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中央特别行动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中共中央特科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中国共产党中央特别行动科,简称中央特科,是中国共产党在1920至1930年代期间,所建立的一个情报和政治保卫机关,主要活动地域在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上海。中央特科主要从事特务工作,包括情报收集、对中共高层人物实施政治保卫、防止中共高层人物被国民政府公共租界当局逮捕暗杀,并且开展针对国民政府的渗透活动。中央特科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采用暗杀的方式惩处当时背叛并且对中共造成严重危害的前中共党员。

中央特科存在时间自1927年至1935年。

历史沿革[编辑]

中共在建党之初,并没有建立其自身的武装,因此,也没有负责开展情报收集,政治保卫,暗杀破坏的机构。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中共中央被迫从上海迁往武汉,当年5月,周恩来在当时处于武汉的中共中央军委会(此军委会负责在国民革命军内部的共产党活动,并不掌握军队,与日后的军委会不可同日而语)下属设特务科,又称中共中央军委特务工作处,负责中央的安全保卫工作。7月15日,汪精卫等人发动七一五事变之后,中共中央再次被迫转移至上海租界内。10月9日,中共中央召开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决定将特务工作处改组为特别行动科,加强安全保卫工作。

至1927年11月,中央特科正式成立,由周恩来直接负责指挥,主要骨干人员为曾经到苏联学习政治保卫的陈赓顾顺章等人。

机构[编辑]

特科分为特一科(总务科)、特二科(情报科)、特三科(行动科)、特四科(交通科)四个部分,具体职能和负责人如下:

  • 总务科:成立于1927年11月,历任科长洪扬生欧阳钦,主要负责以各种合法身份处理中央的日常杂务;包括文件资料的保存,以合法身份担保中共人员,以合法身份租房作为中共机构的活动地点,或以合法途径保释尚未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等等。
  • 情报科:成立于1928年4月,历任科长陈赓潘汉年王世英,主要负责在国民党、租界工部局的巡捕房等敌对机关内发展内线,获取信息;情报科的活动根据现有资料的披露,可以说是相当成功,有不少国民党及租界的人士被情报科收买,其机构也被情报科渗透。
  • 行动科:成立于1927年11月,又名红队,中央特科内部自称“打狗队”。历任科长顾顺章谭余保赵容邝惠安、王世英,主要负责武装保卫、镇压叛徒工作;曾经多次实施劫囚等行动,也多次采用暗杀的方法惩处背叛中共并对中共造成危害的前中共党员。其中,前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在投向国民政府后,其也被红队报复,家属全部灭门,仅留一个5岁女孩。
  • 交通科:成立于1929年,后更名无线电通讯科,科长李强张沈川等,后该科转属中共中央书记处直辖,主要负责与各苏区共产国际无线电联系。各个苏区与中共中央的陆路水路交通线也归交通科负责。苏区负责人前往上海,或者中央人员进入苏区,都由交通科安排行动路线并有专门的交通员陪同。

工作方法[编辑]

  • 总务科的工作方法主要是以合法身份在上海市区内活动,包括担保中共党员,租房作为中共党员的活动地点,或者以合法途径保释尚未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或者通过贿赂等方法,影响租界当局或国民政府的司法机构,使中共党员得以无罪释放或者轻判。中央特科曾经成功的保释过,或者通过律师辩护等手段使不少尚未暴露身份的中共党员获得轻判,其中包括两次使任弼时无罪释放。总务科的一个重要职能还包括经营中共的党产,也就是以合法和非法工商业为中共获取活动经费。总务科也负责中共党员的家属安置,和抚恤死伤中共党员的家属。
  • 情报科的主要工作方法是打入国民政府和租界当局,获取情报。其中包括直接渗透以及收买控制国民政府和租界当局人员两种手法。其中,钱壮飞胡底都得以直接渗透入国民政府内部。情报科收买控制的人员,有国民政府的杨度(国民党特工,并非民国初期的政治人物杨度)等人,为情报科的活动获取便利。
  • 行动科的工作方法主要包括武力行动,其中包括武装劫囚,劫狱,劫法场,采用暗杀的手段惩处背叛中共的前中共党员。著名的事件有企图劫法场来营救中共高层罗亦农,以劫囚车的方式企图营救中共高层彭湃等,均因种种因素未能成功。但是惩处背叛中共的前中共党员却获得很大成功,例如暗杀白鑫
  • 交通科主要工作方法是与共产国际以及各苏区保持联系。其经常派员护送中央要员进入各地苏区,和接出各地苏区人员出入各大城市,如上海、广州香港。其工作方法为派交通员陪同,由各地情报点,交通站站站护送,直至将目标人物送入苏区,或者送入大城市为止。后转为专职负责与各苏区以及共产国际的无线电通讯。交通站等徒步通讯被逐渐废除,但交通站在护送人员时仍然发挥着巨大作用。

主要人物[编辑]

