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基督山伯爵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基度山恩仇记
封面
1846年图书封面
作者 大仲马
原名 Le Comte de Monte-Cristo
出版地 巴黎
语言 法文
类型 历史小说冒险小说
出版商 Michel Lévy frères
出版日期 1844年-1846年
媒介 印刷
ISBN NA
文本 基度山恩仇记维基文库上的版本

基督山伯爵》(法语:Le Comte de Monte-Cristo,又译《基度山恩仇记[1])是法国大文豪大仲马的经典冒险小说,也被公认为大仲马最好的作品,在所有时期,它经常名列最佳小说榜。本书于1844年完成,全书分十八次出版[2]

故事[编辑]

故事发生在1815-1838年间的法国、意大利、地中海岛屿以及累范特地区。剧情在百日王朝前开始,并一直延续到路易-菲利普一世时代。历史背景也是小说的一大基本元素。冒险故事主要探讨了希望、正义、复仇、怜悯和宽容,着重描写了一位含冤下狱的人,后越狱、获得巨额财富,并对他的迫害者复仇的过程。然而,他的复仇对迫害实施者和周围的无辜人士都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小说创作[编辑]

法国警方档案保管人雅克·皮伽特(Jacques Peuchet)去世后,他所著的故事于1838年出版[3],其中包含了《基督山恩仇记》中复仇的理念,为大仲马提供了素材[4]。大仲马在1846年版本中插入了这个故事。[5] 1807年,皮伽特得知住在尼姆(Nîmes)的鞋匠皮埃尔·皮卡德(Pierre Picaud)娶了一位富太太,被三个朋友所嫉妒,诬告前者是英国间谍。皮卡德被软禁在费内斯特雷莱堡(Fenestrelle Fort)内,成为一位富有的意大利牧师的仆人,后者对待皮卡德如同自己的儿子。当牧师去世后,皮卡德继承了他的遗产。皮卡德花费多年时间寻找昔日仇人,并用匕首刺杀了第一个人,毒死了第二个人。至于第三个人,他将其儿子引入犯罪,将他的女儿陷入淫乱,并最终亲自刺杀了他。第三个人名叫卢皮昂(Loupian),在皮卡德被软禁时迎娶了他的未婚妻。

在另一集“真实的故事”中,皮伽特描述了一个家族的毒害案。该故事在七星诗社(Pleiade)版本中出现过,明显是维尔福案的原型。七星诗社版中提到这是真实的故事:法利亚长老于1819年去世,类似于小说中的神父角色。至于唐泰斯在皮伽特中的命运则大不相同:他死在了卡德鲁斯一幕中。然而,在大仲马的其它两个作品中,唐泰斯有另一个自我。在1838年的"Pauline"版和1843年的"Georges"版中,描写了有黑人祖先血统的年轻人向侮辱他的白人报复的故事。

又有一说,大仲马起初去各地旅行,在义大利沿海看到基督山岛,觉得十分有趣。后来书商请他写一部小说,他参考了1840年左右的社会离奇事件,发现上述的真人真事,于是将之与先前的基督山岛结合,成为本小说的主轴。《基度山恩仇记》在法国辩论报》(Journal des débats)上断续刊载了一百三十六期。

剧情简介[编辑]

爱德蒙·唐泰斯

马赛.爱德蒙·唐泰斯[编辑]

