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尔·罗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The Right Hon. Cecil Rhodes
塞西尔·罗兹阁下
Cecil Rhodes - Project Gutenberg eText 16600.jpg
任期
1890年7月17日-1896年1月12日
君主 维多利亚
州長 亨利·尼斯
金馬倫
夏喬士·羅便臣
前任 戈登·斯普里格
繼任 戈登·斯普里格
个人资料
出生 1853年7月5日(1853-07-05)
英格兰赫特福德郡Bishop's Stortford
塞西尔·约翰·罗兹
逝世 1902年3月26日(48歲)
开普Muizenberg(今南非
安葬地點 南罗得西亚馬托博“World's View”(今津巴布韦
20°25′S 28°28′E / 20.417°S 28.467°E / -20.417; 28.467坐标20°25′S 28°28′E / 20.417°S 28.467°E / -20.417; 28.467
國籍 英籍
配偶 未婚
親屬 弗朗西斯·威廉·罗兹(父亲)
路易莎·皮科克·罗兹(母亲)
弗朗西斯·威廉·罗兹(兄弟)
母校 Bishop's Stortford Grammar School
牛津大學奧里爾學院
職業 商人
政治家

塞西尔·约翰·罗兹PCDCL英语Cecil John Rhodes,1853年7月5日-1902年3月26日),[1]一译塞西尔·罗德斯,英裔南非商人,矿业大亨与政治家。他是戴比尔斯的创始人。这间公司现时的毛坯钻石销售额占全球销售额的40%,在以往一度占全球销售额的90%。[2]他是殖民主义的虔诚信徒,罗得西亚即以他为名。1964年,北罗得西亚加入赞比亚,成为后者的一部分。南罗得西亚从此被简称为罗得西亚。1980年,罗得西亚正式独立,更名为津巴布韦。南非的罗得西亚大学(Rhodes University)亦以罗兹为名。罗兹亦设立了罗德奖学金

历史学家理查德·A·麦克法兰(Richard A. McFarlane)称罗兹为“不可或缺的南非与大英帝国历史参与者,其地位如同乔治·华盛顿亚伯拉罕·林肯之于美国历史……19世纪末的南非历史,大部分都由塞西尔·罗兹书写。”[3]

童年[编辑]

英国[编辑]

罗兹生于1853年英格兰赫特福德郡Bishop's Stortford。他是弗朗西斯·威廉·罗兹(Rev. Francis William Rhodes)与路易莎·皮科克·罗兹(Louisa Peacock Rhodes)的五子。罗兹的父亲是国教会副主教,以报道时间从未超过10分钟为荣。他有一个担任军官的兄弟,也叫弗朗西斯·威廉·罗兹。

罗兹在九岁时入读当地文法学校,但很快地在1869年因哮喘而退学。据巴兹尔·威廉斯(Basil Williams)称,罗兹在“他父亲的眼皮底下继续读书……他的健康很差,他的家人开始担心他患上了結核,以前有几个家人得过这个病。他的父亲下定决心,要把他送到外国,经历一次旅程,到达一个更好的环境。赫伯特(Herbert,他的兄弟)已经在南非納塔爾(Natal)建立了一个种植园。所以,他出国乘船航往南非,到納塔爾会合赫伯特。旅程为期70天,他最终在1870年9月1日抵达目的地。首次踏足非洲的是一个瘦高、贫血、金发、害羞与举止含蓄的男孩。”[4]罗兹的家人希望当地较为温暖的气候能改善他的健康。他的家人期望他能协助长兄赫伯特[5]打理棉花种植园。[6]

儿时的罗兹。

南非[编辑]

初到非洲,罗兹靠姑妈苏菲亚(Sophia)借给他的钱维生。[7]在探望了住在Pietermaritzburg的納塔爾測量總監(Surveyor-General of Natal)D·C·萨瑟兰博士(Dr. P.C. Sutherland),他开始对农业感兴趣。罗兹到了Umkomazi会合长兄赫伯特。当地不适宜种植棉花,他们的尝试失败了。

1871年10月,时年18岁的罗兹与长兄赫伯特离开納塔爾,去往金伯利钻石场。在N M Rothschild & Sons金援下,罗兹在接下来的17年里,一直在收购当地的小型钻石矿场。1889年,他与一间以伦敦为基地的辛迪加结成了战略伙伴关系,建立了他在世界钻石行业的垄断地位。双方同意操控世界钻石供应量,以维持钻石的高昂价格。[8][9]罗兹监督长兄的工作,并以长兄的名义投机。在这段时间里,与他共事的有约翰·X·梅里曼(John X. Merriman)、查尔斯·拉德(Charles Rudd)。两人日后成为罗兹在戴比尔斯尼日尔石油公司(Niger Oil Company)的合伙人。

