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克塔夫·米爾博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奧克塔夫·米爾博
Octave Mirbeau
Octave Mirbeau.jpg
出生Octave Henri Marie Mirbeau
(1848-02-16)1848年2月16日
 法國卡爾瓦多斯省特雷維埃
逝世1917年2月16日(1917歲-02-16)(69歲)
 法國巴黎
職業文學家小說家劇作家、人權活動家
體裁小說短篇小說喜劇
文學運動印象派
代表作袐密花園》(1899), 《廚娘日記》(1900), 《生意就是生意》(1903)
配偶Alice Regnault(1849-1931)
受影響於讓-雅克·盧梭費奧多爾·陀思妥耶夫斯基列夫·托爾斯泰
施影響於加繆歐仁·尤內斯庫弗朗茨·卡夫卡
官方網站
http://mirbeau.asso.fr/

奧克塔夫·米爾博(Octave Mirbeau,1848年2月16日-1917年2月16日),法國記者、藝術評論家、小說家、劇作家。米爾博是克勞德·莫奈奧古斯特·羅丹的好朋友。他在法國諾曼第一生大半時間從事文學創作,曾發表約1200篇具有影響力的短篇文章和小說,代表作有三部自傳體小說 Le Calvaire, L』Abbé JulesSébastien Roch,以及後來的《女生日記》、《秘密花園》、《天空》。《秘密花園》是其定鼎之作,在19世紀西方文學界產生過巨大影響。 米爾博是一個在歐洲享有知名度, 並且深受群眾,先鋒派藝術以及文學人士認可的人士。他的作品已被譯成了30多種文字。但同時,他也是一個頗有爭議的人物。由於無論在政治問題還是社會問題上,他都讓 當權者感到不安,在他死後,他仍舊受到近半個世紀的批判。

生平[編輯]

米爾博是公證人的孫子,醫生的兒子。他在諾曼第長大,並在瓦訥上中學。 他十五歲被學校趕了出來。高中畢了業以後,他讀了一段法學院。可是因為缺乏興趣,他最後就放棄了。回到了兒時的村落,他當起了公證人的助理。在1870年普法戰爭中應徵入伍。這一段傷痛的經歷給他的文學作品提供了許多素材。

1870年普法戰爭結束兩年以後,米爾博被波拿巴黨的領導人僱傭做私人秘書。他的記者生涯是在跟隨波拿巴黨以後開始的。他最開始寫的作品都是以代筆者身份而寫的。不久後,他便開始以自己的名義寫書來表達他個人的道德觀。作為無政治主義者以及德雷福斯支持者,米爾博代表了一代參與民事的文學者。他保持著政治獨立性並且堅持他自己的信仰,那就是人的主要任務就是保持清醒。

米爾博卒於1917年。死後被葬在巴黎十六區

作為藝術評論家,米爾博曾為他所喜愛的藝術家唱過讚歌。比如,奧古斯特·羅丹克勞德·莫內卡米耶·畢沙羅保羅·塞尚保羅·高更奧古斯特·雷諾瓦。米爾博也是文森·梵谷最早的鼓吹者之一。

文學創作[編輯]

在寫完10本以代筆者身份寫的書以後,米爾博開啟了他自己的文學之路。他的第一本書叫做 Le Calvaire,發表於1886年。1888年,米爾博出版了 L』Abbé Jules。1890年, 米爾博出版了 Sébastien Roch

不久後,米爾博經厲了嚴重的文學以及存在感危機,但他仍舊出版了一個作品, Dans le ciel。在德雷福斯事件發生以後,米爾博變得更加的悲觀。他出版了兩本被評判為道德淪喪的作品, Le Jardin des supplices (秘密花園) 以及 Le Journal d'une femme de chambre。在這兩本書里,米爾博使用了非傳統的寫作習俗,例如拼貼技術,它違背了逼真以及虛幻可信度的準則,也違抗了某些虛偽的社會習俗。

在米爾博最後出版的兩本小說里,他則更加遠離寫實主義。他在作品裡增加了許多的幻想類元素, 甚至把他自己的貓和狗撰寫成主人公。

舞台劇創作[編輯]

米爾博在舞台藝術領域以現代悲劇,1897年的 Les Mauvais bergers ,邁出了他的第一步。而1903年的話劇 Les affaires sont les affaires (生意就是生意) 使他聞名於世。這是一部擁有莫里哀特色的諷刺喜劇。

