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德浪河谷戰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浪河谷之戰
越南戰爭的一部分
Ia Drang Infantry disembarking from Helicopter.jpg
X光著陸區的美國陸軍第1騎兵師第7騎兵團士兵
日期 1965年11月14日– 1965年11月18日
地点 越南德浪河谷
结果 雙方皆宣稱勝利
参战方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美國 Flag of Vietnam.svg 北越
指挥官和领导者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1912-1959).svg 哈爾·穆爾 中校 Flag of Vietnam.svg 阮友安英语Nguyen Huu An 上校
兵力
约450人(仅第7騎兵團第1營)
另有第5骑兵团第2营、第7骑兵团第2营、炮兵和空中支援单位参战。
约2,000人(越南人民军第66团第7营、第8营、第9营,第33团一部)
伤亡与损失
234人陣亡(参见英文维基百科) 1,000~1,700人戰死[1]

德浪河谷戰役(Battle of Ia Drang)[2]美國介入越南戰爭以來,美軍越南人民軍(北越軍)主力部队第一次重大正面交戰,双方都认为取得了很大的战果,都认为己方是胜利者。整个战斗分为两个阶段:1965年11月14日~16日,美國陸軍第1騎兵師第7騎兵團第1營进行大胆的一次进攻被北越军优势兵力包围,但北越军没有将包围美军歼灭最后主动撤退;11月17日~18日,增援的第7骑兵团第2营撤出防线时遭到北越军伏击,伤亡较大。美军在实战中大规模实践了直升机机降突击作战且有不错的表现,但与装备良好的对手交锋仅依靠其部队自身的装备显得较为脆弱。美军没有实现搜索并歼灭北越军的计划,北越將南越分割為兩段的計畫也未能实现。這場戰役使北越從此決定避免與美軍進行正面衝突,改而採取游擊戰術

背景[编辑]

1963年11月,南越政治军事局势恶化,并发生推翻及枪杀总统吳廷琰军事政变。此后,南越的军事政变与反政变层出不穷,政局非常动荡。南越陆军已经不能与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陣線抗衡。南越农村基本上被越共所控制。在此危局下,駐越美軍司令官威廉·威斯特摩兰认为,南越陆军即使在美国顾问直接指挥、训练下,也难以对抗越共武装,必须投入美国正规地面部队去消灭越共游击武装。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于1965年批准了威斯特摩兰向南越战场投入30万美国正规地面部队的计划。1965年2月起,美国的正规部队开始进入南越。

美军自1950年代末期提出了地面作战部队的空中机动战术,即用直升机完成级部队的部署、保障、撤离,并能得到攻击机炮兵、直升机外挂武器系统的火力支援以及空中协同指挥、战术侦查等。美军为此组建了第11空中突击师来验证作战理论,把长期驻扎在韩国的原美军骑兵第1师改称步兵第2师,而以第11空中突击师为班底改编命名为新的第1空中骑兵师。1965年6月至11月,新的骑兵第1师完全部署到南越的西原(即越南中央高地)安溪地区。当时全师编制1.6万人,拥有400余架直升机。

西原地区地处南越中部,1964年开始北越正规军沿着胡志明小道南下,如果北越方面占据这里可方便地向南越实施渗透,南越有被分割为两段的危险。根据越南人民军的计划,1965年10月调来了三个团(33团、66团、320团)到西原地区嘉莱省开始了波来梅战役。北越军企图以“围点打援”的战术打击敌军,保卫南北运输走廊以及后方根据地。美军在这一地区展开搜索利用直升机机降突击作战企图“抓住并消灭”北越军。德浪河谷之战是发生在波来梅战役期间的一次战斗。

過程[编辑]

1965年11月,美军骑兵第1师第3旅在西原地区波莱古以南40公里的波莱梅(Plei Me)的基地遭到越共一次不成功的武装袭击。美军骑兵第1师第3旅在波莱梅附近持续数天搜索越共武装撤离踪迹但一无所获。威斯特摩兰命令美军向西搜索该股越共武装一直到越柬边界。根据截获的无线电信号在德浪河谷地区发现北越军的踪迹,第3旅旅长布朗上校(Thomas·"Tim"·Brown)决定派遣由营长哈爾·穆爾陸軍中校指挥的第7骑兵团第1营利用直升机垂直机动战术乘直升机进驻靠近德浪河谷的朱邦山下的“X光”着陆区(LZ X-Ray,位置13°34′4.6″N 107°42′50.4″E)。

