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石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標準石油
公司類型 克利夫蘭俄亥俄州有限公司(1870-1882)
托拉斯(1882-1892)
新澤西控股公司(1899-1911)
後繼機構 參见後繼公司
成立 1870
結束 1911
代表人物 创办者约翰·洛克菲勒
高级行政员亨利·弗拉格勒
高级行政员亨利·罗杰斯
總部地點 俄亥俄州克里夫蘭(1870-1885)
紐約州紐約市(1885-1911)[1]
產業 石油
產品 石化產品
員工人數 60,000(1909)

标准石油英语Standard Oil)是美国历史中一间强大的、综合石油生产、提炼、运输与营销的公司。於1870年以有限公司的形式在俄亥俄州成立,乃是當時世界上最大的煉油廠商[2]。在1911年被美国最高法院裁定為非法壟斷之後,這家世界上出现最早规模最大跨国公司的爭議史才得以結束。

標準石油最初通過橫向整合煉油行業主宰成品油市場,後來改用垂直整合。該公司是商業托拉斯發展的創新者。標準石油托拉斯精簡生產與物流,從而降低了成本並削弱競爭對手。競爭法批評人士指責標準石油使用激進價格摧毀競爭對手,形成威脅消費者權益壟斷。

约翰·洛克菲勒是它的创办人、主席与大股东,虽然它使得洛克菲勒成为近代历史中最富有的人,但因为它呈成倍的成长速度,又采用虽然合法但是排挤许多小商企的策略,标准石油受到了公众的广泛批评。其他标准石油的著名主要人物包括:弗罗里达东岸铁路(英语Florida East Coast Railway)、度假村的建造者亨利·弗拉格勒英语Henry Flager)与维吉尼亚铁路(英语Virginian Railway)的建造者亨利·罗杰斯

早期歷史[编辑]

約翰·洛克菲勒,攝於1872年創建標準石油后不久
亨利·弗拉格勒,摄于1923年前

在1870年,俄亥俄州,约翰·洛克菲勒(John Rockefeller)、威廉·洛克菲勒(William Rockefeller)、亨利·弗拉格勒(Henry Flagler)、化学家塞缪尔·安德鲁(Samuel Andrews),匿名合伙人史提芬·哈里斯(Stephen Harkness),与威廉的姐夫奥利弗·詹宁斯(Oliver Jennings)合伙建立了标准石油。在开始的10,000股中,洛克菲勒分得2,667股;威廉、亨利与塞缪尔各分得1,333股;史提芬分得1,334股;奥利弗分得1,000股;而洛克菲勒、安德鲁与弗拉格勒公司(Rockefeller, Andrews & Flagler)分得1,000股[3]。通过后来受到广泛批评的高效战术,它在1872年的两个月内吞并或者摧毁了它在克里夫蘭的大部分竞争者,在后来更是席卷美国东北部。

在早年,因为洛克菲勒是塑造新石油工业的唯一的、重要的人物,所以他统治着团队[4]。权利集中在公司在克利夫兰的总部,但是总部的决策都以合作方式作出[5]

州政府作出反应,试图通过立法限制公司规模。洛克菲勒和他的联营者发展出新方法去组织他们快速成长的企业。在1882年,他们将各州公司整合在一群委托人(Trustees)下[6]。根据秘密合约,旧时的37个股东将他们的股份“委托”予9个委托人:威廉·洛克菲勒与他的长兄,约翰·洛克菲勒、奧利弗·佩恩(Oliver H. Payne)、查爾斯·普拉特(Charles Pratt)、亨利·弗拉格勒,約翰·阿奇博爾德(John Archbold)、威廉·沃登(William Warden)、雅比斯·博斯特威克(Jabez Bostwick)与本傑明·巴斯特(Benjamin Brewster)[7]。这种组织形式被证明是非常成功的,所以,在后来,其它的巨型企业都采用了这种“托拉斯”形式。

俄亥俄克利夫兰标准石油1号炼油厂。

公司的成长,除通过增加销售,还通过收购竞争对手。在购入竞争对手的公司后,洛克菲勒关闭他认为是低效的公司而保留其它的公司。在1868年一个精彩的交易中,纽约中央铁路旗下的湖滨铁路(Lake Shore Railroad)招标,只要一间公司每日输送60加仑石油,并自行装卸,该公司就能以原价的71%运输石油,即每加仑一分,每桶42分。小公司都谴责这次招标不公平,因为他们没有的能力为折扣而产出足够的石油。