在1815年,正值拿破仑被流放厄尔巴岛时,一名少年得志的商船水手爱德蒙·唐泰斯回到了家乡马赛,春风得意的他有望正式成为他这趟航海中代理船长职务的商船的船长,并准备迎娶他的未婚妻美蒂丝。但唐泰斯在不知情之下为前船长转交的邮件(故事中暗示这些信件与拿破仑复辟有关),却让两名妒忌他成功的相识─记帐士唐格拉尔与渔夫费尔南得到陷害他的机会。马赛的首席检察官韦尔福,虽然平时为人正直,也明白唐泰斯是无辜受累,但当他发现信件收信人是他父亲后,决意自保的他就未审先判地将唐泰斯终身监禁于海上的孤岛监狱伊夫堡并且于湮灭了作为证据的信件。
在他被囚在伊夫堡的十四年中,他与一名声称握有一笔文艺复兴时期失落财宝秘密并试图挖地道逃狱的老囚犯亚伯·法利亚神父成为了朋友。法利亚提点唐泰斯遭人陷害的事实,且将一生所学教授于唐泰斯,并在死前将财宝的所在地基督山小岛告诉了他。1829年,法利亚死去后,唐泰斯便装扮法利亚的尸体逃离了伊夫堡,并被一艘走私船给救起,在跟走私犯一起工作数个月后,他来到了基督山,他佯装成受伤的模样,并说服走私犯暂时将他置于基督山,趁著这段时间前往财宝的藏置处。在找到了财宝之后,唐泰斯回到了故乡马赛,得知了自己的父亲贫穷潦倒而死;他建造了一艘船,将剩馀的财宝藏在船上,并借由向托斯卡尼政府收购基督山取得伯爵的头衔。
唐泰斯开始计划他的复仇,但在那之前,他帮助了一些在他入狱前帮助过他的人。唐泰斯首先化妆为布沙尼长老拜访了老邻居卡德鲁斯─一名贪婪、知情但并未加害于他的裁缝。唐泰斯以宝石诱使潦倒的卡德鲁斯说出当年一众仇敌的现况─费尔南凭借军功成了莫尔瑟夫伯爵,并成了美蒂丝的丈夫;唐格拉尔成了男爵,富有的银行家;维尔福则成为了巴黎的检察长。同时也得知了曾卖力拯救他的旧日老板莫莱尔正处在破产的边缘上的消息,于是他假扮成为银行家,先买断莫莱尔所有的债务,并无视莫莱尔因最后的商船法老号沉没注定无力偿还的局面给予了3个月的宽限。3个月后,正当莫莱尔准备自杀时,他与他公司的命运却在所有债务均被神秘地还清与法老号完好如初地入港的奇迹下起死回生。
拯救了恩人一家的唐泰斯在暗处目睹了一切,并在离开前立下了断绝情义,仅为复仇而活的宣言:
‘永别了,仁慈,人道和感激!永别了,一切高贵的情意,我已代天报答了善人。现在复仇之神授于我以权力,命我去惩罚恶人!’

罗马.基督山伯爵[编辑]

九年后,两名来自巴黎的年轻贵族阿尔贝及法兰兹前往义大利游历,并打算参加罗马久富盛名的狂欢节;正当两人正为了租不到马车参加庆典而发愁时,下榻同一间旅馆的神秘房客─基督山伯爵伸出了援手。法兰兹因之前的几次巧遇,知道伯爵以水手辛巴达的化名游走于走私者与土匪之间而有所疑虑,但个性乐天的阿尔贝却完全被富比王侯、异国美女相伴且谈吐不凡的伯爵所折服。伯爵十分友善地款待两人,并邀两人一同参观了狂欢节高潮的处决仪式(同时他插手撤销了其中一位罪人的死刑);在席间,伯爵意有所指地谈及他对裁罚的看法,认为简洁的死刑并不足以令罪人赎罪,惟有令他活生生地尝到与受害者相同的痛苦才有意义。之后,他将他豪华的专用马车借给了两位年轻人参加狂欢。
在狂欢游行上,阿尔贝一心寻访艳遇单独行动,结果被土匪罗吉.万帕所获,万帕致信法兰兹限期一天交出钜额赎金,否则阿尔被性命堪虑。法兰兹无法,只好求助于伯爵,结果伯爵仅仅靠著亲自出面就让阿尔贝重获自由(因为伯爵所救的死刑犯正是万帕的党羽);而当脱险的阿尔贝向伯爵表示希望能有所回报时,这位神秘的贵人向他表示自己正有一访巴黎的打算,请阿尔贝在3个月后自己到达巴黎时将自己引荐给巴黎的社交界与他的父母。
然而阿尔贝并不知道,这一切并非巧合,因为他正是当年出卖唐泰斯、夺走美蒂丝的渔夫费尔南的独生子。

复仇者来到巴黎[编辑]

