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很大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殺很大》為台灣網路遊戲殺Online》於2009年推出的電視廣告平面廣告,均由中國電視公司電玩節目《數位遊戲王》的助理主持郭書瑤主演。至2009年3月底止,該廣告前後共推出《愛人篇》、《仇人篇》及《戰爭篇》。[1]

該電視廣告以無厘頭方式呈現,因為影片女主角呈現姣好女人身材,獲得極大廣告效益。據製作該廣告的團隊的說法:《殺很大》之所以成功,除了簡單、易懂、又好記的台詞外,數十秒廣告當中亦包含許多「代表很多意思」的橋段。

另外,廣告片中「殺很大」口號(片尾標語為「殺很大 殺不用錢」)亦隨即成為台灣熱門用語;以2009年5月的台灣Google新聞搜尋為例,當月以「殺很大」為標題或內容引用的不同新聞多達數百則以上。[2]

製作[編輯]

《殺很大》廣告製作為三十數位科技(Thirty Inc.)經營的「愛玩家」(iPlayer)系列遊戲之一。「愛玩家」系列行銷手法,以跳脫一般網路遊戲市場的主流為特點,該廣告行銷公司先前負責了《異魔界Online》、《勇氣Online》的兩網路遊戲的廣告操作,該操作不只製作廣告,亦也都利用媒體製作行銷話題。因此,「愛玩家」系列除了經營網路遊戲本身外,最重要在於在經營品牌。

《殺很大》廣告內容,製作廣告本質在於宣傳《殺Online》的是遊戲內特色。「殺很大」的「殺」字除了源自遊戲名稱外,亦以形容詞「很大」形容該遊戲可以到處與人網路虛擬對仗、並且在網路虛擬主角「死了」之後,還可以有「噴裝」等後續畫面,這才是名副其實「殺很大」的意涵。

該廣告製作的重點除了以「殺很大」為主要標語外,該廣告製作的的行銷團隊於研擬廣告時,亦決定廣告內容以強調遊戲PVP(玩家對玩家)系統的特色。以區隔《殺Online》與其他三國演義遊戲。也就是說,「殺很大」乃是用最直接、最簡潔的用語,強調遊戲玩家對抗的虛擬網路遊戲特性。

除了標語、強調玩家虛擬對抗外,《殺很大》廣告腳本亦搭配最能吸引玩家目光的廣告女主角,以形成該廣告的三基本創意。因為廣告主要對象為遊戲玩家,因此邀請主持《數位遊戲王》、已於該族群頗具知名度的瑤瑤,以吸引玩家目光。

播出及後續[編輯]

以網路族或遊戲玩家為主訴求對象的該廣告,播出後果然引發足夠該族群的注意與興趣。除此,該廣告並有效刺激網路搜尋的動力,還引發網友在網路上的熱烈討論及媒體報導[3]。而因為該廣告的成功,之後出現不同業者模仿的同類型廣告,如鈊象電子預言Online》的「女工人篇」、艾柏斯科技發達麻將Online》的「只能摸不能碰」篇等等。

《殺很大》廣告推出後,讓該廣告女主角郭書瑤(瑤瑤)受到矚目;而該廣告引發的「童顏巨乳」、「物化女性」、「廣告性暗示」等話題也在台灣社會層面延燒,並遭到部分人士的質疑及檢舉。對於此質疑與檢舉,主管台灣媒體的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並未對此廣告開罰。不過另一方面,NCC於2009年4月2日特別發表聲明:台灣各家電視台應該注意播出的該類型爭議廣告(如後續的「女工人篇」及「只能摸不能碰」是否有違反公序良俗),並予以拒播。NCC聲稱,如果電視台未盡把關之責,NCC將會對播出違法廣告的電視台處十萬元至百萬元的行政罰鍰。[4]

行政指導[編輯]

NCC宣示對《殺很大》等類型廣告的禁播態度後,受到台灣社會的不少反對聲浪。許多涉及的廣告媒體暨當事者,亦利用此機會達到廣告效應。例如瑤瑤的爆紅,並以女性身材為主題,獲得中華職棒開球機會。不過另一方面,台灣學者認為,利用法令限制廣告的內容,會對廣告創意有一定程度的限縮。[5]

為了避免出現反效果,NCC於2009年4月初宣告禁制態度後,就不再後續發言。直到一個多月的同年5月,NCC才發表以新聞稿主體的最後立場。在此新聞稿中,NCC仍對以「爆乳手法」為製作重點的網路遊戲廣告,有不同的處置方式。針對《殺很大》廣告,NCC諮詢委員普遍認為:該廣告與產品的關連性清楚,加上局部特寫女性乳房的時間很短,符合比例原則。因此,根據NCC諮詢委員的建議,NCC將「不予處理」,也就是不罰錢、不下達行政指導

另一方面,由女藝人舒舒拍攝的《預言Online》及《發達麻將Online》等兩部廣告,則認定有:「過度強調女體特定部位,物化貶抑」、「添加許多性暗示的說法可能產生誤導」、「故意強調女體特定部位」、「麻將術語涉及曖昧煽情」等等的違規之嫌。該兩廣告雖未達到行政處分的程度,但該委員會仍做出「發函改進」的行政指導。該指導,要求於全台41個電視頻道播出的該兩廣告須更改播出時段或改進不妥內容。不過實際上,於處分下達之前,被點名的三支廣告均已經不再播出。[6]

新名詞[編輯]

因為《殺很大》廣告受到一定回響,「殺很大」亦從廣告用語變成台灣的流行日常用語。[7][8] 受此影響,以「很大」的後綴詞語及語言符號亦在台灣普遍流行,例如「震很大」、「摸很大」、「醜很大」、「博很大」、「貪很大」及「賣很大」等等,連新聞預報將「沙塵暴來襲」也使用「沙很大」當作標題。台灣詩人陳黎稱讚《殺很大》很有新意,「打亂固有的語言模式,又能創造『陌生化』的效果;好比口水,不斷向人群飛濺。」[9] 台灣政論家南方朔甚至於2009年4月推論,2009年的關鍵詞必然是源於《殺很大》的「○很大」;因為該詞把台灣當今每件事情一定會弄成誇張離譜之極致的做法,很貼切的顯露出來。[10][11][12]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