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津英语词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牛津英语词典》(英语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OED)是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20卷词典,被视为最全面和权威的英语词典。不少对英语词汇的学术研究都以牛津词典作为切入点。而词典对词汇拼法的要求,影响了不同地区的书面英语。

牛津英语词典书面版
LEXX语言编写的牛津英语词典数位版

截至2005年11月30日,该词典收录了301,100主词汇,字母数目达3亿5千万个。词典亦收录了157,000个以粗体印刷的组合和变形,以及169,000个以粗斜体印刷的短语和组合,令词典收录的词汇达到616,500个。另外,词典共列出137,000条读音、249,300个词源、577,000个互相参照和2,412,400句例子。牛津词典旨在收录所有已知词汇的用法,以及词汇在不同地区之英语的变化(请参看1933版词典的前言)。第一版前后花了71年编写,其中22年是准备工作(1857年至1879年)。在实际编辑的49年间(1879年至1928年),共用了4个主编,每名主编约有6个助手,还有在英美登报招募的约1,300个义工提供引句。

起源[编辑]

词典并非由牛津大学发起编写。19世纪50年代,语言学会(Philological Society)的会员有感于当时英文词典之不足,于是发起编写词典的计划。1857年6月,他们成立“未被收录词汇委员会”(Unregistered Words Committee),旨在列出并未被当时词典收录的词汇,后来研究范围更扩展到针对当时词典的缺点。委员会成员理查德·切尼维克斯·特伦奇(Richard Chenevix Trench)认为一本全新而全面的词典是必须的,更建议读者把例句寄给编者。及至1858年,该学会基本上同意编写新的词典,并名为《按历史原则编订的新英语辞典》(A New English Dictionary on Historical Principles)。

《牛津英语词典》不收录NBA、CPI、CEO、GDP、GPS之类的字母词。

首批编者[编辑]

特伦奇在计划初期扮演重要角色,但他的教会工作繁重,他难以兼顾需时动辄十年的词典编纂工作,遂最后退出,由赫伯特·柯尔律治(Herbert Coleridge)接替并成为词典的首位编者。赫伯特是诗人柯尔律治的孙子,博闻强记,在牛津大学同时取得数学与古典语言的一级荣誉学位,以律师为业,但主要将精力用于语言研究。

1860年5月12日,赫伯特公布他的计划详情,编纂工作全面展开。他的家成为编写词典的办公室。他特别订制设有54格的木箱,着手把10万条引文分类。1861年4月,词典部分初稿出版;同月,赫伯特因肺结核病逝,享年仅31岁。

接手编纂词典工作的是弗尼瓦尔(Frederick James Furnivall)。他是早期英语文献的专家,对编纂工作充满热诚,但缺乏长期投入的耐性。起初他邀请了很多助手,收集了大量读者提供的引文和其他物资。随着热情渐退,词典编写计划陷入胶着状态;弗尼瓦尔与助手失去联络,助手则以为计划胎死腹中。不少给助手拿去的引文没有退回,后来在托斯卡纳竟发现整套为H字开头词汇而收集的引文,其他则可能已当柴烧掉。

弗尼瓦尔找过斯威特(Henry Sweet)、尼科尔(Henry Nicol),希望他们接手编纂工作,但均被拒绝(前者是以粗鲁闻名的语音学家,萧伯纳的名剧《窈窕淑女》中的教授,即以他为原型)。到1876年,在语言学会的一次会议上,出身寒微、靠自学成才的詹姆斯·穆雷表示愿意接手这项工作。

牛津接手[编辑]

与此同时,学会与出版社接洽,希望出版这部厚重的词典。他们曾接触剑桥大学出版社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却不得要领。到1879年,经过两年的商议,牛津大学出版社同意出版,还同意向墨里付薪编纂词典。他们计划用10年时间完成。

墨里能够驾驭如此规模庞大的计划,令编纂工作重上轨道。由于他有很多小孩,他的家不适合作办公室,于是在他家旁建了一幢铁造小屋为缮写室,内置一个有1092格的木箱和大量书架,他把小屋命名为“藏经楼”(Scriptorium)。