三个月后,伯爵依约移居巴黎,立即以阔绰的出手与高雅、神秘的举止风靡这座城市,并不动声色地接近他的仇敌。他先以财力折服唐格拉尔,得到了从他的银行无限支取的信用额度。接著再在赠与唐格拉尔夫人的骏马上动手脚,使马匹在维尔福的妻子借用时失控,伯爵藉著出手相救接近维尔福一家,且靠著一套生死与意志的高论博得维尔福的敬重。至于马尔多夫(费尔南)一家,更是毫无戒心地欢迎著爱子救命恩人的到访─然而,他昔日的挚爱美蒂丝似乎察觉了他的真实身分。同时,伯爵也在阿尔贝家遇见了昔日恩人莫莱尔的儿子,投身军旅的马克西米连,伯爵非常喜爱马克西米连,甚至想将自己扶养长大的希腊美女海蒂许配给她,却不知他与维尔福美丽善良的女儿瓦朗蒂娜是一对私下交往的情侣。
早在数年前,伯爵就从前走私者贝尔图乔那得知维尔福曾与当时未婚的唐格拉尔夫人发生不伦,并生下一名私生子的秘密;这名遭到维尔福遗弃的孩子虽然被贝尔图乔的嫂嫂收养并命名作贝尔帝托,但却成长为一名杀害养母、制作伪钞的恶棍。伯爵以他的另一个化名威玛勋爵帮助将贝尔帝托越狱,再将他伪装成富有的义大利贵族青年“安德列‧卡瓦尔康蒂子爵”,然后在一个极为讽刺的场合上将他介绍给维尔福与腾格拉尔家族─他刻意挑选了当年维尔福与唐格拉尔夫人幽会的豪宅举行宴会,并绘声绘影的讲叙了他发现一具包裹贵族家徽的婴尸的古怪故事;维尔福与唐格拉尔夫人因此心神不宁,却浑然不知两人正与自己当年的不义之子共处一室。
检察官家庭的现况也给了伯爵可趁之机:维尔福的续弦妻子爱萝绮丝想让亲生儿子独占家产,视前妻留下的瓦朗蒂娜为眼中钉,洞悉一切的伯爵刻意接近爱萝绮丝,再“不经意地”透露给她毒药技术。爱萝绮丝首先毒杀了来访的瓦朗蒂娜外祖父母圣‧梅朗夫妇,接著再对瓦朗蒂娜最后的庇护者─全身瘫痪但神智清明的祖父诺瓦蒂埃下手,所幸诺瓦蒂埃因一直服用同成分的药物治病而有了抗性,这次下毒仅仅毒死了他的仆人。维尔福得到诊断医师的警告,得知连串的横死皆是毒杀,感到惶惶不可终日。
在伯爵的引介下,化身安德列子爵的贝尔帝托开始追求原已许配给阿尔贝的腾格拉尔千金欧热妮,腾格拉尔也因近期的投资失利(同样出于伯爵的暗中策画)急需子爵谎称拥有的财富,打算取消女儿与阿尔贝的婚约。为了名正言顺地取消婚约,腾格拉尔向媒体揭发马尔多夫子爵当年的劣迹:十多年前,尚是一名军官的费尔南被派至希腊协助协助阿尼纳的统治者艾林·铁贝林抵御土耳其人,却将之出卖、令其丧命并贩其妻女。丑闻缠身的费尔南接受国会调查,一度凭借著威望与名声令审理往有利方向发展,但海蒂忽然出现,向公众表明自己正是惨死的艾林·铁贝林的遗孤,她当庭细数费尔南的罪状,终令费尔南无可抵赖、身败名裂。
阿尔贝认为腾格拉尔与海蒂皆受基督山伯爵指使,要求决斗,眼见伯爵就要完成他理想的复仇─一如他们害死自己父亲般地夺走仇人的至亲骨肉,美蒂丝却深夜来访央求他放爱子一条生路。面对依然记得他的美蒂丝,伯爵展示了当年费尔南与腾格拉尔陷害他的证据证明他复仇的合理性,但美蒂丝的一番哀求仍旧软化了他,随告知美蒂丝将故意死于决斗来保全阿尔贝的性命。隔天早晨,伯爵依约前往决斗,但美蒂丝返家后也将真相告知儿子,阿尔贝明了父亲有负伯爵,随致歉并放弃决斗。费尔南听闻儿子空手而回,怒不可抑地亲自前往伯爵家,却因伯爵揭露了自己唐泰斯的真实身分而吓的魂不附体;他逃回家中,又碰巧撞见美蒂丝与阿尔贝因不齿他的作为弃家而去。费尔南万念俱灰,最后以手枪结束了生命。
