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本列表是由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委员会的入侵物种专家小组(ISSG)所维护的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名单。

微生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残疟原虫
學名:Plasmodium relictum
此种疟原虫是经由蚊子传播的鸟类疟疾病原虫,会威胁原本没有此种病的区域中演化出来的物种(例如企鹅夏威夷鸟。疟疾病原虫不能直接傳播,需要蚊子作为媒介。在夏威夷热带家蚊Culex quinquefasciatus)是最普遍的传媒。燕雀类的鸟类则是这类寄生虫最常见的宿主。
Banana Bunch Top Virus.jpg 香蕉束顶病毒
Banana bunchy top virus
香蕉束顶病毒是危害最严重的病毒之一,影响全世界许多地区的香蕉产业。受传染的香蕉,叶柄会变短,叶片也会逐渐变小,使得外表呈隆起状。果实可能会扭曲变形,在整个植垫(根茎)死亡之前,植株变成不孕。BBTV主要是经由受传染的植物,在全球范围内传播。
Rinderpest Virus.JPG 牛瘟病毒
Rinderpest virus
牛瘟是一种对豢养牛只、水牛牦牛具高致命性的病毒性疾病。它也会感染绵羊山羊和一些品种的,以及多种的野生动物。虽然人类不会感染牛瘟,但是牛瘟却会使以牛只和水牛为食或赖以维生的人类遭受饥荒。经过上个世纪大量的疫苗接种,已经大大减少了牛瘟的爆发。全球牛瘟根除计划(GREP)于1987年由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制订,拟定出牛瘟高危险国家的控制策略,希望能在2010年根除牛瘟。

真菌[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Chestnut blight.jpg 寄生隐丛赤壳菌
Cryphonectria parasitica
寄生隐丛赤壳菌是主要攻击栗属的菌类,也造成各种不同的栎属以及其它种的硬木树的伤害。美国栗树(Castanea dentata)曾经是美国森林中的高层优势物种,但目前在生态系中已经完全被取代。因为在数年前栗树的根茎系统被枝枯病破坏了,美洲栗现在只能在森林底层发芽。栗树枝枯病感染树木在地面上的部份,令這種疾病在树枝与树干間扩大蔓延。
龍蝦瘟疫真菌
Aphanomyces astaci
龙虾瘟疫真菌一般被称为小龙虾瘟疫。它是特化的寄生真菌,只传染小龙虾。这一菌类是北美洲的特有种,寄生在北美虾类,例如信号小龙虾(Pacifastacus leniusculus)、克氏原鳌虾(Procambarus clarkii)与利莫斯螯虾(Orconectes limosus)。龙虾瘟疫真菌借着北美小龙虾的进口,被引入欧洲。原生的欧洲小龙虾对龙虾瘟疫真菌不具有抵抗性,使得各个大陆的原生小龙虾族群都遭受严重威脅。
荷兰榆树病病菌
Ophiostoma ulmi sensu lato
荷兰榆树病是一种藉由某種甲虫散布致病菌类的枯萎病(Brasier, 2000)。上个世纪欧洲以及北美因连续引入两种真菌病原体(Ophiostoma ulmi and Ophiostoma novo-ulmi),遭受到两次流行全国且具毁灭性的疾病:Ophiostoma ulmi与Ophiostoma novo-ulmi,其中以后者较具有侵略性。病原体的媒介是一种bark beatles,各种不同物种的小蠹居住在榆树中,並在垂死榆树的树皮下繁殖。幼虫成年後由已感染的蛹室中飞出,并以健康榆树的嫩枝枝枒为食。结果甲虫携带的真菌孢子被带到健康的植物上。荷兰榆树病菌(Ophiostoma ulmi sensu lato)也藉由根接枝传布。
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jpg 蛙壺菌
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
无菌丝寄生壶菌,在澳洲巴拿马的高山雨林,已经造成原生特有两栖类族群减少。它会在野生与圈养的两栖动物身上引起皮肤霉菌病(皮肤的真菌传染),或更特别的壶菌病。1998年首次被纪录,此真菌是已知唯一寄生于脊椎动物的壶菌。毒蛙真菌能(尤其在水中)自己保持活力长达数个星期之久,而且可以持续保持在潜伏传染状态。
根腐菌
Phytophthora cinnamomi
根腐菌是一种广泛分布的土壤病菌,会传染木本植物,引起根部腐烂与溃疡。它在潮湿的土壤与温暖的温度的條件下特别容易侵害敏感植物。根腐菌威胁林业、园艺业与水果业,而且超过900个木本多年生的树种被传染。诊断的技术昂贵而且需要专家确认。一般用预防与化学方法来减少根腐菌的侵害。

水生植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CaulerpaTaxifolia.jpg 杉叶蕨藻
Caulerpa taxifolia
杉叶蕨藻是一种入侵海藻,广泛地用作养鱼池中的装饰植物,对寒冷容忍度高。杉叶蕨藻被引入地中海,可能是由水族馆的废水排放出来的。目前杉叶蕨藻在地中海海底已经散布超过13000公顷。杉叶蕨藻(Caulerpa taxifolia)形成密集的单一族群,阻止本土海草建立族群,而且几乎排挤掉所有海洋生物,影响当地渔夫生计。
Spartina anglica.jpg 大米草
Spartina anglica
大米草是生长在湿地的多年生草本植物,广泛种植作为稳定泥浆之用。其入侵和扩张造成原生植物无法生长,並减少了适合当地水鸟觅食的栖地。
Wakame.jpg 裙带菜
Undaria pinnatifida
这是一种原产自日本的海草,在当地人工栽培养殖作为食物。这种水草会缠绕船身,靠船只移动而到处散布。往往会形成厚实的群落,抢夺原生动植物的阳光与生存空间。
