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號淺水炮艦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SMS Vaterland War Ensign of Germany (1903–1919).svg
利绥 Li Sui Fla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svg
利绥 Risui Flag of Manchukuo Marine Police.svg
祖国号炮舰
祖国号浅水炮舰
概觀
艦種 浅水炮舰
艦級 青島級淺水炮艦德语Tsingtau-Klasse
製造廠 德国埃尔宾希肖造船厂英语Schichau-Werke
下訂 1902年
動工 1903年
下水 1903年8月26日[1]
服役 祖国:1904年5月28日建成服役
結局 祖国:1917年由中国军队捕获
利绥(中华民国):1932年由日军捕获
利绥(满洲国):1945年8月22日由苏军捕获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祖国:168吨[1]
利绥:170吨[2]
滿載排水量 祖国:280吨
全長 158英尺(48.2米)[3]
全寬 26.3英尺(8.0米)[3]
吃水 2英尺(0.6米)[3]
燃料 85吨
鍋爐 燃煤锅炉2座
动力 蒸汽机2台
2轴推进
功率 1,300匹指示馬力(969千瓦特)
最高速度 理论:13(24公里每小時)
續航距離 2,500海里(4,630公里)/15(28公里每小時)
乘員 45人[3]
武器裝備 祖国
30倍径88毫米炮1门
40倍径50毫米炮1门
机关炮2门[4][註 1]
利绥(1929年):
3.4英寸(86毫米)炮1门
4磅炮1门
机关炮2门[2]
裝甲 司令塔12毫米
水线8毫米[1]

祖国号浅水炮舰(德語:SMS Vaterland)是德意志帝國海軍的一艘浅水炮舰,为青島級淺水炮艦德语Tsingtau-Klasse的2号舰。本舰命运坎坷,屡易其主:建成后隶属于德國東亞分艦隊,在中国内地服役。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中国所俘获,以“利绥”之名加入中国海军,曾一度被苏军空袭击沉,复打捞修复继续使用。日本建立满洲国后,捕获了本舰,后又转交给满洲国,最终被苏军捕获。

本舰德国舰名为德国皇帝威廉二世选择,用以提醒在华德国人勿忘祖国。中华民国捕获后,中文名“利绥”的拉丁转写在西方资料中有不同的写法:民国时期从中文而拼写为Li Sui,满洲国时期从日文而拼写为Risui[4]

设计和概述[编辑]

本舰和姊妹舰青島號德语SMS Tsingtau类似,都是为了适应内河航行而设计,干舷极低。

本舰舰体及上层建筑共分为9段进行建造,各舱段依靠螺旋桨传动轴连接起来。动力装置为两台直立三段膨胀式蒸汽机。舰上还配备了一台额定67伏、5千瓦的发电机组。[4]

本舰1903年8月26日建成下水[1]。1904年2月由汉堡-美洲航运公司的汽轮比斯格拉维亚号(Bisgravia)运往中国,在上海重新组装好,1904年5月28日投入使用。

舰历[编辑]

祖国号的模型

德国海军时期[编辑]

祖国号在中国多次在长江及洞庭湖鄱阳湖等地执行任务。1905年12月18日上海一带发生暴动,德军派出祖国号、虎號德语SMS Tiger (1899)两艘炮舰运载陆战队登陆进行行动。

1907年4月,祖国号前往位于长江上游的重庆,5月4日与英国云雀号(HMS Woodlark)、丘鹬号(HMS Woodcock),以及法国炮舰奥利号(Orly)会合。其后祖国号与云雀号一起到达正在发生骚乱的万县,期间祖国号救出了一名德国传教士。由于中国的局势日益动荡,德国海军部认为德国海军有必要在中国内陆长期保持存在,因此从1907年7月起祖国号一直在重庆一带逗留,时间长达22个月。1908年祖国号一度经岷江前往成都

