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塑料污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印度果阿的塑料污染

塑料污染是指環境塑膠製品的累積,令野生動物棲息地受到破壞,甚至對人類產生負面影響[1]。塑料污染有很多不同的種類和形式,影響陸地、水域及海洋。一些地區已經開始進行塑膠減量,其作法是試圖減少塑膠的消費量及提倡塑膠回收英语plastic recycling。塑料污染的重點和便宜及耐用的塑料有關,也使得人們傾向使用高水準的塑膠[2]

塑料污染中,許多聚苯乙烯聚丙烯聚氯乙烯等製品產生的污染物為白色,因此也稱為白色污染[3]

現況[编辑]

種類[编辑]

植物上的塑料污染

塑料污染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包括(但不限於)垃圾海洋廢棄物(已進入海洋的人造廢棄物)、塑料颗粒水污染、塑膠網和友好漂浮物。有相當大比例的塑膠是用來製作一次使用、可拋棄式的包裝材料,或是會在一年內丟棄的產品[4]。常常各類塑膠的消費者只使用塑膠製品一次,然後就回收或丟棄。

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的資料,2011年市區固態廢棄物中,塑膠佔其中的12%[5],而在1960年代時,塑膠只占市區固態廢棄物的1%[5]

香港現況[编辑]

綠色和平的《塑膠圍港:香港海域塑膠分佈2018》研究報告,香港沿岸水域已遍佈聚苯乙烯(PS)和聚乙烯(PE)的塑膠垃圾,一般常見於即棄食品的包裝。跟三年前的同類報告比較,香港水域的平均微塑膠濃度增幅超過十一倍。[6]2018年8月,他們實地考察9條香港主要河道的塑膠污染情況,並在城門河放置縮時相機,推算後得出單是其大圍段的位置,每年就有超過1750萬件塑膠垃圾直接流入大海。[7]

影響[编辑]

土地[编辑]

含氯的塑膠會釋出有害的物質到周圍的土壤、地下水或周圍的水源中[8]。因此飲用這些水源的動物會有健康上的影響。

堆填區域有各種不同種類的塑膠,在堆填區域,微生物會加快塑膠的生物降解過程。若是生物可分解塑膠,在分解時會釋放甲烷,是強力的溫室氣體,會增強全球暖化的效果[9]。有些堆填區域會設置其他設施,可以捕捉甲烷來產生能源,但大部份的堆填區域沒有這類的設備。甲烷的釋放不只是在堆填區域,只要生物可分解塑膠在土裡就會釋放甲烷,而在一般土裡的降解過程需要更長的時間。

海洋[编辑]

塑膠原料常以塑膠珠的形式,以貨櫃船運送[10]:p.11。很多的塑膠珠灑入海中,據估計.海灘的垃圾中,有10%是塑膠珠[10]:p.11。海中的塑膠大約會在一年內降解.但不會完全降解,而且依塑膠的不同,可能會釋放酚甲烷聚苯乙烯等有毒物質到水中[10]:p.12。聚苯乙烯塊及塑膠珠是最常見的海洋塑膠污染來源,再加上塑膠袋和食品容器等.就是大部份海洋廢棄物的來源[10]:p.13。在2012年,估計海洋中大約有1.65億噸的塑膠污染物[10]:p.12

動物[编辑]

塑膠污染有可能對動物產生毒害,也對動物及人類的食物鏈有負面影響[10]:p.5[11]。在書籍《海洋生物導論》(Introduction to Marine Biology)中,將塑膠污染視為為對大型海洋動物的高度威脅:「最大的單一威脅」[12]綠色和平更提到,微塑膠會令海洋生物腸臟變形,降低其活動能力及反應。[13]包括海龜在內的許多海洋動物都在其胃部發現有大量的塑膠在內,當這種情形時,因為消化道被塑膠堵塞,動物很可能會死亡,有時海洋動物會缠在塑料制品中,像塑膠網,這也可能使他們受傷甚至致命[11]

包括无脊椎动物在內,已有260種物體被發現吃到塑膠製品或是被塑料制品缠住,當動物被塑料制品缠住時,其活動受到嚴重限制,因此在捕食上會感到困難。而且動物多半會死亡,甚至會有嚴重的劃傷及溃疡[14] 目前估計每年約有四十萬隻海洋哺乳動物因塑料污染而死[11],2004年時估計北海胃中平均有三十塊塑膠片[15]

人類[编辑]

依塑膠種類的不同,塑膠中有許多不同的化學物質,這些的化學物質是塑膠可以有如此多用途的主要原因,不過塑膠對人類的影響也和這些的化學物質有關。其中有些化學物質可能會被人类的皮肤吸收,因著進入人體內[16]。其中許多化學物質還不確定對人體會造成多嚴重的影響[16]。在許多塑膠中,這些有毒化學物質的使用都非常少.但一般需要顯著性試驗才能確保塑膠中的毒性物質,是否包覆惰性材料或是聚合物[16]

塑料污染會令人類在自然環境中娛樂時構成妨礙,影響人們的娛樂[17]

比如綠色和平提到微塑膠本來含有毒有害的添加劑,如落入海洋其表面更會黏附像:農藥塑化劑等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有害物質若積聚在食物鏈,將會干擾內分泌系統,孕婦及發育中的小孩尤為危險。[18]

減量的效果[编辑]

