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忒字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托忒文
ᡐᡆᡑᡆ ᡋᡅᡒ‍ᡅᡎ
Istorijaxanov.jpg
类型 全音素文字
语言 卫拉特蒙古语
创造者 咱雅班第達
使用时期 1648年至今
状态 在以下地区使用,无官方语言地位:
 中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海省
 蒙古
 俄羅斯 卡爾梅克共和國
母书写系统
姊妹书写系统 阿礼嘎礼字母瓦根达拉字母满文
ISO 15924 Mong、145
书写方向 字序从上到下,行序从左到右
Unicode范围 U+1800至U+185C(部分同蒙文)
注意:本页可能包含Unicode国际音标

托忒文卫拉特蒙古语ᡐᡆᡑᡆ
ᡋᡅᡒ‍ᡅᡎ
todo bičigТод бичг蒙古语ᠲᠣᠳᠣ
ᠪᠢᠴᠢᠭ
todo bičigТод бичиг)是一套使用托忒字母来记录蒙古语全音素文字系统。托忒文在传统的、回鹘式蒙古文的基础上进行改革,目的是更准确地记录口语。自创立以来,托忒文字主要为卫拉特蒙古人所使用。

历史[编辑]

1648年土鼠年)冬天,蒙古和硕特部高僧咱雅班第達准噶尔部巴图尔珲台吉的请求下,对传统蒙古文进行改良,创制了托忒文。[1][2]咱雅班第达在传统蒙古文的基础上,增加新的字母,使字母与音位一一相配,还调整正字法,并以卫拉特语(又称蒙古语卫拉特方言)和硕特口音为标准音,其目的是创立一套供全体蒙古人使用的新的书面文字。“托忒”在卫拉特语中有“清晰、明确”的意思。[3]:74-76相应的,卫拉特人称传统蒙古文为胡都木文(ᡍᡇᡑᡇᡏxudum),“胡都木”在卫拉特语中有“传统、早先”的意思。[4]

托忒文创制之后,主要由卫拉特蒙古人使用。卫拉特人用其撰写、翻译宗教天文地理医学语言历史等领域的诸多著作,包括英雄史诗江格尔》。其中许多讲述卫拉特自己历史的文献,为后世的历史学研究提供了重要史料。[5]:122-123[6]准噶尔汗国等卫拉特蒙古政权及中亚一些民族,在与清朝沙俄等政权的外交来往中,也都将托忒文作为外交文字。[7][3]:73,74

卫拉特蒙古人如今主要分布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青海省蒙古国西部,俄罗斯卡尔梅克共和国。中国境内的托忒文使用者主要是新疆卫拉特蒙古人。1982年,新疆政府批转《关于蒙文问题的报告》,在新疆蒙古族地区推行、普及传统蒙古文(胡都木文)。目前还有少量杂志报纸使用托忒文登载部分内容。能读写托忒文的多为老年人,年轻人因教育阶段使用传统蒙古文教材,一般都不熟悉托忒文。卡尔梅克共和国于20世纪40年代以来,改用西里尔字母记录卡尔梅克语(即卫拉特语)。1924年蒙古人民共和国成立,境内西部的卫拉特人转用全国通用的传统蒙古文。20世纪40年代以来,蒙古也改用西里尔字母记录蒙古语。[8][9]

特色[编辑]

与传统蒙古文(胡都木文)相比,托忒文有如下特色[2][3]:74-75[10]

  • 用更多字母区分不同音位
    • 传统蒙古文用5个字母表示7个元音ou不分,öü不分,此外,ae在词中和词末不分,o/uö/ü在词中和词末也混淆。托忒文则使用7个字母表示7个元音,在词首、词中、词尾都不混淆。
    • 传统蒙古文中,一些清浊辅音不分。托忒文明确了td等清浊音的差别。
  • 用更简洁明了的方式(长音符号或双写)书写长元音
  • 正字法方面,词缀词干连写的情况较多。

书写[编辑]

托忒文的书写方式与传统蒙古文一致。方向为Writing Direction UDLR.svg从上往下书写,各行从左往右排列。以为书写单位,词与词之间空格。每个字母会根据位于词首、词中还是词尾而变更写法。每个词基本上都有一条纵轴贯通。标点符号与传统蒙古文一致。

字母表[编辑]