  • 陈赓
  • 李克农 曾经担任中央特科主要职务,和胡底钱壮飞一起打入国民党特工徐恩曾的特务机关,被称为中央特科“前三杰”之一,曾亲自护送过刘伯承。在中央特科取消后,长期担任苏区的国家政治保卫局领导职务,后又担任中共中央社会部领导职务。长期主管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治保卫和情报收集工作。
  • 胡底 被称为中央特科“前三杰”之一,曾赴南京打入国民党人徐恩曾组建的特务组织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1930年,奉命在南京开设“民智通讯社”。当年年底,又被国民党派往天津开设“长江通讯社”。由于胡底的公开身份是国民党特工,于是实际上胡底奉命开设的国民党特工机构,都成了中共的秘密活动据点。1931年4月,胡底、钱壮飞、李克农“前三杰”都转移去中央苏区。1932年底,胡底出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政治保卫局局长。1934年9月,因反对张国焘另立党中央,胡底被张国焘下令处决[1]
  • 钱壮飞被称为中央特科“前三杰”之一,是国民党特工徐恩曾的同学,因此获取其信任,并担任徐恩曾机要秘书。1929年底,徐恩曾奉命赴南京秘密组建国民党特务组织中央组织部党务调查科,钱壮飞趁机打入这一特务组织内部,并且引入李克农、胡底二人卧底。钱壮飞完全掌握了国民党特工组织的电报密码本。为中共在上海的活动提供了极大的便利。更值得一提的是,在红军前四次“反围剿”过程中,钱壮飞由于秘密复制了一份徐恩增所持有的密码本(只有省级以上领导才有的最高级别密码本),为中共提供了大量、详实的军事最高机密,这是前几次反围剿能大获全胜的最重要因素之一。1931年4月24日,中央特科重要领导人之一,顾顺章汉口被国民政府抓获并叛变。 由于顾顺章自恃握有大批中共机密,要求面见国民党高官后,方可透露,用以自抬身价。国民政府汉口当局不得已用军舰将顾顺章送往南京,并且发电文至上海通知徐恩曾。恰好此时徐恩曾不在,钱壮飞利用其掌握的密码本译出电文,立即派人赶往上海,在顾顺章供出中共所有重要领导人名单,住址,活动地点之前,将消息通知在上海的中共中央;此举使得中共中央避免了毁灭性的打击[2]。钱壮飞因顾顺章事件而暴露身份,转移去中央苏区。在长征途中,钱壮飞失踪,有说法称其在侦察途中被当地民团杀害[3],有说法称被国民党特工认出而遭杀害,甚至有说法称其因故遭中共内部谋杀。说法不一而足,现史学界比较倾向于采用第一种说法。
  • 顾顺章,中央特科早期领导人,与陈赓一起选派至苏联学习政治保卫,是特科的前三位人物之一。直接负责特科行动科,即红队。多次直接指挥劫囚,暗杀等活动。后于汉口被捕,被捕后自抬身价,不愿在面见国民党高官之前供出中共高层名单和住址。国民政府汉口当局被迫将其以军舰送往南京,并发密电至南京。结果密电被在南京卧底的中央特科情报科特工钱壮飞破译,抢在顾顺章到达南京之前通知中共中央实施转移。避免了中共中央遭受毁灭性打击。此后,顾顺章亲自带领国民党特工,大规模搜捕中共党员,直接导致蔡和森等中共人物被捕并处决。顾顺章被中共列为“头号叛徒”,中央苏区特地发出一号通缉令,要求“全国苏区红军,工农赤卫队,革命群众,对顾顺章格杀勿论”[4]。随后其虽逃过红队的报复,但其全家,以及当时在其家的人员共十多人都被红队谋杀[5]。此后,顾顺章因种种原因,逐渐不得国民政府特工机构的信任,因试图组建“新共产党”而于30年代被国民政府特工机构秘密处决[6]
  • 潘汉年,曾任中央特科情报科负责人。自中共中央迁往中央苏区,中央特科取消后,原中央特科部分特务系统留在江南一带潜伏活动。长征之后,潘汉年作为江南一带中共特工工作的实际最高负责人,重返江南地区,指挥中共特务工作长达十多年,自抗战开始直至内战结束。
  • 徐恩曾,国民党特工,因被中央特科“前三杰”成功渗透,而在不知觉中为中共活动提供了极大便利。此后便被国民党特工系统闲置。
  • 杨度,国民党特工,并非民国初期的政治人物杨度。杨度被中央特科收买控制后,多次协助特科,并为特科的活动提供便利。
  • 打狗隊成員:歐志光、袁友芳、張玉山、董紀全、張德新,1933年12月13日,被江蘇高等法院第二分院以“殺人罪”及“危害民國”等罪名,5人死刑[7]

中央特科著名行动[编辑]

