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將棋格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將棋格言(将棋の格言流行於日本將棋領域,是諸多警戒教訓的簡短總結。這些格言大多作者不詳,據說有許多格言來自熱心推介將棋的棋士原田泰夫日语原田泰夫。由於將棋戰術與時俱進,有些格言已經不合時宜了。

以下以五十音順序列出將棋格言。

[编辑]

相穴熊時,捨角取金(相穴熊では角より金
相穴熊(對弈雙方都圍出穴熊)場合中,金將在攻守方面都是重要的棋駒,特別是在終盤的時候,金將的價值會比角行高上許多。
遊駒要充分利用(遊び駒は活用せよ
遊駒(遊び駒)指棋盤上既非守軍、又沒有拿來進攻的孤立棋子。遊駒的存在往往是敗因,所以應該活用每一枚棋子,以增加己方戰力。

[编辑]

避免居玉(居玉は避けよ
居玉(いぎょく)指玉將完全沒有離開原始位置(先手5九,後手5一)。居玉時,可能有王手飛車(類似象棋的將軍抽車),面對反擊時也比較脆弱,所以應該盡量避免。急戰時難免會居玉,這時也要想辦法把它快速圍起來。
一段金時能犧牲飛車(一段金に飛車捨てあり
金將在自陣一段(底段)時,敵方可以打入飛車的空隙會減少很多,因此可以犧牲己方的飛車。根據羽生善治的看法,飛車角交換對自身沒有那麼不利,但敵方有可能藉由打入奪取桂香,操作成飛車桂香・角交換,此時通常視為駒損。但一段金多少能預防這種情況[1]
一步千金(一歩千金
隨著局勢變化,步兵可能有比金將更強的重要性,因此不要因為步兵是小駒而輕視它。第13期龍王戰中,盤面上因為一步之差而出現勝負手,觀戰的先崎學日语先崎学因而寫下「一歩竜王[2]

[编辑]

對離駒出手(浮き駒に手あり
離駒(浮き駒)指本身沒有己方火力掩護的棋駒。攻擊離駒很容易得手。
金主守,銀主攻(受けは金、攻めは銀
金將前端強大但退後不易,銀將行動靈活但兩側是死角,故有此格言。雖然防守陣型還是會用上銀將,但這仍不失為一句優秀的格言。
打步詰表示有將死的餘地(打ち歩詰めに詰みの余地あり
打步詰(最後一手打入步兵,把對方將死)是犯規的,但既然有可能打步詰,如果回想一下這之前的局面,或許能夠調換手順,找出能合法獲勝的方法。
內龍勝過外龍(内竜は外竜に勝る
如果成功使飛車升變為龍王,留在敵陣內的龍王會比抽離敵陣的龍王更有殺傷力。
馬的防守堪比金銀三枚(馬の守りは金銀三枚
角行升級為龍馬(馬)後,同時兼具角行與王將的走法,若用於防守,效果堪比金銀三枚(通常都用二金一銀執行防守),故有「馬用於自陣」(馬は自陣に)一說。

[编辑]

不求王手,求困死(王手するより縛りと必至
終盤時,雙方玉將可能都快要被將死,此時比起不斷叫將(王手),困住敵方王將,使其欠行(必至;必死)才是獲勝之道。
王手是追殺手(王手は追う手
即使沒有策略,只是傻傻的叫將追擊,都比讓對手的王將輕鬆逃到安全地帶來得好[3]。類似的說法有「玉將要包圍逼迫」(玉は包むように寄せよ[4]
大駒要遠遠打入(大駒は離して打て
飛車、角行等大駒為遠兵器,應該盡可能擴大攻擊範圍,並避免在肉搏戰中被敵方奪走,因此,只要能擊中目標,就盡量打入在遠一點的地方。
大駒要貼近去守(大駒は近づけて受けよ
前一句格言的逆向思考。應對敵方大駒的攻擊時,防守方應該設法讓自己的小駒貼近敵方的大駒,使敵方進入自己射程內,若能交換,則為駒得[5]
雙飛車比鬼更恐怖(鬼より怖い二枚飛車
指敵陣裡同時有己方兩枚飛車或龍王的狀況,殺傷力極強。
兩王手比鬼更恐怖(鬼より怖い両王手
兩王手(りょうおうて)指一手棋同時使對方王將遭受兩方向的攻擊,此時對方無法合駒阻擋,只能移動王將。

