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利特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2005年時的艦隊街

弗利特街(英语:Fleet Street),是英國倫敦市內一條著名的街道,以鄰近弗利特河而得名。弗利特街向西穿越倫敦市的邊界後就變成河岸街;往東,通過路德門圓環後變成路德門山。由于地名“弗利特”與普通名詞“fleet”(“船队”、“舰队”)同形但原意有異,因此弗利特街也被译为艦隊街

一直到1980年代弗利特街都是傳統上英國媒體的總部。今日弗利特街依舊是英國媒體的代名詞,即使最後一家英國主要媒體路透社的辦公室也在2005年搬離弗利特街。

得名[编辑]

弗利特街由跨越弗利特河而得名。弗利特河(英语River Fleet)是泰晤士河的重要支流之一,流经伦敦城的西侧,今天伦敦市中心的中心,从古代到中世纪一直是伦敦最重要的河道之一。但工业革命以后,由于污染,弗利特河被加盖,成为市内暗河,但在市中心各处仍能听到暗河的水流。弗利特河在黑衣修士桥北桥墩下汇入泰晤士河。后来命名为弗利特街的道路原来是从伦敦城的主要城门之一,勒德门,出城门后最直接的过弗利特河的地方,因此从河名得名。

弗利特河的得名,则来自古英语(盎格鲁-萨克逊语)中的flēot,原意为“潮汐河口”。弗利特街之名和作为“舰队”之意的“fleet”為同源同形異義詞,所以弗利特街经常被译为“舰队街”,但此译法并不准确反映街名的原義。

歷史[编辑]

1890年的艦隊街。

弗利特街的出版活動大約起始於1500年,威廉·卡克斯頓(William Caxton)的學徒沃德(Wynkyn de Worde)在靠近鞋巷的地方開設了一間印刷店。大約同時期,理查·平森(Richard Pynson)在聖鄧斯坦教堂(St Dunstan's church)旁創立了自己的出版和印刷事業,其後越來越多人跟進,當中大部份都是為司法行業和附近的四所法律學院提供服務。1702年5月,全世界第一份日報:每日新聞(Daily Courant)在弗利特街白新旅館上方的辦公室發行。

弗利特街起始於倫敦市,一路通往西敏市。這條街的長度紀錄了這個城市在公元14世紀時的擴張。舊時的弗利特街東端是弗利特河,沿著河傍上豎立著倫敦中世紀的古城牆;另一邊西端則座落著聖殿閂,標示著城市的邊界,聖殿閂在聖殿騎士團的土地和財產被取得後擴張至極限。

弗利特街西端的南面是由一片緊鄰的建築群組成的圣殿区。圣殿区曾經是聖殿騎士團的財產,其核心是圣殿教堂。今日的圣殿區主要為內殿律師學院和中殿律師學院,是倫敦四所大律師組織——律師學院(Inns of Court)中的兩所,所以圣殿區遍佈著大律師事務所,而四周則更環繞著諸多事務律師事務所。

現況[编辑]

路德門圓環。

現在的弗利特街和司法界更為相關,街上以及附近更多的是法院和律師事務所,幾乎所有曾經駐在弗利特街或附近的報社都已搬遷至沃平(Wapping)和金絲雀碼頭。以前的每日電訊報辦公室,現在是投資銀行高盛的倫敦總部。

法國的國際新聞與圖片通訊社法新社還是選擇弗利特街作為辦事處的所在。2006年,媒體報(Press Gazette)的總部遷回弗利特街,猶太記事(The Jewish Chronicle)的辦公室亦還在附近。最近每日電訊報和週日電訊報也因為搬往金絲雀碼頭後的某些不愉快而回到了倫敦市中心。

文化[编辑]

「弗利特街」一詞也被用來指那些在報業尚未離開這一代時工作的記者,同時也是保羅·卡蘭(Paul Callan)和博恩·維內(Brian Vine)等這類擁有嗜酒、學院傳統特性的人的代稱。流言總是在諸如葡萄酒(El Vino)這類旅店裡飲酒午餐時交換。人們對飲酒晚餐也同樣熟悉,編輯們總是會在薩伏伊飯店(Savoy Hotel)晚餐,然後在晚上10點回到報社觀看報紙第一刷的印製。這些報紙接下來會經由公路送往火車站,以趕上在夜間派送信件至英國偏遠角落的快車。