1908年,經過一個漫長的法律和媒體戰爭,米爾博的話劇 Le Foyer 終於在巴黎的法蘭西喜劇院, Comédie-Française,上演。在這部作品當中,米爾博引入了一個新的遭忌諱的話題,那就是在一個表面上慈善的住宅里發生的對青少年的經濟剝削和性侵犯。

米爾博同時也寫了六個僅有一個場景的話劇,以 Farces et moralités 之名在1904年出版。在這六個作品裡,米爾博可以說是鋪墊了貝托爾特·布萊希特哈羅德·品特,還有歐仁·尤內斯庫 的話劇風格。他對語言的表達方式提出挑戰,使律法不再神秘,使政治家的談話受到譏諷,並使愛情的對話遭到嘲諷。

評價[編輯]

米爾博從未被遺忘過。他的作品一直在被出版發表。但他撰寫的大量文學作品中只有三部被讀者熟知。他的文學表現方式及政治觀點一直飽受批評。

但最近幾年,米爾博開始被重新研究評價。他在19世紀末到一站結束前(美好年代)的期間對文學,藝術,以及政治上的貢獻開始被認可。

作品[編輯]

Jean Launois, 廚娘日記, 女生日記, 1935
  • Lettres de ma chaumière (自我故鄉的信) (1885).
  • Le Calvaire (1886).
  • L'Abbé Jules (1888).
  • Sébastien Roch (1890).
  • Dans le ciel (天空) (1893-1989).
  • Contes de la chaumière (1894).
  • Les Mauvais bergers (工女馬得蘭) (1897).
  • Le Jardin des supplices (秘密花園) (1899).
  • Le Journal d'une femme de chambre (廚娘日記, 女生日記, 女僕日記) (1900).
  • Les 21 jours d'un neurasthénique (1901)

(一個神經衰弱者的二十一天, 1996).

  • Les affaires sont les affaires (生意就是生意) (1903).
  • Farces et moralités (1904).
  • La 628-E8 (1907).
  • Le Foyer (1908).
  • Dingo (1913).
  • Les Mémoires de mon ami (1919).
  • Un gentilhomme (1920).
  • Contes cruels (1990).
  • L'Affaire Dreyfus (1991).
  • Lettres de l'Inde (1991).
  • Combats esthétiques (1993).
  • L'Amour de la femme vénale (1994).
  • Combats littéraires (2006).
  • Correspondance générale(2003-2005-2009).

參見[編輯]

  • Reginald Carr, Anarchism in France - The Case of Octave Mirbeau,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1977. ISBN 9780719006685
  • Pierre Michel and Jean-François Nivet, Octave Mirbeau, l'imprécateur au cœur fidèle, Séguier, 1990, 1020 pages.
  • Pierre Michel, Les Combats d'Octave Mirbeau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Annales littéraires de l'université de Besançon, 1995, 386 pages.
  • Christopher Lloyd, Mirbeau's fictions, Durham, 1996.
  • Enda McCaffrey, Octave Mirbeau’s literary intellectual evolution as a french writer (1880-1914), Edwin Mellen Press, 2000, 246 pages.
  • Pierre Michel, Lucidité, désespoir et écritur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Presses de l'Université d'Angers (2001).
  • Samuel Lair, Mirbeau et le mythe de la nature, Presses universitaires de Rennes, 2004, 361 pages.
  • Pierre Michel Octave Mirbeau et le roman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Société Octave Mirbeau, 2005, 276 pages.
  • Pierre Michel Bibliographie d'Octave Mirbeau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Société Octave Mirbeau, 2009, 713 pages.
  • Pierre Michel Albert Camus et Octave Mirbeau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Société Octave Mirbeau, Angers, 2005, 68 pages.
  • Pierre Michel Jean-Paul Sartre et Octave Mirbeau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Société Octave Mirbeau, Angers, 2005, 67 pages.
  • Pierre Michel, Octave Mirbeau, Henri Barbusse et l'enfer頁面存檔備份,存於網際網路檔案館), 51 pages.
  • Robert Ziegler, The Nothing Machine : The Fiction of Octave Mirbeau, Rodopi, Amsterdam – Kenilworth, September 2007.
  • Samuel Lair, Octave Mirbeau l'iconoclaste, L'Harmattan, 2008.
  • Yannick Lemarié - Pierre Michel, Dictionnaire Octave Mirbeau, L'Age d'Homme, 2011, 1,200 p.
  • Anita Staron, L'Art romanesque d'Octave Mirbeau - Thèmes et techniques, Wydawnictwo Uniwersytetu Lodzkiego, 2014, 298 p.
  • Cahiers Octave Mirbeau, n° 1 to n° 21, 1994–2014, 7 700 pages.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