[编辑]

角交換時不推5筋(角交換に5筋を突くな
角交換日语角換わり戰型中,對弈雙方各自持有角行。如果此時推進5筋步兵,會出現空隙,對手的角行便可打在3九(7一)的位置,然後升級成龍馬,故有此格言。然而,近年來為了增廣攻擊範圍,常會推進5筋步,此時就要避免移動右金,以免出現能讓對手打入角行的空隙。
角筋難防(角筋は受けにくし
飛車筋為十字形,明顯可見。相較之下,角筋常常躲在棋子間的縫隙中,所以比較難應對。另一方面,飛車筋很容易被對手走棋遮擋,角行要閃開障礙則比較簡單[6]
玉將難受角筋(角筋の玉受け難し
亦作「玉將應避敵角筋」(玉は敵の角筋を避けよ)。即使玉將已經入城,或只是暫待,都應該避開對手的角筋,否則被抓住空隙偷襲會非常麻煩。
角頭是圓的(角の頭は丸い
角行是斜走的,它的弱點就在於沒辦法往前走。因此,無論是對角頭推進或打入,都有不錯的效果。
贏的將棋就會贏(勝ち将棋を勝て
木村義雄日语木村義雄 (棋士)十四世名人之語。將棋中,一旦處於下風,就必須等對手犯錯才能逆轉,妙手是很難下出來的。因此掌握優勢很重要,也不要讓優勢白白溜走。
狙擊要害的金將(要の金を狙え
包圍王將的基本要訣。比起直接王手,攻擊王旁邊的金將效果更好。

[编辑]