Water hyacinth.jpg 凤眼莲
Eichhornia crassipes
凤眼莲原生于南美洲,是世界上危害最严重的外來入侵水生野草之一。大型紫色的花使它成为一种受欢迎的池塘装饰植物。现在已经在五个大陆50个国家发现其踪影。凤眼莲是一种快速成长植物,可以在12天内,多长出一倍。大量繁殖会阻塞水道、限制船舶航行、游泳与钓鱼。凤眼莲也阻止氧气进入水中、遮住阳光并排挤原生水生植物,在水生生态系统中显著减少生物多样性。

陆生植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Spathodea campanulata flowers.jpg 火焰樹
Spathodea campanulata
火焰树原生自西非的常绿乔木,广泛被栽种在太平洋的许多热带地区。这种植物在有遮蔽、潮湿的热带环境中生长瞬速。目前已经是夏威夷、斐济关岛万那度库克群岛萨摩亚的入侵植物,并且是许多其它热带地区的的潜在入侵种。
Acacia mearnsii blossoms.jpg 黑荆
Acacia mearnsii
黑荆是原产于澳洲的豆科植物。它是当地单宁酸的商业来源,或作為柴火。它與本土原有的植物竞争、取代原有草地、减少原本的生物多样性以及增加河岸地域水份的损失。
Starr 041018-0009 Schinus terebinthifolius.jpg 巴西胡椒木
Schinus terebinthifolius
原生在阿根廷巴拉圭巴西,是一种侵略性常绿灌木或小型乔木,可在多种类型土壤中成长,喜欢局部日照的地方,3-7公尺高。巴西胡椒木遮蔽陽光,排斥掉其它植物,而且减少本土的动物的栖地。草食动物和鳥類食用它的果实時有“麻痹效果”。人類种植巴西胡椒木来当装饰植物和遮荫植物。种子经由鸟类与哺乳动物散布,很容易从花园散布到外面。
JapaneseBloodGrass2.JPG 丝茅
Imperata cylindrica
一般认为白茅是世界10大最麻烦入侵植物之一,报告显示,已经为害73个国家总共35种农作物。它是退化潮湿热带森林的最有害殖民者之一,而且时常入侵废弃的农业转植区。在东南亚,白茅草地,普遍被认为是无生产力的荒地,而它在热带地区(包括自然草地在内)到处都是,估计面积广达2,000,000平方公里。
Pinus pinaster02.jpg 海岸松
Pinus pinaster
海岸松源自于地中海区,在温带因许多目的而被广泛种植于不同区域。它在这些区域快速繁衍,甚而入侵天然灌木林、森林及草原。海岸松形成密集的树丛抑制原生植物,改变林火动态与水文,也改变动物栖息地。
Opuntia stricta - Para Hills surburban weed.JPG 缩刺仙人掌
Opuntia stricta
刺梨是仙人掌科植物,可达2公尺高,原产中美洲。此种有刺灌木喜爱生长在岩坡、河岸及居住区。在澳洲被认为是最严重的杂草。亦入侵南非,该地正在研究可能的生物防治的方法。
Myrica faya.jpg 火杨梅
Myrica faya
火树原产于亚速群岛马得拉群岛加纳利群岛。已经被引进夏威夷、纽西兰与澳洲。这一种快速生长的树,经由入侵食果鸟类传布,能够快速形成密集的植群,而且对本土植物的族群补充与延续,产生负面效应。
Arundo donax 3.jpg 蘆荻
Arundo donax
芦竹是多年草本植物,被广泛地引进温带与亚热带地区的河岸与湿地。族群一旦建立后,会形成浓密的单种芦竹林,驱逐其它原生植物,改变当地的野生物栖地。芦竹也容易引起火灾与洪水。
Starr 030405-0004 Ulex europaeus.jpg 荆豆
Ulex europaeus
欧洲荆豆乃多年生多刺的长绿灌木。生成浓密无法穿越的灌木丛,使得动物无法进入。常出现在干扰地、草地、矮树丛、森林边缘、海岸环境和潮湿的地区。欧洲荆豆一旦建立族群,就会是一种非常成功、强韧的植物,而且非常有竞争力,会替换掉原生农作物,并且藉由固定氮,改变土壤使土壤变酸。它创造严重的林火危险,由于丰富枯死材料与它的多油、高度易燃的树叶与种子。在欧洲荆豆替换草或草本植物后,常会使植物之间被的土壤裸露,增加陡坡的侵蚀。成熟时多针、大部份不适口,欧洲荆豆侵入牧场后,会减低牧地品质。欧洲荆豆会在森林下层干扰农作;增加的修剪与除草的花费,而且干扰松类苗木的生长。
Hiptage benghalensis 猿尾藤 1 (天問).jpg 猿尾藤
Hiptage benghalensis
原产于印度,亚洲南部和菲律宾。本属名字是衍生自希腊文,意思是「飞」,起因于它独特的三个翅膀的果实。由于花朵美丽、独特,它时常被栽培作为热带花园的装饰物。根据一些报告指出它在澳洲和美国已经引起一些灾害,在梅斯卡尼群岛是极具入侵性的植物。在模里西斯群岛的低地干燥森林中更是生长旺盛,形成不透光的灌丛林,抑制原生植被和大树的生长。
Fallopia japonica MdE 2.jpg 虎杖
Fallopia japonica(= Polygonum cuspidatum
虎杖是一草本的多年生的原产于日本。引进欧美作为观赏之用,在沿海地区,常常用来稳定土壤。需要充足的光照,主要生长在潮湿处,但也会出现在废弃地、道路旁、受干扰的地区。一旦建立族群之后,就会密集生长,形成阴暗处并排挤其它植物,取代原生动植物。度过冬天的虎杖茎叶分解非常缓慢。
Hedychium gardnerianum.jpg 紅絲薑花
Hedychium gardnerianum
红丝姜花是显眼艳丽的园艺逸出种可长至1公尺高,在海平面到海拔1700公尺的潮湿地。可取代同样生育地的其它植物物种。会形成大量密集的族群,占满下层植被。也会妨碍河流两岸,改变水流。种子可藉由鸟作短距离传播,或由人作长短距离传播(在花园废弃物中或经由园艺业)。甚至小的碎根也能再发芽,使得控制变得困难。
Starr 030729-0107 Clidemia hirta.jpg 毛野牡丹藤
Clidemia hirta