墨里重新整理由弗尼瓦尔之前收集的引文,但他发现提供引文的读者只着重罕见和有趣的字,忽略了常用字。于是他在报章书店图书馆宣传,呼吁读者除了注意罕见、过时、古怪的字,也希望他们提供常用字的引文。墨里同时邀请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语言学者马奇(Francis March)收集北美读者的引文。不久,每天1,000条引文送到“藏经楼”,到1882年,数目累计350万条。

1884年2月1日,赫伯特的词典试样公布后的23年,词典的雏形终于出现,样版页面正式出版。该初版词典的书名为《基于由语言学会所收集的材料、以历史原则编订的新英语词典》(A New English Dictionary on Historical Principles; Founded Mainly on the Materials Collected by The Philological Society),全书352页,收录了由AAnt的字,英国售价12先令6便士、美国售3.25美元。销量并不理想,仅印行4000本。

牛津大学出版社明白,若沿用旧方法编写,词典出版将会遥遥无期。于是出版社承诺提供额外援助,但墨里要接受两个条件。第一,他要搬进牛津市进行编写工作,他于1885年照做。第二,如果他未能依时完成工作,他必须聘请一个不受他监督的资深编者,负责词典不同部分的工作。墨里对第二个要求不以为然,他想独自完成工作,又认为当他熟习编写后进度便会加快。但事实并非如此,最终牛津大学出版社的盖尔(Philip Lyttelton Gell)决定擢升墨里的副手布拉德利(Henry Bradley),他于1888年与墨里分头编写词典。布拉德利的工作间设于伦敦大英博物馆。到1896年他也搬进牛津。

本着商业精神,盖尔不断向两名编者施压,意图减少支出,计划差点因此而被逼中止。但当报纸将情况报道出来之后,舆论支持两名编者,更令盖尔被解雇,牛津大学亦全力支持编写工作。

可惜,两名编者在词典正式面世前就过世。墨里于1915年逝世,他生前一直负责编写A至DH至KO至PT开头的字,占词典近半篇幅。布拉德利则于1923年过世,他负责E至GL至MS至ShStW至We的字。由于早已有两位副手被擢升为编者,各自负责词典的不同部分,故词典编写的工作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克雷吉(William Craigie)于1901年开始编写NQ至RSi至SqU至VWo至Wy的字,而奥尼恩斯(Charles Talbut Onions)则于1914年开始负责余下的Su至SzWh至WoX至Z

分册[编辑]

截至1894年初,已有11本分册出版,共分三组:四册是A至B、五册是C、两册是E,平均每年出一册。当中有8部长352页,而每组的最后一册都较薄。由1895年开始,每本分册的规模缩减,并改为每三个月出一册,每册只有64页,每本2先令6便士或1美元。有时也会出版较厚的分册,页数为128甚至192。出版步伐直至一战爆发才被拖慢。

自1895年起,词典终于采用《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的名字,但只出现在分册的封面,原本的书名仍然是正式名称,出现在书中不同地方。

最后一本分册是第125部,于1928年4月19日出版,包含了由WiseW最后一个字,词典的完整版本随即推出。

第一版和第一次增补[编辑]

这本新英语词典最初计划出版10册,分别以ACDFHLOQSiTi作开头。但随着计划不断发展,每册变得越来越厚。虽然1928年完整版推出时仍保留了分册的编号,但第九和第十部都要分成两本印刷,第九部由Su分开,而第十部则由V分开。该部词典也有推出20册装,视乎不同订装,价钱分别为50或55基尼(即52.5或57.75英镑)。

词典的第一版出版距离分册A至Ant的出版已有44年,期间英语不断发展,出现不少转变,所以较早期面世的分典已变得不合时宜。解决办法是推出“增补”,列出所有新出现的词汇和用法,同时修正原版的错漏。

增补册子同样由两位编者分别编写。当时身处美国的克雷吉主要负责添加美式用法,同时他也修订了L至RU至Z,奥尼恩斯则负责A至KS至T,全部需时5年。

1933年,词典首次正式以《牛津英语词典》的名义发行。为了平均每部分册的厚度,分册内容经过调整,令整部词典共分12册,分别以ACDFHLNPoyesyeSSoleTV做开头,增补册子则成为第13册。售价减至20基尼(21英镑)。