急戰則居玉(急戦は居玉
急戰中,有時最好不圍玉將,直接攻擊。古代大多都是重視速攻、喜愛速戰即決的棋手才這麼做。即便如此,居玉的評價也不是很好。近代,隨著藤井系統問世,居玉急戰開始受到重視,諸如早繰銀棒銀問候中飛車超急戰(可以看做藤井系統的特例)等居玉戰法都不少見,往往帶來過激的急戰。
玉早逃,得八手(玉の早逃げ八手の得
當對手攻擊難以阻擋時,與其用持駒猛擋,不如趕快讓玉將逃到安全地帶,讓玉將暫時不會被將死,此後大有餘裕可以反攻。
傳統上把「八手」這個手數解釋為「大量利益」的意思[7]。因此另有說法,認為「八手」不是指手得,而是指得到「大量的手段」,數字八有眾多的意味,因此整句話的意思類似「玉將早逃,好處多多」,但在傳承中訛解了[8]
從玉將的側腹打銀將(玉の腹から銀を打て
攻擊時,應設法把銀將打在玉將側面,效果很好,可以封鎖對手玉將脫逃的路線[9],殺傷力可能更甚於單純王手。
玉將要逼到下段(玉は下段に落とせ
包圍王將時,可以盡力把對手的王將壓制在下段,這樣更容易逼近。此為捕捉玉將的基本技巧。
玉將要包圍逼迫(玉は包むように寄せよ
類似「王手是追殺手」,包圍王將乃是攻擊要訣[4]
玉飛不接近(玉飛接近すべからず
玉將是攻擊的目標,如果它附近有飛車這個攻擊要素,攻防可能互相掣肘,飛車還可能在對方叫將時被犧牲,因此要避免玉將與飛車靠太近。如果強逼對方玉飛接近,可能對己方有利。不過,也有螃蟹銀右玉等違背這條格言的定跡[3]
銀桂有不升變的用處(銀桂は成らずに使え
銀將桂馬在升變前後走法相差很大,有時要刻意不升變(不成、ならず)。這兩種棋駒升變與否會大幅左右戰局,必須視具體局勢決定要不要升變,難以斷言。由此亦有「銀不升變為好手」(銀の不成に好手あり)的說法。
金底步堅若磐石(金底の歩岩よりも固し
金將位於二段時,在它正下方(一段)打入步兵,防禦力極強,在緊要關頭可以起防火門般的隔絕作用,相當實用[10]。同樣的,在銀將斜下方打步兵也有類似效果,稱為「銀腳步」,只是步兵無法像保護金將那樣保護銀將,因此防禦力較弱。[11]
將棋無金,則無防禦手(金なし将棋に受け手なし
金將是防守的基石,沒有金將的話,敵方的攻擊根本難以招架[12]
將棋無金,則無攻擊手(金なし将棋に攻め手なし
金將也是攻擊的基石,若無金將,很難將死對手的王將(仕留める[13]。妥善地打入金將,往往能一招制敵於死命。
使銀當如千鳥(銀は千鳥に使え
銀將可以走四個方向的對角線,若要善用銀將,就要模仿千鳥斜走,使對手難以捉摸。如此,銀將在直進之外,還有橫向越野的功能[14]
金將要留到最後(金はとどめに残せ
盡可能留住持駒中的金將,最後的最後,再把它拿來攻擊玉將,這樣更容易將死對方。
金將要誘往斜向(金は斜めに誘え
設法把對手的金將釣往斜上方,由於金將沒辦法向斜後方移動,要歸回原位必須要花兩手。如此操作可以弱化對手防守。
拉回金將為好手(金は引く手に好手あり
金將的攻擊範圍在上面及側面,弱點在下方,拉低金將,能讓金將發揮上部的強項,並避免下部遇襲。此為「金將要誘往斜向」的逆向思維[15]

[编辑]

若取位,就要確保位(位を取ったら位の確保
位(くらい)指各筋第5段的控制權,取位(例如推進步兵)本身有利,但如果無法維持後援,可能成為被反擊的契機。

[编辑]

桂頭玉難包圍(桂頭の玉寄せにくし
桂馬上的玉將遇襲時,可以利用桂馬防守,因此桂頭玉難攻[16]矢倉美濃等圍玉都利用這點。
桂頭銀,為定跡(桂頭の銀、これ定跡なり;桂先の銀、定跡なり
如果遇到敵方用桂馬攻擊,則可將銀將打在桂馬正前方位置,桂馬去路剛好都落入銀將斜後方的攻擊範圍,因此桂馬會立刻動彈不得[17]
桂高跳則為步餌食(桂の高跳び歩の餌食
桂馬一旦跳出去就無法回頭,又無法往前走,因此很容易被步兵趁機捕獲[18]
桂要節制的打入(桂は控えて打て
桂馬要有節制地打入自陣,效果最好,否則桂馬攻擊範圍有限,又容易被攻擊,濫用必定浪費。有「節制用桂為好手」(控えの桂に好手あり)的說法。
下段香有力(下段の香に力あり
香車只能往前走,若要發揮最大效益,打入時就要盡可能往下段擺。有「香要打在下段」(香は下段から打て)的說法[19]

[编辑]

5三金不敗(5三のと金に負けなし
傳統觀點認為,若在敵陣要所5三(5七)打入金將(或使小駒進入升變亦可)則必勝。
此說法已不可靠,只要玉將離中央夠遠(例如穴熊圍),即使5三有敵方金將,也不會多出什麼威脅。隨著穴熊的普及,這句格言也愈來愈罕有聽聞[20]
5五角為天王山(5五の角は天王山
5五這個位置稱為天王山,若在此打角,能同時掌握棋盤上兩條最長的對角線,為一大利多。
5五位為天王山(5五の位は天王山
據稱以步兵控制天王山有利,因此早期的定跡常有推進5筋步兵的手順,但在2004年以後的文獻已不太重視這點[21]

