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黃子澄
黃子澄

清《吳郡名賢圖傳贊》卷四載《黃忠愨像》


大明太常寺卿兼翰林學士
籍貫 江西分宜澧源
族裔 漢族
原名 黃湜
字號 字子澄
諡號 節愍(弘光年間追諡)

忠愨(清乾隆年間追諡)

出生 至元九年(1350年)
江西等处行中书省袁州路分宜县
逝世 建文四年(1402年)
京师应天府(今南京
墓葬 昆山县馬鞍山[1]
親屬 儿子田经
出身
  • 洪武十八年乙丑科進士及第
著作

《李景隆师败》、《还洞庭》、《酬姚六丈》、《送刘医士歌》、《大岗山广庆寺记》等诗文17篇

黃子澄(1350年-1402年),江西分宜县(今大冈山乡大坑村)人,名湜,子澄以字行初官員,官至翰林学士。

黃子澄於明太祖洪武十八年時考取了會試第一,历任編修修撰太常寺卿等职,伴讀東宮明惠帝即位后,兼翰林學士之職,與齊泰共同建議削藩。結果引發燕王朱棣在發動靖難之役。建文四年(1402年),朱棣奪得帝位後,將黃子澄逮捕并处死。

生平[编辑]

早年生涯[编辑]

黃子澄於明太祖洪武十八年時考取了會試第一。殿試,有司奏花綸第一,練子寧次之,黃子澄又次之。而朱元璋以丁顯與夢相符,擢為狀元,子寧次之,綸又次之,三人皆拜修撰。而第二甲馬京齊麟為編修,吳文及三甲蔡福南為檢討。黃子澄抑置三甲,為翰林庶吉士,後亦授修撰[2][3][4][5]

黄子澄初時任職編修,後來升至修撰,伴讀東宮;後來又升至太常寺卿。明惠帝朱允炆為皇太孫時,曾經坐在东角门问黃子澄:“诸叔藩王皆拥重兵,如有变端,怎么办?”黄子澄答道:“诸王仅有护兵,只能自守,倘若有变,可以以六师监之,谁能抵挡?汉朝七国不可谓不强,最后还是灭亡了。大小强弱之势不同,而顺逆之理更相异啊!”朱允炆同意他的話,加強了將來削藩的決心[6]

建议削藩[编辑]

朱允炆即位後,任命黃子澄兼翰林學士之職,與齊泰同參國政。惠帝有意削藩,对黄子澄说:“先生还记得当年东角门的对话吗?”黄子澄叩头说:“不敢忘记!”黃子澄便與齊泰計議。齊泰打算首先向燕王朱棣動手,黃子澄有不同意見,認為:「周王齊王湘王代王岷王等諸王,在先帝在位時,做了很多违法的事情,削除他们是名正言顺。现在要向诸王问罪,最好先是周王。周王是燕王的同母弟,削除周王是剪除燕王的手足。」商议完毕,第二天向明惠帝汇报[7]

适逢有人报告周王朱橚犯法,于是惠帝命令李景隆率兵袭击并生擒了他,而周王的供词牵扯到了湘王、代王等诸王。于是明惠帝将周王和岷王朱楩贬为平民,将代王朱桂囚禁在大同,将齐王朱榑囚禁在应天,湘王朱柏自焚身亡。又将周王一事下到燕议罪,燕王朱棣上书再三援救。惠帝览书恻然,说此事应当停止了。黄子澄与齐泰进行规劝,没有结果,出去之后两人互相说道:“而今事势如此,怎么能不做一决断?”第二天又向皇上进言说:“现在所担心的只有燕王了,应当趁他生病时前去袭击。”惠帝犹豫道:“朕即位不久,连罢诸王,如又削燕王,我怎么去向天下解释呢?”黄子澄回答说:“要先发制人,不要为人所制。”惠帝又说:“燕王智勇双全,善于用兵,虽然有病,恐怕突然袭击他也难以谋取。”此事乃止[8]

