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绘画陈列馆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老绘画陈列馆
老绘画陈列馆的位置

老绘画陈列馆Alte Pinakothek)是德国慕尼黑的一座美术馆,构成该市的艺术区的一部分。这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美术馆之一,也是收藏早期“绘画大师”作品的最著名美术馆之一,它收藏了从中世纪至18世纪中叶的画家作品。它是巴伐利亚国家绘画博物馆的一部分。

它对面的新绘画陈列馆则收藏19和20世纪的艺术品;最近开放的现代艺术陈列馆展览20和21世纪的艺术品。

历史[编辑]

1900年时的老绘画陈列馆

老绘画陈列馆的开始可以一直回溯到1528年巴伐利亚公爵威廉四世请人画的历史画。马克西米利安一世通过各种手段收集到了阿尔布雷希特·丢勒等的画。比如1627年他威胁纽伦堡的市议会说他希望获得丢勒赠送给纽伦堡的《四使徒》这幅画,假如纽伦堡拒绝他的这个请求的话他会把此举看作是“非常大的侮辱”。但是在三十年战争中他自己的收藏也蒙受了损失,其中的21幅被运到斯德哥尔摩,只有五幅后来被送回来。他的孙子马克西米利安二世在任西班牙荷兰的总督时购买了大量荷兰和弗兰德画家的作品。比如他于1698年在安特卫普的一名艺术馆中就购买了12幅彼得·保羅·魯本斯和13幅安东尼·凡·戴克的画。其中鲁本斯的那些画本来是画家留给他的后代的,本来是不可出售的。马克西米利安的后人由于财政紧张没有购买多少画。

马西米利安二世的表兄弟普法尔茨的选帝侯约翰·威廉也非常喜欢收集荷兰画。约翰·威廉给他的收购代理人下令说,让他们宁可把所有的钱花在一幅价值高的画上,而不要把钱分到数幅价值低的画上。巴伐利亚与普法尔茨合并后普法尔茨的收藏也进入老绘画陈列馆。法国大革命期间为了使得这些画不被法国人带走曼海姆茨魏布吕肯的画被运到慕尼黑。1806年巴伐利亚把贝尔格公国割让给法国时将杜塞多夫画廊中的画也全部运到了慕尼黑。从约翰·威廉的收藏中有32幅鲁本斯的画今天收藏在老绘画陈列馆中。约翰·威廉的夫人玛丽·路易莎·德·梅迪奇作为嫁妆给他带来了一幅拉斐爾的画,这幅画今天也收藏在老绘画陈列馆中。约翰·威廉的弟弟卡尔三世设立了曼海姆的绘画陈列馆,他的儿子卡尔四世也很喜欢荷兰画,大大地扩充了其收藏。在他购买的作品中包括伦勃朗的作品。从茨魏布吕肯来的收藏本来是一个私人收藏,后来被普法尔茨的公爵买下来了,其中包括德国、弗兰德、荷兰以及一些当代法国画家如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弗朗索瓦·布歇的作品。

此后不久拿破仑·波拿巴取走了许多画,比如阿尔布雷希特·阿尔特多弗尔的《亚历山大战役》被挂在拿破仑的浴室里去了。拿破仑被逐后只有27幅画回到了慕尼黑。比如马西米利安请鲁本斯画的四幅狩猎图中今天只有《猎河马》还挂在慕尼黑。但是随着巴伐利亚的政教分离许多被解散的修道院内的藏画成为国有,许多德国古画家的作品是这样进入老绘画陈列馆的。

巴伐利亚国王路德维希一世通过代理人又买了大批作品。他特别喜欢收藏德国古画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画。

西侧

因此收藏的作品明显地反映出了收藏家的喜好,这是为什么老绘画陈列馆中的收藏在一些方面特别强,而在另一些方面则有明显漏洞的原因。

路德维希后巴伐利亚只再个别购买作品。1852年甚至拍卖了1500幅画,其中包括一幅丢勒的画(今天收藏在纽约都市博物馆)。1875年弗朗茨·冯·瑞布被命名为绘画博物馆馆长后老绘画陈列馆才重新获得重视,虽然他和他的后继人又购买了一些作品,但是大量购买作品的时期已经结束了。在这段时期里购买的作品中包括一幅列奥纳多·达芬奇和一幅格雷考的画。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收藏被藏到外地,因此没有遭到破坏。20世纪后半叶中银行收藏了大量作品,然后把这些作品借给老绘画陈列馆,由此老绘画陈列馆得以补过一些漏洞,同时老绘画陈列馆也特意购买了大量18世纪的画。比如从1966年开始老绘画陈列馆把巴伐利亚地产抵押和外币兑换银行外借的画逐渐买下来,其中包括尼古拉·朗克雷的《鸟笼》和布歇的《蓬帕杜尔夫人》等。1988年一名神经失措的参观者用酸损害了多幅丢勒的画,这些画经过多年精心修复终于被救回。

建筑[编辑]

克伦泽大门

本来王家画藏中的作品分散在不同的宫殿里,平民无法看到它们。路德维希一世不但使得收藏系统化,而且还觉得他有义务提高民众的教育,因此决定让公众可以接触这些艺术珍品。因此他命令建筑师利奥·冯·克伦泽在慕尼黑市北缘建造一座博物馆建筑。1826年4月7日该建筑奠基,1836年秋建成。