[编辑]

重賽之局非名局(指し直し局に名局なし
業界格言,會需要重賽的局多半都讓對弈者精疲力竭,因此很難走出好棋步。
三桂無將死(三桂あって詰まぬことなし
這是比較誇張的說法,因為唯有桂馬可以跳過其他棋子發動攻擊,所以桂馬在手,攻擊手段將會大大增加[22]。大山康晴就有利用三枚桂馬將死對手的案例[23]。畠山成幸則認為,這句格言並不限於持駒有三枚桂馬的極端狀況,棋盤上既有的桂馬也要算進去。週刊將棋在2004年提過相關問題,如果持駒真的有三枚桂馬,很可能代表嚴重的駒損:對手用桂馬換到了同樣數量的金銀[24]
有三步,則在步後打垂步(三歩あったら継ぎ歩に垂れ歩
垂步(垂れ歩、たれふ)指打在4段(6段)的步兵,前進一格即可升變為成金。若持駒有三枚步兵,表示兵源充足,可以看準時機犧牲步兵,然後(継ぎ歩)打入垂步,把對手的棋駒吊高並建立據點。
持有三步,則可走端手(三歩持ったら端に手あり
若持駒有三枚步兵,可以將對手的香車吊高,以利己方從邊緣攻入敵陣。

[编辑]

自陣飛車為好手(自陣飛車に好手あり
把飛車打在自陣,雖然土氣但往往有用,還可以避免浪費[25]。同樣也有「自陣角為好手」(自陣角に好手あり)的說法,因為大駒強在遠攻,弱在肉搏。
焦點步為好手(焦点の歩に好手あり
當多枚棋駒集中瞄準一點時,推算完全後,打入步兵發動戰端,往往很有效。
終盤時,棋駒損得不如速度重要(終盤は駒の損得より速度
終盤時,重點是趕快將死對方,而不是無謂的攫取棋駒,否則可能在駒得的同時浪費手數,反而被對手趁隙將死[26]
將棋為俳句,圍棋為短歌(将棋は俳句に碁は短歌
將棋只要知道規則,就能上手,有如俳句這種庶民詩歌。圍棋有很多要鑽研的細節,有如僧侶醫者等學人喜愛的短歌
序盤飛車不如角(序盤は飛車より角
序盤往往沒有可以打入飛車的空隙,就算飛車入手,作用也有限,反而是能走左右兩斜的角行比較活躍,因此序盤以飛車交換角行是堪用的戰術。

[编辑]

打角要異筋(筋違いに角を打て
角行若無升變,最多只能走二分之一個棋盤,因此若有兩枚角行,就應該把持駒中的角打在不同的角筋上。

[编辑]

攻乃飛角銀桂(攻めは飛角銀桂
攻擊時使用飛車角行銀将桂馬,相對於防守用的「金銀三枚」。另有「攻乃飛角銀桂香步」(攻めは飛角銀桂香歩)的說法[13]
攻即是守(攻めるは守るなり
進攻時,對方便比較沒有餘裕攻打我方的玉將。有道是「攻擊是最好的防守」。
先後同型則走中央手(先後同型中央に手あり
先手後手走出同型棋路時,在中央發動戰事最為有利。此格言最初來自圍棋

[编辑]

俗手為好手(俗手の好手
只要策略能贏,每一步棋路是不是妙手並沒有那麼重要,走出大家都想得到的棋路也無妨。
對底步打香車(底歩には香打ちで
若敵方在敵陣底段打入步兵,則以香車攻擊步兵所在筋。這是利用「二步」禁則的格言,對手無法用步兵緩衝香車。

[编辑]