于是朝廷命令都督宋忠调遣防边官军驻扎开平,挑选精壮的燕王府护卫隶属宋忠麾下,并将护卫胡骑指挥关童等召入京城,以削弱燕王。又调北平永清左、右卫军分驻彰德顺德,都督徐凯在临清练兵,耿瓛在山海关练兵,以控制北平。这些全是齐泰、黄子澄的主意。朱棣知道朝廷準備對他動手,先以病重為藉口,請求朝廷容許留在京城的三個兒子返回北平。齊泰反對放還三子,黃子澄卻說:「不如放他们回去,以示对他并未怀疑,这样便可袭而取之。」結果朱棣三子獲准回去。不久朱棣便在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起兵叛亂,朱棣在文武官员面前哭着发誓说:“陷害诸王,并非天子之意,而是奸臣齐泰、黄子澄所为。”[9]

靖难之役[编辑]

开始惠帝信任黄子澄与齐泰,迅速发兵削藩。但这两人本是书生,军事并不是他们的长处。惠帝派老將耿炳文討伐,初戰不利。黄子澄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不足以忧虑。惠帝聽從黃子澄的建議,以曹國公李景隆接替耿炳文,齊泰極力反對但無效[10][11]。李景隆接任後,表現更令人失望,连败于郑村坝白沟河,丧失军队辎重、士兵马匹数十万。不久,又败于济南城下。惠帝急忙将李景隆召回,赦免其死罪。黄子澄痛哭,请治其罪,惠帝不听。黄子澄拍着胸脯说:“大势已去,我推荐李景隆而误国,万死不足以赎罪。”[12]

朱棣乘着李景隆战败之时,上书朝廷,大力批评黄子澄和齐泰,惠帝便免去二人官职,但仍暗中与二人议事。建文二年十二月,盛庸東昌大破燕軍後,惠帝在建文三年正月恢復了黃、齊二人的官職,可是在三月盛庸在夾河戰敗後又再次免去二人官職[13]

建文四年(1402年),燕軍逐漸逼近南京,惠帝謀求與朱棣談和,便把黃子澄和齊泰眨謫到外地,仍密令二人募兵。黄子澄微服由太湖苏州,与知府姚善倡义勤王。姚善上奏说:“黄子澄之才足以抵御灾难,不应当将他抛弃在清闲僻远之地,而令敌人高兴。”惠帝召黃子澄回京,未至而应天失陷。黄子澄想与姚善航海求救兵。姚善不同意,于是便与前袁州知府杨任图谋举事,被人告发,都被逮捕。黃子澄被送到应天,朱棣亲自诘问他,黄子澄在朱棣面前抗辯不屈,被凌遲處死,家族不論老幼俱被斬殺,倖存的婦女則遭到慘無人道的凌虐[14][15]

黃子澄有一子改名換姓为田经,倖免於難,到了明仁宗時獲赦,有子孫黃表,在明武宗時考取進士[16][17][18]。弘光初,謚節愍;清高宗追諡忠愨[19]

作品[编辑]

黄子澄因被明成祖诛杀,作品遗稿散失殆尽。现见诸史志的,仅存《李景隆师败》、《还洞庭》、《酬姚六丈》、《送刘医士歌》和《大岗山广庆寺记》等诗文17篇[1]

評價[编辑]

