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子規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弟子規》,原名《訓蒙文》,是一本清朝出現的兒童啟蒙教材,內容以儒家道德為主,以韻文寫成。一般認為作者是清朝康熙年間的秀才李毓秀,後經賈存仁修訂改編,改稱《弟子規》。

內容[編輯]

其內容取自《論語·學而篇》中的第六條:「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泛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核心思想是孝、悌、仁、愛。

《弟子規》是以三字一句,兩句一韻的文體方式編纂而成。然後再以《總敘》、《入則孝》、《出則弟》、《謹》、《信》、《汎愛眾》、《親仁》和《餘力學文》等部份來加以演述。列舉為人子弟在家、外出、待人接物、求學等應有的禮儀和規範,特別講求家庭教育和生活教育。

外源與借鑑[編輯]

《弟子規》〈總敘〉與《論語.學而》中「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幾乎完全相同,以此為全書之主旨,將全書分成七個段落,訓誡弟子於日常生活中所應遵循之規範[1]

弟子規 論語.學而
弟子規,聖人訓,首孝弟,次謹信,汎愛眾,而親仁,有餘力,則學文。 弟子入則孝,出則弟,謹而信,汎愛眾,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

《禮記.曲禮》內文中以三字一句且協韻的形式,可能也影響了《弟子規》的編排[1]

弟子規 曲禮
冬則溫,夏則清,晨則省,昏則定。 凡為人之禮,冬溫而夏清,昏定而晨省。
出必告,反必面,居有常,業無變。 夫為人子者,出必告,反必面,所遊必有常,所習必有業,恆言不稱老。
路遇長,疾趨揖,長無言,退恭立。 遭先生於道,趨而進,正立拱手。先生與之言則對,不與之言則趨而退。
勿踐閾,勿跛倚,勿箕踞,勿搖髀。 毋踐屨,毋踖席,摳衣趨隅。
將上堂,聲必揚。 將上堂,聲必揚。

《弟子規》與朱熹的《童蒙須知》文意也相當類似[1]

弟子規 童蒙須知
父母呼,應勿緩,父母命,行勿懶。 若父母長上有所召喚,卻當疾走而前,不可舒緩
出必告,反必面。 凡出外,及歸,必於長上前作揖。
父母教,須敬聽,父母責,須順承。 父母長上有所教督,但當低首聽受,不可妄大議論。長上檢責,或有過誤,不可便自分解,姑且隱默,久,卻徐徐細意條陳雲,此事恐是如此,向者當是偶爾遺忘。或曰當是偶爾思省未至。若爾,則無傷忤,事理自明。
稱尊長,勿呼名。 凡稱呼長上,不可以字。
路遇長,疾趨揖。 凡道路遇長者,必正立拱手,疾趨而揖。
尊長前,聲要低,低不聞,卻非宜。 凡人弟子,須是常低聲下氣,語言詳緩。
進必趨,退必遲,問起對,視勿移。 凡侍長者之側,必立正拱手,有所問,則必誠實對。
朝起早,夜眠遲。 凡子弟,須要早起晏眠。
便溺回,輒淨手。 凡如廁,必去外衣,下,必盥手。
冠必正,紐必結,襪與履,俱緊切。 男子有三緊,為頭緊腰緊腳緊。……此三者,要緊束,不可寬慢。
置冠服,有定位,勿亂頓,致污穢。 凡脫衣服,必整齊摺疊箱篋中,勿亂頓放,則不為塵埃雜穢所污。
對飲食,勿揀擇,食適可,勿過則。 凡飲食,有則食之,無則不可思索。……凡飲食之物,勿爭較多少美惡。
冬則溫,夏則清,晨則省,昏則定。 凡為人之禮,冬溫而夏清,昏定而晨省。
年方少,勿飲酒,飲酒醉,最為醜。 凡飲酒,不可令至醉。
步從容,立端正。 凡行步趨蹌,須是端正,不可疾走跳躑。
緩揭簾,勿有聲。 凡開門揭簾,須徐徐輕手,不可令震驚聲響。
執虛器,如執盈。 執器皿,必端嚴,唯恐有失。
用人物,須明求,倘不問,即為偷。 父兄長上坐起處,文字紙劄之屬,或有散亂,當加意整齊,不可輒自取用。
鬥鬧場,絕勿近,邪僻事,絕勿問。 凡喧鬨爭鬥之處,不可近,無益之事,不可為。
人問誰,對以名,吾與我,不分明。 凡對父母長上朋友,必稱名。
人有短,切莫揭,人有私,切莫說。……善相勸,德皆建,過不規,道兩虧。 凡聞人所為不善,下至婢僕違過,宜且包藏,不應便爾聲言。當相告語,使其知改。
待奴婢,身貴端。 凡待婢僕,必端嚴,勿得與之嘻笑。
讀書法,有三到,心眼口,信皆要。 余嘗謂讀書有三到,謂心到,眼到,口到。……三到之法,心到最急,心既到矣,眼口豈不到乎。
房室清,牆壁淨,几案潔,筆硯正。 凡為人子弟,當灑掃居處之地,拂拭几案,當令潔淨。
墨磨偏,心不端,字不敬,心先病。 凡寫文字,須高執墨錠,端正研磨。