1910年宜昌发生暴乱,5月祖国号一度前往当地,后返回上海进行维修。1911年动乱持续,祖国号、美洲虎號德语SMS Jaguar大沽號德语SMS Taku、鱼雷艇S-90号德语SMS S 90前往汉口,直到5月为止。同年10月辛亥革命爆发,祖国号再度来到汉口进行监视。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同年8月18日,祖国号在南京系留[5]。舰员们经陆路抵达青岛,加入辅助巡洋舰科莫兰号德语SMS Cormoran (1909),祖国号上仅留下少量人员作为警卫。其后德国海军将祖国号出售给一家私人空殼公司以试图保存舰艇,并将其改名为国父号(Landesvater[5]。本来德方想保留舰上武器,但英国驻华公使态度强硬,表示将会以英国军舰进行攻击,德方被迫拆除全部武装丢入长江[6]

中国海军时期[编辑]

1917年中华民国对德宣战,随后捕获了国父号,并将其改名为“利绥”加入中华民国海军第二舰队。中国海军为利绥号重新配备了武器[6]

1918年5月,北京政府海军部视察[註 2]王崇文前往黑龙江、松花江进行勘察,并着手准备在哈尔滨成立江防司令部。海军内同意从第二舰队中选调炮舰江亨号、利捷号(原德国海军水獭号德语SMS Otter (1909))和利绥号,以及武装拖轮利川号北上[7]。利捷号、利绥号是平底船,吃水又浅,而路途遥远,恐遭风浪,于是两舰在江南造船所进行改装,用木板和水泥加高船舷,再在舱面用木板箍成半圆筒形;另外选派1000多吨的运输舰靖安号进行拖带[8]

出发日期选定为风浪较小的夏末秋初,从上海前往东北,穿过俄罗斯驶回中国境内。1919年7月21日,舰队从吴淞口出发,以靖安号舰长甘联璈为队长,历10余天抵达符拉迪沃斯托克(中文旧称海参崴)。8月24日舰队出港,抵达库页岛的一个小港湾。白俄事前拆除了航标,又禁止当地领港员进行引导,舰队被迫困在当地10多天。当地华侨集资购买食品、补给送往舰队处,并协助聘请领港员,舰队9月中旬方才抵达尼古拉耶夫斯克(中文旧称庙街)。此后靖安号自行返航回国,舰队指挥改为江亨号舰长陈世英海军中校继续前进[8]。但舰队在前往哈巴罗夫斯克(中文旧称伯力)时,遭到白俄高梅科夫少将的炮兵袭击,被迫退回尼古拉耶夫斯克。中国政府与白俄当局进行交涉无果,舰队只能滞留当地过冬[9]

1920年初,红军游击队攻入尼古拉耶夫斯克,旋即与当地留守的日本干涉军发生战斗。日军拼死抵抗,装备不足的游击队转而求助于滞留的中国舰队,借用舰炮及炮弹若干,此即廟街事件(日方称尼港事件)[9]。此事震动日本国内,日本方面指责利绥号直接参与了战斗,对日本兵营进行炮击[10],北京政府否认这一指控[註 3]。4月解冻后日本海军军舰包围了中国舰队,而中国军舰一边戒备,一边也做好了自沉的准备[11]。双方僵持不下时,10月红军在远东取得重大进展,日军只能撤退至哈尔滨,中国舰队总算得以继续前进[12]。江防舰队到达后对各舰负责的航段进行了分配,其中利绥号巡防佳木斯至三姓的河道[13]

1922年,奉系与北洋中央政府的关系日趋紧张,而此时江防舰队已欠饷10个月、靠典当库存衣物勉强维持运作。第一次直奉戰爭爆发前,东北军总参谋杨宇霆游说吉黑江防司令公署少将司令王崇文,后者只好归顺奉系,成为了奉系的东北海军的一部分。[14]

1925年冬,原江防司令公署参谋长、兼利绥号舰长尹祖荫出任江防舰队司令。[15]