  • 清高宗弘历:“当时永乐位本藩臣,乃犯顺称兵、阴谋夺国,诸人自当义不戴天。虽齐泰、黄子澄等轻率寡谋,方孝孺识见迂阔,未足辅助少主;然迹其尊主锄强之心,实堪共谅。及大势已去,犹且募旅图存、抗词抵斥;虽殒身湛族,百折不回,洵为无惭名教者。”[20]
  • 张廷玉明史》:“齐、黄、方、练之俦,抱谋国之忠,而乏制胜之策。然其忠愤激发,视刀锯鼎镬甘之若饴,百世而下,凛凛犹有生气。是岂泄然不恤国事而以一死自谢者所可同日道哉!”[21]
  • 赵逊颜《过太常祠》:“如公节义振义秋,不负科名第一流。晁错计纾忧更切,景隆荐误恨难收。一朝鼎镬君臣薄,异代蒸尝奸宄羞。最是伤心株连处,还多十族入双眸。”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黄子澄. 分宜县档案局. 2009-10-29 [2015-10-03]. 
  2. ^ 談遷國榷》(卷8):「廷試貢士黃子澄等四百七十二人於奉天殿,賜丁顯、練子寧、花綸等進士及第,出身有差」,「分宜黃子澄、蕭山魏觀皆少年美才,恆備顧問。明年,觀憂去,子澄滿三載授修撰」
  3. ^ 王世貞弁山堂別集》(卷81):「十八年乙丑會試,命待詔朱善、前典籍聶鉉為考試官,取黃子澄第一,練子寧次之,花綸次之。綸,浙江解元也。及廷試,綸第一,子寧次之,子澄又次之。既啟封,上自以夢故,用丁顯為狀元,子寧如故,綸第三,抑子澄三甲,為庶吉士,然三人俱授修撰。」
  4. ^ 全閩詩話》(卷6):「洪武乙丑會試,命翰林待詔朱善、前助教聶鉉為考試官,取中式四百七十二人,黃子澄第一,練子寧次之,皆監生也,第三名花綸,乃浙江新解首。及殿試,有司奏綸第一,子寧次之,子澄又次之。先一夕,上夢殿前一鐵巨釘,綴白絲數縷,悠飈日下,覺,以語左右,莫知其為何詳,及拆狀元卷,乃花綸也,上賺其不葉,夢取第二人為首。已而得丁顯卷,姓名與夢相符,遂擢為狀元,時年二十八,子寧次之,綸又次之,三人皆拜修撰。而第二甲馬京、齊麟為編修,吳文及三甲蔡福南為檢討。子澄抑置三甲,為翰林庶吉士,久之,亦授修撰。」
  5. ^ 張朝瑞皇明貢舉考》卷2:「第一甲三名賜進士及第:丁顯,福建建陽縣;練子寧,江西新淦縣;花綸,浙江仁和縣⋯⋯第三甲三百六十二名賜同進士出身⋯⋯黃子澄,江西分宜縣」
  6. ^ 明史》(卷141):“黃子澄,名湜,以字行,分宜人。洪武十八年,會試第一。由編修進修撰,伴讀東宮,累遷太常寺卿。惠帝為皇太孫時,嘗坐東角門謂子澄曰:「諸王尊屬擁重兵,多不法,奈何?」對曰:「諸王護衛兵,才足自守。倘有變,臨以六師,其誰能支?漢七國非不強,卒底亡滅。大小強弱勢不同,而順逆之理異也。」太孫是其言。”
  7. ^ 明史》(卷141):“比即位,命子澄兼翰林學士,與齊泰同參國政。謂曰:「先生憶昔東角門之言乎?」子澄頓首曰:「不敢忘。」退而與泰謀,泰欲先圖燕。子澄曰:「不然,周、齊、湘、代、岷諸王,在先帝時,尚多不法,削之有名。今欲問罪,宜先周。周王,燕之母弟,削周是剪燕手足也。」謀定,明日入白帝。”
  8. ^ 明史》(卷141):“会有言周王橚不法者,遂命李景隆帅兵袭执之,词连湘、代诸府。于是废橚及岷王楩为庶人;幽代王桂于大同;囚齐王榑于京师。湘王柏自焚死。下燕议周王罪。燕王上书申救,帝览书恻然,谓事宜且止。子澄与泰争之,未决,出相语曰:“今事势如此,安可不断?”明日又入言曰:“今所虑者独燕王耳,宜因其称病袭之。”帝犹豫曰:“朕即位未久,连黜诸王,若又削燕,何以自解于天下?”子澄对曰:“先人者制人,毋为人制。”帝曰:“燕王智勇,善用兵。虽病,恐猝难图。”乃止。”
