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埃尔德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保羅·爱多士

保羅·爱多士(另译保罗·埃尔德什保罗·艾狄胥,匈牙利語:Erdős Pál,在英语中作Paul Erdős,1913年3月26日-1996年9月20日),其音讀作air-dish,匈牙利語中的意思是來自山林。匈牙利猶太人,發表論文高達1525篇(包括与人合寫的),為現時發表論文數最多的數學家(其次是歐拉);曾和511人合寫論文。爱多士遺傳了來自數學教師父母優異的數學天賦,三歲時就能輕鬆心算一個人一生所活的秒數,並每日在客人面前表演四位數的乘法心算。他年僅二十一歲即被厄特沃什·羅蘭大學(即布達佩斯大學)授予數學博士學位,師從數學家Lipót Fejér(他也是冯·诺伊曼的導師)。之後爱多士為了逃離納粹的追捕,歷任曼徹斯特大學教授與普林斯頓大學之研究人員。

爱多士熱愛自由,十分討厭權威,尤其是法西斯。他四處遊歷,探訪當地的數學家,與他們一起工作,合寫論文。他很重視數學家的培訓,遇到有天份的孩子,會鼓勵他們繼續研究。爱多士經常沉思于數學問題,視數學為生命,在母親死後,他開始經常服食精神藥物。他經常長時間工作,老年仍每日工作19小時,酷愛飲咖啡,曾說「數學家是將咖啡轉換成定理的機器」。

因為爱多士和別人合寫的論文實在太多了,所以有人定義了埃爾德什數,简称埃数。爱多士的爱多士数为0,与他直接合作写论文的人的埃数为1,与埃数为1的人合写论文的人埃数为2,依此类推。

爱多士十分獨持。除了衣食住行這些生活基本要知道的事之外,他對很多問題都毫不關心,終生未婚,年輕時甚至被人誤以為是同性戀者,但其實他無論對異性或是同性都沒有什么興趣。事實上,他是一個博學的人,對歷史瞭如指掌,但長大後只專注數學,任何其他事情也不管。爱多士說話有自己的一套「密語」,用各種有趣的名詞來代替神、美國、孩子和婚姻等,如上帝被叫SFSupreme Fascist,最大的法西斯的简称),小孩子被叫作epsilon(希腊语字母ε,数学中用于表示小量),美国被叫作山姆(Sam),苏联被叫作乔(Joe)。

數學貢獻[编辑]

活躍的數學範疇:

爱多士所作過的猜想:

定理或貢獻:

參考[编辑]

  • 《数字情种——埃尔德什传》(The man who loved only numbers),Paul HoffmanISBN 7-5428-2373-6

推荐阅读[编辑]

  • 《数字情种——埃尔德什传》(The man who loved only numbers),Paul HoffmanISBN 7-5428-2373-6
  • 《我的大脑敞开了》(My brain is opened),布鲁斯·谢克特,王元李文林译,ISBN 978-7-5327-3607-2

相关条目[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