侵入的灌木毛野牡丹藤是一个热带森林的麻烦问题,正在威胁引入地区的下层植物,它侵入森林间隙,阻止本土植物再生。毛野牡丹藤的传布已经证明与土壤扰动有关,特别是由野猪及其它入侵入动物引起的土壤扰动。在夏威夷群岛,它对本土生态系统产生负面影响,并且难以控制。可怕的是,它对其他地区也会有相似的影响,例如各个印度洋上的岛屿(塞锡尔群岛)、马来群岛/半岛、与密克罗尼西亚(帛琉)。
Starr 021012-0015 Pueraria montana var. lobata.jpg 三野葛
Pueraria montana var. lobata
葛藤是属于豆科的半木质藤本,具有蔓延性的缠绕茎会形成浓密族群覆盖地面或植物体上。报告指出葛藤已入侵美东地区约2-3百万公顷面积,土地生产力及防除经费每年估计造成50亿美元损失。它居住于温带,或海拔较高的热带地区,几乎所有的生态类型都适合它,从最干的矮丛矮林到永久水体的边缘都可以发现它,但是不长在定期被水淹没的土壤。
LantanaFlowerLeaves-3.jpg 馬櫻丹
Lantana camara
马樱丹是一种大型野草,在超过60个国家或岛群中有约650个变种。它在世界的许多区域建立、扩张族群,常导致林业或农业森林资源遭受清除。它严重地影响农业以及自然生态系统。Daniel Gluesenkamp栖息地保护与恢复Audubon峡谷大农场13935 Sonoma公路峡谷亚伦,加州95442。此植物能个别一丛一丛生长或长成灌木丛,排挤人类需要的植物。在受干扰的原始森林,它能成为优势的下层植物,打乱植物更迭,并且减低生物多样性。在一些地方,此植物如蝗灾般的侵袭持续甚久,它们使雨林的再生停顿达三十年之久。它的相克作用能减少附近植物的活力,减少果园的生产力。马樱丹已经是一世纪以来人们尝试使用生物控制的焦点植物,然而仍然在许多区域造成严重的问题。
Euphorbia esula.jpeg 乳浆大戟
Euphorbia esula
原产于欧洲与温和的亚洲,乳浆大戟(叶茂盛的泽漆)在世界各处被发现,除了澳洲。这种入侵植物会形成庇荫,取代原生植物,同时也会吸收掉营养和水分。其毒素会使得植株下无法生长出其它植物。
Leucaena leucocephala.jpg 銀合歡
Leucaena leucocephala
银合欢是颇具争议性的树种,它被广泛提倡为热带地区的粮草以及造林物种,然而同时它的族群也不断扩张并被视为杂木。这种无刺的种子植物可以形成高密度的纯林,一旦建立族群后即难以根除,并让许多地区丧失利用价值,威胁原生物种的生存。
Paperbark.jpg 五脉白千层
Melaleuca quinquenervia
本种为高大乔木,原生于东澳大利亚、新几内亚、法属新喀利多尼亚。能长到20-25公尺高,树皮是白色或白褐色、海棉状、易脱皮而且很多层。当火灾或者其它扰动出现时,果囊里大量的种子被释放。种子随风与水飘散,苗木可能发展成几乎无法穿越的密林。在佛罗里达州湿地与周围的区域,它被广泛地种植做为景观美化与“沼泽干化”,发展成极大的森林,最后淘汰掉所有其它植物。在夏威夷,它在湿度适中森林中被归化,并且侵入开放的沼泽区域与其它湿的栖息地100-1000公尺。
Prosopis-glandulosa-foliage.JPG 腺牧豆樹
Prosopis glandulosa
腺牧豆树是多年生,木质,落叶灌木或小乔木。它会形成难以贯穿的丛林并与原生种类强烈竞争可利用的土壤水,压抑草本植物生长,亦减少地被植物的多样性。
Starr Miconia calvescens0.jpg 米氏野牡丹
Miconia calvescens
米氏野牡丹是南美洲的一种高装饰性树,在1937年被引进大溪地岛上的一个植物园。它的大型红色与紫色的树叶,深受各庭园喜爱,引进后经由食果实鸟类,传布到野外。今天,大溪地超过一半的地区,严重被此植物入侵。米氏野牡丹的浅须根,容易造成山崩土质流失。它已经成为大溪地的大区域优势树冠层,遮住整个森林的下层植物的阳光。科学家估计一些岛上特有种用品种正因栖地消失,面临灭绝威胁,由于米氏野牡丹占据栖地的结果。它有被引进其它太平洋岛屿,包括夏威夷,1960年代作为一个装饰性树被引入。此植物因此在夏威夷群岛上的许多地方都有。热带地区,仍然当作的一个装饰性的植物销售。
Common Peirrot (Castalius rosimon) on Mikania micrantha (Bittervine, Chinese creeper) at Narendrapur W IMG 4210.jpg 小花蔓泽兰
Mikania micrantha
小花蔓泽兰为生长迅速之多年生攀缘藤本植物。在肥沃度、有机物、土壤湿度与空气湿度都高的地方,生长得最好。它藉由拦截光线使他们窒息,损害或者杀死其它植物。小花蔓泽兰是中美洲与南美洲的原生植物,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被引入印度,用来伪装飞机场,是太平洋的区域最广泛分布的麻烦杂草。它的种子由风传播,也可由人类的衣服或头发传播。
Mimosa pigra.jpg 刺軸含羞草
Mimosa pigra
刺轴含羞草是侵略性的,尤其是在东南亚与澳洲的部份地区。经由有浮力的果荚繁殖,果荚可以在洪水中长距离传布。刺轴含羞草可以传播到自然牧草地洪泛区生态系统与牧场,把他们转换成无生产力的灌木丛林地。在泰国,刺轴含羞草阻碍稻田的灌溉系统、减少农作物生产,伤害农业生计。在越南,它在保护区域侵入特别的生态系统,威胁季节性浸水牧草地的生物多样性。
粗壮女贞
Ligustrum robustum
虫蜡树是印度洋模斯卡尼群岛的高度入侵植物。一世纪前引进模里西斯,1960年代引进留尼旺岛。在被入侵的海洋性岛屿上,它破坏原生植群,威胁当地植物相的多样性。它在当地产生大量的种子(因缺乏天敌),这也被证实为他高入侵性的原因之一。
19820-Cecropia peltata-Tabaro.jpg 號角樹
Cecropia peltata