弗利特街內有一個別具意義的神話在成長,主角是記者的內幕報導和虛構的開銷帳目。內幕消息長久以來都是大家關心的焦點,但是由於英國嚴格的誹謗法,這些報導很少會面世。幾乎沒有小說提及這些誇張的文字是如何撰寫出來的,事實上這些「比科幻小說更離奇」的內容是低層編輯在工作台後不屈不饒努力的成果。根據新聞工作者間的傳說,弗利特街的核心不是編輯,而是日記作家和八卦專欄作家,這些人的文章通常能夠登上頭版。已故的黛安娜王妃的事績就是日記文章轉變成新聞,甚至是特色新聞的例子。

關於弗利特街的小說或大眾文化:

小說[编辑]

  • A. N. Wilson的《吾名為眾》(2004年)、和《醜聞》Scandal(1983年):講述小報如何創造一個政治醜聞。
  • Amanda Craig的《惡性循環》A Vicious Circle(1996年):關於一位虛構的英國報業大亨和世界的出版業。
  • Michael Frayn的Towards the End of the Morning(1967年):一位1960年代失敗的報紙記者的故事。
  • Evelyn Waugh的Scoop(1938年)
  • 查爾斯·狄更斯的《雙城記》(1859年):故事中Tellson's銀行位在弗利特街。

文章[编辑]

  • A. N. WilsonLondon: A Short History(2004年)
  • Fritz Spiegl的Keep Taking the Tabloids. What the Papers Say and How They Say It(1983年)
  • Alan Watkins的A Short Walk Down Fleet Street

音樂[编辑]

  • 彼得‧湯遜(Pete Townshend)的Street in the City

戲劇和電影[编辑]

  • 電影《末代浩劫》(2006年)開場的背景是弗利特街:一間咖啡店在主角出門後受到恐怖攻擊而爆炸。
  • Michael Wall的戲劇Amongst Barbarians(1989年):一對英國白人夫妻為了幫助他們的兒子,接受了小報的錢。
  • Howard Brenton和David Hare的戲劇Pravda(1985年):描述一個類似魯柏·梅鐸的角色。
  • 電影《地球著火的那天》(1961年):劇中許多即將的發生災難是以每日快報(Daily Express)在弗利特街的辦公室中一位職員的觀點呈現。
  • John Davidson的戲劇Fleet Street Eclogues(1893年)和A Second Series of Fleet Street Eclogues(1896年)
  • 史提芬·桑坦(Stephen Sondheim)和休惠勒(Hugh Wheeler)的音樂劇《理髮師陶德》(Sweeney Todd,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弗利特街是故事的發生地點,故事的內容是虛構,儘管可能是以真實事件改編。

記者[编辑]

弗利特街報紙的內容取決於報社的擁有者、編輯、記者和專欄作家。其中不少報社老闆聲名狼籍,著名的例子包括Lord Beaverbrook和騙子Robert Maxwell,這些人利用旗下的報紙支持自己的政治議題,直到今日仍有部份報社所有人以此將報紙作為政治上的工具。但是一般說來,現在報業的運作方式比較接近商業公司,希望銷售報紙能夠獲得利潤,或至少能夠讓損失在掌控之下。

社論政策[编辑]

传统的“弗利特街”的媒体都有清晰的政治倾向。例如:衛報的讀者會發現它對社會主義的贊同、每日電訊報對保守政策的支持,右傾的報紙包括每日郵報和最近的每日快報,反之獨立報則被認為遵守政治正確路線。每日鏡報與商業工會在同一陣線,支持工人階級。泰晤士報近年的立場是中間偏左,一般而言支持新工黨,令人驚訝的是金融時報也持相同立場。週日版本的報紙一般遵循其姊妹日報的社論政策。

參考資料[编辑]

坐标51°30′51″N 0°06′32″W / 51.51417°N 0.10889°W / 51.51417; -0.10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