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Wen Tingyun.jpg

溫庭筠(812年-870年),又名飛卿太原(今山西祁縣)人。晚唐著名詩人花間派詞人。精通音律,詞風濃綺豔麗。當時与李商隐段成式文筆齐名,號称“三十六体”。[1]

生平[编辑]

溫庭筠的先世溫彥博雖是宰相,可是,到了溫庭筠的時候,其家世已衰微。

溫庭筠自幼好學,長於詩詞,喜譏刺權貴,多觸諱忌。由於形貌奇醜,因號「溫鐘馗[2]。晚唐考试律赋,八韵一篇,温叉手一吟便成一韵,八叉八韵即告完稿,故时人亦称为“温八叉[3]温庭筠令狐绹之子令狐滈友好,经常出入于相府。令狐绹不知“玉条脱”之说,温庭筠告诉他出自《南华经》。令狐绹曾央求温庭筠代写二十首《菩萨蛮》词[4],温庭筠却将此事传了开来,令狐绹大为不满。溫庭筠生性傲慢,喜讥讽权贵,最後得罪了令狐绹。他在政治上遭受到統治者的種種壓迫,鬱鬱不得志,屢試進士不第,官僅至國子監助教。

溫庭筠與段成式兩家頗睦,互通詩文,輯為《漢上題襟集》,溫庭筠遂將女兒嫁給了段成式之子段安節

在日常生活方面,《舊唐書‧文苑傳》說他「士行塵雜,不修邊幅。能逐絃吹之音,為側豔之詞」,說明瞭他行無檢幅,常出入於歌樓妓院;亦因此,溫庭筠的詞風華麗濃艷,而其詞的題材內容,主要是以描寫美人的苦悶情緒、追求真誠的愛情為主。

文學成就[编辑]

溫庭筠的詞表達細膩,造語清新,善於描繪具體鮮明的形象,細密婉約,情意悠遠,主要描寫女性的生活與心理,文字華艷,工於雕琢,詞藻富香澤濃烈的脂粉氣和富貴氣。

溫庭筠的作品特色,《北夢瑣言》言他「才思艷麗,工於小賦,每入試,押官韻作賦,凡八叉手而八韻成」,時人稱「溫八叉」。溫庭筠詩風上承唐朝詩歌傳統,下啟五代文人填詞風氣之先。

溫庭筠是作為詞人的地位很高。溫庭筠著有《握蘭》、《金荃》二集,均已散亡,現存的《花間集》收集了66闋他的詞作、列為篇首。[5]溫庭筠詞風婉麗、情致含蘊、辭藻濃豔,今存310餘首,後世詞人如馮延巳周邦彥吳文英等多受他影響。

評價[编辑]

  • 張惠言《詞選序》:「唐之詞人,溫庭筠最高,其言深美閎約。」
  • 劉熙載藝概》卷四《詞曲概》:「溫飛卿詞精妙絕人,然類不出乎綺怨。」

代表作[编辑]

夢江南之千万恨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梳洗罷,獨倚望江樓。

過盡千帆皆不是,斜暉脈脈水悠悠,腸斷白蘋洲。


《送渤海王子歸國》

疆裏雖重海,車書本一家。盛勳歸舊國,佳句在中華。


菩薩蠻》十四首

(其一) 小山重疊金明滅。鬢雲欲度香顋雪。懶起畫蛾眉。弄妝梳洗遲。
   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新帖綉羅襦。雙雙金鷓鴣。
(其二) 水精簾裏頗黎枕。暖香惹夢鴛鴦錦。江上柳如煙。雁飛殘月天。
   藕絲秋色淺。人勝參差剪。雙鬢隔香紅。玉釵頭上風。
(其三) 蕊黃無限當山額。宿妝隱笑紗窗隔。相見牡丹時。暫來還別離。
   翠釵金作股。釵上蝶雙舞。心事竟誰知?月明花滿枝。
(其四) 翠翹金縷雙鸂鶒。水紋細起春池碧。池上海棠梨。雨晴紅滿枝。
   繡衫遮笑靨。煙草粘飛蝶。青瑣對芳菲。玉關音信稀。
(其五) 杏花含露團香雪。綠楊陌上多離別。燈在月朧明。覺來聞曉鶯。
   玉鉤褰翠幕。妝淺舊眉薄。春夢正關情。鏡中蟬鬢輕。
(其六) 玉樓明月長相憶。柳絲裊娜春無力。門外草萋萋。送君聞馬嘶。
   畫羅金翡翠。香燭銷成淚。花落子規啼。綠窗殘夢迷。
(其七) 鳳凰相對盤金縷。牡丹一夜經微雨。明鏡照新妝。鬢輕雙臉長。
   畫樓相望久。欄外垂絲柳。音信不歸來。社前雙燕回。
(其八) 牡丹花謝鶯聲歇。綠楊滿院中庭月。相憶夢難成。背窗燈半明。
   翠鈿金壓臉。寂寞香閨掩。人遠淚闌干。燕飛春又殘。
(其九) 滿宮明月梨花白。故人萬里關山隔。金雁一雙飛。淚痕沾繡衣。
   小園芳草綠。家住越溪曲。楊柳色依依。燕歸君不歸。
(其十) 寶函鈿雀金鸂鶒。沉香閣上吳山碧。楊柳又如絲。驛橋春雨時。
   畫樓音信斷。芳草江南岸。鸞鏡與花枝。此情誰得知。
(其十一) 南園滿地堆輕絮。愁聞一霎清明雨。雨後卻斜陽。杏花零落香。
    無言勻睡臉。枕上屏山掩。時節欲黃。無聊獨倚門。
(其十二) 夜來皓月才當午。重簾悄悄無人語。深處麝煙長。臥時留薄妝。
    當年還自惜。往事那堪憶。花落月明殘。錦衾知曉寒。
(其十三) 雨晴夜合玲瓏日。萬枝香褭紅絲拂。閑夢憶金堂。滿庭萱草長。
    繡簾垂籙簌。眉黛遠山綠。春水渡溪橋。凭欄魂欲消。
(其十四) 竹風輕動庭除冷。珠簾月上玲瓏影。山枕隱濃妝。綠檀金鳳凰。
    兩蛾愁黛淺。故國吳宮遠。春恨正關情。畫樓殘點聲。

参考文献[编辑]

  1. ^ 《中國大百科全書》(北京:中國大百科全書出版社,1986年),頁926。
  2. ^ 孫光憲《北夢瑣言》
  3. ^ 孙光宪《北梦琐言》
  4. ^ 孫光憲《北夢瑣言》:“唐宣宗愛唱《菩薩蠻》詞,令狐綯命溫庭筠新撰進之。”
  5. ^ 見劉大傑:《中國文學發展史》(澳門:典文出版社,1962年),頁54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