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定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蘇定方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苏定方(592年-667年),中国唐朝名将,冀州武邑(今属河北)人,原名定方以字行,爵封邢国公

生平[编辑]

苏定方之父苏邕隋炀帝大业末年率领乡党数千人为郡里征讨贼寇。苏十五岁起便从父参军,以勇猛著名。苏邕去世后,苏定方统领父亲的兵马,亲自斩杀张金称,击败杨公卿,乡党皆依附于他。后降窦建德,窦建德部将高雅贤甚爱之,收为养子。先后为窦建德和刘黑闼效力。刘败死于唐军之后,苏回乡隐居。唐太宗贞观初年,再度出山任匡道府折冲。贞观三年(629年),苏作为李靖的前锋,率领两百骑兵,趁着大雾,攻击东突厥颉利可汗营帐,颉利可汗等惨败。李靖平定东突厥,俘获颉利可汗,回军后,苏定方升任左武候中郎将。

唐高宗永徽中,官至左卫勋一府中郎将。永徽六年655年高句丽联合百济、靺鞨进攻新罗,攻占其北境三十余城。新罗向唐朝遣使求援,苏定方随同程名振征讨高句丽,五月,苏定方等渡过辽水,高丽见唐军兵少,于是渡过贵端水迎战。苏定方等奋力进攻,大败高句丽军,杀俘一千多人,焚毁其外城、村落后回师[12] 。战后,苏定方拜授右屯卫将军,封临清县公。显庆元年(656年),为前军总管,随同左卫大将军程知节出征西突厥阿史那贺鲁任命为前军总管。次年十二月,在初战告捷后,大军到达鹰娑川(今新疆开都河上游裕勒都斯河谷),西突厥两万骑兵前来抵御。两军展开恶战,总管苏海政激战连场,未能决出胜负。西突厥的分支鼠尼施等又率领两万多骑兵前来增援,形势相当危急。苏定方所部正下马休整,隔着一座小山岭,离程知节军约十里远,看到远处尘土扬起,于是率领五百名精壮骑兵,翻越山岭飞驰直捣敌人军营。西突厥大败,唐军追击溃军二十里,斩杀一千五百多人。西突厥军所丢弃的铠甲兵器、牛马纵横交错地散布在山坡原野上,无法统计。副大总管王文度嫉妒苏定方的功劳,对程知节说:“敌军虽然逃跑了,官军死伤也很多。现在应当结成方阵,将辎重安置在军阵中间,四面列队,人马披甲,敌来就迎战,这才是万全之策。不要让士兵轻率离阵,以致造成损伤。”又假称另有诏命,说程知节恃勇轻敌,让王文度替他指挥部队。王文度随即集结大军,下令不许深入西突厥腹地。

唐军每日骑马,披甲结阵,因此战马大多瘦死,士卒疲劳,没有战斗的意志。苏定方心急如焚,对程知节说:“天子下诏征讨敌人,如今却只是防守,马饿兵疲,遇上敌人就会失败。怯懦成这个样子,如何能立功呢?再说您是大将,然而领兵在外打仗的事都不能自己做主,要看副将的眼色才能决断,按理决不会这样!何不把王文度关押起来,迅速传表章上奏朝廷等待天子命令?”程知节没有听从。 大军到达恒笃城,有胡人投降归附。王文度又说:“这些胡人现在投降,等我军撤回后,他们还会反叛,不如全部杀死,夺取他们的物资钱财。”苏定方说:“如果这样处置,那便是自己当贼,又怎能说是讨伐叛逆?”王文度不听。等到瓜分财物时,唯独苏定方一点都没拿。[14-15] 显庆元年(656年)十二月,唐军无功而返,王文度]]矫诏该当判处死刑,后特除名为平民;程知节因逗遛不前且追击不力,在减免死刑后,被罢去官职

显庆二年(657年)被擢升为伊丽道行军大总管,任雅相回纥婆润为副总管,率军击败阿史那贺鲁主力,并一路追击至中亚石国,擒阿史那贺鲁,平定西突厥。苏定方因功升为左骁卫大将军,封邢国公。又封苏定方之子苏庆节为武邑县公。显庆四年(659年)在青藏高原乌海一带平均海拔4600米击败吐蕃军,同年铁勒疏勒反抗唐朝,苏定方沿著青藏高原,繼續率军翻越帕米尔高原平灭疏勒(今新疆西南部喀什一带)、朱俱波(今新疆西南部叶城一带)、喝般陀(又称葱岭国)三国,升为左武卫大将军(参见唐与突厥的战争)。

