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義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江夏文献王劉義恭
南朝宋宗室
姓名 刘义恭
封爵 江夏郡王
出生 413年
东晉
逝世 465年9月18日
南朝宋建康
諡號 文献王

江夏文献王刘义恭(413年-465年9月18日),宋武帝刘裕第五子,母為袁美人。劉義恭作為南朝宋宗室,曾於內外出任要職,官至太宰,宋文帝、宋孝武帝及宋前廢帝在位期間都任高職,亦為宋孝武帝所遺命的輔政大臣。後因謀廢宋前廢帝而被其殘忍殺害。

生平[编辑]

封江夏王[编辑]

刘义恭小时候聪明颖悟,長得也很俊美,故受到父亲的鍾爱,寵冠諸子,亦经常被父亲带在身边。宋少帝景平二年二月乙未(424年3月19日),出监南豫六州诸军事、冠军将军、南豫州刺史,代替庐陵王刘义真镇守历阳(今安徽和縣[1]。同年,徐羨之等廢少帝,立義恭三兄宋文帝劉義隆繼位,文帝於元嘉元年八月甲辰(424年9月24日)封義恭為江夏王,食邑五千戶,又加使持節,進號撫軍將軍,賜鼓吹一部[2]

出鎮外地[编辑]

元嘉三年正月丁卯(426年2月9日),持節轉監南徐二州揚州晉陵諸軍事、南徐州刺史[3]。不久進監為都督[4]。元嘉六年(429年),義恭散騎常侍、持節都督北秦八州諸軍事、荊州刺史。元嘉九年六月壬寅(432年8月11日),改任征北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兗州刺史[5]。元嘉十六年正月戊寅(439年2月12日),进位司空,仍任南兗州刺史[6]

宰輔重臣[编辑]

元嘉十七年十月戊午(440年11月13日),文帝誅殺司徒、彭城王劉義康親信劉湛等,義康亦被逼外任江州刺史,文帝以義恭為司徒、录尚书事、侍中、都督扬南徐兗三州诸军事,领太子太傅[7]。元嘉二十一年二月己丑(444年3月28日),进位太尉,领司徒[8]。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又加領國子祭酒。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文帝北伐北魏,刘义恭解國子祭酒並出鎮彭城(今江蘇徐州市),总统诸军,不過北伐軍攻戰不利,反讓魏軍突入反擊,南攻至瓜步(今江蘇南京六合區),義恭在魏軍逼近彭城時意欲棄城出奔,但在張暢的建言下,決意堅守[9]。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北魏军队撤离时经过彭城,刘义恭因畏惧敌军而不敢追击,受到宋文帝的斥责,降为骠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同年六月己巳(451年7月30日),義恭兼領南兗州刺史,增督南兗豫徐兗青冀司雍秦幽并十一州諸軍事,兼前都督揚州及南徐州共都督十三州,移鎮盱眙。[10]。元嘉二十九年十二月辛未(453年1月22日),改任大将军、南徐州刺史[4]

倒戈建義[编辑]

元嘉三十年二月,劉劭弑父篡位,即位就召義恭到來。以義恭為太保,督新劃的會州諸軍事,不久加領大宗師。劉劭篡位後,江州刺史武陵王劉駿、荊州刺史南譙王劉義宣及會稽太守隨王劉誕等分別起兵討伐劉劭,並奉武陵王為主。四月,討伐劉劭的軍隊逼近建康(今江蘇南京),劉劭就懷疑義恭,特意命他住在尚書下省,另命義恭諸子住侍中下省。當時劉劭想殺掉三鎮留在建康的家屬,義恭與何尚之成功勸阻[11]。當時蕭斌及刘劭弟始兴王劉濬勸劉劭派水軍與討伐軍決戰,義恭見討伐軍水軍簡陋難戰,故特意提出以逸待勞作拖延,並博得劉劭取信[12]。後兩軍於新亭交戰,義恭一直跟隨劉劭,未能脫身。至劉劭敗後,義恭謀取石頭城,但因蕭斌等先守而不果,於是藉派往東堂選將的機會騎馬出東掖門,到東冶渚用預先準備的船渡過秦淮河。義恭佐官及故吏二千多人也隨其出奔,但劉劭所派追兵很快就到,那時義恭才剛好渡河,這些隨行者大多都被殺,義恭諸子亦為劉劭派刘濬所殺[13][14]。義恭到後即上表勸劉駿即位為帝,劉駿遂於四月己巳(453年5月20日)即位,任命刘义恭为使持節、侍中、都督揚南徐二州諸軍事、太尉、录尚书六条事、南徐、徐二州刺史。五月,劉劭等眾兵敗被擒,變亂平息。刘濬出逃遇到刘义恭,下马请罪,刘义恭带刘濬回京,在途中将他斩首。五月壬辰(6月12日),改任太傅,领大司马。

