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孩政策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江西塘山鄉地方政府宣傳一孩政策時用的標語

一孩政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曾經推行的計劃生育政策,從1979年開始隨著改革開放推行,規定中國大陸的城市人口只可以生一個兒女,生第二個就需要審核批准,如果違反規定生第二個,需要交罰款(「社會撫養費」)。例外的情況有农业人口少數民族或者兩夫婦都是獨生子女

历史沿革[编辑]

改革开放前[编辑]

在1970年以前,各种因素导致中国的计划生育并未广泛实行,截止1964年,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总人口达7.23亿,而截止1969年中国总人口超过8亿[1][2][3][4]。1970年代初期,毛泽东等人的态度发生转变,中国政府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在第四个五年计划中提出“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的口号[1][5][6]。1973年,第一次全国计划生育汇报会中提出“晚、稀、少”的政策,要求晚婚、一对夫妇两次生育间隔3年以上、生育不超过两个孩子[6]。 同年国务院成立计划生育领导小组[7]。1976年毛泽东逝世,中国人口数量到达9.3亿[8]

改革开放后[编辑]

1982-83年,钱信忠提出“一孩上环,二孩结扎”的强制上环政策[9]

1978年-1979年,邓小平陈云华国锋李先念等人均表示支持计划生育政策[9][10]。其中,1979年6月陈云等人率先提出严格的“一孩政策”,陈云提到:“先念同志对我说,实行‘最好一个,最多两个’。我说再强硬些,明确规定‘只准一个’。准备人家骂断子绝孙。不这样,将来不得了。”[11][12][13] 同月,第五届人大二次会议结束后,时任国务院副总理陈慕华依据华国锋的报告,正式提出“一胎化”政策[9]

1979年下半年起,中国大陆多地按照一胎化的要求修改计划生育规定[14]。10月,邓小平在会见英国客人时说,“人口问题是一个重要问题。现在,我们正在把计划生育、降低人口增长率作为一个战略任务。我们提倡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凡是保证只生一个孩子的,我们给予物质奖励。”[11][15][16]

1979年一年里,全国29个省区市有27个出台了本省的计划生育条例,明确规定用经济的、行政的和法律的手段控制生育;除部分少数民族外,一胎化在全国城乡全面实行,仅云南、青海、宁夏、新疆农村可生育两孩。[9]

1982年7月,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大陆人口总数突破10亿,1982年底,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1][6][17][18][19]

1980年代中期,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赵紫阳曾批示把生育政策放宽松一些[9][10]。多地生育政策有所调整,但胡耀邦、赵紫阳关于普遍实行“二胎化”的批示未能得到计生部门的贯彻执行,甚至出现抵制,1985年仅在山西省翼城县进行了“二胎”试点[9][10]

具體措施[编辑]

超生費[编辑]

政府會對超生的人民科處超生費(或稱作超生罰鍰),1990年代初期中國中部內陸蘇、魯、豫、皖地區,有地方超生費的金額為人民幣850元

強制結紮絕育[编辑]

在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地方村里幹部會帶著「計畫生育辦公室」的人把超生戶的人民堵在家裡、強制帶去施作絕育手術,反抗激烈者還會被綑綁限制人身自由

影响及争议[编辑]

宣传标语

該政策後續在中國境外引發討論,包括政策的有效性,以及在政策執行過程中侵犯人權的指控,也擔憂该政策所帶來的弊端。[20]例如強制避孕、強制墮胎和虐殺女嬰、黑戶口、男女比例失调等等[21][22]。而一孩政策下出生的独生子女一代,沒有兄弟姊妹,被稱為「小皇帝」或「小公主」[23],成為後續社會道德倫理很多問題的本源。

政策的有效性[编辑]

一孩政策是否百分百有效地控制中國大陸的人口增長,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据中国政府官方估计,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使得中国少出生4亿多人、使世界60亿人口日推迟4年到来,获得了包括联合国人口基金会在内的肯定。[24][25][26]

但一些人口統計學家對此數字看法不同,認為實際數字可能只是該估計的一半水平。[27]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說明,對於4億的估計數字,不僅指一孩政策的效力,還包括先前政策所成功阻止的出生人口。他並指出,估計出來的數字很多,但基本事實未改變,即政策已成功阻止大量生育。[28] 中國衛生部提出政策數字補充說明,表示在此期間統計,至少有3.36億的墮胎案。 [29]

清華-布魯金斯公共政策研究中心有其他看法,表示自1980年代中期以來,泰國中國的生育率的軌跡非常類同,但泰國沒並有實施一孩政策。 [28] 顯示一孩政策對出生率的實際影響,可能沒有所估計的這麼大。

在 1997 年 10 月國際人口科學研究聯盟的北京會議上,有中國學者表示,以市場方式的誘導引發自願性控制人口,雖然未必比較有道德性,但就最終結果而言,市場的方式更為有效。[30]1988年,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曾討論市場轉型對中國生育率的影響,認為早年人民公社的大鍋飯體制,使人們免除很多養育子女的成本,促進生育率的上升。1980年代初期農業承包責任制的引入,削弱該時期的計劃生育控制。到 1980 年代後期,經濟合同制度下的育兒成本影響,減少農民養育子女的數量。[31]顯示經濟因素仍是生育率的重要影響。