显庆五年(660年)二月十日,苏定方随唐高宗巡幸太原,三月十日,被任命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韩国《大唐平百济国碑铭》记“使持节神丘嵎夷马韩熊津等一十四道大总管”),率左骁卫将军刘伯英等水陆大军十万人征讨百济国。又以新罗国王金春秋为嵎夷道行军总管,率领新罗兵协同唐朝大军作战。

唐军从城山(今山东省荣成市东部海边)乘船横渡黄海,直抵熊津江口(今朝鲜半岛南部锦江口)。百济军沿江屯兵据守,苏定方从东岸出兵,依山摆开阵势,与百济军交战,唐朝海军扬帆前行,覆盖了整个海洋,相继到达。百济军战败,死了几千人,余众奔逃溃散。唐军大部队乘潮而上,兵力更盛。战船首尾相连而前,驶入江中,飞桨击水,擂鼓呐喊,苏定方率步、骑兵夹江并进,直逼真都城。 距城约二十里,百济举倾国之兵来战,苏定方迎击,一场大战,打败了百济军,斩杀一万余人,唐军乘胜攻入外城。百济国王扶余义慈及太子扶余隆向北境逃去,苏定方进军包围百济都城泗沘城(今韩国忠清南道扶余郡),义慈次子扶余泰自立为百济王,率众坚守。义慈的孙子扶余文思说:“国王和太子虽然都出了城,但依然活着;叔父统领兵马,就擅自称王,如果唐军撤退,我父子性命就无法保全了。”于是文思率其左右从城上缘索而下,很多人追随他,泰无法阻止。苏定方趁势命士卒登上城楼,树起唐朝旗帜。城中人心惶恐,扶余泰处境窘迫,于是打开城门伏地投降请求保全性命。其大将祢植又带着义慈来降,太子隆与众城主皆前来奉表归诚。 百济平定后,其国被分为五部,唐朝“以其地置熊津、马韩、东明、金连、德安五都督府,并置带方州”。五都督府下辖三十七州,二百五十县纳入唐朝版图。左骁卫郎将刘仁愿受命率领万名唐军并联合新罗王子金仁泰所率的七千新罗军,共同守卫百济府城(按:刘仁愿后来继任熊津都督,与检校带方州刺史刘仁轨留守百济)。 显庆五年(660年)十一月一日,百济国第三十一代国王扶余义慈及太子隆、泰等五十八人被苏定方献俘于东都洛阳则天门。至此苏定方前后消灭三个国家,都活捉了他们的国王,赏赐的珍宝无法统计,唐廷“赐天下大酺三日”,并加授其子苏庆节为尚辇奉御。 大唐攻灭百济,是中国古代战争史上罕见的跨海两栖作战,规模空前,体现了唐朝初年强大的水军建设和先进的航海造船技术。高句丽失去盟国,从此陷入孤立境地,而唐朝却以百济故土为战略据点,对高句丽形成南北夹攻之势,为后来高句丽的最终灭亡打下坚实基础。

显庆五年(660年)三月,唐高宗李治打算御驾亲征,十二月十六日,诏以契苾何力为浿江道行军大总管,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刘伯英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程名振为镂方道总管,率兵分道进击高句丽。后因武則天勸阻,唐高宗李治取消御驾亲征念頭。

龙朔元年(661年)四月唐军的作战部署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四月)庚辰,以任雅相为浿江道行军总管,契苾何力为辽东道行军总管,苏定方为平壤道行军总管,与萧嗣业及诸胡兵凡三十五军,水陆分道并进。

