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總督府法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舊臺灣總督府法院廳舍,今司法大廈

臺灣總督府法院指的是臺灣日治時期司法機關,泛指依照〈臺灣總督府法院職制〉(1895年10月7日)、〈臺灣總督府法院條例〉(1896年5月1日)等法令設置的各級法院、支部與出張所[1]。日治時期的法院制度歷經變動,大致可分為一審時期、三級三審時期、二級二審時期、二級三審時期、二級三審四部時期、戰爭末期[1]。 日本帝國接受台灣之後,翌年(1896)即建立了近代之法院體系,實施近代之訴訟制度,而同時期之中國大陸,清帝國直到1910年才延攬日本學者起草大清民事訴訟律草案。

沿革[编辑]

一審時期[编辑]

1895年乙未戰爭時期,依照該年6月28日的地方官暫訂官制,由警察部掌管刑事裁判,縣內務部掌管民事裁判,而到8月6日時,改由臺灣總督府陸軍局法官部來掌管司法裁判(民政局民刑課也有所參與),10月7日發布〈臺灣總督府法院職制〉,依照此日令設置的「臺灣總督府法院」於11月20日正式運作,底下11個支部也陸續設立運作,其名單如下[1]

名稱 轄區 備註
本院 臺北縣直轄地、基隆支廳、淡水支廳
宜蘭支部 臺北縣宜蘭支廳
新竹支部 臺北縣新竹支廳
苗栗支部 臺灣民政支部苗栗出張所
臺灣支部(?) 臺灣民政支部直轄地(?) 臺中地方法院的檔案中,曾發現某一在1896年6月10日所為的判決,署名為「臺灣總督府法院臺灣支部」,詳情待確認。
彰化支部 彰化出張所 彰化出張所在1895年11月29日改為鹿港出張所,彰化支部遂改稱鹿港支部,並遷入清末的臺灣府城(今臺中市)。[2]
雲林支部 臺灣民政支部雲林出張所
埔里社支部 臺灣民政支部埔里社出張所
嘉義支部 臺灣民政支部嘉義出張所 嘉義出張所在1895年11月13日改隸臺南民政支部。[3]
臺南支部 臺南民政支部直轄、安平出張所 安平出張所在1895年12月31日裁撤併入直轄地。[3]
鳳山支部 臺南民政支部鳳山出張所
恆春支部 臺南民政支部恆春出張所
澎湖島支部 澎湖島廳

而由於〈臺灣總督府法院職制〉為一軍事命令,故性質上算是軍事法庭,且僅有一審,還不完全算是近代性法院(獨立於行政、立法)[1]

三級三審時期[编辑]

由於臺灣總督府在明治廿九年(1896年)3月31日宣布結束軍政,自4月1日起施行民政,因此司法裁判也要脫離軍事機關的掌握,但是因為日本的〈裁判所構成法〉不適用於臺灣,遂在5月1日以律令第一號公布〈臺灣總督府法院條例〉,依此法設立的法院於同年7月15日開始運作[1]

在此律令之下臺灣的司法制度改為三級三審制,設有地方法院、覆審法院與高等法院,地方法院掌管第一審民刑事裁判與刑事預審,覆審法院掌管不服地方法院判決而提起的訴訟(事實審、法律審),若不服覆審法院判決則可再向高等法院提起上告(法律審)[1]。高等法院與覆審法院都在臺北(各一間),另將11支部改為地方法院,再增加臺北、臺中地方法院,後來數量仍有所變動;地院名單如下[1]

名稱 轄區 備註
臺北地方法院 臺北縣直轄地
基隆地方法院 臺北縣基隆支廳 1896年7月12日以府令20號宣布暫不設立,業務由臺北地方法院代理[4]
淡水地方法院 臺北縣淡水支廳 1896年7月12日以府令20號宣布暫不設立,業務由臺北地方法院代理[4]
宜蘭地方法院 臺北縣宜蘭支廳
新竹地方法院 臺北縣新竹支廳
苗栗地方法院 臺中縣苗栗支廳 以府令第54號宣布於1897年11月15日廢止,業務由新竹地方法院代理[5],1898年7月1日改由臺中地方法院代理[6]
臺中地方法院 臺中縣直轄地 1897年11月15日以府令55號將該院自臺中移到彰化城總爺街[7]
鹿港地方法院 臺中縣鹿港支廳 1896年10月17日以府令48號將該院移到彰化,改稱彰化地方法院[8],後以府令第54號宣布於1897年11月15日廢止彰化地院,業務移交給臺中地方法院[5]
埔里社地方法院 臺中縣埔里社支廳 以府令第44號宣布於1897年10月15日廢止,業務移交給臺中地方法院[9]
雲林地方法院 臺中縣雲林支廳 以府令第54號宣布於1897年11月15日廢止,業務移交給嘉義地方法院[5],1898年7月1日改由臺中地方法院代理[6]
嘉義地方法院 臺南縣嘉義支廳
臺南地方法院 臺南縣直轄地
鳳山地方法院 臺南縣鳳山支廳
恆春地方法院 臺南縣恆春支廳 以府令第44號宣布於1897年10月15日廢止,業務移交給鳳山地方法院[9]
臺東地方法院 臺南縣臺東支廳 1896年10月1日以府令42號宣布暫不設立,業務由恆春地方法院代理[10]
澎湖島地方法院 澎湖島廳