第二版和第二次增补[编辑]

语言不断发展,20年后的1950年代,1933年版的牛津词典的内容已变得过时。出版社初步构思有三种方法更新词典。最方便的方法是保留原来版本,只附上新的增补集;第二种方法是更新原本的增补集;最昂贵的方法是重新修订词典,增加册数。牛津出版社选择了第二种方案,重新编写增补集。1957年,伯奇菲尔德(Robert Burchfield)获聘为编者,而已年届84岁的奥尼恩斯也有参与编写。原本计划7至10年完成,最后却用了足足29年,增补集的册数增至4册,分别以AHOSea作开头。4册分别于1972年、1976年、1982年和1986年出版,令整部词典增至16册。

为了让词典电子化,新牛津英语词典(英文简称:NOED)计划展开。为了保留词典的原来格式,词典内容不是简单以键盘输入电脑,而是以SGML输入。同时,需要开发一款专门的搜索引擎和软件来阅读电子化的内容。根据1985年的协议,加拿大滑铁卢大学成立了新牛津英语词典中心,负责开发部分软件;这项计划亦间接促成了软件公司Open Text的成立。NOED计划的电脑硬件、数据库和其他软件开发人员,均由IBM的英国附属公司赞助。

1989年,NOED计划达成目标,编者韦纳(Edmund Weiner)、辛普森(John Simpson)利用电脑将第一版词典正文、伯奇菲尔德编写的增补以及少量新资料结合成一本完整的词典。牛津英语词典第二版(OED2)正式出版(故第一版称作OED1)。

OED2的印刷本共有20册,每本厚度相若,并放弃以字母划分,分别以AB.B.C.ChamCreelDvandraFollowHatIntervalLookMoulOwPoiseQuemaderoRobSerSootSuThruUnemancipatedWave作开首字。

虽然OED2很大程度只是把原有内容重新整合,但由于重新排版,对词典格式作了两个重要修改。首先,主词目不再是大写,从而让读者知道哪些字的首字母需要大写。另外,墨里编写词典时,标音还没有标准格式,故而使用了他自创的标音方法,而OED2则采用了国际音标

《词典增编》(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Additions Series)加入了新的资料,在1993年出版了两小册,第3本于1997年面世,令整部词典增至23册。

缩印版[编辑]

1971年,全部13册的1933年版OED1重新印刷成只有两册的缩印版(Compact Edition)。其实只是把4页缩印成1页,缩印版的两册分别以AP做开头。装着词典的盒子附有放大镜,辅助读者阅读缩小了的字体。1991年,OED2的缩印版出版,9页缩印成1页,首次以单册出版。

电子版[编辑]

OED第一个CD-ROM版本的屏幕截图

现时已发行了四个CD-ROM版本。第一版CD-ROM(1992年)包含了OED2的内容,而且没有版权保护。第二版CD-ROM(1999年)增添了内容、新加了搜寻功能,但由于过分保护版权,令软件难以使用,甚至出版社的工作人员示范软件时亦遇到困难。第三版CD-ROM build 2.1(2002年)没有解决问题,亦只能在Windows中使用。第四版CD-ROM Version 4.0(2009年)增加 MAC平台与Windows7的安装。单机版本 OED4 CD-ROM Verion 4.0 共两张光盘,约 200 美元左右;可安装在硬盘上使用,无需再用CD-ROM。

OED Online的屏幕截图

2000年3月,词典网上版(OED Online)提供订阅。它包含了整部OED2,并每季进行修订,将来会成为OED3的内容,是现时最新的版本。

虽然已在2004年减了价,个人订阅网上版每年仍要支付195英镑或295美元。主要订阅者来自大型机构,如大学、公共图书馆等。

第三版[编辑]

进行中的第三版(OED3)将会大幅修订现有版本。现任主编是John Simpson。编者通常会从头开始修订词典,内容的质量可能会因修订次序不同而不平均,为了作出平衡,OED3的修订将会从M开始。当网上版于2000年3月推出时,它已包含了少部分已修订的词目(称作草稿条目),由Mmahurat,而之后的词汇亦按每季推出。截至2005年12月,修订部分已到了以ph开头的词。