19世纪80年代开普頓根瘤蚜灾情严重,多间葡萄园被毁。染病的葡萄都被挖出,原地种上新植物。当地农民正寻求一种可以替代葡萄的植物。1892年,罗兹资助了Nooitgedacht的拓荒者水果种植公司(Pioneer Fruit Growing Company)。这间公司由英国人哈利·皮克斯通(Harry Pickstone)开办,他曾经在加利福尼亚种植水果。[10]珀西·莫尔蒂诺(Percy Molteno)才刚刚成功把冷藏商品出口到欧洲。1896年,在咨询了莫尔蒂诺的意见后,罗兹开始把注意力转移到水果出口业与Groot Drakenstein、威灵顿与Stellenbosch三地的农场上。[11][12]一年之后,他买下了罗纳(Rhone)与Boschendal两个葡萄园,委任赫伯特·貝克爵士在当地设计建造一栋平房。[10][13]罗兹的决定很明智,他的葡萄园很快发展为罗兹水果农场(Rhodes Fruit Farms),这个农场是今日开普敦水果业的中流砥柱。[14][15]

教育[编辑]

罗兹在牛津英皇爱德华街6号的故居,在地下一层有他的胸像。

1873年,罗兹把农场交给生意伙伴拉德打理,返国完成学业。他入读了牛津大學奧里爾學院(Oriel College, Oxford)。但罗兹在读了一个学期的书后,就再度出国了。在三年后,他才再度返国,继续学业。罗兹深受约翰·拉斯金在牛津大学的就职演说打动,拉斯金影响了罗兹对大英帝国的观点。他的同学有詹姆斯·罗奇福特·马奎尔(James Rochfort Maguire,后为牛津大學萬靈學院Fellow,不列颠南非公司董事)、查尔斯·麦特卡夫等人。深造期间,罗兹开始推崇“牛津制度”。他设立奖学金也是出于这个原因:“无论是在哪一个行业 - 除了科学界 - 牛津人都在顶层。”

在这段时间里,他在Apollo University Lodge加入了共济会。罗兹个人虽然不赞同这个组织,但他一直是共济会会员。对共济会的失望,催生了他设立自己的、以扩张大英帝国为目的的秘密组织的构思。[6][16]

钻石[编辑]

罗兹素描像,由维奥莱特·曼纳所绘。

深造期间,罗兹在金伯利的活动仍然很频繁。在出国之前,他与拉德从Big Hole搬迁到老德尔比斯(Vooruitzicht)。地名来自农民约翰内斯·尼古拉斯·德·比尔(Johannes Nicolaas de Beer)与其兄弟德瑞克·阿诺尔德斯(Diederik Arnoldus)。1839年,在购得Koranna首领David Danser的土地后,David Stephanus Fourie开始允许德·比尔家与其他阿非利卡家庭进入当地耕种。这个地区以莫德爾河为起点,一路沿Vet River北上,最后以瓦爾河为终点。[17][18][19]

1874年-1875年间,钻石场的效益不容乐观,但罗兹与拉德坚持要留下,巩固他们在当地的利益。两人认为,在较为柔软、呈现黄色的岩层后,会有坚硬的、表明此地蕴藏着大量钻石的慶伯利岩。在当时,抽干矿井积水是十分困难的一件事。罗兹与拉德获得了一份合约,抽干三个主要矿井的积水。这时,还是小孩的吉姆·B·泰勒(Jim B. Taylor)首次遇见了罗兹。罗兹在返国深造时,与罗拔·登打士·嘉咸(Robert Dundas Graham)一起在牛津住。嘉咸后来入伙罗兹的生意,成为后者的生意伙伴。[20]

1888年3月13日,罗兹与拉德成立了戴尔比斯矿业公司(De Beers Consolidated Mines),合并了多间公司。其资产当时价值200,000英镑。

南非政治[编辑]

1880年,罗兹准备进入开普公共生活。1877年,约翰·查尔斯·莫尔蒂诺爵士(Sir John Charles Molteno)当政期间,Griqualand West并入了开普殖民地。当地在开普议会(Cape Parliament)占有六个议席。他选择参加西巴克利(Barkly West)议员选举,这是一个乡下选区,居民以布尔人为主。当地人民很忠心,虽然罗兹在詹姆森突袭(Jameson Raid)中选择了反对德兰士瓦,但是,他们仍然支持他,使他终身担任当地议员。

