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阿尔布雷希特·丢勒

丢勒自画像(1500)
領域 版画、绘画
代表作 騎士、死亡和魔鬼英语Knight, Death, and the Devil》 (1513)
聖傑諾米在房間裡英语Saint Jerome in His Study (Dürer)》 (1514)
梅伦科利亚一世英语Melencolia I》(1514)
丢勒的犀牛》 (1515)
印有丢勒头像的联邦德国邮票

阿爾布雷希特·丢勒德语Albrecht Dürer,1471年5月21日-1528年4月6日)[1]德國中世纪末期、文藝復興時期著名的油画家、版画家、雕塑家及艺术理论家。他在二十多歲時高水準的木刻版畫就已經使他稱譽歐洲,一般也認為他是北方文藝復興英语Northern Renaissance中最好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包括祭壇、宗教作品、許多的人物畫及自畫像,以及銅版畫。他的木版畫,像是1498年的《啟示錄英语Apocalypse (Dürer)》系列,比他其餘的作品更具哥德風味。他著名的畫作有《騎士、死亡和魔鬼英语Knight, Death, and the Devil》(1513)、《聖傑諾米在房間裡英语Saint Jerome in His Study (Dürer)》(1514)及《梅伦科利亚一世英语Melencolia I》(1514),受到廣泛的分析及詮釋。他的水彩画也讓他成為第一位歐洲的風景畫畫家,而他的木刻版畫也帶來木刻版畫的創新。

丢勒藉由他對義大利文藝復興的認識,將罗马神话帶進歐洲北方的藝術,這也使他成為北方文藝復興中最重要的畫家之一,而他也有許多的理論,其中包括了數學定理、透視 (繪畫)頭身比例等。

生平[编辑]

他生于紐倫堡的金匠家庭,其父老阿尔布莱希特·丢勒原为匈牙利宫廷金匠,后移居纽伦堡。童年时代,丢勒随其父学习金工手艺,15岁后开始了其遊學生活,随瓦格莫特(M. Wolgemut)学习绘画和木刻,先后游历于阿尔萨斯巴泽尔斯特拉斯堡。随他最重要的遊學经历为两次意大利的旅行,其间丢勒結識了畫家乔瓦尼·贝利尼拉斐爾,同時研究了達·芬奇的作品和藝術理論,接触并学习了文艺复兴的思想及风格。

丢勒一生創作了大量木刻畫、銅版畫、油畫和人物素描。其代表作有油畫《四使徒》、《亚当和夏娃》、木版画《启示录》、铜版画《苦闷》、《骑士、死神、魔鬼》等。著有《人体比例研究》四卷,对透视学和人体解剖学颇有研究。

自画像之父[编辑]

丢勒早在自己十三岁时(1484)就给自己画了一幅自画像,比达芬奇创作的那幅有名的自画像(ca. 1510-1515)还要早二十多年。在其一生之中,共创作了近十幅自画像,包括速写、素描、版画和油画等创作手法,其创作的自画像大多具有严整细致的特征,艺术表现力与后来的伦勃朗遥相呼应。因此,丢勒被誉为“自画像之父”[2]

影響[编辑]

丢勒的犀牛,1515年的墨水畫

丢勒在後來的藝術家中有很大的影響,特別是版畫,當代許多人都是透過版畫來了解他的作品,他的畫主要也只在幾個城市中出現,都是私人收藏。他的名聲在歐洲各地傳播,這也鼓舞了像拉斐尔·圣齐奥提齊安諾·維伽略弗蘭西斯科·帕爾米賈尼諾等畫家,也為推廣及散播其畫作,也參與版畫的製作。

丢勒在蝕刻畫的創作也影響了德國其他的藝術家,像玲珑大师英语Little Masters試著創作一些大型的蝕刻畫,但後來仍延續著丢勒較小而較狭窄的主題。盧卡斯·范·萊頓是唯一在16世紀前三十年成功創作大型蝕刻畫的歐洲北部畫家。義大利學習丢勒蝕刻畫的畫家有些直接模仿丢勒的風景畫背景(朱利奧·坎帕尼奧拉英语Giulio Campagnola及Christofano Robetta)或甚至模仿整幅畫(Marcantonio Raimondi和Agostino Veneziano)。不過在1515年後,Marcantonio開創了新的蝕刻畫風格,也越過阿爾卑斯山主導了北方蝕刻畫的風氣,丢勒的影響力也慢慢下降。

丢勒對人體比例的研究以及利用座標格點的轉換來描述臉部變化的作法也激發了达西・汤普森英语D'Arcy Thompson在其著作《生长和形态》中,用類似方式的說明[3]

信義宗在每年的四月六日會紀念丢勒[4],和老盧卡斯·克拉納赫及Hans Burgkmair一起紀念。美國聖公會的聖人曆中在八月五日紀念丢勒、克拉納赫及Matthias Grünewald。

德國瓦爾哈拉神殿是一座紀念「歷史上說德語的著名人物 – 政治家、君主、科學家和藝術家」的名人堂,其中有丢勒的半身像[5]

量度四书[编辑]

量度四书的封面

丢勒关于几何学的著作名叫《量度四书》(德文名:Underweysung der Messung mit dem Zirckel und Richtscheyt,英文可译为《使用圆规、直尺的量度指南》或《量度艺术教程》),其中内容主要如下:

  • 第一卷,集中研究线形几何学。丢勒所研究的几何结构包括螺旋线蚌线外旋轮线。他也吸收了阿波羅尼奧斯的概念,以及约翰尼斯·维尔纳英语Johannes Werner1522年出版的《'Libellus super viginti duobus elementis conicis'》(拉丁文)一书的内容(这部书比丢勒的《量度四书》早三年出版。)
  • 第二卷,进行二维几何,即正多边形结构的研究。在这部书里丢勒偏爱托勒密的方法超过了欧几里德的方法。
  • 第三卷,把这些几何学原理应用到建筑学、工程学和版式编排设计之中。关于建筑的部分,丢勒引用到了古罗马建筑师维特鲁威的《建筑十书》,但也详细阐述了他自己的经典设计和柱式。在编排设计部分,丢勒依据意大利范例绘制了拉丁字母的几何结构。然而,他的哥特字母结构是基于完全不同的模块式体系。
  • 第四卷,结束了第一、第二系列而进行三维结构和多面体结构的研究。其中丢勒讨论了五種正多面體和七種阿基米德立體,以及他自己的一些发明。在所有内容中,丢勒用网格方式来表现这些实体。最后,丢勒讨论了倍立方问题,进而还讨论了“construzione legittima”(意大利语中意为“结构法则”),一种通过直线透视法描绘一个立方体的方法。

博洛尼亚時,丢勒学习了(可能是向卢卡·帕西奥利布拉曼特学习)直线透视法原理,而且,这时,在一本未出版的皮耶罗·德拉·弗朗切斯卡的专著中,唯一一份被发现的关于这些原理的文字说明中,丢勒显然对这种运用直线透视描绘立方体的方法已经很精通了。他也熟悉了阿尔贝蒂所描述的“简略结构”,和达·芬奇的一种技术,投影几何结构。尽管丢勒在这些领域中并没有革新,但他作为北欧地区,第一位运用科学方法,并运用对欧几里德几何学原理的认识,论述视觉表现问题的人来说是显著的。除了这些几何结构之外,在《量度四书》的最后一卷书中,为了通过模型来介绍透视画法,丢勒还讨论了各种各样的机械装置,并作了木刻版画插图,它们时常重复出现在关于透视问题的论述中。

人体比例四书[编辑]

丢勒常用正交投影多視圖來表示人體

丢勒关于人体比例的著作名叫《人体比例四书》(德文名:Vier Bücher von Menschlicher Proportion),完成于1528年。第一卷书主要撰写与1512至1513年,完成与1523年。展现了五种不同结构类型的男性和女性的体形,身体的所有部分被描绘成总高度的一段。丢勒的这些结构是以古羅馬的维特鲁威以及丢勒对“二三百位真人”的经验观察结果为依据的"[6]。第二卷书中包括八种更进一步的类型。关于这一系统,丢勒可能是向1525年的弗朗西斯科·迪·乔治英语Francesco di Giorgio Martini的《'De harmonica mundi totius'》一书学习的。在第三卷书中,丢勒给出了一些可以用来修改人体比例的法则,包括凸面镜凹面镜数学模拟法;这里丢勒还论述了面相学。第四卷书专门讨论运动原理。

然而,附于最后一卷书后的是丢勒写于1512与1528年之间的一篇独立的美学短文,在这篇文章中可了解到丢勒关于“理想美”的理论。丢勒拒绝阿尔贝蒂的客观美观念,提出一种建立在多样性基础之上的相对美概念。尽管如此,丢勒仍然相信真理隐藏在大自然之中,而且相信有一些规律支配着美,虽然他发现很难为这样的法则去确定一定的标准。1512或1513年,他写下的三个法则是“实用”(‘Nutz’)、“称心” (Wohlgefallen)与“中庸之道”(Mittelmass)。然而,不像阿尔贝蒂和莱昂纳多那样,丢勒最为苦恼的不仅仅是关于美的抽象概念的理解,而是关于一位艺术家该如何创造出美的图像的问题。在写于1512与1528年之间的这篇文章的最后草稿中,丢勒对艺术的信仰,从人类自发的灵感创造,发展到“精神的综合选择”的观念[6],换句话说,就是“一位艺术家凭借丰富的视觉经验去想象一个美的事物”。丢勒对于一位艺术家超越灵感的能力的信仰,促使他认为“一个人随手在半张纸上花一天的时间用铅笔画出的东西,或在一块小木头上刻出的东西,可能比另一个人花了一年的辛勤劳动炮制出来的大作品更有艺术魅力。”[7]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Müller, Peter O. (1993) Substantiv-Derivation in Den Schriften Albrecht Dürers, Walter de Gruyter. ISBN 3-11-012815-2.
  2. ^ 方建華. 世界最偉大的藝術家:打開藝術的窗景 走進大師的心靈. 德威國際文化. 30 March 2012: 1507–. ISBN 978-986-6153-60-0. 
  3. ^ Thompson, D'Arcy. On Growth and For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17: 290–292. 
  4. ^ Lutheranism 101 edited by Scot A. Kinnaman, CPH, 2010
  5. ^ Walhalla
  6. ^ 6.0 6.1 Erwin Panofsky, "The Life and Art of Albrecht Dürer", Princeton, 1945, ISBN 0-691-00303-3
  7. ^ Panofsky:28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