……凡寫字,未問寫得工拙如何,且要一筆一畫,嚴正分明,不可潦草

列典籍,有定處,讀看畢,還原處。 凡百器用,皆當嚴肅整齊,頓放有常處,取用既畢,復置元所。……

凡讀書,須整頓几案,令潔淨端正,將書冊整齊頓放

雖有急,卷束齊。 雖有急速,必待掩束整齊,然後起。

民國以後的《常禮舉要》,其內容也和《弟子規》有相當多雷同之處[1]

弟子規 常禮舉要
出必告,反必面。 為人子,出必告,反必面。
路遇長,疾趨揖。 見長者,必趨致敬。
長者立,幼勿坐。 長者立,不可坐,長者來,必起立。
問起對,視勿移。 談話應答必顧望。
晨則省,昏則定。……。朝起早,夜眠遲。 為人子,不晏起,衣被自己整理,晨昏必定省。
衣貴潔,不貴華。 衣冠不求華美,惟須整潔。
勿踐閾,勿跛倚,勿箕踞,勿搖髀。 立不一足跛,坐勿展腳如箕。
恩欲報,怨欲忘,報怨短,報恩長。 施恩求忘,受恩必報。

作者與成書年代[編輯]

關於《弟子規》的成書年代及作者方面,有幾種看法。

影響[編輯]

清朝[編輯]

據稱,歷代用韻語編成,傳授倫理道德的蒙學讀物中,以《弟子規》的影響最為廣大。自清代開始傳授以來,幾乎沒有任何一部蒙學讀物比它更為風行,即便是自宋代以來就長期風行的《三字經》,也幾乎因《弟子規》的傳授而廢棄。在清代,許多地方政府都曾飭令所屬州縣,將《弟子規》列為私塾或義學的童蒙必讀書籍[10]。《弟子規》是清中期以來流行最廣,影響最大的蒙學教材[11]

但是,江南大學副教授黃曉丹指《弟子規》誕生於清代,而做清代文獻研究的黃接觸了大量清代的詩文集、傳記和家譜,卻從來沒看到過有提到《弟子規》。黃問及研究民國文獻的朋友、讀過大量現代學者的回憶錄和傳記的朋友,發現他們也都從未見過《弟子規》[12]。並指「《弟子規》編成後,因其通俗易懂,易於背誦,甚為普及,清代末年有的地方官府還將其定為私塾丶義學的必讀教材,甚至作為『勸善』書籍,在祠堂丶茶館丶書館中進行宣講,使其廣為流傳。」的說法來自於文革時期的《天津師院學報》1974年01期文章《<弟子規>宣揚了什麼?》[13]。根據台灣師大劉雅苓與東北師大周明傑的考證,《弟子規》在鴉片戰爭之後才出現,作者過世後一百年之內並沒有廣泛出版。在《四庫大系系列資料庫》9153種書里,檢索《弟子規》,只找到兩條文獻。「廣為流傳」的說法有誇大和臆測的嫌疑。檢出的一條文獻說:「勞乃宣,字玉初,浙江桐鄉人。同治十年進士,……任吳橋,創里塾,農事畢,令民入塾,授以弟子規、小學內篇、聖諭廣訓諸書,歲盡始罷」(《清史稿·勞乃宣傳》)。說明《弟子規》最初的使用環境是祠堂、茶館、書館,使用對象是幹完農活的成年人,適用範圍是社會下層,李白杜甫沒有讀過它、清代的知識階層也不讀它。勞乃宣教授《弟子規》的本來目的是原先教育不識字的成年農民識字與不違法,是用於向那些被剝奪了更高發展要求的農民勸善的行為規範。《弟子規》本來也不是專門寫給兒童的。它的流行是二十一世紀開始的[12]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編輯]

中華民國(台灣)[編輯]

