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宗教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宗教观是许多学者详细研究的内容,他们借此获得有关宗教与科学关系的看法。

神定论[编辑]

(因为爱因斯坦是当代最有代表性的科学家),“科学决定论”的问题引起了对爱因斯坦在“神定论”上的观点,以及他是否相信上帝的问题的关注。在1929年,爱因斯坦告诉歌德斯坦因拉比:“我相信斯宾诺莎的上帝,这样的上帝在世界的和谐规律中体现自己,而与人类的作为与命运无关。”[1]

不可知论[编辑]

在科学和宗教之间,爱因斯坦的观点并非传统的宗教信仰者,他曾表述过“上帝不掷骰子”的观点,并且说过,“没有宗教的科学是不足以取信,没有科学的宗教是盲目的”,正如同在他的自传中所述,他12岁就失去了对他自己的宗教的信仰,并认为那些都是谎言,但是他从没有失去宗教信仰般的情感,对于宇宙中存在显著的秩序的神秘性有着本能的兴趣,他曾经说过,“最令人难以理解的就是宇宙的理性存在”,为了区分人格化的上帝和一种宇宙力量的存在,爱因斯坦把自己描述为一个“不可知论者”,而不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于上帝这样的问题,他说,“这个问题对于我们有限的思维而言,太过于巨大了”。[2]

1950在写给Berkowitz的信中,爱因斯坦说:“关于上帝,我处在不可知论的立场。我深信,一个以使生命得以改善并使之崇高的道德准则为根本的鲜活良知并不需要‘立约者’(注:指通常宗教意义上的上帝),而为奖罚(人类)而工作的‘立约者’尤为多余。”[3]

不信人格化的上帝[编辑]

爱因斯坦也说:“我已经多次说过,在我看来,(存在)人格化的上帝的想法是幼稚的。你可以把我称为不可知论者。有些人因为年轻时为挣脱宗教束缚而经历磨难,并因此成为强烈的反宗教的无神论者,但我不同于这种人。由于我们对自然以及人类本身知之甚少,我个人更喜欢持谦逊的态度。”在与Hubertus王子的交谈中,爱因斯坦说:“以我有限的智力,亦能知晓宇宙是如此的和谐,谁还能说没有上帝?但真正让我生气的是,有些人引用我这话来‘证明’我相信(他们的)上帝。”[4]

媒体多次将爱因斯坦描绘成一个虔诚信教的人,这激起他发表了如下声明:[5]

那样来解读我的宗教观当然是谎言,一个系统地重复着的谎言。我不相信人格化的上帝,我从未否认这一点,而且都表达得很清楚。如果在我的内心有什么能被称之为宗教的话,那就是对我们的科学所能够揭示的、这个世界结构的没有止境的敬仰。

在1949年出版的《我之世界观》一书中,爱因斯坦写道:“我们认识到有某种为我们所不能洞察的东西存在,感觉到那种只能以其最原始的形式接近我们的心灵的最深奥的理性和最灿烂的美──正是这种认识和这种情感构成了真正的宗教感情;在这个意义上,而且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我才是一个具有深挚的宗教感情的人。”"[6]

参考资料[编辑]

  1. ^ Brian, Dennis. Einstein: A Life. New York: John Wiley & Sons. 1996: 127. ISBN 0-471-11459-6. 
  2. ^ url=http://www.nytimes.com/2008/05/17/science/17einsteinw.html?_r=2& | title = Einstein Letter on God Sells for $404,000
  3. ^ Albert Einstein in a letter to M. Berkowitz, 25 October 1950; Einstein Archive 59–215; from Alice Calaprice, ed., The New Quotable Einstein, Princeton, New Jerse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00, p. 216.
  4. ^ Albert Einstein (1879–1955). [2007-05-21]. 
  5. ^ From Wikiquote; letter to an atheist (1954) as quoted in Albert Einstein: The Human Side (1982) edited by Helen Dukas and Banesh Hoffman ISBN 0-691-02368-9
  6. ^ Einstein, Albert. The World as I See It. New York: Philosophical Library. 1949 [2007-10-14]. ISBN 0-8065-2790-0.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