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杨业(?年-986年),并州太原(今山西省太原市)人--《宋史,杨业传》明确记载,北宋名将。其父杨信,为麟州新秦(今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豪强。

生平[编辑]

杨业,并州太原(今山西太原)人-《宋史,杨业传》:杨业,并州太原人也。父杨信麟州新秦的地方豪强,称雄一方[1]。杨业本名重贵,北汉世祖刘崇麟州刺史[2]时,其父命杨业事之,因此赐姓刘氏,改名继业[3]。以骁勇闻名于北汉,官至建雄军节度使,人称“无敌”[4]宋太宗亲征北汉,素闻其名,事定之后遣使召见,温言抚慰,命其复姓杨氏,单名业,授左领军卫大将军,还朝后授郑州防御使[5]。不久,以其熟悉契丹敌情,命知代州三交驻泊兵马部署,临行前赏赐甚厚[6]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辽军十万攻雁門宣徽南院使开府仪同三司、兼三交都部署潘美[7]自三交口巡抚至代州,命杨业率麾下数百骑兵从小道出雁门北口,然后南向与之夹攻辽军,杀节度使驸马侍中萧咄李,生擒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缴获大量铠甲马匹[8]。杨业以功领云州观察使,仍判郑州,知代州事。自雁门之捷后,契丹畏惧杨业,见其旌旗便相率撤退。杨业一介降将,未及一年便立功边境,受到上司的嫉恨,秘密向宋太宗上书进谗。宋太宗眷遇正隆,将谗书封送杨业,以示信任[9]

雍熙三年(986)正月,宋太宗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路行营都部署,杨业为副都部署,西上阁门使蔚州刺史王侁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监军,从西路出师,连下云、应、寰、朔四州。后因东路军战败,退还代州[10]。宋太宗命潘美出兵掩护四州百姓南迁,时辽军已攻陷寰州,杨业建议利用地形防御作战,监军王侁主张正面迎战,刘文裕赞成王侁的提议。杨业力执不可,受到王侁讥讽:“君侯素号无敌,如今逗留不进,莫非有他意?”杨业本是降将,最忌讳别人说他有二心,于是违心出战[11]。临行前,请求潘美在陈家谷口部署强弩,缓急可以相救,潘美于是在谷口布阵[12]。王侁听说杨业已经取胜,带兵前去争功,潘美不能制止,途中又听说杨业战败,便撤军而还[13]。而杨业遇伏战败,率残部百余人退至谷口,见大军已撤,自分必死,对部下说:“你们都有父母妻儿,俱死无益,可归报天子。”但自淄州刺史王贵以下百余人皆奋勇战殁,无人逃死[14]。杨业被俘,绝食殉国,其子杨延玉战死[15]

宋太宗听闻噩耗,十分痛惜,将潘美削秩三等,责授检校太保[16]王侁刘文裕除名(削去官籍),王侁配隶金州,刘文裕配隶登州;赠杨业检校太尉大同军节度使,赐其家布帛千疋,粟千硕[17];以其子供奉官杨延昭(时名杨延朗)为崇仪副使殿直杨延浦杨延训为供奉官,杨延瑰杨延贵杨延彬为殿直[18]

家庭[编辑]

妻:史书未载。自清以来,方志或云府州折氏。如光緒年間續修《岢嵐州志》卷九《人物·節婦》條記載:「楊業『娶折德扆女』,『折性敏慧,嘗佐業立戰功,號楊無敵』」。案《宋史·折德扆傳》,折德扆父「折從阮以來獨據府州」。折家歸附後周之後,「父子俱領節鎮,時人榮之」。折、楊兩家同为地方豪強,麟州、府州又相邻,两家结姻亲之好并非全无可能。

子:杨延昭杨延浦杨延训杨延瑰杨延贵杨延彬杨延玉。《宋史·楊業傳》记载为七子,《續資治通鑒長編》言楊業僅五子,而《東都事略》中則只提到楊延昭一個兒子。

历史影响[编辑]

楊業与其子楊延昭、孙楊文廣三代为将,颇負盛名。北宋著名文學家歐陽修,稱讚楊業、楊延昭「父子皆名將,其智勇號稱無敵,至今天下之士至於裡兒野豎,皆能道之。」宋的民間藝人把楊家將的故事編成戲曲,搬上舞台。到了明代,民間又把他們的故事編成《楊家將演義》、《楊家將傳》,用小說評書的形式在社會民間廣泛傳播。