第三版的制作充分应用了电脑科技,尤其是2005年6月推出的新软件Pasadena。该软件采用了XML,令词典编纂者能够更专注改善词典的内容,而不需分神于词典的格式。新系统亦简化了引文数据库的操作,令身处纽约的工作人员能够与在牛津工作的编者一样,直接修改词典。而利用电邮,公众可以将用法和引文发送给编者。

拼法[编辑]

牛津词典OED把英式英语的拼法(如labour和centre)放在前,而把其他拼法(labor和center)放在较后位置。另外,虽然部分词的词尾普遍使用"-ize",但是OED坚持用"-ise"[1]

牛津出版社以例句"The group analysed labour statistics published by the organization"表现英式拼法。这种拼法(IANA把它标为en-GB-oed)被联合国世贸国际标准化组织和其他组织,以及学术刊物(如《自然》等)所采纳。

轶闻[编辑]

  • 托尔金曾替OED研究WaggleWarlock的字源,并把四位主编塑造成他的短篇故事《哈姆盖尔的农夫》(Farmer Giles of Ham)中的“牛津四智者”(The Four Wise Clerks of Oxenford)。
  • 莎士比亚是被引用得最多的作家。
  • 乔治·艾略特是被引用得最多的女作家。
  • 不同版本的圣经加起来,成了被引用得最多的作品;以单一版本来算,引用得最多的是中世纪的长篇宗教诗《世界的运行者》(Cursor Mundi)。
  • set(v.)很长时间都是解释最多的单词,但是在2007年3月修订之后,make(v.)超过了它,编辑组指出,在不久的将来,set可能又会超过它,因为目前set还未被修订。
  • 现在解释最多单词排行榜为:make(v.已修订),set(v.),run(v.),take(v.),go(v.),pre-(prefix已修订),non-(prefix已修订),over-(prefix已修订),stand(v.),red(a.;n.),point(n.已修订).
  • 在生造字(neologism)方面,引用得最多的作家是17世纪英语散文大家布朗爵士(Sir Thomas Browne)。
  • 迈纳医生(Dr. W. C. Minor)是词典编辑初期最热心的贡献者之一,他当时因为杀人而被关在疯人院,他与墨里的一段交往被写成畅销书《教授与疯子》(The Professor and the Madman: A Tale of Murder, Insanity, and the Making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 黑尔塔哲(S.J. Herrtage)是整个计划里首个获聘用的助手,但也是首个遭解雇的工作人员,他因为被发现有偷窃癖而被革职。
  • 安蒙·佘亚用了一年的时间来阅读《牛津英语词典》,还把他的阅读感想写成了一本书。
  • 传闻2014年将会新增Tuhao(土豪)、Dama(大妈)和Guanggun(光棍)等中国大陆新词。
  • 词典每年都会选出年度风云单字,例如2013年的是自拍(Selfie),2014年的是vape,而2015年该字典选出的风云单字甚至不是一个字,而是个“喜极而泣”(Face with Tears of Joy)的emoji表情符号[1]

其他牛津词典[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来源[编辑]

书籍
  •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second edition, edited by John Simpson and Edmund Weiner, Clarendon Press, 1989, twenty volumes, hardcover, ISBN 0-19-861186-2
  • Caught in the Web of Words: James Murray and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K. M. Elisabeth Murray,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1, trade paperback, ISBN 0-300-08919-8
  • Empire of Words, The Reign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John Willinsk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95, hardcover, ISBN 0-691-03719-1
  • The Meaning of Everything: The Story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Simon Winchest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3, hardcover, ISBN 0-19-860702-4
  • (UK title) The Surgeon of Crowthorne / (US title) The Professor and the Madman: A Tale of Murder, Insanity, and the Making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Simon Winchester, HarperCollins, 1998, hardcover, ISBN 0-06-017596-6
  • Lost for Words: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Lynda Mugglestone,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05, hardcover, ISBN 0-300-10699-8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