终止及后续[编辑]

2013年11月,中國共產黨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進一步放寬這個限制,只要求兩夫婦其中一方係獨生子女,俗稱「單獨二胎」。部分地方例如北京天津規定可以單獨二胎,但是兩胎之間至少要隔四年。但此政策成效甚微。[32]

2015年10月29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宣布全面放棄一孩政策,實施普遍二孩政策,在中國大陸實行36年的一孩政策成為歷史。[33] 2016年1月1日,二孩政策全面实施,一孩政策即正式停止实行,此后多个省份停止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34]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35]即宣布放开三孩政策

参见[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中国人口政策演变. 复旦大学.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中文). 
  2. ^ 我国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回顾与展望.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3. ^ 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发展历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中文). 
  4. ^ 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 中国国家统计局.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3). 
  5. ^ 统计局:新中国60年人口适度增长 结构明显改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17) (中文). 
  6. ^ 6.0 6.1 6.2 新闻背景:我国生育政策在实践中逐渐完善.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中文). 
  7. ^ 中国计划生育政策演变小史. [2020-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6). 
  8. ^ 何亚福. 限制生育的各种理由均不成立. 搜狐.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15) (中文). 
  9. ^ 9.0 9.1 9.2 9.3 9.4 9.5 梁中堂. 艰难的历程:从“一胎化”到“女儿户”. 《开放时代》. 香港中文大学.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 
  10. ^ 10.0 10.1 10.2 Vanessa Piao; 黄安伟,曹莉. 梁中堂:一胎是政治特殊阶段产物. 《纽约时报》. 2015-10-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29) (中文). 
  11. ^ 11.0 11.1 邓小平、陈云、李先念在强制计生一胎化问题上的表态. 炎黄之家.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02). 
  12. ^ 章美锦:中国人口政策如何走出困局?. 武汉大学.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7). 
  13. ^ “必须搞好计划生育”. 腾讯网. [2019-11-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7) (中文). 
  14. ^ 梁中堂. 艰难的历程:从“一胎化”到“女儿户”. 《开放时代》. 香港中文大学.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4) (中文). 
  15. ^ 基本国策20年:计划生育基本国策确立的前前后后. 中国网. [2019-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4). 
  16. ^ 《邓小平讲话实录》编写组. 邓小平讲话实录:会谈卷. 2018-06-01 [2020-11-28]. ISBN 978-7-5051-4469-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7) (俄语). 
  17. ^ 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 中国国家统计局.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0-02). 
  18. ^ 1982年计划生育国策出台:只生一个好. 凤凰网.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19. ^ 计划生育为我国基本国策. 腾讯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20. ^ Hvistendahl, Mara (17 September 2010). "Has China Outgrown The One-Child Policy?". Science. 329 (5998): 1458–61. Bibcode:2010Sci...329.1458H. doi:10.1126/science.329.5998.1458. PMID 20847244.
  21. ^ “一胎化”的政治学:理念、利益、制度. 香港中文大学. [2019-11-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4). 
  22. ^ 告诉我,姑娘们去哪儿了……. 德国之声. [2020-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8) (中文). 
  23. ^ 大家談中國:「一孩逼死二胎」彰顯放開二胎迫切性. 英国广播公司. 2015-01-19 [2020-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09) (中文(繁體)). 
  24. ^ 中国计划生育少生四亿多人拆除“人口爆炸”引信.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25. ^ 卫计委:计划生育40余年 我国少生4亿多人. 科学网.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26. ^ 【联合国在华40周年系列专题报道】——联合国人口基金为促进中国性健康与生殖健康做出积极贡献. 联合国. 2019-04-29 [2019-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6) (中文(简体)). 
  27. ^ Some demographers challenge that number, putting the figure at perhaps half that level.
  28. ^ 28.0 28.1 Olesen, Alexa (27 October 2011). "Experts challenge China's 1-child population claim". Boston.com.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5 January 2012. Retrieved 10 July 2012.
  29. ^ Moore, Malcolm (15 March 2013). "336 million abortions under China's one-child policy". Telegraph.co.uk.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4 January 2018. Retrieved 5 April 2018.
  30. ^ "PRC Family Planning: The Market Weakens Controls But Encourages Voluntary Limits". U.S. Embassy in Beijing. June 1988.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18 February 2013.
  31. ^ PRC journal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 [Zhongguo, January 1988]
  32. ^ 透視中國:「單獨二胎」收效甚微. 英国广播公司. 2014-12-10 [2020-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07) (中文(繁體)). 
  33. ^ 新华社:中共全会公报允许普遍二孩政策. 新浪. [2020-1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4). 
  34. ^ 又一省份宣布将停止办理《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多生孩子成主流. [2021-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26). 
  35. ^ 权威快报|三孩生育政策来了-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21-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