在1872年,洛克菲勒加入南方促进公司(South Improvement Company),这使得他在运输时能够得到回扣,让竞争对手露出弱点。但是此举被揭发,竞争对手要求賓夕法尼亞州议会撤回南方促进公司的契约。

标准石油的行动与秘密运输合约使得其煤油价格由1865年的56分跌至1870年的26分。

在1885年,俄亥俄标准石油将总部由克利夫兰迁到纽约市百老汇26号(26 Broadway)。同时,俄亥俄标准石油注册了新泽西标准石油,因为新泽西州的公司股份所有权法比较宽松。

同样地,在1890年,国会通过了美国所有反垄断法的始祖 - 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尽管“抑制贸易”的定义充满争议,它禁止抑制贸易的一切合约、计划、交易、阴谋。标准石油集团很快地引起了俄亥俄總檢察長大卫·沃森(David Watson)的注意。

从1881年到1906年,标准石油以65.4%的股息548,436,000美金。就如普通的策略一样,部分盈利重新投入到商务中,而非作股息。1882年到1906年间,净盈利为838,783,800美金,股息为290,347,800美金。

鼎盛时期[编辑]

File:STNDOIL2.GIF
标准石油股息
标准石油资产、盈利与股息

在1897年,洛克菲勒从集团的控股公司,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引退,但是保留了在公司的股份。副主席约翰·阿奇博德(John Archbold)主持公司的大部分运作。同时间,政府试图通过反托拉斯法限制公司的发展。

标准石油因为高效率与负责任建立最初的市场地位。在当时,大部分公司将汽油倒入河流,但是标准石油将它们用作自家机器的燃料。在当时,大部分公司的炼油厂的废料堆积如山,但是洛克菲勒找到卖掉它们的方法。

例如,标准石油在1908年购入发明礦脂的切斯伯勒制造公司(Chesebrough Manufacturing Company)。

记者、作家艾达·塔贝尔(Ida Tarbell),父亲是被洛克菲勒击败的油商,是第一批“耙粪记者”之一。她与同情她的标准石油高级行政人员亨利·罗杰斯(Henry Rogers)作了广泛的采访,她的调查助长了公众对标准石油与一切垄断者的攻击。

在1902年11月开始,麥克盧爾(McClure's)杂志开始连载她的研究,连载在1904年10月结束,分为19部分。在1904年,集合成书标准石油历史(The History of the Standard Oil Company)。

标准石油托拉斯的控制权在一小群家族手上。在1910年,洛克菲勒说:“我认为在标准石油由创办至现今的历史中,大部分股权都为普拉特家族(Pratt Family)、佩恩-惠特尼家族(Payne-Whitney Family)、哈里斯-弗拉格勒家族(Harkness-Flagler Family)与洛克菲勒家族所控制。”[8]

这些家族将大部分股息重新投资于其他产业,尤其是铁路业。他们也大量投资天然气与电力照明产业(包括巨型的纽约市综合天然气公司(Consolidated Gas Company of New York City))。他们大量购入美国钢铁(US Steel)、混合铜业(Amalgamated Copper)甚至是玉米產品提炼公司(Corn Products Refining Company)的股份。

标准石油在中國[编辑]

标准石油的产量增长得非常快,以至于美国市场很快饱和,所以公司开始展望海外市场。在1890年代末,公司开始向拥有4亿人口的中国售卖煤油,用作油灯的燃料。[9]标准石油中文商标采用了“美孚”,意为美丽与可靠。[10][11]它也在生产的錫燈上使用“美孚”商标,这些錫燈价格低,以鼓励中国百姓放弃使用菜油灯,使用煤油灯。此举获得了积极反应,中国成为标准石油在亚洲的最大市场。标准石油与真空石油公司合并后成立施丹维克(Stanvac (Standard-Vacuum))是美国在投资珍珠港之前在东南亚的唯一投资。[12]

