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延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楊高
代州防禦使
時代 北漢 → 北宋
主君 北漢帝劉繼元→宋太祖趙匡胤→宋太宗趙光義
延安(“延光”或“延慶”)
封號 忠武將軍
籍貫 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
別名 楊三郎

楊高,字延安“延光”“延慶”),楊家將小說、戲曲及民間傳說中的人物;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金刀老令公楊業的第三子,故稱“楊三郎”。為人心思細密,有自己的想法;不需要上陣的時候與眾弟打成一片,眾弟也很愛戴他。雖然有擔當主將的時候,但在楊家將中卻經常擔當着斷後大軍的位置;每次向前推進或者撤退的時候,都能獨當一面為大軍作斷後的工作。

生平[编辑]

楊三郎,字延安,《金枪传》编写三郎的专属武器透甲縷金槍。早年隨太君北伐抗,在北遼陣前斬將奪旗;後為代州防禦使、官封忠武將軍

幽州救援[编辑]

原著《楊家將演義》:遼國急攻在邠陽城宋太宗和大郎延平,延平遂即到代州與幽州屯兵的楊業救援,楊業道知後,與七子八人離開代州,到邠陽城救援。大郎延平代宋太宗詐降,并在相見之際,射殺天慶王。激怒了遼將韓延壽,大郎延平射殺天慶王後,在沒有準備之下被一槍刺死。延定救援途中,與耶律奇交鋒時,被遼兵削去馬腳。延定躺翻在地下,被亂馬踩死。延安見勢不妙,騎馬衝出重圍。走到蘆葦草叢內不到一里,被遼兵設下的長鈎套索把他的戰馬絆倒,延安傾倒離開馬鞍,此時被遼兵所殺。[1][2]

《楊家府演義》:大概與楊家將演義的故事一樣,在幽州為保護宋太宗離開,而與兄弟一行五人迎戰遼邦,讓父親楊令公及六郎、七郎護送宋太宗離開。在令公等人撤離後,侍臣據逃回的士兵的戰況向楊令公回報,并説道三郎被遼國的短劍軍亂砍至死。 [3]

血戰金沙灘[编辑]

劉蘭芳《楊家將》評書[4] 大郎見此讓自己代替宋太宗到會盟臺簽降書時殺死韓昌和天慶王,二郎自己裝扮成八賢王,眾弟郎陪同。大郎到達後射殺了天慶王,舉動惹怒了眾遼將,遼兵遼將一擁而上,二郎延定和三郎延安等眾弟擺槍迎敵。誰知大郎在上馬不為意下被偷襲而亡。衝出第一個土城的時候,大郎、二郎相繼戰死,八郎延順被城外的遼兵圍困,被鉤杆至馬失前蹄,剛有遼將一斧頭砍向八郎,八郎閃身再被砍,在危急時候三郎延安在後面呼喊,遼將打算回頭一看,誰知被一槍刺死,再把拿鉤杆的遼兵掃殺救了八郎。八郎因為二郎死了非常悲傷,三郎知道二郎死,由他來為其他弟弟斷後。把自己的馬給了八郎脫險,自己在後面殿后,延安心想:“八郎不是自己親兄弟,可是王令公(王子明)的兒子。父母雙亡沒有人照顧,母親是特別疼惜他。這些事應該由自己和其他哥哥承擔,他是王家千耕地的一顆小苗,我應該騎他受傷的戰馬。”剛和八郎想走,被大批遼兵圍攻,三郎拼命開出一條血路,讓八郎先走。三郎延安一連挑落七個遼將,遼兵慌忙得弓箭亂射。最後因寡不敵眾身中十多箭,目眩的他連所騎的戰馬也帶傷倒下,延安也一併倒在地上。延安在四肢無力下拿起旁邊的沙子感嘆自己不能回京城見娘親,不能和妻子白頭到老,願用身體養肥大地。三郎閉著眼睛,手握沙土,被城外的遼軍軍馬衝過來而踏成肉泥。當六郎殺出重圍時,聽見八郎說三哥在後面圍困時而趕回去救三郎,但只見八郎的戰馬,地下一片血肉泥漿,六郎用沙蓋著這堆遺體,誓要幫三郎報仇。