罗兹获选为议员时,议会的首要任务是为巴苏陀兰(Basutoland)的未来出谋划策。戈登·斯普里格爵士(Sir Gordon Sprigg)为首的政府,努力在1880年的枪炮战争(Gun War)平息后重建当地秩序。政府出台新法律,解除非裔居民的武装。1890年,罗兹上台担任首相,引入多个有利于矿井、工厂所有者的法令。格伦·格雷法令(Glen Grey Act)间接将黑人驱离家园,为工厂腾出空间。获得选举权的黑人日益增加,罗兹的优势也逐渐丧失。为此,他提高了投票的要求,对开普敦投票资格(Cape Qualified Franchise)产生了巨大影响。[21]罗兹还改革了教育制度。

罗兹的政策都是在配合大英帝国在南非的扩张,如棚屋税(Hut tax)。但他没有直接控制德兰士瓦的权力。罗兹经常反对德兰士瓦政府的政策。他相信,他能运用他的金钱与影响力推翻现时的政府,然后取而代之的是亲英政府。

1895年,罗兹支持了一次对德兰士瓦的突袭,即臭名昭著的詹姆森突袭。这个行动得到了英国殖民地大臣约瑟夫·张伯伦默许。行动遭到了灾难性的失败,罗兹被迫引咎辞职。他的长兄,上校法兰克·罗兹(Col. Frank Rhodes)被德兰士瓦政府控告叛国罪,差点被判死刑。这次行动还引发了第二次馬塔貝萊戰爭(Second Matabele War)与第二次布尔战争

扩张大英帝国[编辑]

罗兹与帝国要素[编辑]

“巨人罗兹”,笨拙杂志讽刺漫画,在1892年罗兹宣布在开普敦与开罗之间铺设一条电缆的计划后推出。

罗兹运用他的财富与生意伙伴,如阿尔弗雷德·贝特(Alfred Beit),实现帝国梦想。他从当地酋长手中获得采矿特许权(Mineral concessions),企图拓展大英帝国在非洲的版图。与竞争对手相比,罗兹拥有不少优势:他资金宏厚,又有被称为“帝国要素”的政治优势。他利用与地方议员、英国专员的良好关系,签署了一系列独立但有联系的采矿特许权条约,组建英国的保护国。这种手法,既有合法性,又有安全性。罗兹战胜了众多对手。帝国扩张与资金投资携手并肩。[22]

“帝国要素”,是一把双刃剑:罗兹不想把英国属土交给殖民地部(Colonical Office)的官僚管理,想把管理权交给英国移民、地方政治家与总督。这令许多英国人不满,也受到英国传教士的反对。罗兹赢得了这场斗争:他的财力胜过殖民地部,管理人员的薪酬由他支付,而不是殖民地部。他的举动不但增进了他自己的利益,还增进了英国的利益:阻止葡萄牙人德国人乃至布尔人迁入中非。这些目标都通过取得采矿特许权达成。[22]

条约、特许权与特许[编辑]

罗兹试图马塔贝莱兰(Matabeleland)的采矿特许权,但遭到当地国王洛本古拉(Lobengula)的拒绝。1888年,他再度尝试,派出受到国王信任的传教士罗伯特·莫法特(Robert Moffat)之子约翰·莫法特(John Moffat)游说国王签署条约。莫法特的使者,弗朗西斯·汤普森(Francis Thompson)到马塔贝莱兰的都城布拉瓦约,向国王保证,在条约签署后,在当地挖矿的白人不会超过10个。国王听信了他的话,签署了条约。汤普森的承诺没有兑现,而且,根据条约,公司可以为采矿进行一切有必要的行动。国王后来才意识到条约的本质,企图推翻条约,但遭到英国政府的无视。[22]

在取得马塔贝莱兰的采矿特许权后,1899年,罗兹的不列颠南非公司(British South Africa Company)获得了英庭特许,可以统治在林波波河以北、大湖以南的土地,在当地组建警察部队,签署条约,获得特许权。此后,他在赞比西河以北签署了多个条约:在Barotseland与当地国王露弯尼克(Lewanika)签署了条约,在姆韦鲁湖卡赞贝王国签署了条约(由阿尔弗雷德·夏普代理)。罗兹企图取得富矿的加丹加的采矿特许权(同样由夏普代理),但遭到当地统治者的拒绝,还遇上了与他一样残酷无情的竞争对手:比利时人踏着当地人的尸体,建立了刚果自由邦[23]