戰火始於步兵推進犧牲(戦いは歩の突き捨てから
雖然犧牲步兵是駒損,但戰鬥前丟掉步兵也是有用的:對手的步兵會因此被迫調動。往後持駒若有步兵,該筋便有打入的餘地。這也有加速攻擊與縮減對手選項的效果,因為對手反擊時會發現他的步兵還擋在前面。

[编辑]

中段玉難包圍(中段玉は寄せにくし
又作「逆玉寄せにくし」。出於桂香步無法後退的限制,玉將往上逃就很難抓到,因此要盡量把敵方玉將困在下段[27]
長考非好手(長考に好手なし
長考後結果通常不佳。羽生善治表示長考往往讓人越想越迷惘,反而下不出好棋[28]

[编辑]

打在敵人想打入處(敵の打ちたいところに打て
看準敵人要打入處搶先打入,可以消除敵人堪用的手段,又能奪取地勢險要之處[29]
無事可做就推端步(手のない時には端歩を突け
端步(はしふ)指第1筋及第9筋的步兵,如果想不到可以走什麼,推進端步等待時機多少有點用。

[编辑]

遠見角為好手(遠見の角に好手あり
角行打在自陣當中,當下可能看不出好處,但角筋畢竟存在,終究會隨著戰情演進而派上用場[30]
成金遲速(と金の遅速
用步兵升變為金將攻擊,雖然速度較慢,但金將殺傷力大,被敵方俘虜也只會變回步兵,因此是很好的戰術,不要因為慢而不考慮使用。當然,終盤需要速度時可能就會比較吃虧[31]
成金與金將相同,甚至在金將之上(と金は金と同じで金以上
同上,成金功能與金將相同,但被俘虜時會變回步兵。若能活用,它會是比金將更強的戰力。
使用成金當後拉(と金は引いて使え
與金將的用法一樣,成金越往後,就能擴充攻擊範圍而減少暴露弱點。
吃子不是惡手(取る手に悪手なし
除了最終盤,其他時候吃子可以補充持駒,就算不是最好的走法,也有一定的價值。

[编辑]

長詰不如短必至(長い詰みより短い必至
詰(つみ)指將死,必至(ひっし)指欠行。若能看出快速必至的方法,當然會比長手數的困難詰來得容易贏。一般來說,終盤若出現長詰,通常都表示途中有演化為短必至的可能,只是會被錯過。如果對方可以補充持駒(並不難)就能逃過長詰。若能包圍逼迫玉將,多能以短必至獲勝。必須知道,人與軟體不同,計算棋局變化的能力有限,而這句經驗法則出現在還沒有將棋軟體的時代。因此這裡並不是否定長詰,只是提醒:短必至是更穩當有效的方法。

[编辑]

以一換二,都是步兵也行(二枚換えは歩ともせよ;二枚換えなら歩とでもせよ
玉將王將除外,一般咸認飛車與角行最強,以下重要性依序為金將、銀將、桂馬、香車、步兵。大駒小駒的等差固然重要,棋駒的數量也不可忽視。取得一枚大駒(飛車或角行)固然不錯,取得兩枚小駒(金將、銀將、桂馬、香車、步兵)也是好事。「都是步兵也行」多少有點誇張,但它主要在提醒棋手別太執著於大駒。
做夢夢到被雙飛車追殺(二丁飛車に追われる夢を見た
有道是「雙飛車比鬼更恐怖」,雙飛車(二丁飛車、二枚飛車)非常強勢,可怕到可以做夢夢到。
入玉不敗(入玉に負けなし
入玉(にゅうぎょく)指己方玉將進入敵陣,如果有足夠棋駒保護玉將,入玉很難被桂香步擊中,基本上很難輸棋。

[编辑]

以端步對端玉(端玉には端歩で
對付端玉(はしぎょく,跑到第1筋或第9筋的玉),用端步推進攻擊往往有效[32],亦有以端步對端角(端角には端歩)的類似說法,起源於「角頭是圓的」。
初王手如眼藥(初王手目の薬
指第一次王手(叫將)時,通常沒什麼效果,所以不要糊裡糊塗的叫將。這句話比較像是玩弄文字,格言意義並不深刻[13]

