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 (小說)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白鹿原
封面
作者 陳忠實
出版地 中華人民共和國
語言 中文
類型 魔幻現實主義小說
出版日期 1993年6月
頁數 677 頁
ISBN 9787020026906

白鹿原》,為陳忠實所著小說,1992年在《當代》雜誌開始連載,1993年6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正式出版[1]。描寫西安東郊白鹿原上一名為白鹿村的白姓和鹿姓人家50年的恩怨糾葛[來源請求],是一部魔幻現實主義色彩的小說[2],被改編成同名電影、話劇、舞劇、秦腔等多種藝術形式。1997年榮獲第四屆茅盾文學獎[1]

2012年白鹿原翻譯成法文,短短一個月已經賣3000本[3]

故事[編輯]

小說以清末民國的陝西為背景。

連續娶妻的白嘉軒在去找風水先生路上於鹿子霖的地里發現一顆像白鹿的草藥,後設計將此地買了過來,將父親的陵墓移到此地。幾年後,白嘉軒家道殷實,娶妻吳仙草,生子白孝文,白孝武。

白嘉軒,鹿子霖集合全族之力翻修祠堂,並將祠堂西邊三間廈屋作為學堂,在姐夫朱先生的介紹下,請來徐秀才執教。學生有白嘉軒之子白孝武,白孝文,女兒白靈(後入學),白家長工鹿三之子鹿兆謙(黑娃),以及鹿子霖之子鹿兆鵬,鹿兆海。後來白鹿兩家之子均去了朱先生的白鹿書院,鹿兆謙(黑娃)回家務農。

反正後,白孝文,白孝武回家務農,鹿兆鵬參加了共產黨,白靈去西安上學,期間認識鹿兆海並相戀。在西安圍城後鹿兆海參軍。鹿兆謙(黑娃)去渭北郭舉人家當長工,同田小娥偷情,後來娶了田小娥並帶回家,被其父鹿三趕出家門,蜇居於村外的破窯洞裡。

鹿兆謙(黑娃)在鹿兆鵬的鼓動下參加了農講所,回原後掀起一場曠世未聞的風攪雪,成立了農協,將三官廟的老和尚,碗客處死,將白鹿村的仁義白鹿村石碑砸碎,將田福賢押送到縣。國共分裂後,鹿兆謙(黑娃)參加了習旅。鹿子霖為報復白嘉軒,唆使田小娥同白孝文通姦,又設計使白嘉軒知曉此事,白嘉軒將白孝文綁到祠堂懲罰後廢去族長。習旅暴動失敗後,鹿兆謙(黑娃)落草為寇,在忙罷會日,設計將鹿泰恆殺死,將白嘉軒腰打斷。

白鹿原發生年饉,白孝文和田小娥由於吸食鴉片,將分家所得土地和門房低價賣給鹿子霖,並致使髮妻大姐兒餓死。鹿兆鵬被田福賢抓捕後,被冷先生用多年積蓄救出,只留給女婿鹿兆鵬一句話:給女人個娃娃,他女子在你屋就能活下去,他自己在白鹿鎮也能撐一張人臉。白孝文淪為乞丐後在鹿子霖推薦下參加了滋水縣保安大隊,期間鹿三將兒媳「害人精」田小娥殺死。

鹿兆謙(黑娃)尋仇未果,回山寨後大拇指鄭芒向鹿兆謙(黑娃)坦然告知自己的身世,即為領着眾人「交農」的和尚。由於姜政委的堅持,鹿兆鵬未能阻止紅三十六軍攻打西安,後被嫡系國軍殲滅,鹿兆鵬負傷後被大拇指擒獲並在山寨養好傷。大饑饉結束後,朱先生繼續縣誌編纂工作。白靈在鹿兆鵬介紹下宣誓加入共產黨。作為掩護和鹿兆鵬做假夫妻,在鹿兆鵬用毒藥處死姜政委之後成為夫妻。

白鹿原陷入大瘟疫,鹿三妻子和仙草染病身亡,小娥亡魂接鹿三之口訴說自己的委屈:我到白鹿村惹了誰了?白孝武領族人造塔祛鬼鎮邪,並在瘟疫過後,敬填族譜。鹿子霖被岳維山要求找鹿兆鵬,鹿兆海攜冉團長「耍治」了岳維山和田福賢。白嘉軒三兒子孝義完婚。白孝文回鄉祭祖,白靈用磚砸中華民國政府教育部陶部長,被鹿兆海護送出城,在去往南梁途中產子鹿鳴。在畢政委主導的南梁大肅反中白靈被活埋。

