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欽 (正德進士)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欽

大明工部右侍郎
籍貫 直隸順天府通州
原名 李欽
字號 字敬之,號心齋
出生 生年不詳
逝世 生年不詳
出身
  • 正德六年辛未科進士出身
著作
  • 《心齋奏議》、《保定府志》、《大同府志》

張欽,字敬之,號心齋直隸順天府通州(今北京市通州區)人,明朝政治人物,正德辛未進士,官至工部侍郎

生平[编辑]

正德年間[编辑]

正德六年(1511年)辛未科進士,由行人監察御史,巡視居庸關等。正德十二年(1517年),武宗聽從江彬讒言,出關抵達宣府[1]。張欽上疏勸阻:

隨後,張欽聽說朝廷的嚴肅進諫都不被採納,於是再次上疏,但没有批报:

同年八月,武宗微服私行至昌平,傳報出關非常危险。张钦命令指揮孫璽閉關,把關卡鑰匙藏起來。分守中官劉嵩欲奉旨到昌平進謁,張欽阻止道:“車駕將出關,這是我與你今日的死期。如果關卡不開,車駕不得出,屬違抗天子命令,應當處死;而打開關卡,車駕得以出關,天下的事情就不可得知了。萬一再重現土木之變,我與您也得死去。我寧可因為不開關而死,這樣死得也值得。”不久,武宗召孫璽,孫璽稱:“御史在,臣不敢擅離。”只好改召劉嵩,劉嵩對張欽稱:“我只是皇上的家僕,不敢不赴見。”張欽於是背著敕印手持寶劍坐在關門下稱:“敢說開關的,斬。”[4]同時,他連夜起草上疏稱:

奏報未到,武宗使者再次趕來。張欽拔劍大喊道:「此詐也。」使者恐懼而歸返,對皇帝稱:「張御史幾殺臣」。武宗大怒,對朱寧稱:「為我趣捕殺御史。」此時,恰逢梁儲蔣冕等追至沙河,請武宗返回京師。武宗徘徊未決,而張欽疏折也趕至,加上廷臣又多有勸阻,武宗不得已從昌平歸還,仍怏怏不樂。又過了二十天,張欽正巡視白羊口。武宗微服私行,從德勝門出京師,夜晚住在羊房百姓家中,遂突然疾馳出關,屢次問張御史再哪裡。張欽聽聞后,急忙追趕,卻已經來不及,準備再次上疏勸阻,而武宗已經命太監谷大用守關,不得進出一人,張欽於是被困。張欽倍感憤慨,向西而望痛哭,而此時京城已經盛傳張欽閉關連續三次上疏的事情。一年之後,武宗從宣府歸還,抵達關卡時,笑著說:“前御史阻我,我今已歸矣。”然而武宗并不追問張欽的過錯[6]

嘉靖年間[编辑]

明世宗嗣位,張欽出任漢中府知府[7]。嘉靖四年,升至陝西按察司副使[8]。嘉靖十年,升河南布政使司右參政[9],同年改山東布政使司左參政[10]。次年,升任山西按察使[11]、山東按察使[12]。嘉靖十二年,改福建右布政使,一年後調山東左布政使[13]。嘉靖十五年,召回擔任太僕寺卿[14]嘉靖十七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撫四川等地。嘉靖十九年,召為工部左侍郎,被論罷免[15]

張欽此前姓李,顯達以後,才恢復其原姓。他侍奉父母甚孝,父母有不悅,他則長跪請,直至父母不再生氣方才站起[16]

参考文献[编辑]

  1.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張欽 ,字敬之,順天通州人。正德六年進士。由行人授御史,巡視居庸諸關。十二年七月,帝聽江彬言,將出關幸宣府。
  2.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欽上疏諫曰:「臣聞明主不惡切直之言以納忠,烈士不憚死亡之誅以極諫。比者,人言紛紛,謂車駕欲度居庸,遠遊邊塞。臣度陛下非漫遊,蓋欲親征北寇也。不知北寇猖獗,但可遣將徂征,豈宜親勞萬乘。英宗不聽大臣言,六師遠駕,遂成己巳之變。且匹夫猶不自輕,陛下奈何以宗廟社稷之身蹈不測之險。今內無親王監國,又無太子臨朝。外之甘肅有土番之患,江右有輂賊之擾,淮南有漕運之艱,巴蜀有採辦之困。京畿諸郡夏麥少收,秋潦為沴。而陛下不虞禍變,欲縱轡長驅,觀兵絕塞,臣竊危之。」
  3.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已,聞朝臣切諫皆不納,復疏言:「臣愚以為乘輿不可出者有三:人心搖動,供億浩繁,一也;遠涉險阻,兩宮懸念,二也;北寇方張,難與之角,三也。臣職居言路,奉詔巡關,分當效死,不敢愛身以負陛下。」疏入,不報。
  4.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八月朔,帝微行至昌平,傳報出關甚急。欽命指揮孫璽閉關,納門鑰藏之。分守中官劉嵩欲詣昌平朝謁,欽止之曰:「車駕將出關,是我與君今日死生之會也。關不開,車駕不得出,違天子命,當死。關開,車駕得出,天下事不可知。萬一有如『土木』,我與君亦死。寧坐不開關死,死且不朽。」頃之,帝召璽。璽曰:「御史在,臣不敢擅離。」乃更召嵩。嵩謂欽曰:「吾主上家奴也,敢不赴。」欽因負敕印手劍坐關門下曰:「敢言開關者,斬。」
  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夜草疏曰:「臣聞天子將有親征之事,必先期下詔廷臣集議。其行也,六軍翼衞,百官扈從,而後有車馬之音,羽旄之美。今寂然一不聞,輒云『車駕即日過關』,此必有假陛下名出邊勾賊者,臣請捕其人,明正典刑。若陛下果欲出關,必兩宮用寶,臣乃敢開,不然萬死不奉詔。」
  6.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奏未達,使者復來。欽拔劍叱之曰:「此詐也。」使者懼而返,為帝言「張御史幾殺臣」。帝大怒,顧朱寧:「為我趣捕殺御史。」會梁儲、蔣冕等追至沙河,請帝歸京師。帝徘徊未決,而欽疏亦至,廷臣又多諫者,帝不得已乃自昌平還,意怏怏未已。又二十餘日,欽巡白羊口。帝微服自德勝門出,夜宿羊房民舍,遂疾馳出關,數問御史安在。欽聞,追之,已不及,欲再疏諫,而帝使中官谷大用守關,禁毋得出一人。欽感憤,西望痛哭。於是京師盛傳張御史閉關三疏云。明年,帝從宣府還。至關,笑曰「前御史阻我,我今已歸矣」,然亦不之罪也。
  7. ^ 明實錄:世宗實錄 ,56卷
  8.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24卷
  9.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24卷
  10.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43卷
  11.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43卷
  12.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52卷
  13.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58卷
  14. ^ 明實錄:世宗實錄 ,189卷
  15.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世宗嗣位,出為漢中知府。累官太僕卿。嘉靖十七年以右副都御史巡撫四川。召為工部左侍郎,被論罷。
  16. ^ ·张廷玉等,《明史》(卷188):欽初姓李。既通顯,始復其姓。事父母孝。有不悅,長跪請,至解乃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