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久間盛政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太平記英勇傳二十一「佐久間玄蕃盛政」(落合芳幾作)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佐久間 盛政
假名 さくま もりまさ
平文式羅馬字 Sakuma Morimasa

佐久間盛政(1554年-1583年7月1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武將。織田氏家臣。御器所西城城主。佐久間氏一族。父親是佐久間盛次。母親是柴田勝家的姐姐(『寛政重修諸家譜』)(亦有說法指是妹妹)。佐久間安政柴田勝政佐久間勝之的兄長。曾仕於織田信長及柴田勝家。

官位是玄蕃允。因為勇猛而被稱為鬼玄蕃夜叉玄蕃

生平[編輯]

織田家臣時期[編輯]

天文23年(1554年)於尾張御器所(現今名古屋市昭和區御器所)出生。幼名是理助理介)。在『佐久間軍記』中記載「身長六尺」(約182cm),暫且不論數値的真偽,但應該是一位巨漢。

永祿11年(1568年)的觀音寺城之戰(對六角承禎)是盛政的初陣。元龜元年(1570年)進攻越前手筒山城(對朝倉義景)、野洲河原之戰(對六角承禎)、天正元年(1573年)的槇島城之戰(對足利義昭)等戰鬥都有參加並立下戰功。

天正3年(1575年),叔父柴田勝家被賜予越前一國之際,被配到其麾下。之後在北陸一向一揆等戰鬥時亦立下戰功,被織田信長賜予感謝狀。而且在此時附上「鬼玄蕃」的異名。

天正5年(1577年),在越後上杉謙信南下之際,受信長命令而被派遣到加賀,在御幸塚(現今石川縣小松市)築起城砦並留守(『信長公記』)。

天正8年(1580年),加賀一向一揆尾山御坊被攻陷,成為加賀金澤城初代城主,被賜予加賀半國的支配權。

佐久間盛政鳥越城奪回馬上畫像(建勲神社所藏)

天正9年(1581年),勝家赴往安土城時負責留守,上杉景勝等人乘機侵入加賀並攻陷白山城舟岡城)。此時前來救援的盛政到達,雖然城池已經被攻下,但是盛政卻向上杉軍挑戰並將其擊破。之後同年,能登國地侍因為景勝的煽動而蜂起,荒山城籠城之際,接受前田利家的邀請而前往救援,到達後把上杉軍擊退。

天正10年(1582年)6月2日,在本能寺之變當日跟隨勝家攻擊上杉方的越中松倉城。在信長死後跟隨勝家,勝家率軍往越前撤退,在希望討伐明智光秀上洛之際,向勝家說明情勢並諫止這次行動(『村井賴重覺書』),不過此説成疑。

賤岳之戰[編輯]

賤岳合戰圖屏風

勝家清洲會議後與羽柴秀吉的對立加深,天正11年(1583年),雙方在近江國余呉湖畔對陣。最初雙方有展開持久戰之勢,但是在盛政的從兄弟‧勝家的養子柴田勝豐投向秀吉一側時,勝豐的家臣則秘密進入盛政的陣地,並說出秀吉正留守在大垣

因此盛政向勝家提議急襲中川清秀的陣地。起初勝家反對,但是因為盛政強烈要求而妥協,以「攻陷城砦後要馬上回來」為條件而答應。盛政的急襲作戰非常成功,而盛政亦在大岩山殺死清秀,把賤岳之戰的前哨戰引向勝利。盛政以這次勝利而決定了戰爭的勝敗,並準備攻向羽柴秀長的陣地。之後向守備賤岳砦的桑山重晴命令「降伏並讓出城砦」,桑山則回答「希望能等到日落後才不抵抗」,賤岳砦的陷落似乎是沒法避免。

但是,以船渡過琵琶湖丹羽長秀軍登陸,以羽柴軍増援的身份出現,並與打算日落時從城砦退去的桑山隊合流,於是盛政為了加強攻勢而攻佔賤岳砦的作戰失敗(『柴田退治記』)。等到這次機會的秀吉,命令之前就準備好的軍隊以強行軍的方式返回戰場,於是盛政被敵人孤立。此時因為前田利家的部隊沒有行動,盛政的部隊與勝家本陣的連絡被切斷。

結果勝家軍被秀吉軍大敗,盛政為了東山再起而逃到加賀

最後[編輯]