号角树是一种生长快速、生命期短的树,分布于新热带区。它需要高日照,快速侵入受扰的区域,例如森林树冠层之间的间隙。它自然地出现于热带的中美洲与南美洲,以及一些加勒比海的岛屿而且已经被引进马来西亚、非洲与夏威夷。在一些地点,它可能会更替,或与其它本土的先驱物种竞争。
Lythrum salicaria.jpeg 千屈菜
Lythrum salicaria
短瓣千屈菜为直立多年生木质草本、叶轮生。以种子散播或无性生殖(营养生殖)进行繁衍。任何向阳至部份遮荫之湿地皆容易遭受短瓣千屈菜入侵,值得注意的是干扰地裸露土壤为其种子提供理想之发芽环境,可促进整个发芽过程的进行。
Cinchona.pubescens01.jpg 鸡纳树
Cinchona pubescens
大叶金鸡纳树广泛分布于热带地区,藉风力传播种子,入侵森林及非森林的栖地。种子随风飘散传布,族群一旦建立起来,借着多根吸管,生长到离母株几公尺远的地方。鸡纳树替换与遮住原生植物。
Starr 050107-2860 Ardisia elliptica.jpg 蘭嶼樹杞
Ardisia elliptica
兰屿树杞是耐荫常绿树,由于生长快速、果实吸引人,使它成为一个受欢迎的装饰性植物。它已经脱离私人、公众的花园侵入自然区域。由于繁殖力高且耐荫,苗木能在成树的下面生长。种子的高发芽率(99%)与鸟类、哺乳动物的咬食,导致迅速的传布横跨一片土地。
Chromolaena odorata by Ashasathees.jpg 飞机草
Chromolaena odorata
飞机草是一个生长快速的多年生的灌木,原产于南美洲与中美洲。它有被引入中亚洲的热带区域,非洲与太平洋,在那里它是侵入的杂草。香泽兰会密集生长,抑制其它植物的生长空间,其竞争压力会产生株克生效应。同时也对农地和商业农场造成危害。
Psidium cattleianum fruit.jpg 草莓番石榴
Psidium cattleianum
草莓番石榴雖然原产于巴西,因為它的果实可食用,已经在佛罗里达州、夏威夷热带玻里尼西亚诺福克岛模里西斯归化。它形成茂林,遮蔽原生植物,在热带森林与林地。在模里西斯,它破坏地破坏原栖息地,在夏威夷则被视为严重有害植物。在那里它已经侵略多种自然区域。它受益于野生的猪(Sus scrofa)藉由吃,它的果实,为它的种子当作一个散布媒介使用。依次,番石榴提供野生的猪的有用的情况,促进比较进一步的栖息地减少。
Tamarix ramosissima a2.jpg 多枝柽柳
Tamarix ramosissima
柽柳是落叶灌木,像小乔木一样,能在许多不同的底质生长。它的根达到地下水面,例如洪泛区,沿着灌溉沟渠与湖岸上,它能容忍高咸份的湖水或碱的土壤。此物种能替换或者取代原生植物。它是水生消费者低质量的食物资源,而且茎改变碎石与圆石岛的风景特性。柽柳支持少数原生昆虫,因此是鸟类不良的栖息地。在美国西南的沙漠中,它支配着洪泛区社群,由于它能力长时间时间容忍水份缺乏。合并多个控制技术的整合的管理方法为处理此物种所需。
Wedelia.jpg 南美蟛蜞菊
Sphagneticola trilobata
南美蟛蜞菊是一有效名,但是常被称为Wedelia trilobata。原生长于中美洲的热带地区,尔后渐渐在全世界潮湿的热带地区都可见其踪迹。多被栽培为装饰用的观赏植物,此植物生长过程中,会紧密地覆盖于地表上,排挤其它物种或使其难以再生。它会在农耕地与农作物竞争营养、光线与水份,减少农作物生产量。
Berry nepal.jpg 椭圆悬钩子
Rubus ellipticus
椭圆悬钩子是一个源于南亚的具刺灌木。它已经被引进一些地方,包括夏威夷、美国南部与英国,而且也因其果实可以吃,而有农业栽种。夏威夷主要的入侵植物,已取代原生的夏威夷悬钩子(Rubus hawaiiensis),由于它在多种栖地类型,都能繁衍得很好,使它成为一个胁迫性特别大的入侵植物。

水生无脊椎动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EriocheirSinensis1.jpg 中華絨螯蟹
Eriocheir sinensis
中国大闸蟹原生于亚洲,但已入侵至欧洲以及北美洲。大闸蟹造成原生无脊椎动物的灭绝,并会破坏栖地。以及挖掘行为会造成河堤侵蚀,造成每年数十万元的企业损失(钓鱼与养殖业)。雌蟹抱卵二十五到一百万颗,有人用电网防止螃蟹移入,但是无效。
Procambarus clarkii.jpg 克氏原螯蝦
Procambarus clarkii
原產於美國東南部,又名美國螯蝦、路易斯安那州螯蝦,中國大陸稱小龍蝦,是最具食用價值的淡水龍蝦品種,也能作為寵物觀賞用途,可培養出橘、白、藍、紅色甚至雙色,在水族業獲有很大好評與商機。但由於物種入侵,對當地生態帶來影響,且生存能力強,建立種群的速度極快,易於擴散,對同一水域的魚類、甲殼類、水生植物、水稻等造成了很大的威脅,甚至破壞堤壩。但在肯亞,此螯蝦物種被引進來減少蝸牛的數量,進而降低血吸蟲病的發生率。
Sea walnut, Boston Aquarium.jpg 淡海栉水母
Mnemiopsis leidyi
淡海栉水母是可食浮游动物(包含阶段性浮游生物meroplankton)、鱼卵以及幼虫的肉食掠食者,并会破坏水产养殖业。俗名为栉水母或海胡桃(sea walnut)。淡海栉水母原生于北美与南美大西洋沿岸的温带至亚热带河口。在1980年代初意外地经由船只压舱水传至黑海,对当地生态系造成灾难性的冲击。在1980与1990年代,淡海栉水母入侵至亚速海马摩拉海爱琴海,最近更经由油轮的压舱水被引入了里海
Cercopagidae GLERL 1.jpg 魚鉤水蚤
Cercopagis pengoi
鱼钩水蚤原产于东南欧Ponto-Aralo-里海的盆地,在中东、欧洲与亚洲的交界点上。它从原产地侵入东欧与波罗的海的一些航道中。曾经被引进北美洲的大湖,很快地建立族群,现在正在增加它的分布范围与丰度。鱼钩水蚤是一个杂食性掠食者,而且可能与浮游食性无脊椎动物与脊椎动物一起竞争。透过竞争,鱼钩水蚤可能会影响吃浮游动物的鱼与仔鱼的丰度与族群状况。它也会黏住渔网与渔具,妨碍渔业活动。