家庭用品有許多是用塑膠製成

提倡塑膠減量及塑膠回收已有一些成果。有些超商不提供免費的塑膠袋.有些地方則提供更可以重覆使用的包裝材料,或是容易生物降解的包裝材料。有些社區或企業開始禁止使用一些常用的塑膠製品,例如瓶裝水或塑膠袋[19]

不少環保團體正進行塑膠減量的推動工作,例如:綠色和平2019年透過發布彩虹勇士號的調查報告和一些意見領袖的支持,揭發本地全面海岸塑膠污染情況,警醒社會走塑減廢的逼切性。同時開展與不同在港經營的大型超市企業接觸,交換雙方於走塑工作方面的期望。[20]

可生物降解和可降解塑料[编辑]

生物可分解塑膠的使用具有許多優點和缺點。 生物可分解塑膠是在工業堆肥器中降解的生物聚合物。 生物降解材料不會像家用堆肥機那樣高效降解,而且在這個較慢的過程中,甲烷氣體可能會排放。

回收[编辑]

在美國主要的二種回收管道是路边收集英语curbside collection及回收中心。美國約87%(約2.73億人)的人口日常有機會使用路边收集或回收中心。路边收集的普及率約有總人口數的63%(約1.93億人),作法是在路邊規劃特殊的回收桶,人們可將指定材質的塑膠放入,再由公家或私人的運輸公司載走[21]。大部份的路边收集會收集不只一種的塑膠,多半是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PETE)和高密度聚乙烯英语High-density polyethylene(HDPE)[22]。回收中心的普及率約有總人口數的68%(約2.13億人),人們會將回收物品帶到一個位在市中心的設施[21]。在回收後,塑膠會送到材料回收設備(MRF),依其塑膠成份分類整理,以增加產品價值,接下來塑膠會打包以減少運送成本[22]

各種塑膠回收的比例都有不同,美國整體的回收率在8%左右。2011年全美國約回收PETE了2.7百萬噸的塑膠。有些種類塑膠的回收比例較高,像在2011年回收了29%HDPE的塑膠瓶和29%PETE的塑膠瓶[5]

香港政府的三色回收箱現時僅接收樽型塑膠,即是只會接受1號PET、2號HDPE的樽型塑膠。至於3號至7號塑膠,只可以把它們交到民間組織的「不是垃圾站」,或是環保署轄下的回收點。[23]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Plastic pollution. Encyclopaedia Britannica. [2013-08-01]. 
  2. ^ Hester, Ronald E.; Harrison, R. M. (editors) (2011). Marine Pollution and Human Health. 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 pp. 84-85. ISBN 184973240X
  3. ^ 甘肅平涼探索清潔農業之路 遏制農村白色污染(圖)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6-06-25.
  4. ^ Hopewell, Jefferson; Dvorak, Robert; Kosior, Edward. Plastics recycling: Challenges and opportunitie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 2009, 364 (1526): 2115–26. PMC 2873020. PMID 19528059. doi:10.1098/rstb.2008.0311. 
  5. ^ 5.0 5.1 5.2 Plastics. Epa.gov. [2012-09-03]. 
  6. ^ 綠色和平, 塑膠圍港-水域塑膠濃度比三年前增11倍 
  7. ^ 綠色和平, 每年逾1750萬件香港塑膠垃圾從城門河入海 
  8. ^ Aggarwal,Poonam; (et al.) Interactive Environmental Educatiaon Book VIII. Pitambar Publishing. p. 86. ISBN 8120913736
  9. ^ Biello, David. Are Biodegradeable Plastics Doing More Harm Than Good?. Scientific American. June 5, 2011 [2013-08-01].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Knight, Geof (2012). Plastic Pollution. Capstone. ISBN 978-1-4329-6039-1
  11. ^ 11.0 11.1 11.2 Daniel D. Chiras (2004). Environmental Science: Creating a Sustainable Future. Jones & Bartlett Learning. pp. 517-518. ISBN 0763735698
  12. ^ Karleskint, George; (et al.) (2009).Introduction to Marine Biology. Cengage Learning. p. 536. ISBN 0495561975
  13. ^ 綠色和平, 塑膠圍港-水域塑膠濃度比三年前增11倍 
  14. ^ Derraik, José G.B. The pollution of the marine environment by plastic debris: A review. Marine Pollution Bulletin. 2002, 44 (9): 842–52. PMID 12405208. doi:10.1016/S0025-326X(02)00220-5. 
  15. ^ Hill, Marquita K. (1997). Understanding Environmental Pollution.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p. 257. ISBN 1139486403
  16. ^ 16.0 16.1 16.2 Brydson, J. A. (1999). Plastics Materials. Butterworth-Heinemann. pp. 103-104. ISBN 0750641320
  17. ^ (1973). Polyvinyl Chloride Liquor Bottles: Environmental Impact Statement.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the Treasury (contributor).
  18. ^ 綠色和平, 塑膠圍港-水域塑膠濃度比三年前增11倍 
  19. ^ Malkin, Bonnie. Australian town bans bottled water. The Daily Telegraph. July 8, 2009 [2013-08-01]. 
  20. ^ 綠色和平, 超市走塑 
  21. ^ 21.0 21.1 AF&PA Releases Community Recycling Survey Results. [3 February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 六月 2012). 
  22. ^ 22.0 22.1 Life cycle of a plastic product. Americanchemistry.com. [3 September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年3月17日). 
  23. ^ 綠色和平, 2019-最新塑膠回收攻略 

參考文獻[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