在逃走途中,在越前府中附近的中村山中被鄉民捕獲。覺悟到自己命數已盡的盛政被引到直接與秀吉對話。在引渡途中,被淺野長政嘲問「被稱為鬼玄蕃的你,為什麼戰敗後還不自殺呢」(鬼玄蕃とも言われたあなたが、なぜ敗れて自害しなかったのか),但是盛政回答「源賴朝公被大庭景親擊敗時,躲進樹洞並逃走,最後不是成就了大事嗎」(源頼朝公は大庭景親に敗れたとき、木の洞に隠れて逃げ延び、後に大事を成したではないか),這個回答令到周圍的人相當感慨。

羽柴秀吉對盛政的武勇相當賞識,想盛政成為自己的家臣並答應平定九州後會把肥後一國賜予盛政,但是盛政以無法忘記信長勝家的大恩為由拒絕,並說「如果得生並見到秀吉殿的話,我一定會殺死閣下吧。請賜下死罪」(生を得て秀吉殿を見れば、私はきっと貴方を討ちましょう。いっそ死罪を申し付けて下さい),於是秀吉放棄說服盛政,並命令使用保留武士名譽的切腹,但是盛政希望以敗軍之將的身份被處刑,因此對秀吉說「請讓我乘車並接受綑綁,讓上下的人們看見,從一條的路口向下京遊街示眾。如此一來,秀吉殿的威光亦能響徹天下吧」(願わくば、車に乗せ、縄目を受けている様を上下の者に見物させ、一条の辻より下京へ引き回されればありがたい。そうなれば秀吉殿の威光も天下に響き渡りましょう,『川角太閤記』)。秀吉得知這個要求後,向盛政贈送小袖二重,不過盛政不喜歡紋柄和款式,並說「往死的衣裝應該像在戰場的大指物一樣鮮明顯眼才對。這樣才會讓盛政想死」(死に衣装は戦場での大指物のように、思い切り目立ったほうがいい。あれこそ盛政ぞと言われて死にたい),因此要求廣袖是染上紅色大紋,而裡面則是使用紅梅的小袖,秀吉對此說「直到最後還不忘武者之心的人哦。好吧好吧」(最後まで武辺の心を忘れぬ者よ。よしよし),於是賜下新的小袖。

盛政隨著秀吉在京市中乘車遊街示眾,此時「年齡三十,看見聞命於世的鬼玄蕃,在貴賤上下馬車道上橫臥,男女並立觀看。盛政側眼前進」(年は三十、世に聞こえたる鬼玄蕃を見んと、貴賤上下馬車道によこたわり、男女ちまたに立ち並びこれを見る。盛政睨み廻し行く,『佐久間軍記』),此後到達宇治槙島並在該地斬首。享年30歲。秀吉到最後仍對盛政的武勇感到相當可惜,在遊行時讓盛政至少能像武士一樣切腹並秘密遞上短刀,不過遭盛政拒絕並從容往死。戒名是英伯善俊大禪定門

辭世句為「世の中を廻りも果てぬ小車は火宅の門を出づるなりけり」。

死後[編輯]

尾陽神社(御器所西城址)

盛政有一名叫虎姬的女兒,成為盛政的義弟新莊直賴養女,後來因為秀吉的命令而嫁給中川清秀次男秀成,成為豐後岡藩藩主的奧方。因為這個關係,盛政的菩提寺位於大分縣竹田市英雄寺中。

秀成在虎姬死後,因為虎姬的希望而令5男勝成復興盛政的家族。子孫直在現時在大分市存續。

另外還有其他繼承盛政之名而在尾張德川家仕官的家臣存在的說法(『士林泝洄』、『尾張群書系圖部集』、『尾張國諸家系圖』)。虎姬的女兒誕下的兒子中,重行為初代,以重直重勝重賢重豐雅重一直存續。第2代的重直在上州擔任安中坂元兩所奉行。這是因為京都所司代板倉重宗信濃長沼藩藩主佐久間勝之(盛政之弟)的幫助。在雅重一代,由佐久間氏恢復為本姓三浦氏,但是此後斷絕。

登場作品[編輯]

小說
  • 毒蛾の舞』(作者:伊東潤,收錄在『国を蹴った男』的短編)

相關條目[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