罗兹还想把贝专纳纳入公司的版图。但三位茨瓦纳国王,包括卡马三世(Khama III),启程前往英国,游说公众维持殖民地部的管理,不要把贝专纳交给罗兹,他们获得了成功。罗兹因此说:“被这些黑鬼完全打败是耻辱。”[22]

因为苏格兰传教士积极争取终结奴隶贸易,所以,英国殖民地部决定由他们来管理英属中非。英国中非专员哈里·约翰斯顿爵士(Sir Harry Johnston)与他的继任人夏普都在协助罗兹,确保公司的东北领土的安全。约翰斯顿同意罗兹的扩张观点,但不亲近移民,不想与非洲人交易。

布尔战争[编辑]

法国漫画,讽刺罗兹在战争期间被围困在金伯利。

第二次布尔战争期间,罗兹到了金伯利,好计算政府动用资源保卫城市的政治风险。军方觉得他是个负累,觉得他令人难以忍受。陆军中校Kekewich(Lt. Col. Kekewich)就觉得他不能与军方配合。[24]而罗兹则坚持要求军方采用他的计划,不应盲从命令。[6][25]尽管双方存在分歧,但罗兹的公司还是协助了城防工作,比如提供食水、建造维修制冷设备、建造堡垒、制造了独一无二的“塞西尔长管炮”,还制造了一条装甲列车[26]他还运用自己的职位、影响力,游说英国政府出兵解围,在媒体上发放消息说城市的情况很危急。原本要攻打布尔城市的英军大部队最后派来了支援,为金伯利解围。[27]

罗得西亚[编辑]

1896年,罗兹与恩德贝勒人在馬托博山和谈,由羅伯特·貝登堡所绘。

不列颠南非公司有自己的警察部队,即不列颠南非警察(British South Africa Police),以控制马塔贝莱兰与马绍纳兰(Mashonaland)。公司希望能发现又一个威特沃特斯兰德,开始发掘绍纳人(Shona)的古金矿。但当地的黄金蕴藏量很低,很多白人移民都改为耕田,而不是挖矿。恩德贝勒人与绍纳人分别在1893年与1896年起义反抗欧洲移民,均被公司警察击败。在美国人弗雷德里克·罗素·伯纳姆(Frederick Russell Burnham)杀害恩德贝勒人精神领袖Mlimo后,罗兹手无寸铁地走进恩德贝勒人要塞馬托博山和谈。他游说Impi放下武器,结束第二次马塔贝莱兰战争(Second Matabele War)。[28]

1894年末,不列颠南非公司的领土被统称为赞比西亚(Zambesia),名从赞比西河。这片土地面积达1,143,000平方公里,在林波波河与坦噶尼喀湖之间。1895年,它的名称正式改为罗得西亚,说明了罗兹在当地移民之间很受欢迎,而且罗得西亚这个名字,在1891年开始就已经作为当地的非正式名称了。三年后的1898年,赞比西河以南的地区正式更名为南罗得西亚。而西北、东北罗得西亚两名则在1895年启用,两地后合并为北罗得西亚,即后来的赞比亚。[29][30]

罗兹希望逝世后葬于马托博山。1902年,他在开普逝世后,遗体由火车运载到南罗得西亚。几位恩德贝勒酋长出席了葬礼。酋长请求取消鸣枪敬礼的仪式,因为他们认为,这个仪式会打扰亡者的灵魂。恩德贝勒人为他举行了当地皇家规格的葬礼,Bayete。罗兹最后葬于林达·斯塔尔·詹姆森(Leander Starr Jameson)等在第一次马塔贝莱兰战争中战死的英军士兵旁边。[31]

连接开普敦与开罗的红线[编辑]

1914年非洲地图,可见英国控制了开普到开罗的大部分地区。

大英帝国的许多国民,包括羅茲,都有一个梦想:在开普与开罗之间,连起一条红线。(在政治地图上,英国领土常以红色或粉红色表示)羅茲一直在扩张帝国在南非的领土。他与不少人都认为,实现这个梦想的最快方法是建造“连结领土、优化管理、加快军队应变速度、有益于移民、促进贸易”的開羅-開普敦鐵路

实现这个梦想绝非轻而易举,法国在19世纪80年代也有一个战略,意图横跨非洲大陆,连结自身在西部与东部的殖民地。葡萄牙亦有自己的粉紅地圖計劃,同样企图连结自己在非洲东西两侧的殖民地。

