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指揮家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奥地利指挥家卡拉扬

指挥者(英語:conductor;法語:chef d'orchestre;德語:Dirigent)指以手势操纵器樂、合唱、歌劇或聖樂等各種表演形式的人,这种操纵包括打拍子,保证声部正确的进入演奏以及个别乐句的分句处理等等,其專業學門則被稱為「指揮學」(英語:conducting)。

音樂史進行至19世纪初期,指挥者逐漸成为最重要和最受尊崇的音乐家,而且開始在作曲家的意图上建立起自己的个人风格,这种发展与音乐中的表情、以及浪漫主义因素的增加是呈現正相關的[1]。指揮學則是指导管弦乐团、合唱队、歌剧团、舞剧团或其他音乐小组的演出或解释合奏(唱)作品的职业及技能[2]

簡說[编辑]

巴洛克音乐时代,大部分音乐作品都是以小合奏团的形式表演的。指挥的角色通常由羽管键琴手或者其中一名小提琴手担任。19世纪開始,乐队规模不断扩大,没有指挥的乐队演出变得非常困难,不事演奏的專門指挥者應運而生。歷史上第一位指挥大师(按现代人对此词的理解)瓦格纳就屬於這個時期,所謂“演绎”乐曲的传统亦是自他树立起來的[原創研究?]。廿世纪初期,欧洲相当大部分的管弦乐团依然由樂長(Kapellmeister)领导,當中与一个乐团长期合作的例子极多[1],而这些指挥们则会例行地为自己的乐团作曲。隨著交通技術的進步,洲際間的旅行更加便利,指揮一人兼職多團的情形在近代則更為多見。

在現代,指揮經常也是一支職業管弦樂團的靈魂人物。在總監制的樂團裡,往往可見其藝術總監或音樂總監的工作交由指揮負責,而指揮必須擘劃一整個樂季的節目與曲目安排,甚至可視為該樂團的品牌代表。在一些世界一線樂團的編制下,「首席指揮」或「藝術總監」可能僅是文字之差,實際的職責內容則是沒有區別的。

从最基本的要求来说,指挥必须指出音乐的拍子,使全体演奏(唱)者能有统一的节拍,这些动作概括地刻画出一小节内的节拍,其重拍总是用向下的动作来表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乐队指挥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职责:

  • 通过指挥棒给定演奏曲目的节奏,协调乐队的多个声部,使之能够成为一个整体。
  • 通过对乐队的指挥和安排,体现乐队指挥对音乐作品的诠释和再创作。因此有人说,听大型乐队演奏,就可以知道指挥的性情修养。

指挥们喜欢用右手握指挥棒、一细棒、或者鉛筆来强调节拍的轮廓,左手則負責各个声部的进入和表示音乐的层次。為了視覺上的需求(以數十人規模樂隊的後排演奏者角度),指揮通常站在樂隊正前方的高台,總譜則置於自己前方,并通过指挥棒有节奏的击打和手臂的动作,指挥乐队的演奏。

历史[编辑]

18世紀之前[编辑]

11世紀時出現了「手勢音符英语Chironomy」這種「指揮」方式,可能是最早的關於有意義的指揮技術運用的紀錄[3]。到了17世紀,為了清楚擊拍,樂隊的領導者們(經常是首席)開始使用紙卷、短棒等工具來加強表示。傳說作曲家盧利在指揮時,被自己使用的棒子戳傷,後來甚至死於潰瘍惡化[4]

在18世紀時,首席小提琴開始擔負起使樂隊順利演奏的責任,以琴弓做出音樂性的指示。另外也可見魯特琴演奏者以琴頭的頓點來達到相類似的效果,更有羽管键琴的演奏者在不演奏時開始以雙手指揮。1791年9月30日,莫扎特的歌劇《魔笛》在維登劇院英语Theater auf der Wieden首演,由作曲家本人親自指揮,相關的文件和公開文宣都記載了此事[5]。1798年,海頓也指揮了神劇《創世紀》的首演,當時他使用了指揮棒,而樂隊的樂長約瑟夫·魏格爾英语Joseph Weigl則仍然演奏大鍵琴[6]

19世紀[编辑]

1881年的朱塞佩·威尔第,正在指揮《阿依達

承前所言,在1820年左右,演出時不須演奏的專門指揮者已經相當普遍,這時指揮已經是一支樂隊的領導人了。在此同時,由於樂隊人數的增加,使用指揮棒也成為必要的手段,於是全體演出者都能明白指揮的手勢與意圖。當時著名的指揮們經常也是作曲家,這包括了施波尔韦伯朱利安英语Louis-Antoine Jullien门德尔松等人。其中门德尔松在指揮時所用的木質短棒,仍可見於今時的指揮活動中。

19世紀中期的作曲大家柏辽兹瓦格纳二人也同時有著可觀的指揮事業,他們的看法與探討遂成為「指揮學」這門專業最早的重要文獻。在此二人之後,可以說專業指揮與指揮學的發展就此步入新的階段[註 1]。經常與他們歸在同一音樂風格的作曲家李斯特在晚年亦從事指揮。李斯特的學生,鋼琴家彪罗繼而將指揮的音樂工作推升到另一層次,他的細緻、精準的排練風格,尤其是將樂團拆分為小團練習的方式,深刻影響了慕尼黑、迈宁根、柏林等地的樂團,也啟發了理查德·施特劳斯费利克斯·魏因加特纳等後輩。