然而在一般司法制度之外,於明治廿九年(1896年)發生的雲林大屠殺事件中引入日本在明治廿三年(1890年)已廢除的「臨時法院」制度[1]。依照該年7月11日的律令第二號,發生事件時總督府法院可在事發地設立「臺灣總督府臨時法院」迅速審判涉嫌抗日者[1]。臨時法院由五位判官組成,僅一審終結,僅有例外情形時才可提上訴或再審,管轄事項包括「意圖顛覆政府,竊據國土及其他紊亂朝憲而犯罪者」、「意圖反抗施政以暴動犯罪者」、「意圖對具有重要官職者加以危害而犯罪者」、「觸犯有關外患罪者」[1]。而由於臨時法院的判官與檢察官都來自覆審法院或高等法院,且不隸屬軍事機關,故性質上不算是軍事法庭[1]

二級二審時期[编辑]

明治卅一年(1898年)7月20日開始施行依該年律令第16號修改過的〈臺灣總督府法院條例〉,其中最重大變革即是廢除高等法院,變為二級二審制,此外臨時法院合議庭改為僅由三位判官組成,管轄事項增加「犯匪徒刑罰令所揭之罪者」[1]。然而由於有「控訴預納金」制度,要求受重罪輕罪判決擬提起訴訟者要先繳保證金,影響人民就刑事案件進行第二審的權利[1]。另外明治卅二年(1899年)律令第一號宣布1895年5月8日以前發生訴權的民事案件,自該年4月1日開始地院不再受理(後以律令第5號延到該年10月1日才停止受理)[1]

此時的地方法院剩下臺北、臺中、臺南,除臺中外,各設有一~三出張所,其名單如下[1]

名稱 轄區 備註
臺北地方法院 臺北縣基隆、台北、景尾、滬尾、水返腳、頂雙溪、三角湧、桃仔園各辦務署
宜蘭出張所 宜蘭廳 初設時不審判,後以府令第129號宣布於1900年2月1日開始辦理裁判事務[11]
新竹出張所 臺北縣新竹、新埔辦務署 以府令第66號宣布於1901年11月11日成立苗栗廳,並以府令第67號宣布同日起該廳裁判事務歸新竹出張所審理[12],後以府令第77號宣布於1909年10月25日降為登記所(不審判)[13],續以府令第1號宣布於1919年1月7日恢復[14]
臺中地方法院 臺中縣 1902年1月17日以府令第5號將該院自彰化城總爺街移到臺中[15],後以府令第28號宣布於1904年4月1日降為出張所[16],續以府令第77號宣布於1909年10月25日恢復[13]
臺南地方法院 臺南縣大目降、臺南各辦務署、臺東廳、澎湖廳
嘉義出張所 臺南縣店仔口、麻豆、嘉義、打貓、鹽水港、樸仔腳各辦務署 以府令第66號宣布於1901年11月11日成立斗六廳,並以府令第67號宣布同日起該廳裁判事務歸嘉義出張所審理[12],後以府令第77號宣布於1909年10月25日降為登記所(不審判)[13],續以府令第1號宣布於1919年1月7日恢復[14]
鳳山出張所 臺南縣鳳山、阿公店、阿猴、潮州庄、東港、恆春各辦務署 初設時不審判,後以府令第129號宣布於1900年2月1日開始辦理裁判事務[11],又以府令第28號宣布於1904年4月1日起不審判[16],續以府令第32號宣布於1905年7月1日更名登記所[17]
澎湖出張所 澎湖廳 從未辦理裁判事務,以府令第28號宣布於1904年4月1日廢止[16]

臺灣的地方法院在明治卅二年(1899年)6月開始辦理日本人的「建物登記」與其他日本民商法上的登記,明治卅七年(1904年)2月10日起開始辦理公證事項,同年(1904年)5月地院出張所得審理業經預審的刑事案件[1]。隔年(1905年)因〈臺灣土地登記規則〉施行,於地院和出張所設置「登記所」[註 1],辦理公證業務與業主權、典權、胎權、贌耕權,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8月再增加辦理船舶登記[1]

二級三審時期[编辑]