  9. ^ 明史》(卷141):“于是命都督宋忠调缘边官军屯开平,选燕府护卫精壮隶忠麾下,召护卫胡骑指挥关童等入京,以弱燕。复调北平永清左、右卫官军分驻彰德、顺德,都督徐凯练兵临清,耿瓛练兵山海关,以控制北平。皆泰、子澄谋也。时燕王忧惧,以三子皆在京师,称病笃,乞三子归。泰欲遂收之,子澄曰:“不若遣归,示彼不疑,乃可袭而取也。”竟遣还。未几,燕师起,王泣誓将吏曰:“陷害诸王,非由天子意,乃奸臣齐泰、黄子澄所为也。””
  10. ^ 《明史》(卷130):“而帝骤闻炳文败,忧甚。太常卿黄子澄遂荐李景隆为大将军,乘传代炳文。比至军,燕师已先一日去。炳文归,景隆代将,竟至于败。”
  11. ^ 《明史》(卷141):“时太祖功臣存者甚少,乃拜长兴侯耿炳文为大将军,帅师分道北伐,至真定为燕所败。子澄荐曹国公李景隆代将,泰极言不可。子澄不听,卒命景隆将。”
  12. ^ 明史》(卷141):“始帝信任子澄與泰,聚事削藩。兩人本書生,兵事非其所長。當耿炳文之敗也,子澄謂勝敗常事,不足慮。因薦曹國公李景隆可大任,帝遂以景隆代炳文。而景隆益無能為,連敗於鄭村壩、白溝河,喪失軍輜士馬數十萬。已,又敗於濟南城下。帝急召景隆還,赦不誅。子澄慟哭,請正其罪。帝不聽。子澄拊膺曰:「大事去矣,薦景隆誤國,萬死不足贖罪!」”
  13. ^ 明史》(卷141):“是冬,景隆果败。帝有惧色,会燕王上书极诋泰、子澄。帝乃解二人任以谢燕,而阴留之京师,仍参密议。景隆遗燕王书,言二人已窜,可息兵。燕王不听。明年,盛庸捷东昌,帝告庙,命二人任职如故。及夹河之败,复解二人官求罢兵,燕王曰:“此缓我也。”进益急。”
  14. ^ 明史》(卷141):“及燕兵漸南,與齊泰同謫外,密令募兵。子澄微服由太湖至蘇州,與知府姚善倡義勤王。善上言:「子澄才足捍難,不宜棄閑遠以快敵人。」帝復召子澄,未至而京城陷。欲與善航海乞兵,善不可。乃就嘉興楊任謀舉事,為人告,俱被執。子澄至,成祖親詰之。抗辨不屈,磔死。族人無少長皆斬,姻黨悉戍邊。杨任,洪武中由人材起家,历官袁州知府。时致仕,匿子澄于家,亦磔死。二子礼、益俱斩。亲属戍边。”
  15. ^ 奉天刑賞錄》(教坊錄):「永樂十一年正月十一日,本司鄧誠等於右順門里口奏,有奸惡齊泰的姐並兩個外甥媳婦,又有黃子澄妹四個婦人,每一日一夜,二十條漢子守著,年小的都懷有身孕,除夕生了小龜子,又有一個三歲的女兒。奉欽(旨):『小的長到大,便是搖錢樹兒。』」
  16. ^ 明史》(卷141):“一子變姓名為田經,遇赦,家湖廣咸寧。正德中,進士黃表其後云。”
  17. ^ 明史》(卷141):“仁宗即位,谕礼部:“建文诸臣,已蒙显戮。家属籍在官者,悉宥为民,还其田土。其外亲戍边者,留一人戍所,余放还。””
  18. ^ 冷庐杂识》(卷2):“黄子澄死靖难,子易其姓为田,名经。”
  19. ^ 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卷12):「黄子澄首進密謀,力尊主執,知人識短,報國心堅,諡忠愍。」
  20. ^ 钦定胜朝殉节诸臣录》序:“乾隆四十一年正月初七日奉上谕”
  21. ^ 《明史》(卷141)
官衔
前任:
劉三吾
明朝翰林學士
1397年-1398年
繼任:
董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