20世紀[编辑]

1895年,尼基施接任柏林爱乐乐团音樂總監,此前他在萊比錫、波士頓和倫敦等地工作。當代的重要作曲家如布鲁克纳柴可夫斯基勃拉姆斯等,對於尼基施的指揮都是讚譽有加。勃拉姆斯甚至表示,尼基施指揮自己的第4號交響曲的表現「簡直就是模範,沒有任何人可以超越」。尼基施於1912年4月率領伦敦交响乐团西巡,這是首次有歐洲樂團在美國巡迴演出。他所留下的影音紀錄,例如1913年11月的貝多芬第5號交響曲,是現代科技所捕捉最早的指揮影像。由這些資料中可見,尼基施以眼神接觸來帶動樂團演奏的能力,即使放在今天仍是一絕。弗里兹·莱纳就曾表示,尼基施的風格對他有重要的影響。

次一代的指揮,以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為首,開始動用錄音技術留存自己獨特的樂曲詮釋與指揮藝術。在藝術層面,前者對於威爾第有絕對的權威性,指揮貝多芬、布拉姆斯等人的作品時所用的速度則經常偏快。後者以華格納、布魯克納的演出為人稱道,在貝多芬、布拉姆斯方面卻經常可見許多彈性速度的運用。作為一名現代作曲-指揮家(富特文格勒亦從事作曲),可以說他承繼了華格納的指揮路線,是將自己的詮釋與解讀冠於樂譜的代表性人物。他們的指揮技術亦是南轅北轍:托斯卡尼尼使用長度甚長的指揮棒,打出清楚的節拍,甚少使用左手,富特文格勒的指揮則被許多人認為模糊難辨。直到這時為止,一位指揮者究竟應該具備什麼樣的「技術」,在樂界仍然沒有具體的共識。戰後的重要指揮如斯托科夫斯基克伦佩勒、卡拉揚和伯恩斯坦等人,其指揮畫面也是各異其趣。

六〇年代,卡拉揚與伯恩斯坦構成另外一組對比,前者是「歐洲藝術總指導」,握有柏林、維也納兩支頂尖樂團,後者則是纽约爱乐的領導。相較於卡拉揚精於控制的指揮風格,伯恩斯坦的肢體、面部語言顯得極為奔放,而他們的指揮方式也深入影響了所屬樂團的聲音美學。在此之外,卡拉揚與伯恩斯坦都是媒體好手,不過一人面向大眾,另一人則醉心自我。威廉·门格尔贝格則以大量的排練時間來形塑與樂團的默契,但這樣的方式在科技進步的時代已漸趨少見。

21世紀[编辑]

由歐美男性所專斷的指揮界,在21世紀有了新的變化。愈來愈多女指揮受到世界重要樂團的雇用,亞洲指揮也開始佔有一席之地。日本的小泽征尔,韓國的郑明勋,以及出身印度的祖宾·梅塔都是一時之選。

技術特點[编辑]

指揮技術發展至今,有許多制式的守則可用,但也仍有很大比例的操作出自於主觀。從養成階段一直到職業音樂圈,仍可見各種不同的指揮方式。總地來看,指揮者的首要任務在於在演奏時統率樂團,給予方向,設定速度,指出清楚的預備與拍點等,另外則是聲音與樂曲結構的詮釋。在演出時,這些都必須透過非口語的方式進行,但在一般的狀況下,職業樂團有一定次數的演前排練,指揮者會在這時給予其他的指示與要求,業餘樂團的排練頻率則視團員的經濟、音樂水平而可能浮動,指揮者也必須因地制宜。

指揮者透過易懂的手勢,來傳達包括速度、強弱與演奏法等必要元素,這是與樂團溝通最為直接且有效的方式。這些手勢在一名指揮者的養成階段就必須被訓練,在閱讀樂譜時需要做出相對應的手勢設計,但在演出時往往也會有即興發揮的成分。部分的教科書著重於指揮器樂與人聲的技術差異,但這樣的差異可能並非絕對性的。

劃拍[编辑]

Music2.svg
Music4.svg
拍子,Music2.svg
Music2.svg
拍子,或者快速的Music6.svg
Music8.svg
拍子
Music3.svg
Music4.svg
拍子和Music3.svg
Music8.svg
拍子
Music4.svg
Music4.svg
拍子
慢速的Music6.svg
Music8.svg
拍子

一般來說,奏出第一個音之前的起拍(呼吸拍)是一個向上的手勢,其中同時帶有速度(甚至是力度)的指示。起拍可以是一個,也可以是數個,通常由右手操作。之後,視作品的拍號不同,在音樂行進間保持劃定一基本的圖形(如圖示),方便樂隊的大部分成員都能識別。