第7骑兵团第1营兵力767人。包括:A、B、C共3个步兵连,每连6名军官、164名士兵,辖3个步兵排与1个有3门制的81毫米迫击炮排,步兵排辖3个步兵班与1个编制2挺M-60轻机枪的机枪班;火器连为D连,辖1个侦察排、1个迫击炮排、1个机枪排,5名军官、118名士兵;营部与营部连编制14名军官、1名准尉、119名士兵。1965年由于美国总统约翰逊坚持不肯实行紧急状态来延长士兵服役期,所以第7团第1营在8月15日在东海岸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登船赴越南时,已经减少了一批尉官和100名服役即将期满的士兵,这些士兵都是充分受过空中机动作战训练的老兵。新补充的尉官缺少任职带兵的教育与训练。9月底,该营缺编88人。至10月、11月,又有10名士官、149名士兵按期离队归国。

交战[编辑]

美军在LZ X-Ray着陆区降落

1965年11月14日星期日早上10时48分,美军第七騎兵團第一營營長哈爾·穆爾率450人在30分钟的炮兵、航空兵火力准备后,用16架UH-1休伊直昇機以空中運輸的方式分4批降落在德浪河(Ia Drang)畔谷地。预先用直升机吊运第21炮兵团第1营的12门105毫米榴弹炮进驻“X光”机降区以东后方的“法尔肯”着陆区建立炮兵阵地充当火力支援。美军情报显示那里有北越军一个营活动,实际上和越南人民軍陸軍第66团和第33团一部相遇,北越正規軍有2000人駐守,是参加过奠邊府戰役的精銳之師。

最初美军第一营的第一批部队在X光着陆区降落时,北越军没想到美军突然闯过来有些措手不及。美军乘着直升机陆续到达着陆区。美军B连2排则因推进追击当面北越军越走越远,最后陷入北越军包围之中。北越军先后投入第66团第9营、第7营以及第33团一部攻击并试图包抄美军。美军第1营降落不久,莫尔发现前方与左翼出现大量北越军士兵,于是指挥第一营形成了简易环形防御坚守住着陆区。美军利用直升机向被围的第1营输送弹药补给,将援军投放到侧翼,负责运输的直升机撤离后,负责火力压制的直升机利用自身携带的榴弹发射器、火箭弹、机枪配合地面部队作战。美军试图解救被围那个排的行动被北越军打退。当天下午第7骑兵团第2营的一个连增援到达战场。

15日左翼与北越军纠缠在一起美军防线几乎要崩溃,前進空中管制官一度向指揮部呼叫:“断箭!”(暗语“断箭”即表明美军部队与敌人作战有被击溃的危险),美军空中支援拼命遏制北越军的攻势。战斗中美军空中协同也出了问题,一架F-100战斗机由于方位的错误将燃烧弹扔到美军阵地上造成伤亡。当天中午时分,从地面增援的第1骑兵师第5骑兵团第二营抵达了“X光”地区,美军阵地得以巩固,并解救被包围的B连2排。经3天激戰後,美軍陣亡79人,北越陣亡634人。以16日北越军主动撤围收場。当天前来增援解圍的第7骑兵团第二营从地面抵达了“X光”地区,替换下来的第一營脫離撤出战斗。

第二場戰鬥是增援部队第7骑兵团第二營从地面徒步撤出防线返回途中,在17日下午到18日早晨又遇上了北越第66团第八营(前三天未投入战斗)的伏击,北越军从两侧接近进攻与美军陷入混战,使美军的炮火和空中支援无从发挥,双方经过一夜混战,遇袭的第2营在援军支援下逐渐摆脱出来稳住了阵脚,在一場遭遇戰中陣亡155人,北越军死亡403人。最终以北越军撤出战斗告终。

以上北越军的总阵亡数字1037人是美军单方面的统计(根据北越军方面鄧武協越南语Đặng Vũ Hiệp将军的记载,德浪河谷之战越军阵亡208人。双方统计相去甚远。参见越南语维基百科,然而美軍是控制並清掃戰場的一方,其統計遠較於北越方來的準確。)。

文化作品[编辑]

德浪河谷战斗中美军1营指挥官哈爾·穆尔(退役时军衔中将)和经历过德浪河谷之战的美国合眾社战地记者喬瑟夫·蓋洛威英语Joseph L. Galloway在1992年合著的回忆录《我们年轻时曾经是战士》,讲述了德浪河谷之战。

2002年根据此书改编由梅尔·吉布森主演的好萊塢電影《我们曾是战士 (We were soldiers)》的劇情即是描述這次战斗。

註釋[编辑]

参考[编辑]

  • [《德浪河谷之战与直升机突击作战》]

參見[编辑]

  • Moore, Harold G.; Galloway, Joseph L., We were soldiers once and young : Ia Drang, the battle that changed the war in Vietnam, New York, NY: Harper Perennial, 1993, ISBN 978-0345472649 (Engli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