标准石油在中国各大城市修建储油罐、仓库与办事处(将油轮上的散裝油以每罐5加仑重新储存)。在内陆,它使用油罐车、火车与船只运输石油。[13]施丹维克华北分部,以上海为基地,拥有上百艘河流船只,包括躉船、蒸汽船、小轮、拖轮以及油轮。[14]超过13艘公司的油轮在长江上航行,其中最大的几艘美平(Mei Ping)(1,118吨)、美夏(Mei Hsia)(1,048吨)与美安(Mei An)(934吨)。[15]他们都在帕奈號事件(USS Panay incident)中沉没。[16]美安在1901年服役,是船队的第一艘船。船队的其他船只包括:美川(Mei Chuen)、美孚(Mei Foo)、美红(Mei Hung)、美江(Mei Kiang)、美路(Mei Lu)、美谭(Mei Tan)、美苏(Mei Su)、美英(Mei Ying)、与美雲(Mei Yun)。美夏,是一艘特别设计在江河航行的油轮,由上海的最新造船技术建造。在1912年,使用同样技术建造的美孚服役。在1926年服役的美夏能够在3个储油罐中装载350吨散装油,她长206英尺,宽32英尺,在海外设计,在上海建造。她的石油燃料燃燒器进口自美国,而水管鍋爐进口自英国。[17]

垄断指控与反托拉斯诉讼[编辑]

在卡通中被描述为章鱼的标准石油。

在1890年,标准石油控制了美国80%的石油。俄亥俄州起诉标准石油成功,托拉斯在1892年被迫解散。但是,标准石油只是将俄亥俄标准石油分离而继续控制它。后来,新泽西州修改了它的注册公司法,允许一间公司持有全美任何的公司的股份。所以,在1899年,以纽约市百老汇26号为基地的标准石油托拉斯,合法地重组为一间控股公司,新泽西标准石油,它持有41间公司的股份,而这些公司又控制了更多的公司,实际上只改变了控制公司的方法。公众认为由一群被选董事控制的标准石油集团是无孔不入的。[18]

在1904年,91%的产油与85%的石油的最终销售都为标准石油控制。它的产出大多数是煤油,其中55%出口到世界各地。在1900年后,它不再使用价格战排挤竞争对手。[19]联邦商业机构专员(Commissioner of Corporations)研究了标准石油在1904到1906年间的运作,称“毫无疑问......标准石油在石油提炼产业中的统治地位是通过不公战术取得的;操纵输油管与铁路,与通过削减石化产品的价格,用不公方法竞争。”[20]在竞争对手的逐漸蠶食下,在1906年,公司的市场占有率只剩下了70%。同年,对标准石油的反托拉斯控诉失败了。在1911年,公司的市场占有率下跌到64%,而且至少有147个竞争对手,包括海灣(Gulf)、德士古(Texaco)和殼牌(Shell)。[21][22]公司并未试图垄断石油的勘探与抽取。(在1911年,美国石油的勘探与抽取的11%为标准石油控制。)

在1909年,美国司法部以1890年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为依据起诉标准石油垄断及抑制州际商业:[23][24]

在铁路公司偏向的组合的回扣、偏向与其他歧视性策略;通过控制输油管抑制竞争对手、达到垄断,对竞争对手拥有的输油管的不公策略;与竞争对手签署妨碍贸易的合约;不公的竞争方法,比如在必要打压对手的时候削减地方价格;派遣间谍到竞争对手处出收集情报,运营虚假独立公司,以相同的意图在石油上的付款中取得回扣。

在最后四年中,双方不断在庭上争论标准石油的垄断策略:[25]

“调查的总体结果揭示许多以标准石油公司与其附属公司名义进行的,在铁路上的公然歧视。除加利福尼亚州的几所大型公司外,标准石油是以如此歧视方式销售获利。在国内的每一个地区,公司都享受着对竞争对手的一些不公优势,而其中一些歧视影响范围广阔。”

後繼公司[编辑]

标准石油部分继承公司
解散时名字 现状
新泽西标准石油 埃克森,现为埃克森美孚的一部分。
纽约标准石油 美孚,现为埃克森美孚的一部分。
加利福尼亚标准石油 现为雪佛龙的一部分。
印第安纳标准石油 现为BP的一部分。
肯塔基标准石油 现为雪佛龙的一部分。
大陆石油公司(Continental Oil Company) 现为康菲公司的一部分。
俄亥俄标准石油 现为BP的一部分。
俄亥俄石油公司 现名马拉松石油(Marathon Oil)。

参考資料[编辑]