逝世与影响[编辑]

罗兹在南非政坛仍然有很大的影响力。他的健康一直很差。罗兹在16岁时离开英国,到南非去,就是为了舒缓心脏病。1872年,在返国途中,他的心肺疾病再次恶化,医生认为他只能再活六个月。回到南非后,罗兹的健康得到了改善。步入40岁后,他的心脏病日益严重,最后,在1902年梅森堡(Muizenberg)海边的一座茅屋里,他因心脏衰竭而病逝,享年48岁。[1]政府安排了一场盛大的葬礼,把他的遗体用火车由开普运到罗得西亚,途经每一个站点都会停下来一段时间,让哀悼者前来哀悼。最后,罗兹被安葬在布拉瓦约以南约35公里(22英里)的World's View。墓地现为马托博国家公园的一部分。

罗德奖学金[编辑]

在他的遗嘱裡,他希望后人能成立一个奖学金,即为罗德奖学金[32]这个奖学金,是世上首个国际研究计划(International study programm)。奖学金向英国殖民地、德国的学生开放,使他们有机会在牛津大学深造。

政治观点[编辑]

塞西尔·罗兹相片

罗兹之所以极力扩张大英帝国,是因为他相信盎格魯-撒克遜人命中注定要成就伟业。在遗言中,他对英国人说:“我坚持,我们是世上第一的种族的说法,也坚持我们占地越多,越有利于人类的说法。”罗兹希望大英帝国成为一个超级力量,所有以英国人为主流民族的国家,都是帝国的成员,当中包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开普殖民地,在英国国会内都占有席位。[33]他设立的奖学金,美国学生也可以申请,据他说,目的是在美国学生间培养亲英派,他日使美国重新加入大英帝国。因为罗兹尊敬德国人德皇,所以德国学生也可以申请他的奖学金。他相信,世界最后会由英国、美国与德国统治,并会带来长久的和平。[7]

在英国国内政治上,罗兹是自由党的支持者。[7]他甚少涉足国内政坛,唯一一次是表态支持由查尔斯·斯图尔特·布卢姆(Charles Stewart Parnell)所领导的爱尔兰国会党。罗兹为此耗费了巨额金钱,[6][7]他支持的条件是自治的爱尔兰在英国国会要有代表席位。[7]在布卢姆与一已为人妻的女子传出绯闻后,罗兹对他的支持仍然没有改变。[6]

罗兹与大多数开普殖民地英国移民不同,他对荷兰移民比较宽容。他支持公立学校教授荷兰文,还为此借出贷款。罗兹担任首相时,废除了许多英国移民针对荷兰移民设立的法律障碍。他是荷兰移民、阿非利卡党党魁Jan Hofmeyr的好友,他也是在阿非利卡人的支持下当上总理的。[6][7]罗兹主张扩大开普殖民地的政府,因为他喜欢地方自治,胜过伦敦的中央集权。[34]

大众文化[编辑]

  • 马克·吐温曾在记行,Following the Equator中讽刺他。马克·吐温曾写了一些文字,交代他是怎么得到第一桶金的。这些文字都是虚构的。
  • John Crowley的小说,Great Work of Time以他的所建立的秘密组织为主轴。
  • 1936年的传记电影非洲的罗德斯即以他为题。
  • 1996年,BBC推出了一个剧集,名为Rhodes: The Life and Legend of Cecil Rhodes,介绍他的一生。
  • Wilbur Smith著有多部有关他的小说。
  • 在James A. Michener的小说,The Covenant中,他是一个外围角色。
  • 罗德纪念堂在加拿大剧集The Adventures of Sinbad中,被当成神殿。

注脚[编辑]