田連元《楊家將》評書[5]大郎假扮宋主,二郎假扮八賢王,三郎裝扮成殿前將軍,四郎、五郎裝扮成保駕大臣,六郎裝扮成虎賁隊隊長,七郎楊延嗣、八郎楊延順,因為較為年輕而裝扮給皇帝、王爺牽馬的禦馬童,金刀楊業,東平王高君保、魯南王鄭印、金鞭王呼延贊等人一起前往。潘仁美和將士保護真皇上在將營。眾人代宋太宗到金沙灘雙龍會談判,大郎、二郎毒發而死後,三郎在眾人圍着大郎、二郎的時候發現大家都被五百弓箭手包圍。大家抬頭一看,門口和窗口布滿弓箭手,東平王高君保、魯南王鄭印、鐵鞭王呼延贊、三郎、四郎、五郎和將士們拿出武器打算往外衝殺。遭到屋子各處弓箭手的箭雨投下,連忙用刀劍抵擋,大家都想如果能衝出去,騎上馬拿上武器就能突圍出城的可能,如果再這樣下去會被困着,難免會被射殺。六郎在大廳外聽到廝殺聲,便拿起寶劍帶上他的虎賁部隊救援,但被五千左短刀右盾牌的遼兵攔下不能救援,但是他手上沒有長槍和馬,虎賁部隊不能突進,全都在七郎和八郎那裡。忽然聽講七郎大喊哥哥在哪裡,和八郎在幽州把十幾匹馬帶去救援。左右遼兵用藉口攔著他們,七郎和八郎把他們都怒打,六郎找回自己的坐騎後,與七郎把馬送進去救援被困的眾人。三郎、四郎、五郎、高君保、鄭印、呼延贊等都騎上各自的戰馬突圍,遼大將耶律斜緊追他們不放。楊三郎於是領著部分人馬在後方斷後,讓六郎等人先撤退,三郎獨自一人來應付。[6]在眾批逃亡的宋軍中報告出楊家將等人的下落,到最後的逃亡宋軍稟告,楊三將軍在亂軍中中了耶律斜軫所放的暗箭,再被馬踏身亡。

三英陣亡[编辑]

評書《楊家將演義》:楊家軍楊業為先鋒、潘家軍潘仁美為中軍、呼家軍呼延贊後援糧草等軍備三路進軍遼國,保駕宋太宗出征北伐遼邦。來到五臺山,楊業與七子拜佛求平安。方丈智聰禪師目到楊業以天下為大任,非常感動,但他不忍心楊家將到來的災難,也不敢道破天機,於是勸楊業解甲歸田。楊令公回答:“楊業自己不是貪功好戰之人,全因遼邦屢次侵擾,無論北宋還是遼國的百姓都被害得民不聊生。只能以戰止戰制止遼邦的行為,為百姓謀福。如果兩國而友好結交,我一定解甲歸田,不會再過問功名利祿。”智聰禪師(京劇為鬼谷子)看見楊業這樣便對他說:“我有一句話給將軍——金沙灘雙龍會;七子去,六子回。” 令公認為七子其中一人回不來,而大郎是保駕大將軍,也是這場戰役首當其衝的主將,還望智聰禪師解釋其意,禪師搖頭不回答,令公也不勉強,便與七子下山出征。

楊家將連續大破遼軍,蕭太後只好親臨陣地,鼓舞士氣,并想出以退為進,誘宋太宗到金沙灘談判,一并將宋太宗和楊家將擒拿。楊業知道這是蕭太後的詭計,看到大郎面貌與宋主相像,提議由大郎喬裝代宋太宗談判;最後得到宋太宗同意,大郎坐上座駕代宋主到金沙灘談判。在金沙灘中對峙,天慶王在談判過程中,看破宋太祖是楊大郎假扮的,便號令開戰。楊業冷靜地分三路應對,左路由大郎延平、二郎延定、三郎延安率領,中路由其父楊業和六郎延昭、七郎延嗣率領,右路則是四郎延輝、五郎延德率領。各路楊家軍奮戰殺敵,遼兵急劇增加,楊家軍各三路都被衝散,首尾不能相顧。而左路軍的大郎楊延平看到天慶王在馬上坐山觀虎鬥,左右無人,便挽弓一箭射殺天慶王。激怒了遼軍,被遼軍亂槍至死。同一路軍的二郎看到大哥被刺死,眼睛通紅怒殺左右遼軍,打算救援大郎。二郎雖然很勇猛,但可惜部下全部戰死,自己的坐騎馬腳被遼兵削去而翻倒。眼看大郎慢慢死去,二郎也無力救援大郎,自己也被亂槍刺死,再被馬踏而亡。同路軍的三郎看到大郎、二郎被殺,軍隊幾乎被全部殲滅,隨即躍馬突圍逃跑,馬跑到蘆葦草叢,誰知道被遼兵設下的鉤鐮槍鈎去馬腳而摔倒在地,再被遼兵一擁而殺。