另一方面,就在贝尔帝托即将骗得婚约之际,他昔日的狱友卡德鲁斯(此人正是当年唐泰斯的那位邻居,他因一时贪念杀害了前来鉴定布沙尼长老所赠宝石的宝石商而入狱)前来威胁揭发他的秘密;贝尔帝托随诱骗卡德鲁斯前往伯爵宅邸行窃,打算藉伯爵之手将他杀害,但伯爵认出来者的身分,随又一次化身布沙尼长老现身卡德鲁斯面前,面对布沙尼长老威严的逼问,卡德鲁斯羞愧地写下贝尔帝托伪装子爵的证词,但旋即在离开时被埋伏在一旁的贝尔帝托刺杀。伯爵让垂死的卡德鲁斯留下贝尔帝托杀害自己的口供,并揭露自己的真名令他在死前悔改,然后,他把关于贝尔帝托杀人的供辞交予警方,而将另一分证词藏了起来。
瓦朗蒂娜向祖父吐露自己心有所属,有意成全的诺瓦蒂埃随刻意供揭露自己在革命时期以决斗杀死瓦朗蒂娜未婚夫法兰兹之父的秘密使他撤销婚约,并立下遗嘱将财产留给瓦朗蒂娜,现在瓦朗蒂娜已继承了祖父与外祖父两家的财富,让继母爱萝绮丝相信谋害她的时机已到,向她下毒。然而,已有警觉的诺瓦蒂埃事先让孙女饮用自己的药水来适应毒性,瓦朗蒂娜仅因此陷入昏迷。马克西米连请求伯爵拯救爱人,伯爵虽吃惊,但仍决定出手相助;他挖掘秘道潜入维尔福家中,在爱萝绮丝再次投毒时让瓦朗蒂娜服下假死的药,再偷偷将她从墓室带走。而爱萝绮丝的恶行也走到尽头,维尔福终于确定妻子是一连串毒害事件的真凶,限她在自己今天返家前自我了断。
维尔福离家审理的正是贝尔帝托的案件─基督山刻意在他与腾格拉尔家结婚之日将揭发伪造身分的证据交与警方,使贝尔帝托变回成一名杀人的逃犯,在他被捕后,伯爵差贝尔图乔进入监狱,告知贝尔帝托其身世和隐情,在庭上,无耻的贝尔帝托一如伯爵所料,揭示自己私生子的秘密,令维尔福的一生清誉毁于一旦。维尔福六神无主、当庭认罪,恍惚地逃回家中试图阻止妻子自杀,却发现爱萝绮丝不但自己服毒,还一并带走了儿子爱德华,伯爵登门欲告知仇债已偿,却发现自己害死了无意加害的稚儿,维尔福也因此发疯。
此时,伯爵仅剩的仇人腾格拉尔已丢下破产的事业与扫地的名声,只身卷走医院信托的500万法郎逃亡。伯爵一路追踪,但维尔福一家的惨况却令他不由地怀疑所为是否逾越天意;伯爵在故乡马赛与美蒂丝重逢,发现自己的复仇令她沉浸背叛挚爱和抛弃丈夫的悲伤中,更令他倍感空虚。所幸对伊夫堡苦牢的旧地重游及寻得法利亚神父的狱中手稿,终让伯爵重新获得了力量。他用唐泰斯的遭遇开导以为瓦朗蒂娜已死的马克西米连,约定一个月后再见,然后前去完成最后的复仇─在罗马,他见到了被罗吉.万帕掳获的腾格拉尔,在万帕刻意开出的巨额伙食费下,腾格拉尔几乎花尽所带的500万,尝到与仿佛老唐泰斯一般的痛苦。伯爵令腾格拉尔忏悔后饶其性命,让因折磨与恐惧变的憔悴衰老的他带著剩馀的5万法郎苟活。
在故事的最后,伯爵依约将马克西米连接到基督山小岛,在考验过他对瓦朗蒂娜忠贞不二的爱后,他把死而复生的佳人归还给这位视如己出的年轻人;而伯爵也在瓦朗蒂娜的劝说下,接受了海蒂对他的爱。末了,在将自己的巨额财富赠与新人后,伯爵与海蒂乘船消失在海的彼方,而大仲马也藉瓦朗蒂娜之口留下给与读者的启示:
“人类的一切智慧是包含在这四个字里面的:‘等待’和‘希望’!”

