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極大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之前預測太陽黑子第24週期的極大期在2013年6月,給出的平滑黑子數最高約66。但在2012年2月,這個是值已經達到67,這是因為在2011年底出現了一個高峰,所以官方的數值會如此的高。平滑太陽黑子數要參考前後各六個月的數值,而我們進入24週期已經4年了。目前的遇刺和觀測顯示,第24週期是自第14週期以來最小的,該週期於1906年2月的最大值為64.2。NASA

太陽極大期是在正常約11年的太陽週期中活動最活耀的時期。當太陽極大期時,會出現大量的太陽黑子,並且太陽的輻射會增加大約0.07% [1]。增強的太陽能量輸出可能會影響一些的全球氣候,最近的一些研究顯示一些與區域氣候模式的相關性[來源請求]

因為太陽赤道轉速比兩極快,在太陽極大期,太陽的磁場線被扭曲的最為強烈[來源請求]太陽週期從一個最大期到下一個最大期的平均長度是11年,但觀測到的週期變化從9年到14年不等。

最近的3個太陽週期

巨大的太陽閃焰常常發生在太陽極大期。例如,1859年太陽風暴撞擊到地球時,引發的極光,遠在非常南邊,大約在北緯42°的羅馬都能看見。

預測[编辑]

預測未來的太陽黑子極大期的時間和強度是很困難的。上一次的極大期在2000年,NASA在2006年的預測是2010年或2011年,並且是自1958年以來最強的一次[2]。然而,近期更多的預測都說極大期應該在2013年秋季,並且是自1906年以來最弱的一次[3]。迄2014年3月,未經處理的太陽黑子數仍在上升[4]

影片[编辑]

IMAX曾經發行一部描述太陽極大期的影片,片名稱為Solarmax [5],台灣翻譯為太陽

NASA CME documentary是NASA的紀錄片:2012年7月14日的X級日冕物質拋射。

太陽極大期和太陽極小期的極值[编辑]

當幾個太陽活動周期一起展示時,最強的太陽及大期會超過數十年或數個世紀的平均值。在這些周期裡依然會出現太陽極大期,只是強度更強。強大的太陽及大其顯示出一些與全球和區域氣候變化的相關性。

400年歷史的太陽黑子數
太陽極大期事件和大約日期
事件 開始 結束
荷馬極小期[6] 950BC 800BC
歐特極小期(參見中世紀溫暖時期 1040 1080
中世紀極大期(參見中世紀溫暖時期 1100 1250
沃夫極小期 1280 1350
史波勒極小期 1450 1550
蒙德極小期 1645 1715
道爾頓極小期 1790 1820
現代極大期 1900 現在

歷史上太陽活動最大期的極小值清單[7]:也包括極大的極小期 ca. 690 AD、360 BC、770 BC、1390 BC、2860 BC、3340 BC、3500 BC、3630 BC、3940 BC、4230 BC、4330 BC、5260 BC、5460 BC、5620 BC、5710 BC、5990 BC、6220 BC、6400 BC、7040 BC、7310 BC、7520 BC、8220 BC、9170 BC。

相關條目[编辑]

外部鏈結[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C. D. Camp and K. K. Tung. Surface warming by the solar cycle as revealed by the composite mean difference projection.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2007, 34: L14703 [20 January 2012]. Bibcode:2007GeoRL..3414703C. doi:10.1029/2007GL030207. 
  2. ^ "Solar Storm Warning", Science@NASA, 10 March 2006, Accessed 26 Mar. 2010
  3. ^ NASA/Marshall Solar Physics - Solar Cycle Prediction. NASA. [2012-01-13]. 
  4. ^ http://sidc.oma.be/sunspot-index-graphics/wolfjmms.php
  5. ^ Solarmax (2000). IMDB. Seattle, WA, USA: Amazon.com, Inc. [August 6, 2012]. 
  6. ^ Celia Martin-Puertas, Katja Matthes, Achim Brauer, Raimund Muscheler, Felicitas Hansen, Christof Petrick, Ala Aldahan, Göran Possnert & Bas van Geel. Regional atmospheric circulation shifts induced by a grand solar minimum. Nature Geoscience. April 2, 2012, 5 (6): 397–401. Bibcode:2012NatGe...5..397M. doi:10.1038/ngeo1460. 
  7. ^ Usoskin, Ilya G.; Solanki, Sami K.; Kovaltsov, Gennady A. Grand minima and maxima of solar activity: new observational constraints (PDF). Astron. Astrophys. 2007, 471 (1): 301–9. arXiv:0706.0385. Bibcode:2007A&A...471..301U. doi:10.1051/0004-6361:20077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