大正八年(1919年)8月8日以律令第四號再次修改〈臺灣總督府法院條例〉[18],重新設置高等法院,但廢除覆審法院,不過於高等法院內設置「上告部」與「覆審部」,分別處理第三審與第二審,故雖然只有二級法院但為三審制[1]。「上告部」由五位判官合議審判,對第三審上訴(上告)、抗告與政治性案件做成最終裁判,其法律見解拘束「覆審部」與各地院;「覆審部」由三位判官合議審判,處理第二審上訴(控訴)及抗告,相當於日本的「控訴院」[1]。此外「臨時法院」制度也於該年(1919年)宣告廢除,其管轄事項改由高等法院上告部為第一審與終審法院;律令第六號(1919年)也廢止了「控訴預納金」制度[1]

此時原本的「地方法院出張所」改稱「地方法院支部」,「登記所」改成「地方法院出張所」,最初設有臺北、臺中、臺南三個地院與宜蘭、新竹、嘉義三個地方法院支部[1]。大正十二年(1923年)1月1日日本民商法適用於臺灣後,臺人與日人都可到法院辦理日本民商法上的各種登記事項[1]

二級三審四部時期[编辑]

昭和二年(1927年)再次修改〈臺灣總督府法院條例〉,於7月10日施行新制,使得臺灣司法制度實質內涵更接近日本本土的司法制度(四級三審)[1]。該制度在地方法院設置「合議部」與「單獨部」,「單獨部」所進行的第一審裁判,不服者可向「合議部」提起第二審上訴,再不服則向高等法院上告部提起第三審上訴,而若由「合議部」進行第一審裁判,則由高等法院覆審部、上告部進行第二、三審[1]

臺灣司法的高等法院上告部、高等法院覆審部、地方法院合議部、地方法院單獨部,相當於日本本土的大審院、控訴院、地方裁判所、區裁判所,故是以「二級三審四部」來替代日本的「四級三審」[1]

而在法院數量方面,昭和八年(1933年)3月15日增設臺南地方法院高雄支部,該支部於昭和十五年(1940年)12月20日升格為高雄地方法院;昭和十一年(1936年)臺北地方法院花蓮港出張所改制為臺北地方法院花蓮港支部,昭和十三年(1938年)5月4日臺北地方法院新竹支部升格為新竹地方法院[1]。故昭和十五年(1940年)左右,臺灣共有五個地院,三個地方法院支部,另有38個地方法院出張所[1]

戰爭末期(二審制)[编辑]

昭和十八年(1943年)2月24日,日本的〈裁判所構成法戰時特例〉開始於臺灣施行,使得特種民刑事案件不再進行第二審上訴(控訴),不服地院單獨部判決者,得向高等法院覆審部提起「上告」;不服地院合議部判決者,得向高等法院上告部提起「上告」[1]。而到了同年11月5日,所有民刑事案件均改為二審制[1]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臺灣司法體系由中華民國的臺灣高等法院接收,直屬於司法行政部[1]

歷任院長[编辑]

歷任檢察官長[编辑]

判例集[编辑]

台灣總督府法院之裁判書,質量相當高。1995年日本文生書院有出版一套【覆審 高等法院判例】,可供參考研究[19]

註釋[编辑]

  1. ^ 剛開始時,臺北地院設四個登記所,新竹出張所設二個,臺中出張所設四個,臺南地院設八個,嘉義出張所設三個,而登記所最多時有28個[1]

参考文獻[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1.27 1.28 1.29 1.30 司法院司法行政廳. 《百年司法 司法‧歷史的人文對話》. 司法院. 2006年12月: 30、36-46頁. ISBN 978-986-00-6505-3. 
  2. ^ 吳嘉真. 《台灣日治時期司法建築變遷研究》. 國立成功大學. 2006年1月: 2–3-2–7頁. 
  3. ^ 3.0 3.1 日治時期臺灣行政區域沿革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4-08-05.
  4. ^ 4.0 4.1 日本官報
  5. ^ 5.0 5.1 5.2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7年11月2日
  6. ^ 6.0 6.1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8年6月30日
  7. ^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7年11月13日
  8. ^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6年10月17日
  9. ^ 9.0 9.1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7年9月16日
  10. ^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6年10月1日
  11. ^ 11.0 11.1 《臺灣總督府府報》,1899年12月16日
  12. ^ 12.0 12.1 《臺灣總督府府報》,1901年11月11日
  13. ^ 13.0 13.1 13.2 《臺灣總督府府報》,1909年10月25日
  14. ^ 14.0 14.1 《臺灣總督府府報》,1919年1月7日
  15. ^ 《臺灣總督府府報》,1902年1月21日
  16. ^ 16.0 16.1 16.2 《臺灣總督府府報》,1904年3月25日
  17. ^ 《臺灣總督府府報》,1905年5月25日
  18. ^ 《臺灣總督府府報》,1919年8月8日
  19. ^ http://iss.ndl.go.jp/books/R100000002-I000002446935-00 。台灣若干大學圖書館也有館藏(例如靜宜大學圖書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