘刑名’幕友年收为二百六十两,‘钱谷’幕友为二百二十两。”

清代从總督巡抚知府县令,皆聘有幕宾,清代的幕友多来自绍兴府八县,所以又称“绍兴师爷”,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地域性“师爷帮”。绍兴籍师爷龚萼在《雪鸿轩尺牍》中说:“吾乡之业于斯者不啻万家。”宋朝以後更形成“吏强官弱,浸以成风”。[4]孝宗時宰相吕颐浩说:“缘官不知法,致吏得以欺。”陈天锡说,师爷对于主官,犹如“饥渴之于食饮,寒暑之于裘葛,而不可离矣”。纪昀阅微草堂笔记》中认为这些人“无官之责,有官之权”。

雍正時,邬思道田文鏡的幕賓。赵翼包世臣李善兰汪世铎华衡芳林则徐左宗棠等人都曾做过幕賓。《浮生六记》的作者沈复即出生於師爺世家,其父在師爺職涯中貧病死去,沈复承父業,拜師學做師爺。游幕一生,因正直不貪,終身貧困,“春寒徹骨,沽酒禦寒,囊為之罄。”[5]愛妻芸娘去世,竟無錢裝殮。曾国藩幕府人员多达八九十人,李鸿章是其中的一员。幕賓在清代地方政府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官之考成倚之,民之身家属之”。[6]

由於中國科舉的局限性,官員大多僅通曉文學經學,並不夠瞭解法律與實際繁雜不堪的地方政治與庶務。[7]所以大多數的地方官員都需要幕友來輔佐。陈天锡说,师爷对于主官,犹如“饥渴之于食饮,寒暑之于裘葛,而不可离矣”。清代劣幕堪称最多,形成难以控制的社会势力。[8]乾隆年間按察使沈作朋甚至與幕友徐掌丝暗通声气,作奸犯科。汪辉祖谈到乾隆末年,“以守正为迂阔矣,江河日下,砥柱为难,甚至苞苴关说,狼狈党援,端方之操,十无二三”。嘉庆道光时期,出现了幕友劣幕化的趨勢。咸丰年间,旗员出身的陕甘总督乐斌不曉公事,委托给幕友彭沛霖,結果彭沛霖因此四處招摇撞骗。[9]清代有“官一幕二衙门三”的说法,民间稱劣幕“一代做官,三代打砖”。幕友仍能参加科举考试,如汪辉祖幾十年後终于考中进士。绍兴范家相(乾隆十九年(1754年)甲戌科二甲12名)早年做幕友,後來考中进士。

幕賓雖居幕府,唯非官非吏,无品无位,沒有公家薪水,但有私人饋贈束脩,高達兩百兩以上,[10]州县官所入廉俸,年不過數十兩,實不敷延请幕友。[11]故有“炭敬”、“冰敬”之类的灰色收入,周询《蜀海丛谈》记载,清末四川省总督兩司及盐茶道衙门的幕友,各府厅州县官员,“三节”皆例镇节敬。“大席”每席每郡邑多者二十两,督署且略厚;各“小席”,多者十两,少亦四两。《清稗類鈔》记载:在湖南省作幕的“绍兴师爷”任麟,其弟子“月必以所得馆谷分润于师”,是为“幕例”。汪辉祖是清代名幕,其薪金之丰厚,可列当时全国幕友薪金之前茅。汪辉祖表示:“吾辈从事于幕者,类皆章句之儒,为童子师,岁修不过数十金;幕修所人或数倍焉,或十数倍矣。”[12]又说:“处幕馆者,章身不能无具,随从不能无人,加以庆吊往还,亲朋假乞,无一可省,岁修百金,到家亦不坦六、七十金。人口之家、仅是敷衍,万一久无就绪。势且借贷无门。”。章学诚在《与执政论时务书》中说:“州县有千金之通融,则胥吏得乘而牟万金之利;督抚有万金之通融,州县得乘而牟十万之利。”曾国藩讲过,“俸入悉以养士”。

幕賓常與胥吏混稱,但幕賓地位實則遠高於胥吏。

相關[编辑]

注釋[编辑]

  1. ^ 徐珂清稗類鈔》,第 1 卷
  2. ^ 郑天挺《清代的幕府》
  3. ^ 清经世文编》卷二十五《幕友论》
  4. ^ 宋史》卷三百六十五《蔡居厚传》
  5. ^ 浮生六记·坎坷记愁》:“夜至江阴江口,春寒彻骨,沽酒御寒,囊为之罄。”
  6. ^ 汪辉祖:《佐治药言》
  7. ^ 胡林翼致友人信:“幼年精力,半耗于八股及时俗应酬,是以学识太小,本领太低,力不如志,以为可惜”,许同莘评价道:“才如(胡)文忠,而犹为此语”,更何况其他人呢(《公牍学史》)。
  8. ^ 何桂芳在《请查禁谋荐幕友片》中说:“各省州县到任,院司幕友必荐其门生故旧,代办刑名钱谷,该州县不问其人例案精熟与否,情愿厚出束脩,延请入幕,只因上下通气,申文免驳诘。”
  9. ^ 张集馨道咸宦海见闻录
  10. ^ 陶正清《吏治因地制宜三事疏》说“凡州县之费,莫费于延请幕宾,若浙江诸剧邑,非七八人不足分办,而就中所优倚重者,非二三百金不能延至。统而计之,已至千金之外。”
  11. ^ 清史列传·姚文田》记载“州县官 ……所入廉俸,即尽支领,亦不敷延请幕友。”
  12. ^ 汪辉祖:《佐治药言》,“自处宜洁”条。

參考書目[编辑]

  • 凌林煌:《曾國藩幕府(全期)成員之量化分析》,《思與言》,33.4(1995年12月),6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