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桓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魏宣子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魏桓子(?─前446年),是中國春秋時期晉國大夫魏氏世族領袖,魏襄子魏侈之子。曾與韓康子趙襄子合滅了晉國執政智伯

智伯威逼魏桓子、韓康子割讓領地一百里得手後,卻向趙襄子索地遭拒[1]。於是智伯命韓康子與魏桓子出兵,合攻趙襄子,水淹趙氏。但卻因為受到智伯的恐嚇威脅,加上趙氏家臣張孟談的說詞,兩家於是倒戈,幫助趙氏,敗滅智伯,瓜分了智伯的食邑,是為晉陽之戰[2]晉陽之戰亦是日後「三家分晉」之基礎。

參考資料[编辑]

  1. ^ 戰國策 卷二十二 魏策一 知伯索地於魏桓子》:知伯索地於魏桓子,魏桓子弗予。任章曰:「何故弗予?」桓子曰:「無故索地,故弗予。」任章曰:「無故索地,鄰國必恐;重欲無厭,天下必懼。君予之地,知伯必憍。憍而輕敵,鄰國懼而相親。以相親之兵,待輕敵之國,知氏之命不長矣!周書曰:『將欲敗之,必姑輔之;將欲取之,必姑與之。』君不如與之,以驕知伯。君何釋以天下圖知氏,而獨以吾國為知氏質乎?」君曰:「善。」乃與之萬家之邑一。知伯大說。因索蔡、皋梁於趙,趙弗與,因圍晉陽。
  2. ^ 戰國策 卷十八 趙策一 知伯帥趙韓魏而伐范中行氏》:知伯從韓、魏兵以攻趙,圍晉陽而水之,城下不沉者三板。郄疵謂知伯曰:「韓、魏之君必反矣。」知伯曰:「何以知之?」郄疵曰:「以其人事知之。夫從韓、魏 之兵而攻趙,趙亡,難必及韓、魏矣。今約勝趙而三分其地。今城不沒者三板,臼灶生蛙,人馬相食,城降有日,而韓、魏之君無喜志而有憂色,是非反如何也?」 明日,知伯以告韓、魏之君曰:「郄疵言君之且反也。」韓、魏之君曰:「夫勝趙而三分其地,城今且將拔矣。夫三家雖愚,不棄美利於前,背信盟之約,而為危難不可成之事,其勢可見也。是疵為趙計矣,使君疑二主之心,而解於攻趙也。今君聽讒臣之言,而離二主之交,為君惜之。」趨而出。郄疵謂知伯曰:「君又何以疵言告韓、魏之君為?」知伯曰:「子安知之?」對曰:「韓、魏之君視疵端而趨疾。」郄疵知其言之不聽,請使於齊,知伯遣之。韓、魏之君果反矣。
前任:
魏襄子
魏國君主
?-前446年
繼任:
魏文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