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濠梁之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濠梁之辯,即魚樂之辯,是指戰國時代的兩名思想家莊子惠施的一次辯論。這次辯論以河中的鯈魚是否快樂,以及雙方怎麼知道魚是否快樂為主題。

背景[編輯]

惠施名家的代表人物,在當時與孔子老子墨子齊名。[1]

莊子是戰國宋國人,道家學派的代表人物。莊子惠施既是朋友又是辯論的對手。《莊子》一書里多次提及兩人的辯論。[2]「濠梁之辯」是其中的一次,其文字記錄出自出自《莊子·秋水》。濠水是河名,在今天的安徽省鳳陽;「梁」是古人對橋的稱呼。[3]

經過[編輯]

原文[編輯]

莊子與惠子遊於濠梁之上。莊子曰:「鯈魚出遊從容,是魚之樂也。」惠子曰:「子非魚,安知魚之樂?」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魚也,子之不知魚之樂,全矣。」莊子曰:「請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我知之濠上也。」

白話文[編輯]

莊子和惠子(惠施)出遊至濠水的橋梁上。莊子說:「鰷魚自在地游水,這就是魚的快樂啊!」惠子說:「你不是魚,如何知道魚的快樂?」莊子說:「你不是我,如何知道我不知道魚的快樂?」惠子說:「我不是你,本來就不知道你(知道什麼);而你本來就不是魚,你不知道魚的快樂是周全的(判斷)。」莊子說:「請回到原本的問題。你問『你如何知道魚快樂』這句話,表示你明白我知道魚快樂後才問我(知道的方法),我(的方法)是在濠水上(觀察後)知道的。」

分析[編輯]

因濠梁之辯出自《莊子》一書,目前無法確定故事是否只是莊子為了闡述他的觀點編造而成。尤其是惠施目前所能夠掌握的資料僅僅是出自《莊子·天下篇》,其本人的著作已經遺失,因此我們所能掌握的惠施的學說只有「厤物之意」。[1]

有觀點認為,濠梁之辯中,惠施代表的是理性思考。他就事論事,覺得人不可能感知魚是否快樂,同時也不會將自己的快樂轉移到外物之中。與他相反的是,莊子以自己對外物的理解作為外物的狀況。他自己高興,就將自己的高興之情表達到河流中的魚身上,認為魚也很快樂。[4]

惠施認為不同的認識主體(人、魚、或其他物種)無法真正認識彼此的認識(例如,知道別人知道什麼),但莊子發現這種觀點是一種悖論,因為若無法認識其他主體的認識,就無法斷定其他主體無法認識,但惠施回應莊子的相關挑戰時還是沒察覺這是個悖論。於是莊子回到惠施一開始的問題(「安知魚之樂」),並且故意忽視其反問法的修辭而將其理解為真實的提問(知道魚之樂的方法是什麼),才會對惠施說「已知吾知之而問我」,並最後說出知道魚之樂的方法就是在河上觀察。所以原文的前半是牽涉到認識論相對主義、和悖論的精彩哲學對話,後半則是莊子裝糊塗與惠施玩的語言遊戲[5]

理解[編輯]

整個辯論可用以下流程來理解。

  • 莊子觀點:人能感知魚的快樂。
  • 惠施觀點:人不能感知魚的快樂。

辯論回合

莊子 惠施 原文語句
莊知魚樂 是魚樂也
惠知莊,莊不知魚樂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
莊知魚樂,惠不知莊 子亦非我
惠不知莊,莊不知魚樂 我非子,子亦非魚

在這場辯論中,之所以看起來最後莊子能夠占優,是因為惠施提出的「子非魚,安知魚之樂」,這句話可產生歧義。一方面可以理解為表示對於莊子能否知道魚之樂提出質疑,另一方面可理解為對於莊子以何種方式知道魚之樂提出疑問。莊子本來是以前者理解作為質疑,並且惠施之後的回答表明跟莊子原本的觀點達成了共識,並進行交鋒。惠施最後做出了合理的歸納,導致莊子無法反駁,便提出了對於惠施第一句話的第二種理解來進行詭辯(對於形式邏輯者來說為詭辯),可以說只是通過文字遊戲(回歸道,取消主客二分)的方式進行了反駁。這場辯論本來是惠施自己說出了歧義句,但是他並不是自相矛盾,因為本來共識層面雙方都是以「惠施不知魚之樂」在進行辯論,這種理解在此環境下也極為恰當,不過是莊子最後自己玩了文字遊戲(微言大義)。[原創研究?]

參考文獻[編輯]

引用[編輯]

  1. ^ 1.0 1.1 從濠梁之辯看莊惠二人的思想(二). [2010-07-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9-23). 
  2. ^ 莊周夢蝶與濠梁之辯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0-06-25.
  3. ^ 濠梁之辯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4-04-26.
  4. ^ 從濠梁之辯看莊惠二人的思想(一). [2010-07-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2-28). 
  5. ^ 存档副本. [2021-10-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0-02). 

來源[編輯]

網頁

參見[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