龙朔元年(661年)八月十一日,苏定方在浿江(今朝鲜大同江)大破高句丽军,破虏兵于浿江,夺马邑山屡战皆捷,于是进军包围平壤城(高句丽首都)。北线的陆路唐军进展却相对缓慢,高句丽权臣盖苏文遣其长子泉男生率精兵数万,固守鸭绿江,唐军无法渡江,双方一直僵持到九月底。天气开始寒冷,鸭绿江水结成坚冰,唐军在契苾何力的率领下踏冰而过,鼓噪奋击,高句丽军大溃,唐军追击数十里,斩首三万级,其余部众全都投降,泉男生仅以身免。正当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契苾何力率领的北路唐军顺利推进,将南下与苏定方会师平壤的时候,唐高宗下诏班师,于是撤军,很快漠北铁勒九姓发生了叛乱,回纥比粟毒与同罗、仆固进犯大唐边境。十月十一日,萧嗣业回国改任仙萼道行军总管并加入铁勒平叛大军。两人班师后,唐军南北合击高句丽的战略部署落空,战争陷入了持久战。

龙朔二年(662年)初,沃沮道总管,蛮酋庞孝泰率岭南兵战于蛇水之上,“贼知其懦,袭破之”,与其子十三人皆战死。同月,浿江道行军大总管任雅相在军中病逝。孤军围城的苏定方没有办法得到友军的协同作战援助,又正逢大雪,攻克平壤已不可能,遂解除包围,于二月班师回国。

龙朔三年(663年),吐谷浑被吐蕃禄东赞所破,苏定方奉命任凉州安集大使节度诸军,郑仁泰独孤卿云辛文陵等,负责对吐蕃的守备。乾封二年(667年),苏病死,年七十六岁,谥号莊,追赠幽州都督。

苏定方平百济塔碑铭[编辑]

