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川周明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Okawa Shumei.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大川周明
假名 おおかわ しゅうめい
平文式罗马字 Ōkawa Shūmei

大川周明(1886年12月6日-1957年12月24日),出生於山形县酒田市,日本极端民族主义者,思想家、戰犯、大亚细亚主义作家,回教学者。

背景[编辑]

大川周明自熊本五高畢業後、1911年在东京帝国大学完成學業,主修吠陀文学和古印度哲学。由於他通晓德语法语英语梵语巴利语,畢業後受參謀本部雇為翻譯。在1913年夏天在神田 (千代田區)的舊書店購買並阅读了亨利·卡登斯(Henry Cotton)爵士的著作「新印度」《New India or Indian in transition》(1886年,1905年修订版),书中叙述了当代政治局势,讓大川感受到受殖民人民的痛苦。读完这本书后,大川周明放弃了社會主義转而支持大亚细亚主义、支持印度獨立運動,與逃亡日本的印度獨立運動人士鮑斯等人來往。

1918年起,大川受雇於軍方色彩濃厚的南滿洲鐵道之下的東亞經濟調査局為調查員,後升職為編輯課長、調查課課長,終於1928年成為東亞經濟調査局的局長。1929年東亞經濟調査局獨立為財團法人,大川便就任為理事長。在東亞經濟調査局期間,他不停從事右翼的政治活動,從1919年的猶存社(主要人物為北一輝,但其與大川理念不同,故此設於1923年解散)、1924年的行地社、1932年的神武會等皆是。雖然起初東亞經濟調査局仍有自由主義的人士,但彼等於1932年後皆被調職他處。[1]1932年因参与五一五事件被日本当局判处5年徒刑。1939年任法政大学大陆部长。同時成立東亞經濟調査局附屬研究所、任所長,並自陸軍、滿鐵與外務省獲取共計15萬日元的補助。此附屬研究所每年錄取20名自高校畢業者,施以兩年文化、語言教育後派往南洋地區,實施長期「調查研究」。

戰前的活動與思想[编辑]

1920年任拓殖大学教授,宣扬民族主义思想。后创建右翼团体神武会,早年在参谋部从事德文资料翻译工作。1918年满铁调查部供职。1919年参与创立犹存社。翌年为拓殖大学教授,颂扬殖民主义。后因与北一辉等人意见不合,另创行地社和神武会等右翼团体,1929年任满铁经济调查局理事长。对内主张建立军部法西斯主义统治,对外鼓吹大亚细亚主义。逐渐与军部上层的幕僚将校接近,同樱会骨干勾结,策划三月事件十月事件

大川主張「大日本帝國是上天所派下來的新世界的領導者」,故對全東亞的人民都有義務,應「救治那些飽受西歐民族虐待下的人們,決不代替西歐民族奴役他們。」[2]至於其辦法乃是窮兵黷武:他寫道,「復興亞細亞之戰士又必須是改造日本之戰士。」[3]1943年,大川出版《建設大東亞秩序》ㄧ書,提倡大東亞共榮圈,同樣主張要改變歐美將亞洲變為殖民地、半殖民地之事實。為對抗歐美的文明,大川主張亞洲其實有著一致的精神:「儘管表面上差異甚遠,但在世界觀上,意即如何看待世界與人生,如何理解並藉事物,以及與此相應如何形成生活這些方面,亞細亞顯然存在著ㄧ致性。」[4]在他早年的〈日本文明之意義及價值〉(1914年)一文中,他便已揭示:亞洲精神最高之處,即在日本的神道精神,原因在其已先後吸收並強化了來自朝鮮半島「三韓」(馬韓、辰韓、弁韓)、中國儒家印度佛教與的思想精髓。[5]

东京审判[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大川周明成为远东军事法庭甲级战犯中唯一的民间人士。在接受审判期间出现了短时的神志恍惚,举止失常的情况。在法庭受审期间,他不时地裸露身体,喧哗叫嚷,还以手频击坐在前排的前首相东条英机的头部,并高喊“Inder! Kommen Sie!”(德语:“过来,印度人!”), 因此大法官威廉·韦伯(William Webb)爵士(审判团主席)最终决定放弃了对他的起诉,因为由法庭指定的医学专家鉴定他患有梅毒引起的精神疾病、故於1947年4月9日正式不起訴他;但是从审判一开始大川周明就说这法庭是一齣闹剧,不值得称其为合法的法庭。因此众多人始终坚信,他只是在审判期间装疯,从而达到释放的目的。

翻译古兰经[编辑]

由于梅毒性精神病导致他的精神不稳定,他从监狱转到駐日美軍医院,随后又转院到东京大学医院东京都立松泽医院,这一期间他完整翻译了《古兰经》,成为第一位完整翻译《古兰经》的日本人(據該書之自序,大川的阿拉伯文懂得不多,故其譯文乃綜合中、英、法、德四語言譯本而得)。这个荣誉的取得也最终影响到大川周明被完全释放。

根據大川在其译《古兰经》之序文,他對伊斯蘭教的濃厚興趣自大學時即開始。另一位《古兰经》譯者井筒俊彥(首次將古蘭經直接從阿拉伯文譯成日文之人)回憶,大川在東亜経済調査局期間便大手筆自荷蘭購入關於伊斯蘭教教義的全集,幾乎擁有所有伊斯蘭研究的文本資料[6]。大川於二次大戰中的1942年出版《回教概論》亦受到竹內好的讚譽,稱之為「日本伊斯蘭研究的最高水準」。[7]

主要代表著作[编辑]

  • 『復興亞洲的若干問題』(1922年、中公文庫)
  • 『日本精神研究』(1924年)
  • 『特許植民会社制度研究』(1927年)
  • 『国史課本』(1931年)
  • 『日本二千六百年史』(1939年)
  • 『美英东亚侵略史』(1941年、第一書房)"二战期间日本最畅销的读物"
  • 『回教概論』(1942年、1991年於中公文庫刊行)
  • 『古蘭經(日译本)』(1950年)
  • 『安楽の門』(1951年)
  • 『大川周明全集』(1961年-1974年)

对大川周明的研究书物[编辑]

  • 松本健一 著作的『大川周明』(岩波現代文庫)
  • 大塚健洋 著作的『大川周明』(中公新書)
  • 『大川周明日記』(1986年)
  • 『大川周明関係文書』(1998年)
  • 佐藤优 著作的『日美开战的真相 大川周明著『美英东亚侵略史』解析』(小学館、2006年、ISBN 4-09-389731-X


  1. ^ 原覺天,現代アジア研究成立史論,頁456-8。
  2. ^ 大川周明,君国の使命,大川周明関係文書106~112頁。
  3. ^ 大川周明《復興亞細亞諸問題:序》,東京: 明治書房。
  4. ^ 大川周明〈日本文明之意義及價值〉,《大川周明關係文書》,93頁 。
  5. ^ 大川周明〈日本文明の意義及び価値〉,《大川周明關係文書》,82頁 。
  6. ^ 『中央公論』1993年1月号、後に『井筒俊彦著作集』別巻、中央公論社、1993年
  7. ^ 竹內好於亞細亞経済研究所(アジア経済研究所)的演講:「大川周明のアジア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