黃曉丹指,九十年代,台灣迎來了解嚴後的教育自由化時代,1991年,台灣教育部停止《四書》為中學唯一文化基本教材,台灣民間開始自行組織讀經。台灣學者王財貴就是其中影響最大的一個。王財貴的讀經書目在二十年間不斷窄化,最初他的讀經書目包括中西經典,但後來為了「便利、普及、實效、實證」的目的多次修訂,真正普遍得到實施的,讀得最多的也就是《弟子規》。而同時台灣各種宗教團體也希望借著讀經來擴大自己的聲譽。在1993-2000年之間,台灣天帝教一貫道佛教的各種組織都捐印了大量讀經手冊和書籍。而這些宗教團體捐印得最多的就是通俗易懂、篇幅簡短、不涉及形而上辯論的《弟子規》。《弟子規》由此在台灣得到普及[12]

  • 台灣有大量民間《弟子規》學習班,多數為佛教寺廟與團體組織[14]
  •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網站將《弟子規》列為數位僑教系列教材之一[15],並將其製作成為安卓以及iPhone/iPod的app[16]
  • 台灣升恆昌免稅商店董事長江松樺稱要求7000多名員工必讀《弟子規》[17]
  • 2013年8月,台中監獄舉辦「弟子規」背誦決賽,要在3分鐘內背完是基本要求,還得拚速度、比清晰和台風,個人組第1名可得2萬元新台幣獎金[18]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中國期刊網上以「弟子規」和「三字經」分別為關鍵詞進行檢索的結果,從1956-2000年之間幾乎沒有提到弟子規,從2004年開始,「弟子規」飛速上漲,到2008年曝光率超過「三字經」。2004年之後的十年間,「三字經」的使用率膨脹了2.4倍,而「弟子規」的使用率膨脹了70倍,顯示2004年後《弟子規》在中國大陸的影響力出現戲劇性增長。黃曉丹對此的解釋是,大陸受到了在台灣的劉財貴等民間讀經運動的影響,更有淨空法師江西廬江縣湯池鎮創辦的「廬江文化教育中心」的影響[12][19]

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在任中央黨校校長期間,於2009年5月13日講話號召"領導幹部要通過研讀優秀傳統文化書籍,不斷提高人文素養和精神境界。"[20]2009年7月20日中共北京市委機關報《北京日報》發表中央黨校教授任登第的文章,將習的講話解讀為「領導幹部不妨讀讀《弟子規》」[21]。以《弟子規》為代表的「國學」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流行度急劇升高。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認為,《弟子規》的流行得到了中國共產黨的支持[22]葉劍英之女凌孜在2013年4月20日香港《群書治要》論壇開幕式上講話稱習近平稱讚《弟子規》是好書[23]。習近平在2014年5月31日到北京市海淀區民族小學參加慶祝「六一」國際兒童節活動時,親自聽學生背誦《弟子規》[24]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很多政府機關、廠礦、學校、私人企業、監獄、看守所組織成員學習《弟子規》。

  • 2008年3月24日,中國中央電視台社會與法頻道《第一線》欄目報導海南省監獄推行弟子規[25]
  • 2010年7月8日開始,中國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欄目開始播出由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錢文忠主講的22集講座《解讀〈弟子規〉》。
  • 2011年,中共湖南省懷化學院委員會黨校將《弟子規》作為培訓教材[26]
  • 2013年,中共大連市委黨校組織全體教職工進行《弟子規》培訓[27]
  • 2012年2月24日,廣州市天河區教育局規定:「幼兒園要誦讀《弟子規》、《三字經》、《唐詩》等,在老師的指引下初步學會感受語言韻律美,初步欣賞經典音樂、美術;小學一年級要全本誦讀《弟子規》、《三字經》」[28][29]
  • 2013年8月,廣東省中山大學要求新生開學交《弟子規》讀後感。據《南方日報》調查,32%的新生支持中大的做法;17%的新生明確反對;而51%的新生持中立態度。持支持態度的學生大多認為,《弟子規》作為傳統的經典著作,是值得當代大學生學習閱讀並踐行的,對於學生待人接物、為人處世、求學、孝敬長輩有著積極作用;反對的人則認為《弟子規》已經過時了,裡面很多封建的思想不符合時代要求,對當代大學生的發展不利[30]
  • 2014年,中共湖北省仙桃市紀委宣傳部投資拍攝廉政微電影《弟子規》[31]
  • 2014年,海南省監獄局號召以《弟子規》等傳統文化讀本感化監犯[32]
  • 2015年,遼寧省鐵嶺監獄在監管區建立《弟子規書簡》碑[33]