正式名称为《大唐平百济塔碑铭》,现位于韩国忠清南道扶余市定林寺的五层石塔底层。

大唐平百济塔碑铭
显庆五年岁在庚申八月己巳朔十五日癸未建
洛州河南权怀素书
原夫皇王所以朝万国,制百灵,清海外而举天维,宅寰中而恢地络,莫不扬七德以驭遐荒,耀五兵而肃边徼。虽质文异轨,步骤殊途,揖让之与干戈,受终之与革命,皆载劳神武,未戢佳兵。是知汹水挻祅,九婴遂戮;洞庭构逆,三苗已诛。若乃式鉴千龄,缅惟万古,当涂代汉,典午承曹。至於任重凿门,礼崇推毂,马伏波则铸铜交阯,窦车骑则勒石燕然,竟不能覆鳀海之奔鲸,绝狼山之封豕。况丘树磨灭,声尘寂寥?圆鼎不传,方书莫纪?蠢兹卉服,窃命岛洲;襟带九夷,悬隔万里。恃斯险厄,敢乱天常?东伐亲邻,近违明诏,北连逆竖,远应枭声。况外弃直臣,内信祅妇?刑罚所及,唯在忠良;宠任所加,必先谄幸。标梅结怨,杼轴衔悲。我皇体二居尊,通三表极,珠衡毓庆,日角腾辉。辑五瑞而朝百神,妙万物而乘六辩。正在柱于西北,回地纽于东南。若夫席龙图,裒凤纪,悬金镜,齐玉烛。拔穷鳞于涸辙,拯危卵于倾巢。哀此遗甿,愤斯凶丑,未亲吊伐,先命元戎。使持节神丘、嵎夷、马韩、熊津等一十四道大总管、左武卫大将军、上柱国、邢国公苏定方,迭远构于曾城,派长澜于委水,叶英图于武帐。标秀气于文昌,架李霍而不追,俯彭韩而高视,赵云一身之胆,勇冠三军;关羽万人之敌,声雄百代。捐躯殉国之志,冒流镝而逾坚;轻生重义之心,蹈前锋而难夺。心悬冰镜,鬼神无以蔽其形;质过松筠,风霜不能改其色。至于养士卒,抚边夷,慎四知,去三惑,顾冰泉以表洁,含霜柏以凝贞。不言而合诗书,不行而中规矩,将白云而共爽,与青松而竞高远,怀前人咸有惭德,副大总管冠军大将军、行左骁卫将军、上柱国、下博公刘伯英,上□□□,□□风云,负廊庙之材,怀将相之器,言为物范,行成士则,词温布帛,气馥芝兰,绩着旗常,调谐律吕。重平生于晩节,轻尺璧于寸阴。破隗之勋,常似不足;平□之策,□未涉言。副大总管使持节陇州诸军事、陇州刺史、上柱国、安夷公董宝德,□志飘举雄图,杰六艺,通三略,策运后□□□真,梅能令魏军止渴;无劳实,纩终使楚卒忘寒。副大总管左领军将军金仁问,气度温雅,器识沉毅,无小人之细行,有君子之高风。武既止戈,文亦柔远。行军长史、中书舍人梁行仪,云翘吐秀,日镜扬辉,风偃搢绅,道光雅俗,鉴清许郭,望重荀裴。辩箭腾波,控九流于学海;词条发颖,掩七泽于文亮。□太傅之深谋,未堪捧辔;杜镇南之远略,犹可扶轮。暂游凤池,或清鲸壑。邢国公运秘鉴,纵骁雄,阴羽开偃月之图,阳文含晓星之气。龙韬豹钤,必表于情源;玄女黄公,咸会于神用。况乎稽天蚁聚,迎地蜂飞,类短狐之含沙,似长蛇之吐雾,连营则豺狼满道,结阵则枭獍弥山。以此凶徒,守斯穷险,不知悬缕将绝,坠之以千钧;累棋先危,压之以九鼎。于时秋草衰而寒山净,凉飙举而杀气严。逸足与流电争飞,迭鼓共奔雷竞震。命丰隆而后殿,控列缺以前驱。沵气妖氛,扫之以戈戟;崇墉峻堞,碎之以冲棚。左将军、总管、右屯卫郎将、上柱国祝阿师、右一军总管、使持节、淄州刺史、上柱国于元嗣,地处关河,材包文武,挟山西之壮气,乘冀北之浮云:呼吸则江海停波,啸咤则风雷绝响。嵎夷道副总管、右武卫中郎将、上柱国曹继叔,久预经纶,备尝艰险,异廉颇之强饭,同充国之老臣。行军长史、岐州司马杜爽,质耀璿峰,芳流桂畹。追风籋电,骋逸辔于西海;排云击水,搏劲翮于南溟。骥足既申,凤池可夺。右一军总管、宣威将军、行左骁卫郎将、上柱国刘仁愿,资孝为忠,自家刑国,早闻周孔之教,晚习孙吴之书,既负英勇之材,仍兼文吏之道。邢国公奉缘圣旨,委以班条,欲令金如粟而不窥,马如羊而莫顾。右武卫中郎将金良图,左一军总管、使持节、沂州刺史、上柱国马延卿,俱怀铁石之心,各励鹰鹯之志,拥三河之劲卒,总六郡之良家。邢国公上奉神谋,下专节度,或发扬蹈厉,或后劲前锋,出天入地之奇;千变万化,致远钩深之妙。电发风行,星纪未移,英声载路。邢国公仁同转扇,恩甚投醪,逆命者则肃之以秋霜,归顺者则润之以春露。一举而平,九种再捷,而扫三韩。降刘弘之尺书,则千城仰德;发鲁连之飞箭,则万里衔恩。其王扶余义慈及太子隆,自外王余孝一十三人,并大首领大佐平沙咤千福、国辩成以下七百余人,既入重闱,并就擒获。舍之马革,载以牛车,伫荐司勋,式献清庙,仍变斯犷俗,令沐玄猷,露冕褰帷,先择忠款,烹鲜制锦,必选贤良,庶使剖符绩迈于龚黄,鸣弦名高于卓鲁,凡置五都督,卅七州二百五十县,户廿四万,口六百廿万。各齐编户,咸变夷风。夫书东观纪,南宫所以旌其善;勒辞鼎铭,景钟所以表其功。陵州长史、判兵曹贺遂亮,滥以庸材,谬司文翰,学轻俎豆,气重风云,职号将军,愿与廉颇并列;官称博士,羞共贾谊争衡。不以衰容,犹怀壮节提戈,冀效涓尘,六载贼庭,九摧逋寇,穷归之隘,意欲居中,乃弁余词,敬撝直笔,但书成事,无取浮华。俾夫海变桑田,同天地之永久;洲移郁岛,与日月长悬。其铭曰:
悠悠遂古,茫茫厥初,人伦草昧,造化权舆,冬巢夏穴,壳饮鹑居,以结以刻,或畋或渔。
淳源既往,大道沦胥,爰及三五,代非一主,揖让唐虞,革命汤武,上齐七政,下均九土。
屡扰干戈,式淸区宇,未渐西掖,岂覃东户?奥我圣皇,德叶穹苍,莹镜千古,牢笼百王。
逖矣远徼。遐哉大荒,咸禀正朔,并预封疆,蠢兹九种,独隔三光,叛族泽国,凭凌水乡。
天降飞将,豹蔚龙骧,弓弯月影,剑动星芒,貔貅百万,电举风扬,前诛蟠木,却翦扶桑。
冰销夏日,叶碎秋霜,赳赳武夫,明明号令,仰申庙略,府齐军政,风严草衰,日寒江净。
霜戈夜动,云旗晓暎,□戟前驱,吴钩后劲,巨猾授首,逋诛请命,威惠□□,边隅已定。
嘉树不翦,甘棠在咏,花台望月,贝殿浮空,疎钟夜铿,淸梵晨通,刊兹宝刹,用纪殊功,拒天关以永固,横地轴以无穷。