Pomacea.jpg 福寿螺
Pomacea canaliculata
福寿螺是一种淡水蜗牛,会大量吃掉水中植物,包括莲花、大黑慈菇、芋头。从它的原生地南美洲藉由水族贸易广泛地入侵世界各地,也可作为人类食物的来源,它是一个主要的农作物害虫,在东南亚(主要是米)与夏威夷(芋头),而且经由可能带来的栖地改变以及与本土物种竞争,对全球许多洼地带来严重的威胁。
Carcinus maenas.jpg 普通濱蟹
Carcinus maenas
欧洲滨蟹是欧洲和北非的原生物种,被引入至美国、澳洲及南非。牠们食量大且为广盐性兼广食性物种。在一些引入此种大食量捕食者的地区,已经造成其它螃蟹及双壳贝物种的减少。
黑龙江河蓝蛤
Potamocorbula amurensis
此种以悬浮物为食的双壳贝原生于日本、中国韩国的热带至温带水域。以亚洲或中国双壳贝著称,此物种在旧金山湾与加州等地已建立高数量的族群,被视为造成主要生物干扰与生态影响的物种。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shell.jpg 地中海贻贝
Mytilus galloprovincialis
紫贻贝(蓝贻贝或地中海贻贝)原产于地中海海岸、黑海与亚得里亚海。它已经成功地在全球广泛建立族群,几乎出现在所有引入的温带地区,与大港口附近。经由船舶污水与压舱水传布,它对于本土族群与原生贻贝的影响,已经被一些研究与观察证明。
海星(正面).JPG 多棘海盘车
Asterias amurensis
最初发现于北太平洋水域与日本、俄罗斯、中国北方与韩国周边,平底海星已经成功地侵入澳洲南部海岸而且有可能继续向北侵入雪梨。吃很多类型的猎物,很有可能对其引入地区的生态、经济造成伤害。因为此海星已经成功建立族群而且大量广泛地分布,根除几乎不可能。然而,正在推行预防与控制方法,以阻止此物种在新水域中建立。
Dreissena polymorpha.jpg 斑马纹贻贝
Dreissena polymorpha
斑马壳菜蛤的原生区域在里海与黑海。但现今其族群已扩及英国、西欧、加拿大以及美国。牠们与浮游动物争食,对天然的食物链造成影响。同时也会干扰原生软體动物在生态上的功能,并造成经济上莫大的损害。

陆生无脊椎动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Linepithema Argentine ant.jpg 阿根廷蚁
Linepithema humile
阿根廷蚁已经侵入亚热带、温带,在全球六个大陆上建立族群。各地引入的族群,呈现不同的遗传与社会变异,使它具有高度入侵性。(由于蚁群中工蚁之间的合作增加)造成快速成长、高度密集的蚁群,对本土生态系统造成极大的压力。举例来说,阿根廷蚁对各种特有夏威夷节肢动物的生存是最大的威胁,而且替换掉全球原生的蚂蚁(有可能是重要的种子传播者或植物授粉者),结果造成蚂蚁生物多样性的减少,与本土生态系统的崩溃。
Asian longhorned beetle.jpg 光肩星天牛
Anoplophora glabripennis
原生于中国与韩国。在美国(14个州)及英国也从木材包装材料中拦截到光肩星天牛。大约在此物种第一次入进美国后10年,牠们大量出现在纽约(1996)与芝加哥(1998)。估计在引入澳洲的2到3年后,也就是2001年,也在澳洲发现其侵害。
CDC-Gathany-Aedes-albopictus-1.jpg 白紋伊蚊
Aedes albopictus
白纹伊蚊主要是经由轮胎进口传入美国与其它国家,起因于存放在外面的轮胎蓄积雨水。白纹伊蚊与许多人类疾病的传播有关,包括病毒:登革热西尼罗河脑炎日本脑炎。全球许多国家已被白线斑蚊入侵。欧洲一些疾病的发生,已经证实与二手轮胎输入有关(意大利法国比利时),而其它未知起源的国家(西班牙)与至少一个国家(荷兰)似乎导因于园艺进口植物。
Pheidole megacephala iccdrs0003692 dorsal 1.jpg 褐大頭蟻
Pheidole megacephala
褐大头蚁为最具侵害性的种类之一。已知原产于非洲南部,现在已经遍布全球温带、热带地区。它会取代原生的无脊椎动物,而且会吃种子与草食昆虫,是一个农业害虫,减少农作物生产力的,严重威胁生物多样性。热带大头家蚁也会喝灌溉水,吃电话缆线及电线。
Anopheles stephensi.jpeg 瘧蚊
Anopheles quadrimaculatus
疟蚊在北美洲是疟疾的主要传媒。偏爱有积水床、漂浮的树叶或突出水生植物的栖息地。幼虫通常被发现于有丰富的生根水生植物的地方,例如稻田与毗连的灌溉沟渠、淡水的沼泽与湖、池塘、水库的边缘。
Flying Vespula vulgaris.jpg 普通黄胡蜂
Vespula vulgaris
胡蜂筑巢于地下、树洞或建筑物的隙缝中。它除了有引起人类刺痛的螫针,还会与鸟类及其它捕食性昆虫争夺昆虫与花蜜的资源。它也会在垃圾筒及野餐区寻找水果及腐肉取食。
Starr 050610 2340 anoplolepis gracilipes.jpg 長足捷蟻
Anoplolepis gracilipes
长脚捷山蚁(因移动迅速得名)已经侵入本土生态系统而且造成从夏威夷到塞锡尔群岛与桑给巴尔的环境损害。在印度洋圣诞岛,他们已经形成多蚁皇后超级蚁群。他们也大量消灭红色陆蟹(Gecarcoidea natalis)族群。发狂的蚂蚁也吃或干扰森林底层与顶层的多种节肢动物、爬虫动物、鸟与哺乳动物的繁殖。他们会饲养、保护吸植物汁液的有鳞昆虫,损害森林顶层,圣诞岛是较令人惊讶的例子之一。虽然目前圣诞岛只有少于5%的雨林被入侵,科学家担心濒临绝种的鸟类,例如亚培鸟,会无处筑巢,最后由于栖地变更与蚂蚁直接的攻击而消失。
柏蚜
Cinara cupressi
柏蚜是一种身体很软、体色褐色的蚜虫。牠被发现可以取食许多树种,包括下列几个属:Cupressus, Juniperus, Thuja, Callitris, Widdringtonia, Chamaecyparis, Austrocedrus与Cupressocyparis。柏蚜吸食树枝的汁液,会造成叶子的黄化。整个危害程度从部份枝条枯萎到整棵树的死亡。此种蚜虫已在全球的园艺植物及经济上造成的重要损失。