  1. ^ Timeline: The Rockerfellers. 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 [2013-12-07] (英文). 
  2. ^ Our history. Exxon Mobil Corporation. [2013-12-07] (英文). 
  3. ^ Edward Jerome Dies. Behind the Wall Street Curtain. Gutenberg Publishers. 2011-05-05. 76. ISBN 978-1614279945 (英文). 
  4. ^ Daniel Yergin. The Prize: The Epic Quest for Oil, Money & Power. Free Press. 2008-12-08. ISBN 978-1439110126 (英文). 
  5. ^ Ralph W. Hidy and Muriel E. Hidy. History of Standard Oil Company (New Jersey : Pioneering in Big Business 1882-1911). Ayer Co Pub. 1987. ISBN 978-0405080760 (英文). 
  6. ^ David O. Whitten and Bessie Emrick Whitten. Manufacturing: A Historiographical and Bibliographical Guide (Handbook of American Business History).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0-09-27. 182. ISBN 978-0313251986 (英文). 
  7. ^ Matthew Josephson. The Robber Barons. Mariner Books. 1962-01-24. 277. ISBN 978-0156767903 (英文). 
  8. ^ Ron Chernow, Titan: The Life of John D. Rockefeller, Sr., London: Warner Books, 1998, p. 291.
  9. ^ Crow, Carl, Foreign Devils in the Flowery Kingdom, Hong Kong: Earnshawn Books, 2007, pp. 41 - 42.
  10. ^ Cochran, Encountering Chinese Networks: Western, Japanese, and Chinese Corporations in China, 1880-1937,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00, p. 38.
  11. ^ Anderson, Irvine, The Standard-Vacuum Oil Company and United States East Asian Policy, 1933-1941,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1975, p. 16.
  12. ^ Anderson, p. 203.
  13. ^ Cochran, p. 31.
  14. ^ Cochran, p. 32.
  15. ^ Anderson, p. 106.
  16. ^ Mender, Peter. Thirty Years a Mariner in the Far East 1907–1937, The Memoirs of Peter Mender, a Standard Oil Ship Captain on China's Yangtze River. Bangor, ME: Booklocker. 2010. 
  17. ^ The Mei Foo Shield, 1926-05, 1927-11.
  18. ^ Yergin, pp. 95 -98.
  19. ^ Jones, pp. 58 - 59.
  20. ^ Jones, pp. 65 - 66.
  21. ^ Rosenbaum, David Ira, Market dominance: how firms gain, hold, or lose it and the impact on economic performance,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1998, p. 33.
  22. ^ Armentano, Dominick, Antitrust: The Case for Repeal, 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 1999, p. 57.
  23. ^ Manns, Leslie D., Dominance in the Oil Industry: Standard Oil from 1865 to 1911.
  24. ^ David I. Rosenbaum ed., Market Dominance: How Firms Gain, Hold, or Lose it and the Impact on Economic Performance, Praeger, 1998, p. 11.
  25. ^ Jones, p. 73.

书籍[编辑]

  • Bringhurst, Bruce, Antitrust and the Oil Monopoly: The Standard Oil Cases, 1890–1911, New York: Greenwood Press, 1979.
  • Tarbell, Ida M., The History of the Standard Oil Company, 1904.
  • Chernow, Ron. Titan, The Life of John D. Rockefeller, Sr, London: Warner Books, 1998.
  • Droz, Whatever Happened to Standard Oil?, 2004.
  • Folsom, Jr., Burton W., John D. Rockefeller and the Oil Industry from The Myth of the Robber Barons, New York: Young America, 2003.
  • Giddens, Paul H., Standard Oil Company (Companies and men), New York: Ayer Co. Publishing, 1976.
  • Henderson, Wayne, Standard Oil: The First 125 Years, New York: Motorbooks International, 1996.
  • Hidy, Ralph W. and Muriel E. Hidy, History of Standard Oil Company (New Jersey : Pioneering in Big Business 1882–1911), New York: Ayer Co. Publishing, 1987.
  • Jones, Eliot, The Trust Problem in the United States, 1922.
  • Klein, Henry H., Dynastic America and Those Who Own It, New York: Kessinger Publishing, 1921.
  • Knowlton, Evelyn H. and George S. Gibb, History of Standard Oil Company: Resurgent Years 1911–1927, New York: Harper & Row, 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