主要角色[编辑]

爱德蒙·唐泰斯 / 基督山伯爵(Edmond Dantès /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年少时为一船员,被仇家诬赖而坐牢。他失去了爱人美蒂丝,父亲也活活饿死。在牢中遇见法利亚长老,法利亚长老教了他很多知识,让他与出狱后一个普通船员截然不同,成为一个知识渊博的人,同时法利亚长老告诉唐泰斯一个宝藏的所在地-基督山岛。唐泰斯成功逃狱后,找出宝藏,化名基督山伯爵,开始向仇家们展开一连串的报复。曾经化身过水手辛巴达、威尔末爵士及布沙尼长老,企图游走各方势力。
唐格拉尔(Danglars)
起初为一船员,妒忌爱德蒙·唐泰斯成为下一任船长,故联合费尔南诬赖唐泰斯,令唐泰斯含冤入狱。其后发了财,成为一位银行家。基督山伯爵出现在巴黎后,他的生意一落千丈,家庭也越来越混乱。最后因卷款潜逃,成了经济犯被通缉,又被绑至罗马强盗团,一身资产被掏尽,落得一夜白发,只剩下五万法郎度过馀生。
费尔南(Fernard)
起初为一渔夫,因为他爱的人美蒂丝正要嫁给爱德蒙·唐泰斯,于是和唐格拉尔设计害他入狱。其后当了将军,化名莫尔瑟夫,娶了美蒂丝,生了儿子阿尔巴。基督山伯爵从费尔南儿子阿尔巴下手,渐渐展开对费尔南的复仇。因儿子拒绝为自己与基度山伯爵决斗后,妻子与儿子纷纷弃他而去,最后在自家举枪自尽。
维尔福(Villefort)
爱德蒙·唐泰斯被诬赖时,负责审判唐泰斯的检察官。因为唐泰斯手上的信件与政治立场不同的父亲有关,加上可利用此机会替自己升官加爵,于是将证据烧掉,并且将唐泰斯判入监狱。后来,基督山伯爵出现在巴黎后,利用他当年私生子一事在法庭上给予严重打击,在妻子与儿子自杀身亡同时,又遇见说出自己真名的基督山伯爵而崩溃发狂。
美蒂丝(Mercédes)
爱德蒙·唐泰斯的年轻时恋人,在与唐泰斯订婚当夜,未婚夫被抓走并入狱之后嫁给了费尔南,生下儿子阿尔巴。第一眼见到基督山伯爵时,她就起了疑心。最后在得知丈夫对唐泰斯所做的恶事后,带著儿子阿尔巴离家出走,最后回到马赛港唐泰斯老家定居下来。
阿尔巴·德·莫尔瑟夫(Albert de Morcerf)
费尔南与美蒂丝之子,曾被基督山伯爵救了一命(事实上是基督山伯爵精心的安排)而非常尊敬基督山伯爵。在父亲种种的卑劣行径被揭发出来后,一度想与基度山伯爵决一死战,在良心发现后,与母亲离家出走,最后加入阿尔及利亚军队,远走非洲受训。
莫莱尔一家(The Morrel Family)
父亲莫莱尔先生是唐泰斯的船东,在唐泰斯入狱时极力奔走并救济唐泰斯父亲。10几年后莫莱尔一家生意惨淡,莫莱尔先生正准备自杀时,收到了不留名者(基督山伯爵)一大笔捐赠而渡过难关。其子马西米兰和其女朱莉以及朱莉丈夫埃马纽埃尔所组成的家,是基督山伯爵在巴黎进行复仇时,唯一“能令我呼吸到新鲜空气的地方”。基督山伯爵极爱这家人,知道马西米兰爱上维尔福之女瓦朗蒂娜,不惜放弃一部分报仇计划而抢救瓦朗蒂娜。
海蒂(Haydée)
希腊王艾林·铁贝林的女儿,在全家被费尔南背叛出卖后,沦为奴隶被卖到土耳其。后来受基督山伯爵买回来收养。基督山复仇计划重要人物之一,她令基督山三位仇家中其中一位身败名裂而自杀。海蒂深爱基督山伯爵,并在基督山伯爵完成复仇后与他隐居
卡德鲁斯(Caderousse)
原本是个裁缝师,当费尔南与唐格拉尔设计陷害爱德蒙时在场,虽然喝醉了却记得其内容;后来是经营葛赫水道桥的客栈的掌柜,在风雨之夜谋财害命,杀死首饰商并夺取了五万法郎;由于因杀人致死罪入监服刑,却又逃狱而出,最后在潜入基度山伯爵住宅行窃失败后,遭到贝尔帝托所杀,临死前得知布宜沙长老的真实身分就是爱德蒙,跪下一只脚请求爱德蒙的原谅。
贝尔帝托(Benedetto)
与卡德鲁斯同为监狱逃犯,在基度山伯爵巧计下扮演一名子爵,因和卡德鲁斯一同伪装,利用卡德鲁斯潜入基度山伯爵宅邸偷窃,失风后又杀死卡德鲁斯灭口。后来持续利用子爵身分,与唐格拉尔女儿联婚,身分败露后在婚礼当天脱逃。最后被逮,于公审庭上大胆承认自己原来是维尔福多年前活埋的私生子,严重打击维尔福的声誉。
路易吉·凡帕(Luigi Fanpa)
全罗马最恶名昭彰的强盗首,曾在狂欢节中绑架阿尔巴,后来因基度山伯爵出面救出即将被处决的同伙,才答应放了阿尔巴。后来逮到负债逃亡的唐格拉尔,在伯爵计划下一步步榨干唐格拉尔,完成伯爵的复仇。