用托忒文抄写的加班沙拉勃《四卫拉特史俄语Сказание о дербен-ойратах (Габан Шараб)》。该书是卫拉特部最早的历史文献

托忒文的主要字母如下[11]:167

顺序 独立

形式

词首 词中 词末 转写 Unicode 顺序 词首 词中 词末 转写 Unicode
1 ᠠ‍ ‍᠊ᠠ‍ ᠊ᠠ a 1820 16 ᡑ‍ ᠊ᡑ‍ ᠊ᡑ d 1851
᠊ᠠ᠋ 17 ᡐ‍ ᠊ᡐ‍ ᠊ᡐ t 1850
2 ᡄ‍ ᠊ᡄ‍ ᠊ᡄ e 1844 18 ᡋ‍ ᠊ᡋ‍ ᠊ᡋ b 184B
3 ᡅ‍ ᠊ᡅ᠋‍‍ ᠊ᡅ i 1845 19 ᡏ‍ ᠊ᡏ‍ ᠊ᡏ m 184F
᠊ᡅ‍ 20 ᠴ‍ ᠊ᠴ‍ z 1834
4 ᡆ‍ ᠊ᡆ‍ ᠊ᡆ o 1846 21 ᡓ‍ ᠊ᡓ‍ ǰ 1853
5 ᡇ‍ ᠊ᡇ‍ ᠊ᡇ u 1847 22 ᡔ‍ ᠊ᡔ‍ c 1854
6 ᡈ‍ ᠊ᡈ‍ ᠊ᡈ ö 1848 23 ᡒ‍ ᠊ᡒ‍ č 1852
7 ᡉ‍ ᠊ᡉ‍ ᠊ᡉ ü 1849 24 ᡕ‍ ᠊ᡕ‍ y 1855
8 ᠨ‍‍ ᠊ᠨ‍ ᠊ᠨ n 1828 25 ᠷ‍ ᠊ᠷ‍ ᠊ᠷ r 1837
᠊ᠨ᠋‍ 26 ᠯ‍ ᠊ᠯ‍ ᠊ᠯ l 182F
9 ᠊ᡊ‍ ᠊ᡊ ng 184A 27 ᡖ‍ ᠊ᡖ‍ w 1856
10 ᡍ‍ ᠊ᡍ‍ x 184D 28 ᠰ‍ ᠊ᠰ‍ ᠊ᠰ s 1830
11 ᠺ‍ ᠊ᠺ‍ k 183A 29 ᠱ‍ ᠊ᠱ‍ š 1831
12 ᡎ‍ ᠊ᡎ‍ γ 184E 30 ᠸ‍ ᠊ᠸ‍ f 1838
13 ᠊ᡎ‍᠋‍‍ ᠊ᡎ q/g 31 ᡌ‍ ᠊ᡌ‍ p 184C
14 ᡗ‍ ᠊ᡗ‍ g 1857 32 ᡙ‍ ᠊ᡙ‍ ᠊ᡙ h 1859
15 ᡘ‍ ᠊ᡘ‍ k 1858

一些字母相拼时写法较特殊,如b与元音相拼。[12]

词中 词末 转写 词中 词末 转写
᠊ᠠ‍ ᠊ᠠ᠋ a ᡋᠠ‍ ᡋᠠ᠋ ba
᠊ᡄ‍ ᠊ᡄ e ᡋᡄ‍ ᡋᡄ be
᠊ᡅ‍ ᠊ᡅ i ᡋᡅ‍ ᡋᡅ bi
᠊ᡆ‍ ᠊ᡆ o ᡋᡆ‍ bo
᠊ᡇ‍ ᠊ᡇ u ᡋᡇ‍ bu
᠊ᡈ‍ ᠊ᡈ ö ᡋᡈ‍ ᡋᡈ
᠊ᡉ‍ ᠊ᡉ ü ᡋᡉ‍ ᡋᡉ

參考資料[编辑]

  1. ^ 拉德纳巴德拉. 咱雅班第达传. 清代蒙古高僧传译辑. 成崇德 译. 北京: 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 1990: 1–86 [1691]. 
  2. ^ 2.0 2.1 额尔德尼巴雅尔. 托忒文研究概述. 蒙古学资料与情报. 1989, (04): 36–40. 
  3. ^ 3.0 3.1 3.2 Д·卡拉匈牙利语Kara György. 蒙古人的文字与书籍. 范丽君 译. 呼和浩特: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4 [1972]. ISBN 7-204-07526-9. 
  4. ^ 乐·色音额尔敦. 关于新疆卫拉特方言中“胡都木”一词的含义. 民族语文. 1983, (02): 70. 
  5. ^ 曹道巴特尔. 蒙古语族语言研究史论. 呼和浩特: 内蒙古教育出版社. 2010. ISBN 978-7-5311-8090-6. 
  6. ^ M·乌兰. 试论托忒文历史文献的史料价值. 民族研究. 1993, (04): 74–81. 
  7. ^ M·乌兰. 托忒文历史文献对清朝官方史籍编纂的影响. 清史研究. 2004, (03): 95–101. 
  8. ^ 吴人德司. 作为一个跨境语言的命运和困境:卫拉特蒙古语的过去和现在. (编) 苏金智,卞成林. 跨境语言与社会生活.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5: 221–234. ISBN 978-7-100-11619-0. 
  9. ^ 吴景寿,艾力·扎依提. 新疆蒙古语文工作二十年回顾. 语言与翻译. 1998, (03): 3–5. 
  10. ^ 斯钦朝克图. 蒙古文. 中国少数民族文字. 北京: 中国藏学出版社. 1992: 6–26. ISBN 7-80057-082-7. 
  11. ^ 道布. 蒙古语简志. 北京: 民族出版社. 1983. CSBN 9049·29. 
  12. ^ 蒙古文、托忒文、锡伯文(含满文)编码方案:我国提出的这一方案已被国际标准化组织接受. 内蒙古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94, (03): 1–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