Platydemus manokwari.jpg 扁虫
Platydemus manokwari
扁虫是一个掠食性扁形虫,威胁原生特有的腹足动物,例如稀有的太平洋岛蜗牛。无脊椎动物的保护研究,严重不足,因此对大多数无脊脊动物的基本知识缺乏了解。为避免灭绝的危机,必须强调这些议题,而且需要更多的教育倡导,使大众了解无脊椎动物(例如非海洋软體动物)的重要性与其角色,以及它们作为一个全球遗传基因多样性的主要组成。
Coptotermes formosanus shiraki USGov k8204-7.jpg 台灣乳白蟻
Coptotermes formosanus
家白蚁是与潮湿的地方关系密切的地下白蚁。只要有木材(纤维素)与湿气,它就可能出现。
Achatina fulica Thailand.jpg 非洲大蝸牛
Achatina fulica
非洲大蜗牛威胁到本土的生态系统与农业的持续,对本土动物有多种负面冲击,从竞争资源到传布疾病再到直接吃本土植物。脆弱的岛屿生态系统中的本土蜗牛,例如夏威夷与法属玻里尼西亚岛特别容易受到非洲大蜗牛及其它入侵蜗牛负面的影响。
Lymantria dispar asiatica male.jpg 舞毒蛾
Lymantria dispar
舞毒蛾是北半球各地的耐荫树种、果树及园艺树种之最具破坏性害虫之一。也是阔叶林之主要害虫。其幼虫会造成严重的叶量损失,导致生长迟缓甚至树木死亡。所导致之落叶及树木死亡、排泄物覆盖危害地区及其所吐的丝会破坏当地的美感。曾经一度美丽的景色,因而被点状分布的枯木所破坏。此外,毒蛾幼虫及其卵块上的毛会引起过敏。
Khapra beetle.jpg 谷斑皮蠹
Trogoderma granarium
谷斑皮蠹为最主要仓储害虫之一。牠能在仓库中保持低密度,并能长时间维持不活动状态。
Wasmannia auropunctata casent0179473 profile 1.jpg 小火蟻
Wasmannia auropunctata
小火蚁会减少自然界之生物多样性,尤其会减少飞行性及树栖昆虫的总量,以及蛛形纲动物的族群数量。以其能令人疼痛的螫针闻名。在加拉巴哥群岛,此种火蚁会吃掉刚孵化的小龟,并攻击成年陆龟的眼睛和泄殖腔。现今这种火蚁被认为是太平洋区域中最具威胁性的蚂蚁。
Fire ants.jpg 红火蚁
Solenopsis invicta
它们是一群广食性的掠食者,发生时常常以具大的数量出现,且能掌控大部份的食物资源。它们的繁殖及扩展的速率非常快;一旦巢穴被干扰,它们能很快的移居以确保整个群体的存活。它们能善用螫针而让猎物瘫痪或驱赶与其竞争的大型脊椎动物。
Euglandina rosea.jpg 玫瑰蝸牛
Euglandina rosea
掠食性的玫瑰蜗牛(也被称为cannibal snail)原生于美国东南部,特别是佛罗里达。现已被引入太平洋与印度洋岛屿以及百慕达与巴哈马,引入目的是作为另一种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Achatina fulica)的生物控制手段。然而,它并不专吃非洲大蜗牛,也不是一个有效控制手段。在法属玻里尼西亚,行动迅速的玫瑰蜗牛,很快地移除本地的特有种。另一群受威胁的物种是Partulid树蜗牛,它们是彼此隔离在山谷里,展现多种特殊特性的蜗牛。许多Partulid树蜗牛已经灭绝了,现今生还者活在动物园,与世界第一个野生蜗牛保护区中。为了引入一个生物控制剂,造成一个生物多样性严重的损失。
Silverleaf whitefly.jpg 煙草粉蝨
Bemisia tabaci
烟草粉虱除了南极洲以外已经遍及所有大陆。烟草粉虱已入侵超过900个宿主植物,据报导会传输111个病毒品种。一般相信它经由运输植物产品已经传遍世界各地。一旦建立族群,烟草粉虱很快地传布,而且经由它的食性与传输疾病,破坏全球农作物。一般认为烟草粉虱是一个复合种,有数个公认的生物类型,其中两个为现存的未发现种。

两栖动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North-American-bullfrog1.jpg 美国牛蛙
Rana catesbeiana(= Lithobates catesbeianus
牛蛙透过农业与水族的贸易广泛分布于各地。也是世界各地最常见的养殖食用蛙类之一。主要引起的生态问题是牛蛙与本土爬虫动物竞争与掠食。
Bufo marinus from Australia.JPG 海蟾蜍
Bufo marinus(= Rhinella marina
蔗蟾被引进至世界各地,以作为对甘蔗或其它作物之害虫的生物防制之用。但其本身却也在被引入的地区成为有害的动物。蔗蟾会捕食任何牠能取得的生物,也会捕食其它原生的两生类物种,并与原生物种竞争食物与繁殖地。他们的毒液会使接触到他们的家畜与野生动物,例如狗、猫、蛇与蜥蜴,生病与死亡。当它面临危险时,他们能喷射毒液,距离超过1公尺,如果毒液揉进眼睛会引起极端的痛苦。曾经纪录到,人类因食用蔗蟾或蔗蟾卵,而造成伤亡。
Common Coquí.jpg 多米尼加树蛙
Eleutherodactylus coqui
多米尼加树蛙是原产于波多黎各的一只相当小的树青蛙。他们能适应于各种海拔的生态区。因为牠们响亮的叫声而被认为是有害的动物。多米尼加树蛙求偶的叫声就像牠的学名一样,有二个明显的高音“co-qui”(ko-kee'),在0.5公尺的范围内可达将近100分贝。由于这种树蛙有极大的胃口,被引入夏威夷后喜食夏威夷当地特有的昆虫,对夏威夷特有的昆虫与蜘蛛种类造成威胁,并影响到夏威夷特种鸟类与其它物种的捕食。

鱼类[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Bachforelle Zeichnung.jpg 褐鳟