烏海之戰[编辑]

  • 苏定方乌海之战是1900年于敦煌莫高窟藏经洞出土的吐蕃文历史文书记载的一场古代战争,然而关于这场大战的资料在汉文史籍中均没有记载,相关译文可参考以下两部译著:一、“至羊年(高宗显庆四年,659年),赞普驻于乍之鹿园。大论东赞驻吐谷浑。达延莽布支于乌海东如与唐廷苏定方交战,达延战死,且以八万败于一千。一年。”——参见黄布凡、马德合著的《敦煌藏文吐蕃史文献译注》编年史第十条(甘肃教育出版社,2000年)。
  • 二、“及至羊年,(高宗显庆四年,己未,659年),赞普驻于‘札’之鹿苑,大论东赞前往吐谷浑(阿豺)。达延莽布支于乌海之‘东岱’处与唐朝苏定方交战。达延亦死,以八万之众败于一千。是为一年。”——参见王尧、陈践践译注的《敦煌本吐蕃历史文书》大事纪年(增订本,民族出版社,1992年)。
  • 敦煌遗书中的乌海之战虽不为传世文献所载,但在多部西藏史书中却记录了唐军攻至吐蕃国都一事。据《西藏王臣记》记载:【伦布噶(即大相噶尔东赞)为报此恨,又率领藏军十万,大袭唐军,噶尔卒于军中。此后又盛传唐军入藏,急将觉阿释加像迎至神变寺,藏于南镜门内,以泥封门,别绘一文殊像以掩之。未儿,唐军果至,纵火烧布达拉宫,未能将觉阿佛像迎走,乃将不动佛像运至半日程地】。《新红史》中也有噶尔(即禄东赞)率兵十万攻唐死于军中及唐军直入吐蕃,纵火烧红山的类似记载。《资治通鉴》667年则记有吐蕃入侵“生羌十二州”的战事。值得一提,噶尔·东赞和663年后担任安集大使防备吐蕃的唐军统帅苏定方二人卒年皆在乾封二年(667年),如果此项记载属实的话,他们这个时间似乎有交手的可能性(亦可能他派遣其他将领入藏,此外18世纪中叶成书的《如意宝树》就予以引用说:‚芒松赞时期与汉人交战,汉兵来藏时,大臣噶尔(禄东赞)战死疆场, 布达拉宫被烧毁。[37] 但从敦煌遗书、《西藏王臣记》和《新红史》的记载可看出,670年唐蕃双方在大非川交战前几年便爆发了冲突。

历代评价[编辑]

  • 旧唐书》:“邢国公神略翕张,雄谋戡定,辅平屯难,始终成业。疏封陟位,未畅茂典,盖阙如也。”

赞曰:“五将雄雄,俱立边功。张、苏二族,功名始终。郭、薛、务挺,徼功奋命。垂则穷边,兵无常胜。”