朱先生的縣誌編撰完畢,由於經費拮据,無奈變賣書院槐樹才得以付梓,後發現鹿兆海訃告內容不實。大拇指鄭芒被下毒身亡,鹿兆謙(黑娃)歸附保安團,拜朱先生為師並回鄉認祖歸宗。朱先生歿後鹿兆謙(黑娃)撰輓聯:自信平生無愧事,死後方敢對青天。鹿兆謙(黑娃)在鹿兆鵬勸說後反戈,白孝文為縣長。後鹿兆鵬不知所終,鹿兆謙(黑娃)被殺。鹿子霖精神失常,於一個寒冬夜去世。

主要人物[編輯]

白家
  • 白嘉軒:書中主人翁
  • 白秉德:白嘉軒之父
  • 白趙氏:白嘉軒之母
  • 吳仙草:白嘉軒之妻,吳長貴五女兒
  • 白孝文:白嘉軒長子,小名馬駒
  • 白孝武:白嘉軒次子,小名騾駒
  • 白孝義:白嘉軒三子,小名牛犢
  • 白 靈:白嘉軒女,小名靈靈
  • 朱先生:白嘉軒姐夫
鹿家
  • 鹿 三:白嘉軒家長工
  • 鹿惠氏:鹿三之妻
  • 黑 娃:鹿三長子,學名鹿兆謙
  • 兔 娃:鹿三次子
  • 鹿泰恆:鹿子霖之父
  • 鹿子霖:鄉約
  • 鹿兆鵬:鹿子霖長子
  • 鹿兆海:鹿子霖次子
  • 田小蛾:鹿兆謙(黑娃)之妻

次要人物[編輯]

  • 冷先生:白鹿鎮先生
  • 郭舉人:渭北平原財主
  • 白嘉道:村人
  • 鄭 芒:三官廟和尚、天才木匠、土匪大拇指
  • 吳長貴:白嘉軒岳父
  • 岳維山:國民黨滋水縣黨部書記
  • 田福賢:白鹿倉總鄉約
  • 白興兒:白鹿村配種場主

創作歷程[編輯]

評價及影響[編輯]

出處:百度百科

  • 正面評價

文學評論家白燁:「《白鹿原》本身就是幾乎總括了新時期中國文學全部思考、全部收穫的史詩性作品。」

中國文化與文學研究所所長孟繁華:「讀完這部『雄奇史詩』之後,獲得的第一印象就是做了一次偽『歷史之旅』,左邊的『正劇』隨處都在演戲,右邊的『秘史』布滿了消費性的奇觀,這些戲劇與奇觀你可看可不看,隨心所欲,在久遠的『隱秘歲月』里你意外地獲得了消閒之感,早有戒備的莊重與沉重可以得到消除,因為你完全可以不必認真對待這一切。」

當代作家雷達:「我從未象讀《白鹿原》這樣強烈地體驗到,靜與動、穩與亂、空間與時間這些截然對立的因素被渾然地扭結在一起所形成的巨大而奇異的魅力。」 散文家游宇明:「《白鹿原》正是『土洋結合家野合壁』的產物,它有傳統現實主義的技巧,有黑色幽默的,特別引人注目的是它對拉丁美洲魔幻現實主義的大膽借鑑。」

學者鄭萬鵬:「《白鹿原》在深層意義上重構了民族精神。它繼《四世同堂》給民族主義以最高褒揚。《白鹿原》問世使民族文學在更高意義上崛起。」

  • 負面評價

暨南大學教授宋劍華:「《白鹿原》是一部缺乏創新精神的平庸之作,它之所以能夠在體制內獲得國家所頒發的最高獎項,恰恰反映出了20世紀中國文學走向沉淪的衰敗之相。用叔本華評價『庸作』的尺度來說,就是『牽強附會、極不自然、謬誤百出,字裡行間永遠滲透着一種誇張造作的氣息』。」

中山大學教授李慧云:「作者過於深情地描繪了封建帝制覆亡前後小農田園經濟的這一抹夕陽餘暉、古老村族的最後的寧靜,這實質上是一種烏托邦式的理想。」

朱偉:「一大堆材料艱苦拼接而成的那麼一個『對一個歷史時期社會風貌全面反映』的史詩框架,這個框架裝滿了人物和故事,但並沒有用鮮血打上的印記,在我看來,它是空洞的一個軀殼。」

傅迪:「一部反映中華民族近現代史的文學作品,從中只看到傳統的宗法文化的作用,卻幾乎看不到五四運動以來新文化的影響,這不能認為是真正意義上的真實。」

衍生作品[編輯]

參考資料[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