1927年,奉系趁着控制了北京政府之利,将原东北海防舰队、东北江防舰队以及原渤海舰队组建为海军联合舰队。利绥号在名义上重归北京政府中央海军。[16]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通电易帜。利绥号名义上成为南京政府海军的一部分。[17]

1929年中东路事件爆发,10月12日05:30苏联阿穆尔河区舰队9艘军舰(旗舰雪儿诺夫号、列宁号、杜洛斯基号、克拉士诺芝纳锦号、别得诺达号以及另外4艘武装舰艇。另一说为红色东方号、孙中山号、列宁号、红旗号等数舰[6])对驻扎在同江的利绥号、利捷号等中国军舰发动攻击。9时苏联空军发起了空袭。苏联军舰迅速命中利绥号,摧毁了舰艏火炮,6人当场战死。利绥号奋力还击,但并未对苏军舰艇造成太大损伤。交战中苏军击沉中国海军4艘舰艇、捕获1艘,利绥号在付出惨重人员伤亡后脱离战斗撤至富锦。10月下旬苏军再次进行空袭,将利绥号击沉。[6][18]

1930-1931年期间,东北军陆续打捞起江防舰队损失的各舰,并在哈尔滨进行修理[19]。利绥号可能就是在这段时间被打捞出水,并进行修复。

结局[编辑]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策划成立了满洲国[6]。1932年2月3日,日军进攻哈尔滨,江防舰队派出炮队上岸支援,但哈尔滨还是在2月5日失守。江防舰队因江面封冻,无法退避,因此在2月15日集体向日军投降。利绥号也在此列[註 4]。3月1日满洲国成立,5月28日江防舰队改名为满洲国海军江防舰队[20]

利绥号在江防舰队投降时所有武器都已经被拆除,怀疑可能是江防舰队官兵在投降前就拆走了武器交给了抗日武装。日本将利绥号拖到哈尔滨进行修理并重新武装,配备77毫米炮1门、76毫米高射炮1门、7.7毫米机枪1挺,作为江防舰队成立之初火力最强的军舰,担任江防舰队旗舰。同时日方又在主甲板中部舷侧安装装甲舷墙,以防范陆地上的射击[21]

1939年2月,满洲国江防舰队不再受日本海军指导,而改由关东军进行率领,改名为江上军编入陆军[22]。利绥号作为江上军较大的舰艇编入江防艇队序列内[23]。这之后数年间利绥号的记载比较模糊而且颇有矛盾之处:根据Weyers手册的记载,利绥号直到1943-1944年都依然列在满洲国海军军舰籍内;但根据Hildebrand等作者的叙述,利绥号在大概1942年时就已经闲置了。

1945年8月9日,苏联对日宣战,关东军及满洲国军队迅速败退。8月17日,江上军残余舰艇集中到哈尔滨附近,时任江上军司令曹秉森下令全部换上民国国旗。20日苏军进入哈尔滨。24日苏军下令江上军所有人员集结进行训话,乘此机会派兵占领了所有舰只。25日苏军将曹秉森等高级军官作为战犯押解至哈巴罗夫斯克,并解散了江上军[24]。此后利绥号的记录欠奉。有网络来源称苏联将利绥号改名为北京号(TS Pekin),但并无此后的叙述[25]

注释[编辑]

脚注

  1. ^ Weyer的《Taschenbuch der Kriegsflotten》系列均记载为1门88毫米炮,1门50毫米,及两门额外的50毫米炮。疑为轻武器记载有误,此处从《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记载。
  2. ^ “视察”为北洋政府官职名。
  3. ^ 中国方面一直只承认借出炮弹给红军,否认直接参与战斗。后双方和解时,北京政府的官方声明只承认“借给白俄军的火炮不小心落入赤党之手”。详见廟街事件,及日本干涉西伯利亚#尼港事件
  4. ^ 根据Richard Wright所著《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157页,日军实际上捕获的是利捷号,但错误登记成了利绥号。因此说与中文出版物不符,正文内未予采信。

