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雯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丁雯靜(1969年6月2日),生於台灣雲林縣台西鄉海口,台灣記者中國文化大學經濟學學士[1]國立臺灣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碩士,曾任職東森電視傳訊電視中天頻道鳳凰衛視。現為紀錄片製作人,現任長天傳播總經理。其夫夏樂祥

簡歷[编辑]

丁雯靜就讀中國文化大學經濟學系期間,參加了周奕成領導的中國文化大學學運社團「草山學會」,還被推出來參選最後一屆代聯會主席,雖然她最後以2票之差落選,卻開啟了她關心公共事務的大門[2]。丁雯靜從國立臺灣大學三民主義研究所碩士班畢業後擔任記者,主跑財經,曾陪同台塑關係企業創辦人王永慶拜訪前南韓總統金泳三

2000年,鳳凰衛視在台北市設台北記者站,丁雯靜為開站記者之一;2005年,丁雯靜因協力製作《鳳凰大視野》,到香港和《鳳凰大視野》製作統籌黃海波開會,是她首次踏進鳳凰衛視總部[3]

丁雯靜任職鳳凰衛視台北分公司製作人期間,開始製作以中華民國歷史為主題的紀錄片。

2004年,與游本嘉洪慧真共同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1949大遷徙》。

2005年,與蘇靜芬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蔣氏父子在台歲月》。

2006年,與唐一寧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邊緣戰爭:二戰下的台灣》與《民國人物在台歲月 (上)》。

2007年,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民國人物在台歲月 (下)》,與唐一寧共同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台灣天空的秘密:衣復恩和他的飛行弟兄們》。

2008年,與唐一寧蕭維文製作鳳凰衛視紀錄片《家春秋:民國蔣宋孔家族往事》。

2009年,離開鳳凰衛視,於中時媒體集團底下的長天傳播擔任總經理一職,與長天傳播總監余明洙共同監導製作紀錄片。

2010年,發表《黃金密檔》。

2011年,發表與唐一寧譚端共同製作之紀錄片《最後島嶼:台灣防衛戰1950-1955》,於中天新聞台發表,獲得第47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獎。

2012年,發表與洪慧真共同製作之紀錄片《1949東方鐵達尼號之謎:驚濤‧太平輪》。

2013年2月,發表與唐一寧共同製作之紀錄片《台灣人在滿洲國》。

2010年11月28日,中天電視空手道道館參加台北市威任盃空手道錦標賽,道館成員之一的丁雯靜獲得女子組個人冠軍[4]

2011年3月27日,長天傳播與TVBS合作、丁雯靜製作的紀錄片《黃金密檔》舉行全球首映記者會,引起熱烈回響[5]中國中央電視台(央視)隨即致電邀訪丁雯靜,丁雯靜得知央視邀訪題目《蔣介石偷運黃金內幕》後表示,她不能接受「偷運」二字,她不能失去立場,只好婉拒邀訪;央視向她表明,要「請示領導」才能決定題目;沒想到半小時後,央視同意把「偷運」二字改為「密運」[6]。2011年4月2至4日,TVBS新聞台全球首播《黃金密檔》[7]

2011年9月14日,丁雯靜表示,《最後島嶼》是《1949大遷徙》的延續,當年《1949大遷徙》拍攝到海南島遷徙部分因缺乏經費而無法實地查訪,「因此埋下了我們拍攝《最後島嶼》的引子。」她同時表示,「我只是在做歷史補強工作:哪裡有空白,就填滿哪裡」,歷史需要不斷補強,《最後島嶼》是長天傳播首次有系統整理分析1950至1955年間台灣冷戰時期的島嶼戰爭,「這是民間自發性的一部紀錄片,代表旺旺中時媒體集團送給台灣人民的百年獻禮。」[8]

2012年10月4日,丁雯靜出席yam蕃薯藤舉辦的《你一定要關注的101個大陸人》記者會,她表示:台灣人長期對中國大陸的忽略與漠視,來自心理上的自大與自卑:「很多人覺得:台灣很好,所以不需要知道中國太多事情。事實上,我認為主要原因是:我們感覺自己還很好。可是這樣覺得自己很好很大的心理狀態,可能也包含了自卑,這個自卑是很細微的。」她也提醒大家,不論你對中國的稱呼為何,不論你把中國視為敵人或朋友,都應該抱持開放的心胸去看待中國大陸,「如果我們是這樣來面對中國,我們可以有很大的力量可以再往上躍進。」[9]