  1. ^ 1.0 1.1 "Death of Mr. Rhodes", The Times, 27 March, 1902.
  2. ^ Martin Meredith. Diamonds Gold and War. New York: Public Affairs. 2007. ISBN 1586484737. 
  3. ^ Richard A. McFarlane, "Historiography of Selected Works on Cecil John Rhodes (1853–1902)", History in Africa, Vol. 34, 2007, pp. 437 - 446.
  4. ^ Basil Williams. Cecil Rhodes, Makers of the 19th century. London: H. Holt & Company. 1921. ASIN B0024DGB8Q. 
  5. ^ 并非板球运动员赫伯特·罗兹
  6. ^ 6.0 6.1 6.2 6.3 6.4 6.5 Thomas, Anthony. Rhodes: The Race for Africa. London Bridge. 1997.November. ISBN 978-0312169824. 
  7. ^ 7.0 7.1 7.2 7.3 7.4 7.5 Flint, John. Cecil Rhodes. Little Brown and Company. 1974.November. ISBN 0-316-28630-3. 
  8. ^ Edward Jay Epstein. The Rise and Fall of Diamonds. Simon and Schuster. 1982 [27 November 2008]. ISBN 0-671-41289-2. 
  9. ^ The Economic Development of the British Overseas Empire. Taylor & Francis. 2005. ISBN 0-415-35048-4. 
  10. ^ 10.0 10.1 Boschendal. Boschendal Limited. 2007. ISBN 978-0-620-38001-0. 
  11. ^ Gerhard De Beer, Annemarie Paterson, Hennie Olivier. 160 Years of Export: The History of the Perishable Products Export Control Board. Perishable Products Export Control Board. 2003. ISBN 9780620309677. 
  12. ^ Information Bulletin no. 22. Stellenbosch: Fruit and Food Technology Research Institute. 1971. 
  13. ^ Desiree Picton-Seymour. Historical buildings in South Africa. Struikhof Publishers. 1989. ISBN 978-0947458010. 
  14. ^ A. G. Oberholster, Pieter Van Breda. Paarl Valley, 1687–1987. Human Sciences Research Council. 1987. ISBN 0-7969-0539-8. 
  15. ^ Cecil John Rhodes. sahistory.org.za. [29 October 2011]. 
  16. ^ Apollo University Lodge no. 357: History: 1870–1914. Apollo357.com. 14 February 1911 [29 October 2011]. 
  17. ^ Eric Rosenthal. Famous South African surnames. 
  18. ^ F. Orpen. British Intelligence Records and Maps. 
  19. ^ Official Intelligence Report.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Kingdom. 1879. 
  20. ^ Robert I. Rotberg. The Founder: Cecil Rhodes and the Pursuit of Pow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0 [2012-08-20]. ISBN 9780199879205. 
  21. ^ History of South Africa Timeline (1485-1975). MyFundi. [2012-08-21] (English). 
  22. ^ 22.0 22.1 22.2 22.3 Neil Parsons. A New History of Southern Africa. London: Macmillan. 1993. 
  23. ^ 参见条目Msiri
  24. ^ Phelan, T. The Siege of Kimberley. Dublin: M.H. Gill & Son, Ltd. 1913. 
  25. ^ Thomas Pakenham. The Boer War. Avon Books. ISBN 0-380-72001-9. 
  26. ^ Roberts, Brian. Kimberley: Turbulent City. Cape Town: D. Philip in association with the Historical Society of Kimberley and the Northern Cape. 1976. ISBN 0-949968-62-5. 
  27. ^ J. Lee Thompson. Forgotten patriot. Fairleigh Dickinson Univ Press. 2007157: . ISBN 0-8386-4121-0. 
  28. ^ Farwell, Byron. The Encyclopedia of Nineteenth-Century Land Warfare: An Illustrated World View. W. W. Norton & Company. 2001539: . ISBN 0-393-04770-9. 
  29. ^ "First Records - No. 6 The Name Rhodesia", Northern Rhodesia Journal, Vol. II, No. 4, 1954, pp. 101 - 102.
  30. ^ Gray, J.A. "A Country in Search of a Name", Northern Rhodesia Journal, Vol. III, No. 1, 1956, pp. 75 - 76.
  31. ^ Domville-Fife, C.W. The encyclopedia of the British Empire the first encyclopedic record of the greatest empire in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Bristol: Rankin. 190089: . 
  32. ^ Cecil Rhodes & William Thomas Stead. The last will and testament of Cecil John Rhodes: with elucidatory notes to which are added some chapters describing the political and religious ideas of the testator. "Review of Reviews" Office. 1902. 
  33. ^ The founder: Cecil Rhodes and the pursuit of power.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88800: [22 June 2010]. ISBN 0-19-504968-3, 9780195049688 请检查|isbn=值 (帮助).  |coauthors= requires |author= (帮助)
  34. ^ 现代人容易混淆两种不同的政府:罗兹所支持的地方自治政府,在当时称为“殖民主义”,而相反的、由伦敦控制殖民地的政府,当时被称为“帝国主义”。

进阶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官衔
前任:
戈登·斯普里格爵士
开普殖民地总理
1890–1896
繼任:
戈登·斯普里格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