改编作品[编辑]

1942年漫画

电视剧[编辑]

在法国内外都曾多次被拍成电视剧,法国本身最近一次是在1998年,被拍成四集的共七小时长的“电视电影”。

1977年,香港无线电视把《基督山伯爵》改编,把时代背景改在民国时代的中国南部。剧集名为《大报复》,由郑少秋黄淑仪等主演。

2011年《传奇之王》剧情与《基督山伯爵》有相似之处,该剧由柳云龙自导自演,剧中,柳云龙饰演的林天龙与王雅捷饰演的梅子有一段纠结痛苦的爱恨离合。林天龙入狱,梅子嫁给仇人。当林天龙越狱而出后,他要以最残忍却也最痛快的方式夺去仇人获得的一切,而他也要面对和昔日情人间的矛盾和痛苦。

电影[编辑]

《基督山伯爵》被多次拍成电影,最新的版本是美国2002年所拍的绝世英豪

动画[编辑]

本编多次被改编拍成动画,最新版本是日本动画《岩窟王》虽然以基度山恩仇录的灵感改编,但背景改为遥远的未来科幻作品。

漫画[编辑]

基督山伯爵-以原版大仲马基度山版本时空背景,加以诠释的日本连载漫画。作者:森山绘凪

手机游戏[编辑]

爱德蒙·唐泰斯/基度山伯爵(岩窟王)亦在2015年手机游戏《Fate/Grand Order》之中以“Avenger”的职阶登场,宝具为“岩窟王”、“虎啊,辉煌燃烧吧”和“等待,并保持希望”。

参考资料[编辑]

  1. ^ 在“金田一少年之事件簿”的漫画上“金田一少年敢死之行”上,繁体官方中译就是译作「基督山伯爵」
  2. ^ David Coward (ed), Oxford's World Classics, Dumas, Alexandre, The Count of Monte Cristo, p. xxv
  3. ^ Le Diamant et la Vengeance in Mémoires tirés des Archives de la Police de Paris, vol. 5, chapter LXXIV, p. 197
  4. ^ Etat civil du Comte de Monte-Cristo in Causeries, chapter IX (1857). See also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Pléiade edition of Le comte de Monte-Cristo(1981)
  5. ^ True Stories of Immortal Crimes, H. Ashton-Wolfe, 1931, E. P. Dutton & Co., pp. 16-17

外部链接[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