義恭雖為太傅,但孝武帝不想拜太傅,於是暗示相關部門上奏君主無需對臣下作拜禮的依據,只在立太子後下令東宮文案都要先讓義恭過目。孝建元年(454年),劉義宣等人起兵失敗,義恭見孝武帝有意削弱宗室,故請省錄尚書一職,獲准。孝建二年春,義恭獲進督東揚州及南兗州;十月壬午(455年11月19日),又领扬州刺史,義恭堅決辭讓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劍履上殿的特殊禮待,又解持節都督及侍中[4]

廢立之謀[编辑]

孝建三年(456年)七月,義恭卸任扬州刺史,讓予孝武帝寵愛西陽王劉子尚;同年十月丙午(456年12月7日),进位太宰,领司徒。大明三年三月癸巳(459年5月13日),加任中书监。大明六年五月壬寅(462年7月5日),卸任司徒。大明七年十二月己未(464年1月13日),加任尚书令,解中書監。大明八年闰五月壬寅(464年6月24日),领太尉。當月,孝武帝去世,遣詔命義恭解尚書令,加中書監,並命他與尚書令柳元景共主政事;另命沈慶之掌軍事、顏師伯掌尚書、王玄謨掌外監[4]

大明八年闰五月庚申(464年7月12日),宋前廢帝刘子业即位,刘义恭加錄尚書事。不過,義恭雖然身居宰輔之位,亦有遣詔,但卻奉承孝武帝寵臣戴法興等,政事都由法興等掌握,徒具虛名[15]。不過很快前廢帝就將法興誅除,接著就本性盡現,屢行荒淫残暴之事,刘义恭与柳元景及顏師伯等人密谋废帝,但一直都未有決定。永光元年八月癸酉(465年9月18日),废立之事為沈慶之所揭發,前廢帝亲自率领羽林兵前往刘义恭的府第,动手肢解刘义恭,掏出肠胃,又挑取眼睛,以蜜渍之,谓之“鬼目粽”。刘义恭的四个儿子、尚书仆射颜师伯、骠骑大将军柳元景、廷尉刘德愿等人也一并被处死[4]

宋明帝即位后,追赠刘义恭为使持节、都督中外诸军事、侍中、丞相、领太尉,谥以文献王,後更在泰始三年(467年)獲陪祭庙庭[4]

性格特徵[编辑]

  • 劉義恭為人謹慎怕事,雖然歷任高職,長居宰輔之位,但很多時候都不是自己主事。早在他接替四兄彭城王劉義康任司徒、錄尚書事時,就因為知道文帝與義康之間有主相之爭,故上任後都退避,只奉行文書,決策都全由文帝,亦讓文帝安心。孝武帝時亦小心奉承,如主動求省錄尚書職,退避揚州刺史以讓皇帝寵子,又在雍州刺史海陵王劉休茂起事平息後上表請削諸王內外實權。孝武帝在位後期對諸臣苛暴,義恭就更加以卑屈言辭事奉,以討孝武歡心,每當有符瑞都會上美賦稱頌,又曾以石頭城生三支脊茅事屢勸封禪,哄得孝武帝大悅[4]。前廢帝即位之初,身為遺詔輔政的義康亦奉承掌權既久的戴法興、巢尚之等人,甚至怕了他們,只具空名[16]。元嘉北伐守彭城時亦見其畏敵之心。
  • 劉義恭奢侈,在其出任荊州刺史時,宋文帝就因而特別下詔告誡他要戒掉驕奢之性,要求他要節約,不要過份賞賜身邊寵臣,節制嬉戲遊樂以及少納女嬪。不過,義恭回朝後,相府二千萬錢的年俸義恭亦常常不夠用,要文帝每年額外給他一千萬錢。他又心意不定,嗜好常轉,屢屢遷宅,亦賞賜過度,臣下只要得寵,一日甚至能取得一兩百萬錢。孝武帝晚年對義恭的給俸已經十分豐厚,但義恭還是不夠用,常在民間賒數,百姓寫書求還錢時只在信背寫「原」字[4]
  • 義恭涉獵文辭,更擅長騎馬以及通音律,出游可遠行三、五百里,孝武帝亦任由他,曾遠行至吳郡,登虎丘山,又到無錫烏山望太湖[4]