評價[編輯]

內容[編輯]

  • 《弟子規》本身與儒家經典里的論述存在矛盾,甚至有自相矛盾。
    • 《弟子規·入則孝》:諫不入,悅復諫;號泣隨,撻無怨。
      • 孔子家語·六本》:小棰則待過,大杖則逃走,故瞽瞍不犯不父之罪,而舜不失烝烝之孝,今參事父委身以待暴怒,殪而不避,〈殪死〉既身死而陷父於不義,其不孝孰大焉?汝非天子之民也,殺天子之民,其罪奚若?
      • 《論語憲問》:「或曰:『以德報怨,何如?』子曰:'何以報德?以直報怨,以德報德。』」
      • 《弟子規·入則孝》:親所好,力為具;親所惡,謹為去。(按:如順父母好惡,為何需諫?)
  • 吉林省長春市偽滿皇宮博物院東北淪陷史陳列館中展出,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博物館巡展的《勿忘9.18日本侵略中國東北史實展覽》中,《弟子規》被作為展品展出,其說明為「偽滿宣揚『孝為先』的讀本」[34]
  •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74年的批林批孔運動期間,出現多篇對《弟子規》的批判文章,稱其是一本浸透孔孟毒素的「啟蒙教科書」,把反動的孔孟之道和程朱理學具體化、通俗化,用以培養地主階級的接班人,毒害廣大青少年和勞動人民[35];是宣揚孔孟之道,毒害青少年的「黑規」「黑書」[36];是封建統治階級強制小學生必須遵守的規矩和準則,作者李毓秀是一個「守師說不敢變」的腐儒[13]
  • 中山大學哲學系教授袁偉時寫文章中暗示,新中國成立以前,對中國傳統文化有較深研究的學者不會承認《弟子規》是經典。並指其毫無操作性,稱把300多年前五六歲小孩念的課本吹捧為經典,要今日大學生誠惶誠恐去學習,本身就是一個大笑話[37]
  • 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錢文忠認為,《弟子規》就是一部教導五倫大道規範的書,學習、轉化、落實《弟子規》,對個人、對家庭、對單位、對國家、對社會,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全民都應該讀讀《弟子規》[7]
  • 江南大學副教授黃曉丹認為,《弟子規》不是過去傳統文化資源的如實繼承;不能滿足當下物質和精神需求;不具有未來發展潛能。《弟子規》這樣的文本會給現代人帶來的心靈衝突。它以強烈的訓導口吻和死板規定提出種種要求,導致生命體驗的虛假化。無論要回答的問題是「如何能在現代社會實現兒童個人的潛能的最大發展」,還是「如何能傳承傳統文化中優雅和高貴的內容」都實在看不出有什麼理由要在千千萬萬的文本中選擇《弟子規》[12]

傳播[編輯]

權威性[編輯]

  • 相當多的學者指出《弟子規》的作者李毓秀,是清代山西絳州的一位秀才,沒有中舉,也沒有其他學術上或者政治上的成就。
  • 黃曉丹指,《弟子規》出現在鴉片戰爭後,流行起來更要到二十一世紀,它並不是中國「兒童傳統文化教育」的基本材料,歷史上的賢人君子、創作成果,與從小讀《弟子規》毫無關係。 《弟子規》在最初的使用環境是晚清的祠堂、茶館、書館,使用對象是幹完農活的成年農民,用途是教農民識字、不違法。 李白杜甫沒有讀過它,清代的知識階層也不讀它,質疑它在今天被捧到了太高的位置[12]
  • 復旦大學教授錢文忠也指與《論語》、《莊子》、《老子》相比,《弟子規》是無法算作可以供奉在廟堂之中的經典之作。哪怕跟《三字經》相比,《弟子規》從歷史悠久的角度也沒得比[7]

外部連結[編輯]

