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魏謨
出生 793年
唐朝
逝世 858年
唐朝
职业 唐朝官员

魏謩[1],一作魏谟[2](793年-858年),申之唐朝官员,唐宣宗年间拜为宰相

家世[编辑]

魏谟生于唐德宗年间的793年,为唐初唐太宗传奇名相魏徵五世孙。曾祖魏殷、祖父魏明、父魏冯[1]魏凭[3]都担任县令。[1]

唐文宗年间[编辑]

唐文宗年间的833年,魏谟通过进士科举杨汝士同州刺史时,邀请魏谟任防御判官、秘书省校书郎。后杨汝士被召回长安,推荐魏谟任右拾遗。文宗得知他是魏徵之后,待他异于旁人。宰相李固言李珏杨嗣复也都赏识他。[1]

835年文宗与近臣李训郑注图谋屠杀当权宦官的计划甘露之变事败后,李训下属御史中丞宗室李孝本伏诛,家属充军为奴,但文宗命将李孝本二女带入宫中,人们以为文宗要纳她们为妃。魏谟上表称文宗应该三思避开做下儒家反对的内婚行为的嫌疑。文宗得表,立刻送李孝本女出宫,升魏谟为右补阙,下诏大赞魏谟,将其与先祖魏徵相比。[4]

838年,魏谟被提拔为起居舍人[1]魏谟面圣致谢,文宗命他献上先祖魏徵的板。宰相郑覃说:“在人不在笏。”文宗答:“我这是遵循《甘棠》的意旨。”[5]

839年,魏谟被授谏议大夫,仍兼起居舍人。[1]一次,文宗要魏谟献上起居注,称可检视自己的行为。魏谟指出史家据实修史,若要兼顾皇帝对史家对关于他们的记录所持态度的好恶,就无法据实记录了。文宗没再坚持。[5]

唐武宗年间[编辑]

840年,文宗崩,弟唐武宗继位。随即李珏、杨嗣复被罢相,其政敌李德裕成为首相。[5]魏谟因得宠于李、杨,也被遣出京城任汾州刺史。后李、杨被进一步贬谪,魏谟也被贬为信州长史。[1]

唐宣宗年间[编辑]

846年,武宗崩,皇叔唐宣宗继位,李德裕因此失势,白敏中成为首相。[6]随后魏谟被提升为郢州刺史,不久又被提拔到离京城更近的商州为刺史。848年,被召回长安任给事中,迁御史中丞,在任上上表弹劾宣宗姐妹夫驸马都尉杜中立贪赃,[1][7]权贵震动且害怕他。后他兼任户部侍郎,判本司事。他上表指出既监督财货又任御史中丞不合适,在他的请求下,他被免除了御史中丞一职。[1]

851年,宣宗授魏谟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拜为宰相,仍判户部。当时,唐宣宗41岁,相对而言已是高龄,仍未立太子,群臣慑于政治敏感性,也不敢提及。当魏谟面圣感谢任命时,趁机指出未立太子是他对宣宗为政的主要担忧。虽然此后宣宗并未立太子,但时人都被魏谟感动了。[8]不久,兼任集贤殿大学士。詹毗国进献大象,魏谟认为大象的性格不能安居中原,请求还给使者,宣宗同意了。[1]

852年,河东节度使李业放纵吏民劫掠胡人,滥杀投降胡人,致使北疆不宁。但李业在朝中有靠山,未被处罚。只有魏谟敢弹劾李业,要求完全罢免其职务;宣宗没有照做,只是派卢均取代李业,调李业至义成[8]魏谟被加中书侍郎。大理卿马曙被从人王庆告发私藏兵甲,马曙因此被贬官,王庆却无罪。魏谟引用法律,杖杀王庆。[1]

魏谟拜相后,负责监修文宗实录,修成四十卷并呈上,因此和下属都受到嘉奖。[1]其他宰相在宣宗面前议政时,为了不引起皇帝不悦,都委曲进言,只有魏谟敢直言。宣宗常说:“魏谟有祖上的风范,我很敬重他。”但魏谟也因此为首相令狐绹所忌。857年,他被遣出长安任西川节度使,仍保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作为荣衔。[8]858年,魏谟染病,请求接任。宣宗准备召他回长安任兵部尚书,但魏谟称病,只求闲职,因而被任为检校右仆射、太子少保。[1][9]同年十二月,魏谟卒,赠司徒[1]

子孙[编辑]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旧唐书》卷一百七十六
  2. ^ 《新唐书》卷九十七:徵五世孙谟。
  3. ^ [1]《新唐书》卷七十二
  4.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五:李孝本二女配没右军,上取之入宫。秋,七月,右拾遗魏谟上疏,以为:“陛下不迩声色,屡出宫女以配鳏夫。窃闻数月以来,教坊选试以百数,庄宅收市犹未已;又召李孝本女入宫,不避宗姓,大兴物论,臣窃惜之。昔汉光武一顾列女屏风,宋弘犹正色抗言,光武即撤之。陛下岂可不思宋弘之言,欲居光武之下乎!”上即出孝本女。擢谟为补阙,曰:“朕选市女子,以赐诸王耳。怜孝本女宗枝髫龀孤露,故收养宫中。谟于疑似之间皆能尽言,可谓爱我,不忝厥祖矣!”命中书优为制辞以赏之。谟,征之五世孙也。
  5. ^ 5.0 5.1 5.2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六:上命起居舍人魏谟献其祖文贞公笏,郑覃曰:“在人不在笏。”上曰:“亦甘棠之比也。”……冬,十月,乙卯,上就起居舍人魏谟取记注观之,谟不可,曰:“记注兼书善恶,所以儆戒入君。陛下但力为善,不必观史!”上曰:“朕向尝观之。”对曰:“此曏日史官之罪也。若陛下自观史,则史官必有所讳避,何以取信于后!”上乃止。……初,上之立非宰相意,故杨嗣复、李珏相继罢去,召淮南节度使李德裕入朝。九月,甲戌朔,至京师。丁丑,以德裕为门下侍郎、同平章事。
  6. ^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八:甲子,上崩。……丁卯,宣宗即位。宣宗素恶李德裕之专,……壬申,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李德裕同平章事,充荆南节度使。德裕秉权日久,位重有功,众不谓其遽罢,闻之莫不惊骇。……以翰林学士、兵部侍郎白敏中同平章事。
  7. ^ 《新唐书》卷八十三:真源公主,始封安陵。下嫁杜中立。
  8. ^ 8.0 8.1 8.2 《资治通鉴》卷二百四十九:戊辰,以户部侍郎魏谟同平章事,仍判户部。时上春秋已高,未立太子,群臣莫敢言。谟入谢,因言:“今海内无事,惟未建储副,使正人辅导,臣窃以为忧。”且泣。时人重之。 河东节度使李业纵吏民侵掠杂虏,又妄杀降者,由是北边扰动。闰月,庚子,以太子少师卢钧为河东节度使。业内有所恃,人莫敢言,魏谟独请贬黜。上不许,但徙义成节度使。…… 二月,辛巳,以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魏谟同平章事,充西川节度使。谟为相,议事于上前,它相或委曲规讽,谟独正言无所避。上每叹曰:“谟绰有祖风,我心重之”。然竟以刚直为令狐綯所忌而出之。
  9. ^ 但当时仍然没有太子,这完全是荣誉职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