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戰區高空防御飛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戰區高空防禦飛彈
Thad Logo.png
Thaad missile and launcher.jpg
戰區高空防禦飛彈發射架
類型 反彈道飛彈武器
原產國  美國
服役記錄
服役期間 2008年至今
用户  美國
生產歷史
研發日期 1987
生產商 Lockheed Martin
生產日期 2008-至今
製造數量 24 組
基本規格
總重 900 kg[1]
全長 6.17 m[1]
直徑 34 cm[1]

最大行程 >200 km[1]
最大速度 2.8 km/s[1]
導引精度 Should be 0m

終端高空防御飛彈(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THAAD)也称萨德反导系统,早期稱為戰區高空防御飛彈(Theater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系统。这是美國陸軍研發的一款攔截短程中程遠程彈道飛彈末端防禦系統,屬於美國國家飛彈防禦署英语Missile_Defense_Agency的一環,旨在攔截飛毛腿飛彈和同類的戰術彈道飛彈

特徵[编辑]

戰區高空防御飛彈的概念於1987年提出,於1990年初由美國陸軍正式提出開發需求,1992年9月完成競標作業;THAAD計畫由洛克希德馬丁公司作為主要承包商,主要分包商包括雷神公司波音公司、Aerojet公司、Rocketdyne、霍尼韋爾公司、BAE系統公司、奧什科甚防禦、MiltonCAT和Oliver Capital Consortium。1995年4月,THAAD演示驗證階段(DEM-VAL)第一次實驗在美國白沙飛彈靶場,前6次攔截試射均告失敗;第1次成功攔截在1999年6月10日、1999年8月20再度成功,在白沙飛彈實驗場均以赫拉火箭英语Hera (rocket)模擬實際彈道飛彈。從2000年6月起,THAAD進入工程發展階段(EMD),該階段將THAAD由原先實驗設計研製成完整戰術編裝;在2006年之前的試驗仍在白沙實驗場實施,2006年之後轉移給太平洋飛彈靶場繼續實驗。

2008年5月28日,THAAD在德克薩斯州布利斯堡成軍,編入第11防空炮兵旅第4防空炮兵團下屬之阿爾法營;該營編制有24枚THAAD飛彈,配備在3輛M1120 HEMTT所改造的飛彈發射車上、一臺AN/TPY-2雷達、一台指揮車;阿爾法營在2009年開始擔負戰備任務。

2009年10月16日,第11防空炮兵旅第2防空炮兵團下屬之阿爾法營成為第二支THAAD操作單位,駐地同樣在布利斯堡。

美國海軍也有類似的海基神盾彈道飛彈防禦系統,後同歸屬於美國國家飛彈防禦署,期望發展一種新的專用攔截用飛彈,防禦覆蓋面更廣大、命中率更高,並能夠攔截平流層上的飛彈。

THAAD最終達到了比海基標準三型飛彈還大的攔截能力,強化了國家飛彈防禦系統戰區飛彈防禦系統的功能,本系統採用推力偏向彈頭以秒速2,500m飛向目標予以擊毀,並有紅外線追熱裝置修正最後航向,以發射車一組10枚方式佈署。

搜索追蹤系統則也是車載的AN/TPY-2雷達組,可以偵測立體1,000km範圍內的來襲飛彈。

政治效果[编辑]

在國際軍事界認為薩德系統與之前愛國者等低空飛彈攔截裝置一樣,是政治效果高於實戰效果的產物,[2]表明一國與美國在軍事上靠近的姿態,成為外交籌碼加以談判,實質較有影響力的不是薩德攔截彈的能力而是其附屬的雷達對外國監控能力。但政治風險方面則是若與部署國不相關的另兩國發生戰爭,而美軍使用薩德介入戰爭,有可能使部署國捲入與己無關的戰火。[3]

南韓國防部長韓民求2016年7月12日在國會提問時表明薩德在軍事上只是一支「防空炮兵連」是中俄兩國對此過於擴大解讀造成外交摩擦。事實上軍事界的看法認為真正高強度大型戰爭中薩德連隊沒有生存能力,因為必定是第一波打擊對象,其對於無誘餌無干擾的老式中程彈道飛彈在特定情況下有攔截能力,但也限於少量,對於密集落彈飽和攻擊沒有防禦力,對多樣化的複合攻擊例如結合巡弋飛彈、艦隊火力、潛射武器、長程火砲甚至特種部隊進攻營區.等複雜戰爭情況下不難被消滅[4]

2016年韓國部署薩德事件[编辑]

早在朝鮮大浦洞2號飛彈試射後,日本引進一組THAAD在青森縣的航空自衛隊車力分屯基地進行實驗佈署。美國在此之後就預計將此系統部署在韓國,但自2013年起,一直遭韓政府拒絕,但於2016年初,在朝鮮實施第四次核試驗後,韓軍方突然口頭同意了部署,只剩韓外交高層堅稱還在「協商」,消息一出引發各方猜測。有分析認為會有此種轉變,一方面韓國是西方式民主,民意是政府施政的基础,過半數的韓國民眾,特別是朴槿惠的票倉都是多半是冷戰時代政治親美的老人,政府支持部署薩德,即可挽回自歲月號沈沒以來難堪的支持率;另一方面在黨派的角力中,韓國與中共一黨專政的慣常做法相對不同,中國政府對拉攏選民並不熟悉,受到朝鮮的多次刺激而中方卻無所作為,未有在外交上保證韓國的安全,在低估了韓國人選票對政府影響的力量下,朴槿惠所在的执政党新国家党曾在4月国会选举中意外失利,大大挫傷了原本朴槿惠的勢力,促進了韓國政治上親美反對派、親美鷹派的崛起,使親中派在議會中反對部署的努力,因為議員票數不足而失败。另据韩国媒体报道,刚刚设立的中韩热线形同虚设,首尔對北京发出的电话请求沒有得到应答,使朴槿惠對華喪失信心[5]。2016年7月8日,美韓雙方代表正式召開記者會,宣布會在韓國部署THAAD系統。中國外交部對此決定表示強烈不滿[6]

衍生事件[编辑]

因為這個事情使中韓關係交惡,進一步影響韓國貨物及文化在中國的發展[7][8],部屬地點居民也因為健康問題而強烈抗議,2016年10月底的崔順實特權事件也使這個計畫出現變數。[9]也有人說是三星集團用旗下電視台以揭發崔順實特權事件的方式緩和與中國緊張關係。[10]甚至崔順實是從部署薩德及購買軍火中取得巨額利益及回扣,才得以推動薩德部署計畫,可能癱瘓朴槿惠政府運作長達數月,並可能激起更多人反對部署薩德系統,甚至把計畫推翻。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