Wikisource-logo.svg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影視作品[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1.2 1.3 外緣研究. [2016-07-19]. 
  2. ^ 林, 文寶. 歷代啟蒙教材初探. 台北市: 萬卷樓. 民85年: 162. 
  3. ^ 郭, 立誠. 小四書. 台北市: 號角出版社. 民72年7月: 54. 
  4. ^ 雷, 僑雲. 中國兒童文學研究. 台北市: 臺灣學生. 民77年. 
  5. ^ 《弟子規》序文. 屏東: 阿西國工作站. 1999年5月. 
  6. ^ 《弟子規注音版》序文. 臺北市: 風車圖書. 1999. 
  7. ^ 7.0 7.1 7.2 錢, 文忠. 錢文忠解讀《弟子規》. 中國青年出版社. 2010-08-01. ISBN 9787500694540. 
  8. ^ 徐, 梓. 蒙學讀物的歷史透視. 武漢: 湖北教育出版社. 1995: 110. 
  9. ^ 郭, 湘齡. 《兒童弟子規》序文. 臺北縣: 瑞昇文化圖書事業有限公司. 2001年10月. 
  10. ^ 徐, 梓. 蒙學讀物的歷史透視. 武漢: 湖北教育出版社. 1995: 110. 
  11. ^ 周, 愚文. 中國教育史綱. 台北: 正中書局.流傳文化.墨文堂文化. 2001: 370. ISBN 9570914076. 
  12. ^ 12.0 12.1 12.2 12.3 12.4 12.5 12.6 弟子規被指並非古人啟蒙讀物 本世紀才走紅. 新京報書評周刊. [2016-07-19]. 
  13. ^ 13.0 13.1 中共河西區委政工組理論小組. 《弟子規》宣揚了什麼?. 天津師院學報 (天津師院). 1974, (1) [19 July 2016]. 
  14. ^ 台灣各地弟子規讀書會資訊. 台灣各地弟子規讀書會. [2016-07-19]. 
  15. ^ 弟子規. 中華民國僑務委員會. [2016-07-19]. 
  16. ^ 《幼童華語讀本》及《弟子規》Android APP上架囉. 中華民國(台灣)駐奈及利亞聯邦共和國商務代表團. [2016-07-19]. 
  17. ^ 升恆昌辦桌圍爐 揪童做公益. 中國時報. [2016-07-20]. 
  18. ^ 受刑人背誦弟子規 拚2萬獎金. 中華民國犯罪矯正協會. [2016-07-19]. 
  19. ^ 離開「孔子」的日子. 南方周末. [2016-07-18]. 
  20. ^ 習近平:領導幹部要愛讀書 讀好書 善讀書. 新華社. [2016-07-18]. 
  21. ^ 北京日報:領導幹部不妨讀讀《弟子規》. 北京日報. [2016-07-18]. 
  22. ^ China’s Neo-Confucianism. 外交政策. [2016-07-18]. 
  23. ^ 葉劍英之女凌孜在香港舉行的《群書治要》論壇上致辭時說習近平主席稱讚《弟子規》是好書,並讚嘆淨空老和尚。. [2016-07-18]. 
  24. ^ 習近平到北京市海淀區民族小學參加慶祝「六一」國際兒童節活動. 新華社. [2016-07-18]. 
  25. ^ 中央電視台報導海南省監獄推行弟子規. [2016-07-18]. 
  26. ^ 中國傳統文化的現代價值——以《弟子規》為例. 吳大順. [2016-07-18]. 
  27. ^ 校院一周活動安排(2月18日至2月24日). [2016-07-18]. 
  28. ^ 魯迅走了金庸來了 中小學教材非得如此「換血」?. 羊城晚報. [2016-07-18]. 
  29. ^ 一年級要全本背誦《弟子規》《三字經》. 南方日報. [2016-07-18]. 
  30. ^ 中山大學新生開學交《弟子規》讀後感引爭議. 南方日報. [2016-07-18]. 
  31. ^ 仙桃市廉政微電影《弟子規》開拍. 湖北省紀委監察廳. [2016-07-18]. 
  32. ^ 海南監獄以《弟子規》等傳統文化讀本感化監犯. 中國新聞網. [2016-07-18]. 
  33. ^ 鐵嶺監獄《孝道文化長廊》《弟子規書簡》《偉人語錄小品》建築投入使用. 鐵嶺監獄. [2016-07-18]. 
  34. ^ 夏日東北行--日軍侵華罪證展覽專輯. 羊城晚報. [2016-07-26]. 
  35. ^ 北京新華印刷廠凹印車間理論小組 北京師大教育系師生《弟子規》批註小組. 《弟子規》批註選. 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 (北京師大). 1974, (1974年05期) [19 July 2016]. 
  36. ^ 北京師院政教系赴北京第一軋鋼廠小分隊. 弟子規》是宣揚孔孟之道,毒害青少年的「黑規」. 北京師院學報(社會科學版) (北京師院). 1974, (1974年04期) [19 July 2016]. 
  37. ^ 中大要求新生讀《弟子規》 袁偉時:這是大笑話. 羊城晚報. [2016-07-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