引用

  1. ^ 1.0 1.1 1.2 1.3 Taschenbuch der Kriegsflotten 1912, p. 12
  2. ^ 2.0 2.1 #近代中国海军,781页
  3. ^ 3.0 3.1 3.2 3.3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p. 139
  4. ^ 4.0 4.1 4.2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 Bd. I, p. 171
  5. ^ 5.0 5.1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 Bd. I, p. 172
  6. ^ 6.0 6.1 6.2 6.3 6.4 #萨沙,民国海军“利绥”号
  7. ^ #近代中国海军,776页
  8. ^ 8.0 8.1 #近代中国海军,777页
  9. ^ 9.0 9.1 #近代中国海军,778页
  10. ^ 『日本外交文書 大正9年』第一冊下巻、pp. 773-774
  11. ^ #近代中国海军,779页
  12. ^ #近代中国海军,780页
  13. ^ #近代中国海军,781页
  14. ^ #近代中国海军,782页
  15. ^ #近代中国海军,783页
  16. ^ #近代中国海军,788页
  17. ^ #近代中国海军,794页
  18. ^ #近代中国海军,883-885页
  19. ^ #近代中国海军,885页
  20. ^ 陈悦,北境虚兵,51页
  21. ^ 陈悦,北境虚兵,51页
  22. ^ 陈悦,北境虚兵,58页
  23. ^ 陈悦,北境虚兵,60页
  24. ^ 陈悦,北境虚兵,62页
  25. ^ http://www.navypedia.org/ships/manchukuo/ma_of_li_sui.htm

参考文献[编辑]

  • Richard Wright. The Chinese Steam Navy 1862-1945. London: Chatham Publishing. 2000. 
  • Bruno Weyer. Taschenbuch der Kriegsflotten, XIII Jahrgang 1912 - Mit teilweiser Benutzung amtlicher Quellen. München: J.F. Lehmann's V. 1912. 
  • Alexander Bredt (Hg.). Weyers Taschenbuch der Kriegsflotten, XXXIV. Jahrgang, 1940. München / Berlin 1940, 3. Neuauflage München 1980: J.F. Lehmann's V. 1940. 
  • Alexander Bredt (Hg.). Weyers Taschenbuch der Kriegsflotten, XXXVI. Jahrgang, 1943/44. München 1944, 3. Neuauflage Bonn 1996: J.F. Lehmann's V. 1944. 
  • Albert Röhr, Hans-Otto Steinmetz Hans H. Hildebrand.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Biographien : ein Spiegel der Marinegeschichte von 1815 bis zur Gegenwart, Bd. VI. Koehler Verlagsgesellschaft. 1982. 
  • Erich Gröner, Dieter Jung, Martin Maass. Die deutschen Kriegsschiffe 1815-1945, Bd. I. München: Bernard & Graefe Verlag. 1982. ISBN 3-7637-4800-8. 
  • Cord Eberspächer. Die deutsche Yangtse-Patrouille. Deutsche Kanonenbootpolitik in China im Zeitalter des Imperialismus 1900-1914. Bochum. 2004. 
  • Meister, Jürg. Die Marine von Mandschukuo 1931-1945. Marine-Rundschau. 1981: 148–156. 
  • 外務省編『日本外交文書 大正9年』第一冊下巻 「14尼港事件及樺太内必要地点ノ一時占領ニ関スル件」(外務省外交史料館 日本外交文書デジタルアーカイブ)
  • 海军司令部《近代中国海军》编辑部 (编). 近代中国海军. 海潮出版社. 1994. ISBN 978-7-80054-589-4. 
  • 陈悦. 北境虚兵:伪满洲国江防部队的军舰. 现代舰船. 2013, (1月B刊). 

外部链接[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