老绘画陈列馆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建筑,通过使用天窗以及特别为了观赏图画设计的悬挂方法它在建筑上和设计上是当时领先的。它的外表就已经与19世纪初王宫式的博物馆建筑完全不同,特别体现出了博物馆功能与建筑物结构之间的精密关系。后来罗马和圣彼得堡的画馆借鉴了它的结构建成。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陈列馆建筑的中部被严重破坏,从1952年至1957年间修复。陈列馆的入口处被更改,其大门现在位于南边。被修复的建筑物依然可以看得出过去被破坏的情况,在公众中这个特征至今有争议。紀念物保存家则将这个特征看作是极好的榜样。

内部房间[编辑]

上层的展厅
第九厅

展厅位于第一层和第二层楼,其中主要是在第二层。房间有厅和间之分。厅内展出的主要是重要的或者大型的图画,而比较小的间内展出的则是比较小的和比较不重要的图画。第一层楼的房间有:

  • 第一厅和第二厅以及房间一至四号:巡回展出
  • 房间16至23号:弗兰德绘画

第二层楼主要是展厅:

  • 一、二a:老荷兰绘画
  • 二、二b:老德国绘画
  • 三:科隆绘画
  • 四: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绘画
  • 五:威尼斯绘画
  • 六:弗兰德绘画
  • 七:鲁本斯厅,鲁本斯的绘画
  • 八:弗兰德绘画
  • 九:荷兰绘画
  • 十:意大利巴洛克绘画
  • 十一:17世纪法国绘画
  • 十二:18世纪法国绘画
  • 十二a:18世纪法国绘画
  • 十二b:18世纪法国绘画
  • 十三:西班牙绘画

藏品[编辑]

老绘画陈列馆共收藏了数千幅图画,在其19个厅和47个间中长期展出的有700多幅[1]。此外还有一些作品被巡回展出。

丢勒《奥斯沃尔特·科瑞尔》

14至17世纪的德国绘画[编辑]

老绘画陈列馆拥有世界上最大的老德国绘画收藏,其中包括斯蒂凡·罗赫纳、丢勒、汉斯·巴尔东·格里恩、阿尔布雷希特·阿尔特多弗尔、老卢卡斯·克拉纳赫老汉斯·荷尔拜因马蒂亚斯·格吕内瓦尔德汉斯·冯·阿亨亚当.埃尔斯海默约翰·利斯的作品。

14至16世纪老荷兰绘画[编辑]

老绘画陈列馆中收藏的老荷兰绘画是世界上最珍贵的藏品之一,其中包括罗希尔·范·德韦登汉斯·梅姆林卢卡斯·范·莱顿捷拉德·大卫马利努斯·范·雷莫斯沃尔耶罗尼米斯·博斯等的杰作。

17世纪荷兰绘画[编辑]

维特尔斯巴赫王朝的统治者收集的重点是荷兰巴洛克绘画。这些画中包括伦勃朗皮耶特·拉萨特曼弗朗斯·霍斯法布利契亚斯费迪南德·波尔彼特·克莱茨所罗门·范·雷斯达尔格拉尔德·特鲍赫威廉·范·德费尔德卡莱尔·杜·夏丹雅各布·范·雷斯达尔伊曼纽尔·德维特等人的作品。

16和17世纪弗兰德绘画[编辑]

鲁本斯《鲁本斯与伊莎贝拉·布朗特》,约1609年,自画像

弗兰德画家的藏品被展出在老绘画陈列馆的中心大厅中,其中包括老彼得·布呂赫爾扬·布呂赫爾、鲁本斯、安东尼·范·戴克阿德里安·布鲁威尔雅各布·乔登斯等的作品。

鲁本斯藏品是世界上长期展出的鲁本斯收藏中最大的,其中《审判日》是老绘画陈列馆中展出的最大的一幅画。

13至18世纪意大利绘画[编辑]

意大利藏画从意大利哥特式作品开始,包括喬托·迪·邦多納的作品,然后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和巴洛克时期的所有流派,包括弗拉·安吉利科菲利波.李比、达芬奇、安托内罗·达·梅西那桑德罗·波提切利多米尼哥·基尔兰达约洛伦左·洛托、拉斐爾、提香丁托列托圭多·雷尼卢卡·焦尔达诺加纳莱托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弗朗西斯科·瓜尔迪

17和18世纪法国绘画[编辑]

尽管维特尔斯巴赫王朝与法国关系密切,但是法国绘画是老绘画陈列馆收集的第二少的藏画,其中包括尼古拉·普桑克罗德·洛林尼古拉斯·兰克累、让·巴蒂斯·西美翁·夏尔丹、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克洛德·约瑟夫·韦尔内、弗朗索瓦·布歇和让·昂诺列·弗拉戈纳尔等的作品。

16和17世纪西班牙绘画[编辑]

提香《查理五世》

虽然西班牙绘画是老绘画陈列馆中收集最少的藏画,所有大师的作品均有收藏,其中包括格雷考、委拉斯开兹朱塞佩·德·里贝拉弗朗西斯科·德·祖巴兰巴托洛米·埃斯特班·牟利罗弗朗西斯科·戈雅的画被纳入新绘画陈列馆了。

资助者和指导组织[编辑]

老绘画陈列馆最主要的资助者是其指导组织巴伐利亚州[2]和绘画陈列馆协会。该协会的理事会会长是维特尔斯巴赫王朝首脑弗朗茨,其保护人是历届德国联邦总统巴伐利亚州长和维特尔斯巴赫王朝首脑。协会的目标在于为慕尼黑的绘画陈列馆继续购买艺术品。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www.pinakothek.de 收集,2008年5月22日
  2. ^ www.stmwfk.bayern.de: 巴伐利亚的州立博物馆和收藏,巴伐利亚学术、科研和艺术部网页,2008年5月22日

坐标48°08′54″N 11°34′12″E / 48.14833°N 11.57000°E / 48.14833; 11.57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