[编辑]

飛角犧牲是緊要大事(飛角の捨てどころ肝要なり;飛車角の捨てどころ肝要なり
犧牲大駒時,比起注意己方戰力,更要提防對方反擊。
飛車先步交換有三得(飛車先の歩交換三つの得あり
交換飛車先(ひしゃさき)步兵有三個好處。一為持駒多出一枚步兵(持ち駒に歩兵が増える),二為步兵原先的空間可供別的棋子推進(歩兵が居なくなった升目に自分の駒を進められる),三為飛車可以直射敵陣(飛車先が敵陣に直射している)。
使飛車當如十字(飛車は十字に使え
飛車為縱橫移動的棋駒,十字使用,讓它走到好位置上,盡量發揮存在價值。

[编辑]

對手無步時,香勝角(歩切れの香は角以上
對手用光持駒步兵時,己方持駒的香車不會被步兵釣走,可以卡位,就算交換也幾乎都是駒得,因此價值可以比角行還高。
越步銀當以步兵守(歩越し銀には歩で受けよ
越步銀(ふこしぎん)指跑到己方步兵以上的銀將,若對方推進與銀將同筋的步兵,可以防止銀將近一步推進,還可以為後續剪除銀將布局。
沒有步兵的將棋乃是輸棋(歩のない将棋は負け将棋
步兵是最弱的棋子,卻是攻防必備,所以持駒若沒有步兵,緊急時會因為無法打入步兵而失利[33]。這句話也用於北島三郎的歌曲〈步〉的歌詞。
不利時,擴大戰線(不利なときは戦線拡大
局面困難時,使情況複雜化很有效,起碼能讓對手不會單純占上風。擴大戰鬥範圍時,對手更容易犯錯。局面繁忙時,駒損等情況的負面影響會減少,也更容易逆轉將死對方。
用角交換攻擊振飛車(振飛車には角交換を狙え
振飛車ふりびしゃ)在開局時會把飛車拉到左翼,容易出現可以打入角行的空隙,能夠用角行擾亂振飛車方,因此在對抗型戰局中,角交換對居飛車方有利[34]。雖然舊定跡如此,但近年來問候中飛車日语ゴキゲン中飛車角交換振飛車日语角交換型振り飛車在專業棋士間流行開來[35],甚至有從振飛車衍生逼對手角交換的立石流日语立石流[36],角交換已經不再對駒飛車方一概有利了。
另一方面,飛交換與銀交換通常對對抗型的振飛車方有利,桂交換的效能可能更好,但掐準時機很難。

[编辑]

重視飛車勝過玉將,那就只剩可愛而已(ヘボ将棋玉より飛車を可愛がる;ヘボ将棋王より飛車を可愛がり
就算飛車再怎麼強,但攻下玉將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因此在棋局中務必再三確認誰最重要,切勿捨本逐末。
成金如蝮蛇,不可饒恕(蝮のと金を許すな
成金攻擊功能與金將一模一樣,但犧牲時也只是損失一枚步兵而已,因此對於被攻擊者來說非常討厭。
猶豫時,用銀吃(蝮のと金を許すな
矢倉戰中,如果對手往玉頭推進步兵(先手走2四步,後手走8六步),可以用步兵或銀將吃下,此時會讓矢倉方猶豫要用步兵還是銀將吃下比較好,用銀將吃雖然會使矢倉短暫變形,但可逆,因此用銀吃比較好。

[编辑]

名人不靠定跡(名人に定跡なし
將棋名人不會依賴流傳至今、研究完備的定跡,而是自己思考,自己判斷棋盤上的局勢。這句格言警告棋手不可以對定跡囫圇吞棗。
王手飛車令人眼睛冒火(目から火の出る王手飛車
王手飛車(おうてびしゃ,將軍抽車)會打得對方難以招架,要想出最佳應對方法非常難。