Salmo trutta
鳟鱼藉由水产业引进并散布至全球,养殖作为游钓渔业用。牠会极度地降低当地原生的鱼类族群,尤其是掠食或取代其它鲑鱼类及食物竞争。他们是相当普遍的垂钓鱼种。
Common carp.jpg
Cyprinus carpio
鲤鱼被当作食用与观赏鱼种而引入全球各地的温带淡水域。鲤鱼因为牠们的数量多以及会减低水域的清澈度、破坏与拔除被许多水生物种当作栖地的水生植物的特性,使得牠们被视为是有害的动物。
Largemouth.JPG 大口黑鱸
Micropterus salmoides
大嘴鲈鱼因为具有发展休闲渔业的特质,加上肉质美味,已被广泛地引进到世界各地。引进的鲈鱼会猎食较小的原生鱼种,有时会造成某些鱼种数量降低或灭失。它的饮食包括鱼、小龙虾、两栖动物与昆虫。
Oreochromis mossambica.jpg 罗非鱼
Oreochromis mossambicus
吴郭鱼(莫桑比克吴郭鱼)藉由水产养殖目的传至全世界。由于放生以及从养殖场逃逸等原因,得以建立野生族群。吴郭鱼为杂食性动物,从藻类到昆虫,几乎无所不吃。
Lates niloticus.jpg 尼羅尖吻鱸
Lates niloticus
尼罗河尖吻鲈是一种大型的淡水鱼。与现知的capitaine, mputa或sangara一样,体重可达200公斤,长两公尺。在1954年被引入维多利亚湖,因为其对原生鱼种的捕食及食物的竞争,已造成两百多种的原生鱼种灭绝。
Trout.jpg 虹鱒
Oncorhynchus mykiss
虹鳟是世界上最广泛引入的鱼种。原产于西方的北美洲,从阿拉斯加到Baja半岛,虹鳟已经为运动、商业的水产业引进很多的国家。虹鳟是高价值的运动垂钓鱼种,规则性成群出现在许多地点,但野外族群难以支撑垂钓压下。在一些地区,已经出现引入鳟鱼的影响,由于他们能透过强夺与竞争影响原生鱼类与无脊椎动物。
Clarias batrachus.jpg 蟾鬍鯰
Clarias batrachus
蟾胡鲶是东南亚一种原生的贪食掠食者,已被引入至许多地方以作为养殖渔业之用。蟾胡鲶的英文俗名称为步行鲶(walking catfish),是由于牠们能在地面上移动的能力而命名。牠们一般被认为是机会主义型的觅食者,且可以在没有食物的情况下存活数个月。在干旱时,大量的蟾胡鲶可能聚集在孤立的水池中,捕食其它的物种。已知牠们已入侵水产养殖场,进入水池捕食养殖的鱼。蟾胡鲶已被描述为一种底栖性、夜行性、依靠触觉的杂食性动物,牠们会取食残枝落叶碎屑,当有机会时,也会捕食大型水生昆虫、蝌蚪与其它鱼类。
Mosquitofish.jpg 食蚊鱼
Gambusia affinis
大肚鱼是原产于美国东部和南部淡水的一种小鱼。上世纪初被引入许多全球的水道,作为蚊子的生物控制剂,最终变成为一个有害动物。起先大肚鱼(又称食蚊鱼)被误认为控制蚊子的效果胜于原生鱼。但其掠食习性会吃目标经济鱼种的卵及濒危稀有的原生鱼类以及无脊椎动物。大肚鱼一但建立族群一般是难以根除的,因此减少其影响的最好方法是控制其更进一步传布。目前仍有为控制蚊子蓄意放养大肚鱼之情形。G. affinis是与他亲源相近从前被分类的东方的mosquitofish(G. holbrooki)作为一个亚种。他们的外表、行为与冲击几乎一样,因此能使用相同的管理技术处理。在澳洲的G. affinis的纪录实际上指的是G. holbrooki。

鸟类[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Common Myna (Acridotheres tristis) on Kapok (Ceiba pentandra) in Kolkata W IMG 4297.jpg 家八哥
Acridotheres tristis
家八哥原产于印度与中东。八哥被翻译成「蚱蜢猎人」反映它吃虫习惯;它被引入许多太平洋岛屿,用来控制农作区的害虫,但家八哥更喜欢吃农作物。在澳洲,牠们会和其它种类竞争产卵的所在,又会杀害小鸟,破坏鸟蛋,以及驱逐小型哺乳动物。
Red-vented Bulbul (Pycnonotus cafer) in Tirunelveli, India.jpg 黑喉红臀鹎
Pycnonotus cafer
红股鹎是一种喧闹的群居性鸟类,尾巴根部有明显的红色。具侵略性,会驱逐其它鸟类,也可能协助散播其它入侵种的种籽。牠被认定为对农业有害的入侵种、破坏果实、花、豆、蕃茄和豌豆。原生于巴基斯坦到中国西南方,被引入到许多太平洋岛屿,因食用水果、农作植物以及花蜜、种子和芽而造成严重的问题。
Colourful starling.jpeg 紫翅椋鸟
Sturnus vulgaris
欧洲椋鸟原生于欧洲、亚洲与北非,但如今已被引至全世界,除了新热带区以外。欧洲椋鸟偏好低洼栖地,而且是具攻击性的杂食动物。牠们每年造成数亿美元的农业损失,并由于竞争资源与筑巢空间,造成当地原生鸟类物种的减少。

爬行动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Brown tree snake Boiga irregularis 2 USGS Photograph.jpg 棕树蛇
Boiga irregularis
夜行性、树棲性、隐藏性高。会藏匿在国际货运或空运货柜中。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可能经由货船传布到关岛。由于此蛇食慾很大,现在关岛的洼地、沿岸地区与森林中的原生鸟类,損失了3/4(原生蜥蜴2/11)。棕树蛇是一種不挑剔的捕食者,可能會驱使更多物种灭绝。
RedEaredSlider05.jpg 红耳龟
Trachemys scripta elegans
红耳巴西龟是受欢迎的宠物,由于被释放到野外,已经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建立族群。它是发现在淡水与半咸淡的水中,包括海岸的沼泽池塘而且被认为与本土水生的海龟竞争。它是杂食性动物,会吃昆虫、小龙虾、蠕虫、蜗牛、两栖动物与小鱼以及水生植物。

