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日報 (馬來西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東方日報
Oriental Daily News.jpg
類型网络媒体
版式电子报
擁有者啟德行集團(KTS Group)
出版商Oriental Daily Sdn. Bhd.
主編陈利良
創刊日2002年9月29日,​18年前​(2002-09-29
政治立場反垄断自由主义
語言中文
总部Wisma Dang Wangi
38 Jalan Dang Wangi
50100 Kuala Lumpur Malaysia
发行量每日102,500份(至2021年转型前)
售價RM 1
網站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東方日報》,是马来西亚的综合中文报纸,总社座落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創刊於2002年9月29日,創辦人為已故著名企業家拿督斯里劉會幹,他同時也是啟德行集團(KTS Group)的前領導者。2021年4月16日,该报型转为電子報,并结束其纸版印刷[1]。该报的格言是「《东方日报》是一份敢报导真相、独立、中立的中文日报;让公众看到新闻事件真相,真正的人民喉舌」。

創辦過程[编辑]

《東方日報》只出版一天(2002年9月29日),即遭吊銷出版准証。經過三個月的上訴,終再獲准出報。在2007年7月1日成为马来西亚第一家以小开版(compact-size)出版的中文日报。擁有三百多名員工,全馬編採人員二百人。其編採部班底多数是从《中國報》和《南洋商报》过渡的媒体人员,《东方日报》首位总编辑是《中國報》前老總潘友来

《东方日报》的出现,主要是不滿2001年马华公会拥有的华仁控股管理公司从丰隆集团手中收购南洋报业控股,使得华仁成功控制马来西亚两大中文报――《南洋商报》、《中国报》,使得原本相对独立的中文报章,开始被执政政党利用进行政治宣传,在反壟斷的氛圍中誕生。《东方日报》创立之后,一直咬紧《星洲日报》勾结马华和垄断媒体,通过一篇有一篇的访问、专题和评论宣扬媒体独大和垄断的坏处。也因为反垄断的立场,《东方日报》早期刊登针对马华的偏颇报导引起读者的诟病[2]

《东方日报》以强調言論自由为卖点,创刊早期曾经一度對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帶來衝擊,这是因为許多讀者都寄望《東方日报》在言论尺度上能有更大胆尝试,但因为受衆群太小,这使得《东方日报》无法在世華媒體控制的西马华社地位上取得突破[3]。而《东方日报》的经营模式只想要快速擴大规模擋住《星洲日报》,沒注重平衡新闻报导內容,导致內部出现不健全的問題,也造成报社爛賬很多,除了偶尔有些素质不错的专访之外,但内容的质与量一直不见提升,这使得《东方日报》的新闻素质和尺度远远不及《星洲日报》。另外,《东方日报》位于东马砂拉越的总公司启德行集团也因为東西馬兩邊環境、文化、理念都截然不同,造成董事部的誤判[4]

2006年年底至2007年3月,《东方日报》内部准备成立三人小组来改革新闻素质。在这段期间,《东方日报》纷纷传出多位高层和编采人员离职,报馆紧缩财政,关闭地方办事处关闭的消息。而比较受争议性的改革内容,则是取消每天刊出社论的传统做法,改以遇上重大课题,才不定期地发表,《东方日报》的「名家」社评版移到新闻版页。2007年7月1日迈入创刊第5年,《东方日报》从寬版(broadsheet)改为轻便型小开版(Tabloid)的形式出报,并由董事经理刘利康亲自领导新的「五人小组」接掌,其余四名小组成员是顾问古玉梁、代总经理吴彦华、总编辑潘友来及执行总编辑辜柯福[3]

2020年4月,《东方日报》因受到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影响,其业务呈现断崖式下滑而宣布了转型计划,并暂停出版周末的纸版印刷,只保留周一至周五的报纸出版[5]

在经历了18年的报导生涯和科技不断更新的冲击下,《东方日报》最终不敌新冠病毒大流行的疫情的影响,于2021年4月16日宣布最后一次出版后,其纸版印刷正式走入历史,改为转攻网络新闻[1]

历任总编辑[编辑]

  • 潘友来(出任於2002年─2019年)[6]
  • 陈利良(出任於2019年至今)

报导风格[编辑]

《东方日报》的报导坚持以官方新闻为主,但并不是完全照搬政府所给予的讯息,不是照原样报导,而是选择一些角度,以严词抨击政府, 标榜言论自由的新闻为主。因此硬性、分析性新闻比较多。

《东方日报》以「言論」爲賣點起家,初时以每天发布一则社论。2007年进行内部改革后,改为不定时和重大事件时才发布社论。《东方日报》的社评分成数个版面,如名家、文荟、八方会见、龙门阵、江渚长谈、专题和东方大讲堂,2007年因为资源不足和新闻质素的问题,一些社评版面被删除[3]。这些版面主要是从《南洋商报》、《星洲日报》和《中国报》过渡的资深报人,而且一些社会知名时事评论员和民主行动党的人士所撰写。他们的共通之处是对媒体被政治力量与媒体财团双重垄断,以「市场竞争」之名围堵对手,其实是封杀了公平条件的市场竞争机制的情况感到不满。因此《东方日报》的较多社评主要是从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立场上,对社会现象和其他媒体的报导上进行评论。

活動[编辑]

創報不久,《東方日報》便籌劃及主辦了一系列文化教育活動

為了讓華人子弟能以中文母語學習新知, 延續漢文化,《東方日報》在全馬各地發起了「華小增報運動」、「百萬獻華小」、「獨中生看東方」運動,聯合華人社團及華人領袖,以免費半價捐增方式,將報章及義款送進華校,使華人子弟得以接觸最新的知識學習中文母語。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明日出最后一份报纸 《东方》全面转网络.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21-04-16] (中文(简体)). 
  2. ^ 黄业华. 东方日报改革刍议. Malaysiakini. 2007-04-07 [2021-07-03] (中文). 
  3. ^ 3.0 3.1 3.2 杨凯斌. 中文报章七一有变化:《东方日报》改小开板星洲集团人事更动低调. Malaysiakini. 2007-07-01 [2021-07-03] (中文). 
  4. ^ 張溦紟/反思《東方日報》經驗:先天不足 後天失調 恨鐵不成鋼. 當代評論. 2017-10-02 [2021-07-03] (中文(台灣)). 
  5. ^ 4月中旬停止印报纸 《东方日报》全面数码化. 光华网. [2021-04-16] (美国英语). 
  6. ^ 告别《东方日报》 潘友来总编辑荣休. 東方網 馬來西亞東方日報. 2019-02-19 [2021-07-03] (中文(简体)).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