[编辑]

橫步遺禍三年(横歩三年の患い
交換飛車先之後,如果奪取橫步(對手開角道時推進的3/7筋步兵),當下雖然有一步得,但此後駒組配置會非常麻煩。
根據《週刊將棋》在2004年做的統計,這條格言應該比較古老,此後橫步取戰法顯然有長足進步,長期顯示先手橫步取有利,後手橫步取(4五角戰法、8五飛戰法等)利弊則取決於不同時代流行的戰法,總之因時代而異[21]
包圍王將為俗手(寄せは俗手で
簡單的攻擊王將往往比精心設計的包圍有用[13]
包圍王將,俗得好手(寄せは俗手に好手あり
「包圍王將為俗手」與「俗手為好手」的複合語。

[编辑]

龍屬敵陣,馬屬自陣(竜は敵陣に馬は自陣に
飛車升變為龍王後,攻擊力很強大;角行升變為龍馬後,則有堪比金銀三枚的防禦力,而且藏在自陣中也有遠距離狙擊的效果[37]
被兩取時,不要想著逃(両取り逃げるべからず
被兩取(對手一次攻擊兩枚棋子,總能吃到其中一枚)的時候,比起單純逃跑,應該考慮別的解法,例如逃的同時能保護另一枚棋子,抑或調虎離山之類,總之逃不是最好的方法。即使是兩取,也不能讓兩枚棋子都被奪走[38]

資料來源[编辑]

  1. ^ 『日本将棋用語事典』p.80 下段
  2. ^ 藤井九段と竜王戦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竜王戦中継ブログ(日本将棋連盟)、2015年7月13日(2021年10月31日閲覧)。
  3. ^ 3.0 3.1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26
  4. ^ 4.0 4.1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44
  5.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16
  6.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92
  7.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52 此資料認為八手是誇張的說法。米長表示,如果是一、兩手的話,他還能精確說明。
  8. ^ 棋理に関する考察(松延成雄)の末尾の番外において以下のような考察がある。「玉の早逃げ八手の得あり」という格言で言うところの「手」とは「手番」の意味と解釈するのが一般的だ。 しかし「一手指南」という言葉からわかるように、「手」には「手段」という意味もある。 この格言で言う「手」も、手段の意味と解釈する方が自然だ。 また「八」という数は、「たくさん」という意味で用いられることもある(八方手を尽くす、八百屋、など)。 そうしてみると、この格言は本来、「玉の早逃げにはたくさんの効用がある」という意味だったのかも知れない。 いずれにしても、伝承過程で意味が誤解され、現在に至るのだろう。
  9.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12
  10.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6
  11. ^ 週刊将棋 2004,第82頁.
  12.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38
  13. ^ 13.0 13.1 13.2 13.3 米長
  14.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64
  15.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46
  16.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36
  17.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30
  18.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82
  19.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66
  20.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64
  21. ^ 21.0 21.1 週刊将棋 2004,第76頁.
  22.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06
  23.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中,1990年(平成2年)12月4日大山康晴對内藤國雄九段的棋譜
  24. ^ 週刊将棋 2004,第116,144頁.
  25.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08
  26.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316
  27. ^ 塚田・横田
  28. ^ 羽生善治も認める「長考に好手なし」――将棋・囲碁で1手に5時間かけた棋士の結末(4ページ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文春オンライン(小島渉)、2019年6月15日(2019年6月18日閲覧)。
  29.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88
  30.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66 ただしこの資料では「遠見の角に妙手あり」
  31.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54
  32.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68
  33.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6
  34.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74
  35. ^ 第40回将棋大賞が決まる!. 日本将棋連盟. [2014年6月7日]. 
  36. ^ 週刊将棋 2004,第144頁.
  37.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184 「馬は自陣に」の解説。
  38. ^ 『勝てる将棋格言36 プロの実戦に学ぶ妙手』p.278。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