家庭[编辑]

父親[编辑]

母親[编辑]

[编辑]

[编辑]

[编辑]

  • 八妹延琪
  • 九妹延瑛

歷代扮演[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激怒了韓延壽,下令番兵齊起,捉此匹夫!即挺槍躍馬,直殺過宋陣。淵平鞍馬未備,迎敵不及,被延壽一槍刺落車下。延定正待來救,耶律奇拍馬而出,二將交鋒。延定雖勇,部下先潰,被番兵爭前湧進,斬斷馬足,掀翻戰場,千軍亂蹂而死。延輝見勢不利,沖出重圍而走。不上一裡,蘆葦草內長鉤套索,一齊並起,先把延輝坐馬絆倒。延輝身離雕鞍,已遭番兵所屠。
  2. ^ 這里的延輝是延安,而四郎延朗名字,在京劇更改固定為延輝
  3. ^ 言罷,侍臣奏曰:“逃回軍士,說蕭後怒淵平射死遼帥天慶王,驅軍重重圍定,淵平與河東三百敢死軍俱皆遇難,並未走脫一人。二郎延廣被遼兵射落馬下,眾軍蹂踏而死。三郎延慶被一陣短劍軍亂砍而死。四郎延朗被遼兵絆倒其馬,活捉而去。延德不知下落。”
  4. ^ 三郎、八郎剛想走,只見遼兵裡三層外三層圍了個水泄不通。三郎拼命殺開條道路,對八郎說:“兄弟快走!”八郎先走了。三郎被圍當中,東來東殺,西來西戰,一連挑落七員遼國大將。番兵急得弓箭四射,三郎寡不敵眾,連中十一箭,鮮血透過鎧甲,不禁頭暈目眩。這時,那匹帶傷的馬忽然“咕咚”倒下了,把三郎扔到地上。楊延光覺得四肢無力,渾身傷口疼痛難忍,不由仰天長歎:人活百歲終有死,可惜啊,我再也回不了京城了!娘,兒不能盡孝了!只說恩愛夫妻可以白頭到老,沒想到為夫先走了!他抓起一把身旁的沙土:我死後,但願用我的血肉,肥了這片土地,也好多生長些大樹,覆蓋大宋國土啊!說著,楊延光手捧割土,閉上了雙眼。這時,外城的番兵沖過來,從三郎身上踏過去,楊三郎被馬踏如泥。
  5. ^ 眾人抬頭一看,門口上、窗戶上都堆滿了弓箭手,東平王高君保、魯南王鄭印、鐵鞭王呼延贊、三郎、四郎、五郎以及一些顧及從將士抽刀抽劍,要想往外衝殺。這個時候就聽三聲梆子響,“梆梆梆!”從門口、窗戶,這箭像雨點兒一樣就射進來了,屋子裡的人急忙用刀、劍撥打著雕翎箭。大夥都想:如果能衝出去,騎上戰馬拿起長武器,這樣才有突圍出城的可能,要在這大廳裡困長了,早晚難免中箭身亡。
  6. ^ 他們原來和三郎在一塊。但遼邦大將耶律斜軫帶著隊伍緊追不放。楊三郎於是領著一部分宋軍斷後掩護,讓六郎他們先撤,三郎一個人獨當一面。一會兒一夥宋軍過來:“楊老將軍,楊四將軍中了絆馬索,活擒過去,生死不知!”“噢?”一會兒又有人報:“老令公,五將軍和八將軍陷入重圍,下落不明,城裡已經沒有我們的隊伍啦!”“噢!”最後一夥宋軍過來了:“老將軍,楊三將軍在亂軍之中中了耶律斜軫的暗箭,被馬踏身亡!”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