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范蠡
故宫南薰殿藏范蠡像,明人绘
少伯
别名鸱夷子皮、陶朱公
时代春秋
国家楚国
身份政治家、军事家、经济学家
出生日期前536年10月22日
逝世日期前448年

(前536年10月22日-前448年),少伯,又名鸱夷子皮陶朱公,早年居楚时,尚未出仕,人称范伯。以经商致富,广为世人所知,后代许多生意人皆供奉他的塑像,称之财神。传说佐越王句践定计灭后与西施泛五湖而去,事见《越绝书》《吴越春秋》。


范蠡出生于前536年10月22日(农历前536年 乙丑年 九月初一)[1]春秋楚国宛地三户邑(今河南南阳淅川县大石桥乡至寺湾镇间)人,是历史上早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经济学家。他出身贫寒,但聪敏睿智、胸藏韬略,年轻时,就学富五车,上晓天文、下识地理,满腹经纶,文韬武略,无所不精。然纵有圣人之资,在当时贵胄专权、政治紊乱的楚国,范蠡却不为世人所识。范蠡之著作今已散佚,计有《兵法》及《养鱼经》二书,于《文选》中可略见该二书之引句。晋人蔡谟之后因认为“计然”为范蠡著作之书篇名,因此相传有《计然》一书散佚,汉唐、三国等史料多以计然为人名,清朝以前多数著述也多半认为计然为范蠡之师,《陶朱公生意经》则是根据陶朱公的经商思想加工整理而成,又称《陶朱公商经》、《陶朱公商训》或《陶朱公经商十八则》并非范蠡著作,《范子计然》出自马总的《意林》一书,作者也非范蠡。

个人经历[编辑]

文种赏拔[编辑]

范蠡,本是楚宛三户人,佯狂倜傥负俗,文种为宛令,遣吏谒奉。吏还曰:“范蠡本国狂人,生有此病”。种笑曰:“吾闻士有贤俊之姿,必有佯狂之讥,内怀独见之明,外有不知之毁,此固非二、三子之所以知也。”驾车而往,蠡避之。后知种之必来谒,谓兄嫂曰:“今日有客来,愿假衣冠。”有顷种至,扺掌而谈,旁人观者耸听之矣。

成就越王霸业[编辑]

周敬王二十四年(公元前496年),吴国越国发生槜李之战(今浙江嘉兴),吴王阖闾阵亡,因此两国结怨,连年战乱不休,周敬王二十六年(西元前494年),阖闾之子夫差为报父仇与越国在夫椒(今江苏太湖洞庭山)决战,范蠡反对越王句践先行出兵,句践不纳,遂大败,仅剩5000兵卒,被围会稽山。范蠡劝句践暂时投降吴国,句践许之。[2]

隐退[编辑]

范蠡认为在有功于越王之下,难以久居,“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他深知勾践其人“长颈鸟喙”,可与共患难,难与同安乐,遂与西施一起泛舟齐国[3],变姓名为鸱夷子皮,带领儿子和门徒在海边结庐而居。戮力垦荒耕作,兼营副业并经商,没有几年,就积累了数千万家产。他仗义疏财,施善乡梓,范蠡的贤明能干受齐人赏识,齐王把他请进国都临淄,拜为主持政务的相国。他喟然感叹:“居官致于卿相,治家能致千金;对于一个白手起家的布衣来讲,已经到了极点。久受尊名,恐怕不是吉祥的征兆。”于是,才三年,他再次急流勇退,向齐王归还了相印,散尽家财给知交和老乡。

从商经历[编辑]

一身布衣,范蠡第三次迁徙至陶(今山东定陶西北),在这个居于“天下之中”(陶地东邻齐、鲁;西接秦、郑;北通晋、燕;南连楚、越。)的最佳经商之地,操计然之术(根据时节、气候、民情、风俗等,人弃我取、人取我与,顺其自然、待机而动。)以治产,没出几年,经商积资又成巨富,遂自号陶朱公,当地民众皆尊陶朱公为财神,乃中国道德经商——商人之鼻祖。史学家司马迁称:“范蠡三迁,皆有荣名。”史书中有语概括其平生:“与时逐而不责于人”;世人誉之:“忠以为国;智以保身;商以致富,成名天下”。

千金之子不死于市[编辑]

史记》记载,陶朱公次子因杀人被囚禁在楚国。朱公说:“杀人偿命虽然是理所当然,但有千金身价的人不该在市场上被处决。”于是派遣幼子带一牛车的黄金,去找楚国大臣庄生帮忙关说楚国政府。朱公长子认为,长子是家督,应该被派去救援弟弟。自己不被派遣是因为被父亲歧视,为此扬言自杀,以死相胁。朱公在夫人劝说下只好改派长子去救弟,嘱咐长子把钱给庄生以后任由庄生行事,不要相争。长子到楚国后发现庄生家里很穷,把重金交给庄生,庄生要他赶紧回国,如果朱公次子被释放了也别问为什么。但朱公长子却私自留在楚国,用自己秘密带来的钱继续贿赂楚国权贵。

庄生虽然穷,但以廉直闻名,上至楚王都待他如师尊。他以星象有害楚国需要楚王行德政为由游说楚王实行大赦,以树立恩德,楚王欣然接受。因楚王在大赦前例行封府库,长子不久就从权贵处听说弟弟可以获得赦免,不知道是庄生出力,只觉得这么多的贿款太浪费,便重返庄生家,庄生惊讶他还没回国。他说:“我是为了弟弟而来,听说楚王要大赦,特来辞行。”庄生本意念在交情才帮忙,本不想收朱公的钱,打算以后再归还,当他知道朱公长子的来意后,于是让对方进房内去取回金子,但此举也让庄生认为自己受辱而感到愤怒,于是又去拜见楚王说:“臣听说陶地的朱公儿子杀人被捕,民众都说,大王为了救富家公子才要大赦,并不是恩恤全民。”楚王大怒,在处死朱公次子后才大赦。

当长子带著弟弟的死讯回到家,母亲和国人都感到悲哀,唯有朱公笑说:“我早就知道他弟弟会被杀,不是他不爱他弟弟,而是他有不能忍耐的事。他从小与我在一起,见过我的困苦和维生的艰难,因此不忍舍弃钱财。而幼子生在家道富裕、车马完备之时,并不知财富的来源,因而不会吝惜舍弃金钱。我先前决定派幼子去,就是因为他能舍弃钱财,而长子不能。次子被杀也是情理中的事,无需悲哀,我日夜都在等他的死讯传来。”

军政思想[编辑]

范蠡的军事宗旨:强则戒骄逸,处安有备;弱则暗图强,待机而动;用兵善乘虚蹈隙,出奇制胜。为后世称道并沿用。范蠡著名的经济思想:“劝农桑,务积谷”、“农末兼营”、“务完物、无息币”、“平粜各物,关市不乏,治国之道也。”、“夏则资皮、冬则资絺、旱则资舟、水则资车,以待乏也。”等至今对现代的经济建设也有积极的现实意义。

注释[编辑]

  1. ^ 《历史网》范蠡. [2016-08-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7). 
  2. ^ 司马迁. [ 《史记》] 请检查|url=值 (帮助). : 卷四十一·越王勾践世家第十一 [2013-11-13] (中文(中国大陆)).  参数|url=值左起第124位存在换行符 (帮助)
  3. ^ 水经·沔水注》:“松江、自太湖东北流迳七十里,江水奇分,谓之三江口。《吴越春秋》称范蠡去越乘舟,出三江之口,入五湖之中者也”。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