  • 新唐书》:“唐所以能威振夷荒、斥大封域者,亦有虎臣为之牙距也。至师行数千万里,穷讨殊斗,猎取其国由鹿豕然,可谓选值其才欤!
  • 李纲:“李大亮宿卫之忠,裴行俭、苏定方术略之奇,秦叔宝薛仁贵李嗣业搏战之勇,高崇文纪律之严,王忠嗣执守之固,李抱真训练之精,张万福乐善之笃,李光颜、愬谋虑之决,皆凛然有贤将之风
  • 爱新觉罗·载湉:“自古大一统之世。必为亿万年之图。西逾葱岭。汉通凿空之官。北界金山。唐设北庭之府。轮台屯戍。外辑乌孙金满建城。远收伊列。凡兹经略。能略言欤。苏定方之讨沙钵罗。速不台之穷默尔奇。此其功烈。
  • 魏元忠:臣闻帝王之道,务崇经略;经略之术,必仗英奇。自国家良将,可得言矣。李靖破突厥,侯君集高昌,苏定方开西域,李勣平辽东,虽奉国威灵,亦其才力所致。古语有之:‘人无常俗,政有理乱,兵无强弱,将有能否’。由此观之,安边境,立功名,在于良将也。
  • 杜祐:国朝李靖平突厥,李勣灭高丽,侯君集覆高昌,苏定方夷百济李敬玄王孝杰娄师德刘审礼皆是卿相,率兵御戎,戎平师还,并无久镇
  • 黄道周:苏子定方,少年骁勇。乡里贼侵,赖之不恐。突厥从征,乘雾一涌。诛者不胜,降者接踵。贺鲁再征,攒槊殊猛。大雪不休,砍几绝种。后袭诸敌,三路云拥。面缚而降,献俘丹甬。论法应诛,苦求恩宠。葱岭以西,因而朝拱。”
  • 陈元靓:“邢公御侮,阚如虓虎。生执都曼,钳驱贺鲁。暨平百济,凡攻皆取。伐国之功,焜耀千古。
  • 于赓哲:在大家熟知的评书《隋唐演义》中,就是他害死了白袍小将罗成。然而在真实的历史中,苏定方不但为人正直,而且堪称唐前期的传奇将领,他一生东征西讨,从黄沙漫天的大漠到惊涛骇浪的大海,战线纵横将近万里,前后伐三国,皆生擒其主。即便是今天,看他的事迹依旧有一种大气磅礴、热血沸腾的感觉,可以说他是唐高宗时期军事顶峰的象征。”
  • 总评:他是保卫家乡、先登陷阵的少年豪杰,是开疆拓土、老当益壮的一代名将;是唐高宗朝中杰出统帅;他是窦建德、刘黑闼旧部,天下安定后,又成为拱卫国土、平定四方的大唐军魂;他在演义中是受人唾骂的大反派,在中国历史上却又是当之无愧的民族英雄。苏定方一生驰骋疆场数十年,北击颉利,西灭突厥,东平百济,南镇吐蕃,纵横万里,“前后灭三国,皆生擒其主”,西域诸国震慑降服。唐朝立国二百八十九年,其广袤疆域至高宗朝达到了巅峰,大唐的声威随之播及西北边隅和东方遐邦,既为中原的稳定繁荣奠定了基础,同时也促进了各民族的经济文化交流,对今天中国版图的形成作出了重要贡献。苏定方不仅英勇盖世,且为人正直。王文度杀降谋财时,“唯定方一无所取”;在灭亡西突厥后,定方让“诸部各归所居,通道路,置邮驿,掩骸骨,问疾苦,画疆场,复生业,凡为沙钵罗所掠者,悉括还之,十姓安堵如故”;都曼投降时曾答应饶他性命,于是定方又信守诺言,顿首乞求唐高宗免其死罪,以保全信义。更难得的是,苏定方在人生的最后时光却依然被委以重任,“为诸将节度”,以七十多岁高龄默默镇守在吐谷浑战场的最前线。[28] 苏定方善于提携后俊。早年遇上才德兼备的青年裴行俭时,直感叹“吾用兵,世无可教者,今子也贤”,于是倾囊相授,“尽以用兵奇术授行俭”。定方去世后,裴行俭也成为了唐高宗后期的著名将领,兼任礼部尚书、检校右卫大将军文武二职,史称“儒将之雄”。裴行俭后来多次平定东西突厥的叛乱,为大唐重置安西四镇。唐朝建中三年,师徒二人双双配享武庙,在代表古代武将至高荣耀的圣殿享受祭祀,在中华历史上前后辉映。

参考資料[编辑]

  • 新唐书·卷111([1]苏定方(列傳第三十六))
  • 舊唐書·卷83([2]苏定方(列傳第三十三))
  • 《金石萃编》卷五十三

《西藏王臣记》 《新红史》 《新唐书·吐蕃传》 《白史》 《吐蕃大事纪年》 《唐吐蕃重要文献选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