哺乳动物[编辑]

图像 名称/学名 描述
Trichosurus-vulpecula.jpg 刷尾负鼠
Trichosurus vulpecula
此种由澳洲所引进的独居、夜行并栖息于树木间的有袋类动物。藉由选择性食用树叶以及果实来伤害纽西兰的原始森林。袋鼠也破壞鸟巢并且是牛结核病的传染媒介。
Cat03.jpg
Felis catus
家猫是一种被广泛饲养的宠物,因被人类大量携带与遗弃而对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大量岛屿的小型生物造成严重威胁。
Hausziege 04.jpg 家山羊
Capra hircus
山羊早在10,000年前就在伊朗西部的高地被驯养。这些草食动物食用的植物种类非常多样,比其它家畜吃更多种植物。山羊改变植物社群与森林结构,而且威胁易受伤害的植物品种。对于原生种植物以及利用植被作为掩蔽的原生种动物,造成严重的影响。野生的山羊,也会将疾病传染给原生的动物。岛屿上的本土的动物特别易受影响。
Eastern Grey Squirrel in St James's Park, London - Nov 2006 edit.jpg 灰松鼠
Sciurus carolinensis
灰松鼠原产于在美国落叶林,已经被引进英国、爱尔兰、意大利与南非。在被引入的地区,灰松鼠会吃树皮而伤害树木,在欧洲他们透过竞争与疾病使当地的红松鼠消失。
Monkey eating.jpg 食蟹獼猴
Macaca fascicularis
原产于东南亚,被引进模里西斯、帛琉(安格尔岛)、香港以及部分的印度尼西亚领域(Tinjil岛和巴布亚岛)。在引入区域,牠们被视为是入侵者或可能入侵者,需要加以管理以阻止他们变成入侵者,例如在巴布亚岛与Tinjil。他们是随机觅食的哺乳动物,在退化的森林区域达到较高的族群密度,包括被人类干扰的栖息地。在引入区域,少有自然天敌。长尾猴经由吃原生植物、和鸟竞食果实与种子,冲击本土生物多样性。此外,他们也帮助散布外来植物的种子。长尾猴也可能会吃重要农作物或损坏农作物。
House mouse.jpg 小家鼠
Mus musculus
家鼠可能是除人类以外在地球上分布最广泛的哺乳类。家鼠与人类之间至少八千年的共生关系便利了牠们扩展地理分布。家鼠破坏农物,吃食或污染人类的食物来源等行为对人类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牠们相当多产,有时会壮大到足以造成瘟疫的比例。当家鼠侵入或移入其它生态系统时,往往造成当地原生物种的灭绝。家鼠行为的弹性是让牠们能够成功地生存在各种环境中的重要因素。而这项特征是由其行为和遗传的变异,这使得家鼠能够快速适应并且在新环境中生存及大量繁殖。
Myocastor coypus3.jpg 海狸鼠
Myocastor coypus
美洲巨水鼠(河狸鼠)是一种原生于南美的半水生性哺乳类。但由于从毛皮畜牧场逃逸,现今在北美,欧洲与亚洲都有为数庞大的野生种。牠们的地道会穿越并破坏河床、堤坝与灌溉设施他们以湿地植物为食,可大范围地破坏芦苇沼泽地。栖息地损失使得美洲巨水鼠冲击植物、昆虫、鸟类与鱼类。
Wild Boar Habbitat 3.jpg 野豬
Sus scrofa
野猪为饲养猪逃逸或被释放而出的,已经被引进世界上的许多地方。野猪会破坏农作物、家畜与私人财产,并会传播疾病。由于牠们会大范围地挖掘原生植物以及帮助野草散布,野猪干扰了正常生态程序,如物种连续性与组成性。猪是杂食性动物,他们的饮食能包括幼陆龟、海龟、海鸟与特有种爬虫动物。猪的管理是复杂的,事实上完成移除,经常不被人们接受,由于人们把野猪当成狩猎与食物来源。
Oryctolagus cuniculus Tasmania 2.jpg 穴兔
Oryctolagus cuniculus
原生于南欧与北非,除了南极洲与亚洲外,兔类被引入其它所有的大陆。在许多国家,牠们因过度啃食牧草及挖洞严重侵蚀土壤,影响本土种的生存。
Red deer stag 2009 denmark.jpg 马鹿
Cervus elaphus
红鹿被引进数个国家,包括北美洲与南美洲、纽西兰与澳洲。在阿根廷,牠们已经入侵数个国家公园,对原生的动植物造成影响,并可能破坏了某些生态过程。尤其重要的是,牠们可能与一种在智利与阿根廷南部属于特有种的鹿产生竞争。他们也与家畜竞争。
Fox study 6.jpg 赤狐
Vulpes vulpes
原产于欧洲、亚洲,北非与北美洲的极北区,红狐已经引入澳洲与北美洲的温带区域。他们是世界上分布最广的食肉动物,带给许多原生种负面的冲击,包括北美洲较小的犬科动物与地面筑巢的鸟类,与澳洲的许多小型中型的老鼠与袋鼠。
Rattus rattus03.jpg 黑鼠
Rattus rattus
家鼠原生于印度次大陆,现今已传播至全世界。广泛分布于森林与林地中,也可在建筑物内外栖息。牠们会食用并破坏人类的任何食物。船上的家鼠,常被视是岛上鸟类减少的原因。它的活动力敏捷,时常爬至树顶觅食并在枝叶丛中筑巢。
Herpestes javanicus01.jpg 紅頰獴
Herpestes javanicus
印度小猫鼬是小型、身体纤细的掠食者,原产于伊朗、印度、缅甸与马来半岛。它被引进到岛屿,例如模里西斯、斐济、西印度群岛与夏威夷,用来控制老鼠,特别是在甘蔗田。不幸地,本土的哺乳动物、鸟、爬虫动物、两栖动物与无脊椎动物,已经证明是其容易猎杀的对象,而且猫鼬已经造成至少三个物种完全灭绝,以及许多地区性灭绝。它也是狂犬病的载体之一。
Mustela erminea upright.jpg 白鼬
Mustela erminea
白鼬是猎捕小型哺乳类及鸟类的高手,相当聪明又难以捉摸。白鼬不怕攻击体型比牠大的动物,而且还会储存多余的猎物以渡过周期性的猎物短缺时期。在纽西兰,它对本土物种族群,造成显著的伤害。

参考文献[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