家庭[编辑]

[编辑]

子女[编辑]

  • 南丰县王劉朗:出继少帝,为刘劭所杀
  • 江夏宣王劉睿:为刘劭所杀
  • 新吴烈侯劉韶:为刘劭所杀
  • 平都怀侯劉坦:为刘劭所杀
  • 江安愍侯劉元谅:为刘劭所杀
  • 兴平悼侯劉元粹:为刘劭所杀
  • 劉元仁:为刘劭所杀
  • 劉元方:为刘劭所杀
  • 劉元旒:为刘劭所杀
  • 劉元淑:为刘劭所杀
  • 劉元胤:为刘劭所杀
  • 刘某:为刘劭所杀
  • 江夏愍王劉伯禽:为刘子业所杀
  • 永修殇侯劉仲容:为刘子业所杀
  • 永阳殇侯劉叔子:为刘子业所杀
  • 劉叔宝:为刘子业所杀
  • 嘉兴县主,嫁南齐司徒从事中郎王琛[18]
  • 刘氏(450年—468年),第十五女

註釋[编辑]

  1. ^ 《宋書·少帝紀》:「乙未,以皇弟義恭為冠軍將軍,南豫州刺史。」
  2. ^ 《宋書·文帝紀》:「甲辰,追尊所生胡婕妤為皇太后,諡曰章后。衞將軍、南徐州刺史彭城王義康進號驃騎將軍,冠軍將軍、南豫州刺史義恭進號撫軍將軍,封江夏王。」
  3. ^ 《宋書·文帝紀》:「丁卯,撫軍將軍、南豫州刺史江夏王義恭改為南徐州刺史。」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宋書·劉義恭傳》
  5. ^ 《宋書·文帝紀》:「壬寅,以撫軍將軍、荊州刺史江夏王義恭為征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
  6. ^ 《宋書·文帝紀》:「征北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南兗州刺史江夏王義恭進位司空,刺史如故。」
  7. ^ 《宋書·文帝紀》:「冬十月戊午,前丹陽尹劉湛有罪,及同黨伏誅。大赦天下,文武賜爵一級。以大將軍、領司徒、錄尚書、揚州刺史彭城王義康為江州刺史,大將軍如故。以司空、南兗州刺史江夏王義恭為司徒、錄尚書事。」
  8. ^ 《宋書·文帝紀》:「己丑,司徒、錄尚書事江夏王義恭進位太尉,領司徒。」
  9. ^ 《宋書·張暢傳》
  10. ^ 《宋書·劉義恭傳》:「驃騎將軍江夏王義恭領南兗州刺史。」
  11. ^ 《宋書·元凶·劉劭傳》:「劭欲殺三鎮士庶家口,江夏王義恭、何尚之說之曰:『凡舉大事者,不顧家口。且多是驅逼,今忽誅其餘累,正足堅彼意耳。』劭謂為然,乃下書一無所問。」
  12. ^ 《宋書·元凶·劉劭傳》:「濬及蕭斌勸劭勒水軍自上決戰,若不爾,則保據梁山。江夏王義恭慮義軍倉卒,船舫陋小,不宜水戰。乃進策曰:『賊駿少年未習軍旅,遠來疲弊,宜以逸待之。今遠出梁山,則京都空弱,東軍乘虛,容能為患。若分力兩赴,則兵散勢離。不如養銳待期,坐而觀釁。』劭善其議。」
  13. ^ 《宋書·元凶·劉劭傳》:「時江夏王義恭謀據石頭,會劭已令濬及蕭斌備守。……二十五日,義恭單馬南奔,自東掖門出,於冶渚過淮。東掖門隊主吳道是臧質門人,冶渚軍主原孫是世祖故史,義恭得免。劭遣騎追討,騎至冶渚,義恭始得渡淮。義恭佐史義故二千餘人,隨從南奔,多為追兵所殺。遣濬殺義恭諸子。」
  14. ^ 《宋書·劉義恭傳》:「戰敗,使義恭於東堂簡將。義恭先使人具船於東冶渚,因單馬南奔。始濟淮,追騎已至北岸,僅然得免。」
  15. ^ 《宋書·恩倖·戴法興傳》:「時太宰江夏王恭錄尚書事,任同總己,而法興、尚之執權日久,威行內外,義恭積相畏服,至是懾憚尤甚。廢帝未親萬機,凡詔勑施為,悉決法興之手,尚書中事無大小,專斷之,顏師伯、義恭徒守空名而已。」