2012年10月31日,丁雯靜說,《最後島嶼》獲得第47屆金鐘獎教育文化節目獎,她在頒獎典禮上感謝旺旺中時媒體集團董事長蔡衍明,事後很多人上網罵她,但她一點都不在意,她是學運出身,「我的性格裡也有江湖與正義的因子。我來自海口鄉下,人與人間只有相挺。參加學運時,有時支持的只是那個人的理念,有時候只是因為他是我的朋友。」她認為,蔡衍明充滿委屈:「他喜歡歷史,我們聊他的家族、個人創立史。我去分析他成功的原因,就是掌握『義氣』兩字。……江湖的人說話很直的,要說就要說清楚。就像釣魚台事件,他說:『台灣不能讓人看衰小!』這是他的語言模式,講話生猛有力,所以我說他是男子漢;但台灣媒體很容易誤會,讓他充滿委屈感。我之所以感謝他,因為紀錄片很燒錢,一年燒掉(新台幣)好幾千萬(元);即便不賺錢,要有回收、平衡甚至利潤都很難;但他都全力支持,這在台灣很難得。」她又說,台灣對中國大陸太不了解:「我做紀錄片觀察發現,只有『有野心的人』才會想要了解別人,台灣人缺乏野心。你去認識、喜歡大陸,不代表你不愛台灣。你不能畫地自限。台灣不能鎖在這裡,不能自哀自憐。」[10]

2012年11月1日,丁雯靜提到「反旺中」的反媒體壟斷運動,說:「董事長(蔡衍明)是真的愛台灣。何況比我們更有力量的媒體多得是,『反旺中』就是那些學者以一些理論套在現實上所想像出來的。」她坦言,之所以拍攝《1949大遷徙》,是因為她覺得2004年「陳水扁操作族群太過分」,她想要為族群和解做點事,沒想到卻一頭掉進這個領域裡,許多外省人的故事紛紛出現在她的四周,這些生命故事還成了她生活的主題。她說,她給自己的使命就是「為兩岸搭起更扎實的橋樑」,也就是「俏紅娘」的角色,讓台海兩岸早日往一家邁進;她也告訴北京的朋友:「最高明的政治手段,不是強壓,而是籠絡人心;因為這不費一兵一卒,永遠不用擔心(台灣)搞獨立。」[2]

2012年12月19日,丁雯靜應國立政治大學邀請分享《最後島嶼》製作的經驗與感觸。丁雯靜說,希望自己所做的歷史紀錄能夠放到一百年後仍不褪色,畢竟每個時代有不一樣的價值觀念;假如拍攝時帶入當代的價值觀,會不容易為後世所接受;想要保持客觀,必須「去形容詞」,因為形容詞含有解釋的意味。她說:「以前,權力者的歷史才是主流歷史,」甚至還有勝者與敗者等其他詮釋立場;現在追求「去立場」,盡可能還原整個歷史的原貌,是身為紀錄片工作者相當重視的要點。她說:「我們都是在過往的歷史一步一步走過來的」,我們能藉由紀錄片認識過往,同時也較明白現在的自己是建構在怎樣的時間洪流而後誕生的。論及「紀錄片中的影像與所記述的年代是否有出入」的問題,她說,這是紀錄片工作者的痛,畢竟有些資料找不到相應的畫面,又不想用空鏡頭帶過時,就可能擷取其他影像史料的畫面,比如士兵奔跑;「如果沒有指涉時,可以稍微帶過;但就教育性質而言,這的確是不當的。」她說,如果是直接的史料畫面,會有明確文字指出其內容,避免混淆視聽[11]

注釋[编辑]

  1. ^ 李文瑜. 『她是我們校友!讚』經濟系畢業 長天傳播總經理丁雯靜 《最後島嶼—台灣防衛戰1950-1955》榮獲今年第47屆金鐘教育文化節目獎. 華夏導報. 2012-11-01. 
  2. ^ 2.0 2.1 陳德愉. 《最後島嶼》敲金鐘 丁雯靜願當兩岸俏紅娘. 《時報周刊第1811期. 2012-11-02. 
  3. ^ 張林. 口述歷史下的丁雯靜:我是台灣囝仔. 鳳凰博報. 2008-12-27. 
  4. ^ 鄭仁宗、潘照文. 空手道威任盃 中天丁雯靜獲女子冠軍. 中天新聞台. 2010-11-28. 
  5. ^ 丁雯靜、毛劍杰. 丁雯靜:還原不一樣的1949. 《看歷史》2011年7月刊. 2011-07-19. 
  6. ^ 亓樂義. 黃金偷運台 大陸改口:密運. 《中國時報》. 2011-04-26. 
  7. ^ 黃金密檔─全球首播. 中時電子報. 2011-03-28. 
  8. ^ 黃慧敏. 拍最後島嶼 丁雯靜:補強歷史. 中央通訊社. 2011-09-14. 
  9. ^ 陳志龍. 紀錄片女王丁雯靜 呼籲國人開放心胸認識大陸. yam蕃薯藤新聞. 2012-10-05. 
  10. ^ 張佩玲. 丁雯靜挺蔡衍明義氣 無懼挨罵. 《中國時報》. 2012-11-01. 
  11. ^ 王勻采. 金鐘獎得獎作品 《最後島嶼》主題之夜. 國立政治大學廣播電視學系. 2012-12-2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