影视作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欧阳文忠公集》:“<杨琪墓志>:‘姓杨氏,麟州新秦人也。新秦近胡,以战射为俗,而杨氏世以武力雄其一方。’”
  2. ^ 旧五代史·僭伪列传》:“刘崇,太原人,汉高祖之从弟也。……汉祖镇并、汾,奏为河东步军都指挥使。逾年,授麟州刺史。”
  3. ^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太祖开宝元年)继业本名重贵,姓杨氏,重勋之兄。幼事北汉世祖,遂更赐以姓名。”
  4. ^ 《宋史·杨业传》:“以骁勇闻。累迁至建雄军节度使,屡立战功,所向克捷,国人号为‘无敌’。”
  5. ^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年)初,刘继业为继元捍太原城,甚骁勇。及继元降,继业犹据城苦战。上素知其勇,欲生致之,令中使谕继元俾招继业。继元遣所亲信往,继业乃北面再拜,大恸,释甲来见。上喜,慰抚之甚厚,复姓杨氏,止名业,寻授左领军卫大将军。丁巳,以业为郑州防御使。”
  6. ^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太宗太平兴国四年)上以郑州防御使杨业老于边事,洞晓敌情。癸巳,命业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上密封囊装,赐予甚厚。”
  7. ^ 《宋史·潘美传》:“太平兴国初,改(宣徽)南院使。三年,加开府仪同三司。四年,命将征太原……命兼三交都部署,留屯以捍北边。”
  8. ^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三月)癸巳,潘美言自三交口巡抚至代州,会敌十万众侵雁门,令杨业领麾下数百骑自西陉出,由小陉至雁门北口南向与美合击之,敌众大败,杀其节度使、驸马、侍中萧咄李,生擒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诲,获铠甲革马甚众。”
  9. ^ 《续资治通鉴长编》:“(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以郑州防御使杨业领云州观察使,仍判郑州,知代州事。业自雁门之捷,契丹畏之,每望见业旗即引去。主将戍边者多嫉之,或潜上谤书,斥言其短,上皆不问,封其书付业。”
  10. ^ 《宋史·杨业传》:“(宋太宗)雍熙三年,大兵北征,以忠武军节度使潘美为云应路行营都部署,命业副之,以西上阁门使、蔚州刺史王侁,军器库使、顺州团练使刘文裕护其军。诸军连拔云、应、寰、朔四州,师次桑乾河,会曹彬之师不利,诸路班师,美等归代州。”
  11. ^ 《宋史·杨业传》:“未几,诏迁四州之民于内地,令美等以所部之兵护之。时契丹国母萧氏与其大臣耶律汉宁、南北皮室及五押惕隐领众十余万,复陷寰州。业谓美等曰:‘今辽兵益盛,不可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兵出大石路,先遣人密告云、朔州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来拒,即令朔州民出城,直入石碣谷。遣强弩千人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侁沮其议曰:‘领数万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趋雁门北川中,鼓行而往。’文裕亦赞成之。业曰:‘不可,此必败之势也。’侁曰:‘君侯素号无敌,今见敌逗挠不战,得非有他志乎?’业曰:‘业非避死,盖时有未利,徒令杀伤士卒而功不立。今君责业以不死,当为诸公先。’”
  12. ^ 《宋史·杨业传》:“将行,泣谓美曰:‘此行必不利。业,太原降将,分当死。上不杀,宠以连帅,授之兵柄。非纵敌不击,盖伺其便,将立尺寸功以报国恩。今诸君责业以避敌,业当先死于敌。’因指陈家谷口曰:‘诸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俟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无遗类矣。’”
  13. ^ 《宋史·杨业传》:“侁使人登托逻台望之,以为契丹败走,欲争其功,即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乃缘交河西南行二十里。俄闻业败,即麾兵却走。”
  14. ^ 《宋史·杨业传》:“朔州之败,麾下尚百余人,业谓曰:‘汝等各有父母妻子,与我俱死,无益也,可走还,报天子。’众皆感泣不肯去。淄州刺史王贵杀数十人,矢尽遂死,余亦死,无一生还者”
  15. ^ 《宋史·杨业传》:“业力战,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士力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业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契丹所擒,其子延玉亦没焉。业因太息曰:‘上遇我厚,期讨贼捍边以报,而反为奸臣所迫,致王师败绩,何面目求活耶?’乃不食,三日死。”
  16. ^ 《宋史·潘美传》:“会辽兵奄至,战于陈家谷口,不利,骁将杨业死之。美坐削秩三等,责授检校太保。明年,复检校太师。”
  17. ^ 《宋史·杨业传》:“帝闻之,痛惜甚,俄下诏曰:‘执干戈而卫社稷,闻鼓鼙而思将帅。尽力死敌,立节迈伦,不有追崇,曷彰义烈!故云州观察使杨业诚坚金石,气激风云。挺陇上之雄才,本山西之茂族。自委戎乘,式资战功。方提貔虎之师,以效边陲之用。而群帅败约,援兵不前。独以孤军,陷于沙漠;劲果猋厉,有死不回。求之古人,何以加此!是用特举徽典,以旌遗忠。魂而有灵,知我深意。可赠太尉、大同军节度,赐其家布帛千匹、粟千石。大将军潘美降三官,监军王侁除名、隶金州,刘文裕除名、隶登州。’”案北宋武将升迁之序,一般初授节度使加检校官,不得便遽为真太尉。
  18. ^ 《宋史·杨业传》:“业既没,朝廷录其子供奉官延朗为崇仪副使,次子殿直延浦、延训并为供奉官,延瑰、延贵、延彬并为殿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