  16. ^ 《宋書·蔡興宗傳》:「時義恭錄尚書事,受遺輔政,阿衡幼主,而引身避事,政歸近習。越騎校尉戴法興、中書舍人巢尚之專制朝權,威行近遠。興宗職管九流,銓衡所寄,每至上朝,輒與令錄以下,陳欲登賢進士之意,又箴規得失,博論朝政。義恭素性恇橈,阿順法興,常慮失旨,聞興宗言,輒戰懼無計。」
  17. ^ 《南史·檀珪传》载檀珪与王僧虔书:尚书同堂姊为江夏王妃。
  18.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散骑常侍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领国子祭酒济州刺史王使君墓志”祖讳奂,齐故尚书左仆射使持节镇北将军雍州刺史。”夫人陈郡殷氏。父道矜,太中大夫。”父讳琛,齐故司徒从事中郎。”夫人彭城刘氏,嘉兴县主。父义恭,宋太宰江夏王。”公讳翊,字仕翔,徐州琅耶郡临沂县都乡南仁里人也。绵瓞开源,本枝流绪,长”澜远,层峰峻极。然其世载金紫之荣,族茂银黄之贵,四海尚其羽仪,九流重”其冠冕。祖怀文抱质,道贵当时。父愠古知新,名传后世。公膺积善之余烈,体锺”美之粹灵,标聚桂于八树,茂兹兰于九畹;亦既翻飞,羽仪上国,雅号南金,盛称”东箭;而宗致玄远,志尚清高,有如水镜,无异珠玉。解褐为秘书郎中。望延阁以”载飞,临广除而一息。庶士仰之而推高,众流慕之而归美。俄转员外散骑侍郎,”又除襄威将军补司空主簿。追申起家之屈,迁为从事中郎,特除中书侍郎,加”镇远之号;又为清河王友,余官如故。公自通籍承明,黄道玄武,理翮凤沼,曳裾”菟园。辞采蔚其秀出,讽议畅而清举,裴王愧其通要,邢刘谢其花实。而监方察”部,任重望隆,我求懿德,用膺嘉选,乃除使持节都督济州诸军事左将军济州”刺史,又加平东将军。于是照之以冬日,润之以夏雨,聊示蒲鞭之威,必存竹马”之信,至如贾父北临,羊公南抚,异世同规,殊途共辙。又行定州,以患辞免。乃除”平南将军散骑常侍,寻转安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及中兴统历,”宝命惟新,属想上庠,留意东序。乃除镇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国子祭酒,常侍”如故。仍养沉痾,未缨职事,纵容宴喜,优游岁时,闭阁垂帷,独运心识,左琴右书,”独王怀抱。而精义解颐之奇,丽藻陵云之异,固以道镜儒林,辞华文苑者矣。谓”此高门,有验多福,何期冥昧,终愆与善。春秋卌有五,永安元年岁在戊申十二”月壬午朔〔注〕廿日辛丑终于位。朝廷悼惜,行路霣涕。粤以二年岁次己酉二月癸”未朔廿七日己酉窆于洛阳西乡里。念高下之相倾,恐陵谷之递变,蕴黄泉而”靡作,托玄石以留绚。其词曰:”昭哉卿族,郁矣公门,家庆所在,世禄攸存。耀卿之子,叔茂之孙,犹如桂馥,有若”琼温。器成瑚琏,才标桢干,居凤比翼,在龙称翰。言等泉流,文同雨散,始登麟阁,”终临虎观。高风济济,远气昂昂,如金如锡,令问令望。方期海运,有冀云翔,遽然”毁玉,忽矣摧梁。彯彯墙柳,凄凄薤露,出墎衔悲,临穴兴慕。将繁聚棘,行游狡菟,”无复春秋,空哀丘墓。

参考文献[编辑]

  • 宋书卷四·本纪第四》
  • 宋书卷五·本纪第五》
  • 宋书卷六·本纪第六》
  • 宋书卷七·本纪第七》
  • 宋书卷六十一·列传第二十一》
政府职务
空缺期
前一位相同頭銜:檀道濟
劉宋司空
439年-440年
空缺期
下一位相同頭銜:劉義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