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司馬榦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司馬榦
晉朝平原王
司馬姓
子良
封爵 安陽亭侯→平陽鄉侯→定陶伯→平原王
出生 魏明帝太和六年 (232年)
逝世 晉懷帝永嘉五年正月庚辰[1]
311年(78–79歲)

司馬榦(232年-311年2月26日),字子良西晉宗室河內溫縣人。司馬懿嫡三子,張春華所生(胞兄為司馬師司馬昭)。妻為滿寵之女,滿偉之妹。

曹魏末以公子(司馬懿追封公爵)賜爵安陽亭侯。後來魏帝曹髦攻打司馬昭時,司馬榦聞訊欲入閶闔掖門,但守門的司馬昭掾屬滿長武、孫佑等不納,只讓他走東掖門,導致他未能及時與司馬昭會合。司馬昭為此要滅孫佑族,在從事中郎荀勖勸諫下免孫佑為庶人,而滿長武則受刑而死,其父即司馬榦的內兄衛尉滿偉也被免為庶人。

遷撫軍中郎將,進爵平陽鄉侯。建五等爵位,改封定陶伯晉武帝登基,封平原王,封邑一萬一千三百戶,給鼓吹、駙馬二匹,加侍中之服。咸寧初年,遣諸王之國就藩,司馬榦有疾病,所以清虛靜退,簡於情慾,晉武帝特詔留他在洛陽太康末年,拜光祿大夫,加侍中,特假金章紫綬,班次三司晉惠帝即位,進左光祿大夫,侍中如故,劍履上殿,入朝不趨。

司馬榦為王,不事王國之務,有所調補,必以才能。雖有爵祿,若不在己,秩奉布帛,都累積腐爛。陰雨天則出犢車而內露車,或問其故,對曰:「露者宜內也。」朝士造之,雖通姓名,必令立車馬於門外,或終夕不見。時有得觀,與人物酬接,亦恂恂恭遜,初無闕失。司馬榦的姬死後,入斂不釘棺,置於後空室之中,幾天去看一次,有時居然對屍體行淫穢,等到屍體腐爛才安葬。

趙王司馬倫輔政,以司馬榦為衛將軍。惠帝反正復位,又以司馬榦為侍中,加太保齊王司馬冏平趙王司馬倫,宗室朝士都用牛酒勞賞司馬冏,只有司馬榦懷揣百錢,見司馬冏說:「趙王逆亂,汝能義舉,是汝之功,今以百錢賀汝。雖然,大勢難居,不可不慎。」司馬冏輔政,司馬榦到訪,司馬冏出迎拜。司馬榦入室,踞坐上,不讓司馬冏坐,對他說:「汝勿效白女兒,」意指司馬倫。司馬冏被殺後,司馬榦慟哭,對左右說:「宗室日衰,唯此兒最可,而復害之,從今殆矣!」

東海王司馬越至洛陽,去探望司馬榦,司馬榦閉門不納。司馬越駐車等候良久,司馬榦才派人道歉送客,他自己在門後偷看。當時沒人知道他的意思,有人認為他有疾病,有人認為他晦跡。永嘉五年正月庚辰日(311年2月26日[2])去世,時年八十。當時劉聰攻洛陽,朝廷沒有來得及贈諡號。有二子,世子司馬廣早卒,次子司馬永太熙年間封安德縣公,散騎常侍,皆為善士。永嘉之亂遇難,合門被殺。

參考資料[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