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田屋事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池田屋迹

池田屋事件(日语:池田屋事件いけだやじけん Ikedaya-jiken)是日本江户时代后期的1864年7月8日(元治元年旧历六月五日)在京都发生的一宗政治袭击事件。池田屋是京都三条小桥的一间旅馆,当日京都守护职属下的武装组织新选组突袭池田屋,屋内多位主要来自长州藩尊王攘夷急进派重要人物被杀或被捕。此事件又被称为“池田屋骚动”、“池田屋事变”,新选组局长近藤勇称之为“洛阳动乱”。

事件背景及前奏[编辑]

江户幕府末期,京都成为政局的中心,抱有尊王攘夷和勤王等思想的诸藩浪士在当地潜伏活动。1863年长州藩在会津藩萨摩藩发动的八月十八日政变中下台,朝廷公武合体派成为主流。为了防范尊王攘夷派企图重夺势力,担任京都守护工作的新选组在京都城内进行警备和搜索的工作。1864年旧历五月下旬左右,诸士调役兼监察山崎烝岛田魁等人发觉一位在真町经营炭柴生意的店主古高俊太郎日语古高俊太郎行为可疑,向会津藩报告。新选组在六月五日早上逮捕了古高,发现了大量武器和长州藩的信等物品。土方岁三严刑拷问古高,古高供出倒幕派的计划:打算趁祇园祭前的强风及烈日在皇宫放火,制造混乱,乘机囚禁中川宫朝彦亲王日语久邇宮朝彦親王,暗杀一桥庆喜和会津藩主松平容保,把孝明天皇带到长州。新选组为阻止倒幕派的计划,在京都展开搜索他们的行动,而京都的倒幕派也打算秘密开会计划下一步行动。

搜寻目标[编辑]

新选组向会津藩、桑名藩日语桑名藩等要求支援,由于援兵迟迟未到,局长近藤勇决定新选组单独行动,近藤队和土方队开始分开搜索。当时新选组内可以出动的人不多,实际搜索的人仅有近藤队10人及土方队24人,总数34人 [1]。土方队搜索八坂神社一带,近藤队搜索三条大桥一带。

突击池田屋[编辑]

近藤队终于发现了在池田屋开会的尊王攘夷派,便展开进攻,四十余名持刀尊攘派人士面对二十多名新选组浪士,在半夜展开战斗。最初近藤勇冲田总司永仓新八藤堂平助四人攻入屋内,而安藤早太郎日语安藤早太郎奥泽荣助日语奥沢栄助新田革左卫门日语新田革左衛門等人守在门口斩杀逃出的浪士。战斗中奥泽死亡,安藤、新田受伤,在一个月后也伤重死亡。在室内激战的冲田在中途退下(有说法是因为他的肺结核发作)。土方队到达后,新选组占上风,尊王攘夷浪士多人被杀或被捕。会津、桑名藩的援兵也前来加入战斗。虽然有几个尊王攘夷浪士逃脱了,第二天新选组联同会津、桑名藩兵在城内大举搜捕尊王攘夷急进派,整个事件共逮捕了二十多人。

归队[编辑]

新选组一干人在第二日早晨返回壬生村总部,据说有大批群众在路旁围观。在尊王派的二十数名过激浪人中,遭到新选组斩杀有七名,砍伤有四名。新选组则是重伤者两名,战死者一名。因为肺结核发作而中途退出的冲田,归队后非常不甘心。

对维新的影响[编辑]

新选组因此事而声名大噪,而尊王攘夷派则损失惨重,重要人物吉田稔麿北添佶摩日语北添佶摩宫部鼎藏大高又次郎日语大高又次郎石川润次郎日语石川潤次郎杉山松助日语杉山松助松田重助日语松田重助死亡(他们通常被称为“殉难七士”),桂小五郎(后来的木户孝允)幸免于难。

长州藩在此事后举兵上京,引起禁门之变。池田屋事件可能令明治维新延迟了一年,也有人认为此事反而刺激尊王攘夷派加快推动维新。

参考书籍[编辑]

  • 《幕末英杰-新选组》.红出版 ( 伦世豪 作)

坐标35°0′32.2″N 135°46′11.6″E / 35.008944°N 135.769889°E / 35.008944; 135.769889

  1. ^ 伦世豪.《幕末英杰-新选组》.红出版.2020.第1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