  • 合法营救任弼时:1928年和1929年任弼时两次被捕,因为尚未暴露身份,中央特科成功的用合法手段将任弼时保释或轻判,完成了两次成功的营救。
  • 营救彭湃:1929年彭湃等4名中共高层领导人被捕,中央特科行动科曾计划劫囚车营救彭湃等四人。中央特科由顾顺章亲自带队,出动数十人,手持长短枪支,埋伏于囚车必经之路,志在必得。但最后因国民政府临时更改囚车行程和时间,营救失败。
  • 暗杀白鑫:1929年彭湃等四名中共高层领导人被处决后,中央特科迅速查出叛徒为原中共中央军委秘书白鑫。白鑫投向国民政府后,被安置于淞滬警備司令部偵緝隊長范争波的公馆内暂避。后摄于红队的威名,决定出洋躲避。11月11日,白鑫在范争波,其弟范争洛以及四个保镖的掩护下,于深夜11点离开公馆等车前往码头。但中央特科早已获得其船期情报,红队已经埋伏在公馆之外。当白鑫一行人出现时,早已埋伏在公馆外的红队队员立即冲出,乱枪将四名保镖和范争洛击毙,将范争波击至重伤。白鑫夺路而逃,仍然被红队队员追上,并被枪弹打至脑浆迸裂。
  • 顾顺章家灭门案:1931年5月,核实顾顺章叛变后,特科对顾顺章全家9口实施了灭门处决,尸体被秘密掩埋,仅留下3岁的女儿和12岁的妻弟张长庚。9月,特科人员王世德在街上骑车,被张长庚认出,揪住不放,旋即被跟踪的特务逮捕。被捕后王世德招供出顾家下落,并带上海法租界人员和国民党特务去掘尸,成为轰动上海乃至国内的“爱棠新村掘尸案[註 1]”。
  • 传递围剿计划:1934年,中央特科获取国民革命军第五次圍剿戰爭的军事机密,并送达中央苏区,使得中央红军能顺利实施战略转移(即长征)。

影响[编辑]

中央特科作为中共的第一个政治保卫和情报特工机构,在中共党史上有特殊地位及影响。由于中央特科的高效率工作,尽管中共中央长期置身于上海这个国民政府的统治中心和外国势力有极强影响之地区,非但没有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还能有效的指挥全国的共产党活动。在中共中央迁入苏区,特科取消后,在中央苏区成了了国家政治保卫局,延续了中央特科的职能。随后在抗战时期先后成立了中共中央城市工作部中共中央社会部中共中央调查部等机构。中共在中国大陆取得政权后,在公安部下属成立政治保卫局,在1980年代又成立国家安全部作为政治保卫和情报机构。中央特科也可视为中共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政治保卫和情报工作机构的最初模型。

中共获得内战胜利后,中央对地下潜伏的党员的处理方针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8]。1949年9月,南京地下党党员中,尽管两千多名地下党员未查出一位反革命,但仍有300名被开除党员、取消候补党员资格等。四川共有1.2万地下党员,1980年仅剩2000人[9]

地方分支[编辑]

北平特科[编辑]

1931年6月由陈赓北平设立。1934年秋冬,国民党北平当局出动了河北省党部、北平警察局、宪兵三团等党、政、军、警、宪、特力量,捕获了北平特科等20余人。北平特科历史至此结束。

满洲特科[编辑]

1930年10月,中央特科派人在奉天设立满洲特科。搜集东北军政当局的情报。“九一八”事变前,满洲特科的活动基本结束。

注释[编辑]

  1. ^ 共掘出尸体:顾维贞吴韶兰夫妇(顾顺章兄与嫂)、张阿桃(顾的岳父)、张爱宝(顾的妻妹) 、麻皮男佣、叶小妹(顾顺章妻子的表妹)、吴克昌妻子(顾顺章嫂子的弟媳) 、张杏华(顾顺章妻)、张陆氏(顾的岳母)、吴克昌(顾顺章嫂子的弟弟)亲属9人,和朋友斯励1人。

参考文献[编辑]

  1. ^ 赤国警魂 中华苏维埃政治保卫纪实. 群众出版社. 2007: 520. ISBN 978-7-5014-3579-1. 
  2. ^ Barbara Barnouin; 余長更; 馬繼森. 周恩來的政治生涯. Chinese University Press. 2009: 34–35. ISBN 978-962-996-398-9. 
  3. ^ 華人月刋, Issues 307-312. 地平綫出版社. 2009: 19. 
  4. ^ 凌鋒. 中共風雨八十年.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2001. 
  5. ^ 吳基民. 周恩来與上海滅門血案. 一橋出版社. 1998: 211–216. ISBN 978-957-98451-8-2. 
  6. ^ 李海生; 张敏. 民国两兄弟 陈果夫与陈立夫.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0: 211. 
  7. ^ 韩信夫; 李新; 姜克夫. 中华民国大事记, Volume 3. 中国文史出版社. 1997: 584. 
  8. ^ 唐寶林. 拒絕奴性--中共秘密南京市委書記陳修良傳.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2012-01-01: 245–246. ISBN 978-988-15117-0-6. 
  9. ^ 裴毅然. 烏托邦的幻滅 延安一代士林. 獨立作家-新銳文創. 2015-03-31: 409–410. ISBN 978-986-5716-52-3.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