楓橋夜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楓橋夜泊》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楓橋夜泊唐朝著名詩人張繼的一首唐詩,描述張繼離鄉時,泊在姑蘇城 (今蘇州市)附近的寒山寺時的思鄉情感。

賞析[编辑]

南京楓橋夜泊詩碑。該碑由維新政府與1939年4月按蘇州寒山寺原碑複製。碑陽為俞樾書唐人張繼《楓橋夜泊》。碑側為清江蘇巡撫陳虁龍題跋。位於南京总统府煦园內。

天寶十四年爆發安史之亂,玄宗倉皇奔蜀。張繼與其他文士逃到今江蘇、浙江一帶避亂。《楓橋夜泊》是他最著名的詩,作於天寶十五載流寓蘇州時,这首诗首先被选入高仲武編選的《中兴间气集》,後又選入《唐诗三百首》。寒山寺是蘇州城外一座小寺,亦因《楓橋夜泊》一詩聞名,成為一處名勝古跡。[1]

《楓橋夜泊》一詩膾炙人口,論述多矣。例如有人指出“霜滿天”應為“霜滿地”。[2]關於“夜半鐘聲”之說歷代都有人討論。欧阳修曾質疑“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之句,在《六一诗话》中指稱:“句则佳也,其如三更不是撞钟时。”《庚溪诗话》解釋說:“然余昔官姑苏,每三鼓尽,四鼓初,即诸寺钟皆鸣,想自唐时已然也。后观于鹄诗云:‘定知别后家中伴,遥听缑山半夜钟。’白乐天云:‘新秋松影下,半夜钟声后。’温庭筠云:‘悠然旅榜频回首,无复松窗半夜钟。’则前人言之,不独张继也。”范成大在《吳郡志》考證說吳中僧寺確有半夜鳴鐘的習俗,謂之「定夜鐘」。

俞樾曾針對“江楓”作考證:“唐張繼《楓橋夜泊》詩膾炙人口,唯次句‘江楓漁火’四字,頗有可疑。宋龔明之《中吳紀聞》作‘江村漁火’宋人舊籍可寶也。此詩宋王郇公曾寫此刻石,今不可見。明文待詔所書亦漫漶,‘江’下一字不可辨。筱石中丞屬余補書,姑從今本,然‘江村’古本不可沒也,因作詩附刻以告觀者:郇公舊墨久無存,待詔殘碑不可捫。幸有《中吳紀聞》在,千金一字是‘江村’。俞樾。”

近代有人指出“江枫”不是江边的枫树,而是兩座橋,“江橋、楓橋之謂也”。[3]

原將[编辑]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月落时,伴着几声乌鸦的啼叫,漫天是霜。渔火点点,我对愁而眠。苏州城外那寒山古寺,半夜里敲响的钟声传到了我乘坐的客船里。

按:此處夜半只為作者失眠錯覺: 月落即天將曉, 烏啼鳥鳴即天已曉, 霜滿天意為天色既白,即天大曉

注釋[编辑]

  1. ^ 朱長文《吳郡圖經續記》:“普明禪院,在吳縣西十里楓橋。楓橋之名遠矣,杜牧詩嘗及之,張繼有晚泊一絕。孫承祜嘗於此建塔,迎長老僧慶來住持,凡四五十年。修飾完備,面山臨水,可以游息。舊或誤為封橋,今丞相王郇公居吳門,親筆張繼一絕於石,而楓字遂正。”
  2. ^ 施蟄存:〈張繼:楓橋夜泊〉,《施蟄存詩話、詞話、書話》
  3. ^ 唐先田:《蘇州三趣》,2010年7月15日《中國社會科學報》的副刊《後海》

擴展閱讀[编辑]

维基文库中有关枫桥夜泊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