不論在什麼樣的拍號底下,清楚且堅定的向下手勢,可以幫助樂隊抓住每一個小節的重音所在,必要時(演奏變拍複雜的作品時,例如《春之祭》)也有助於演出人員重回軌道。相對於此,為了預備下一個重音,每個小節的最後一拍則必定是向上的手勢。在拍與拍之間,指揮所做出的「擊拍」瞬間,被稱為「拍點」(ictus)。

強弱力度[编辑]

拍點的「大小」,或說強烈程度,以及劃拍線條的線條長短、走勢,都可以是樂團據以辨識演奏力度的直接語言。除了所劃圖形的尺寸之外,將單手(或是雙手)同時上舉,經常意味著漸強與大聲,反之則是漸弱與小聲。

指挥棒[编辑]

指挥用于打拍子和表达演奏表情的棒,一般用於右手。指挥棒的确切起源无从考证,其使用則始于19世纪的德国。棒的长度有多种,有些指挥家(如里希特和博尔特)用一根长指挥棒。不过一般来说,指挥爱用轻而短的指挥棒,这样可以在除了击打小节的节拍之外能作出更多的暗示;因而有所谓的“用棒技巧”(stick technique)。

有些指挥者不用指挥棒,仅用他们的双手(当然还有他们的眼睛)[1]。也有许多指挥家遵循长期以来指挥无伴奏合唱的做法,選擇不用指挥棒[2]。這樣的例子包括布莱兹捷米爾卡諾夫、斯托科夫斯基、奥曼迪米特罗普洛斯、小澤征爾等人[7][8]。另外,库尔特·马苏尔則是因為無法握持指揮棒,而必須空手指揮。

其它[编辑]

在右手負責音樂行進的必要元素之餘,左手一般則使用在較富表達性的時機,例如不同樂器的音色。此外各個聲部的進入,特別是對於休息許久的管樂、打擊部門來說,指揮高舉的左手可以起到額外的提示作用。有些指揮家,例如廿世紀早期的理查德·施特劳斯,主張指揮者與他的活動可以(甚至是應當)完全不使用左手,這樣的看法近來已非主流。

教育與養成[编辑]

現今,在世界各地的大專院校,設有專門的指揮學系、所。年輕指揮除了學習音樂史、理論的知識之外,對於樂隊的實際演練尤其關鍵。許多指揮者在起步階段都會選擇與專業鋼琴合作搭檔,在沒有樂隊可供實時使用的前提下,鋼琴合作對指揮意圖的揣摩與演奏,是指揮者在學成階段重要的一環。另外,在樂團、合唱團當中實際演奏/唱,對於指揮的聲音品味也有直接的助益。

中華民國(台灣)[编辑]

在台灣,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是最早開設指揮碩士文憑的大學,另外包括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等,以及私立院校如輔仁大學東海大學東吳大學等,在研究所階段也都各自開設了指揮學位。

著名指揮家[编辑]

中国大陸第一位指挥家是郑志声[來源請求]

女指挥家[编辑]

女指挥家郑小瑛

职业指挥家一直由男性垄断。首位女指挥家是娜迪亚·布朗热(Nadia Boulanger)於1938年指挥了波士顿管弦乐团。中国第一位女指挥家是郑小瑛。 香港有女指挥家叶咏诗

时至今日,世界音乐舞台上,依然较少有女性能成为指挥家。著名者有馬林·阿爾索普西蒙娜·扬等人。

註釋[编辑]

  1. ^ 值得指出的是,柏辽兹的指揮風格雖然來得更炫目一些,然而若討論指揮做為一門學科的意義,則以華格納的貢獻為大。相較於傳統上只是確保樂團各個聲部準時演奏的「職責」,他作為一名指揮(同時也是作曲家),在驅動樂隊演奏時,無可避免地灌注了出自於主觀意識的詮釋,而這個詮釋不一定符合作曲者的本意。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英)肯尼迪,(英)布爾恩 编;唐其竞等译. 牛津简明音乐词典(第四版). 北京: 人民音乐出版社. 2002-09: 246. ISBN 01-1998-2609 (中文). 
  2. ^ 2.0 2.1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编辑部编译,美国不列颠百科全书公司亚洲出版物发展部编写. 简明不列颠百科全书(第9卷). 北京: 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1991: 445. ISBN 7-5000-0309-9 (中文). 
  3. ^ 指揮法 Conducting. [2022-0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2). 
  4. ^ Jérôme de La Gorce. (1) Jean-Baptiste Lully (Lulli, Giovanni Battista) (i). Oxford Music Online (New Grov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7 [2008-10-08]. 需付费查阅
  5. ^ Edge, Dexter; Black, David. The earliest published report on the premiere of '-'Die Zauberflöte. Mozart: New Documents. [2018-08-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4-07). 
  6. ^ H. C. Robbins Landon, 在1994年唱片"創世紀" (Vivarte SX2K 57965)的解說文字.
  7. ^ Libbey, Theodore (2006). The NPR Listener's Encyclopedia of Classical Music, p. 44. Workman. ISBN 9780761120728.
  8. ^ Galkin, Elliott W. (1988). A History of Orchestral Conducting: In Theory and Practice, p. 521. Pendragon. ISBN 9780918728470.

参见[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