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矢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矢倉圍矢倉囲い(やぐらがこい))是日本將棋中用於相居飛車的圍玉。通常簡稱為矢倉やぐらYagura[1], Fortress[2]),與美濃穴熊並列為代表性圍玉。居飛車雙方圍出矢倉的戰型稱為相矢倉あいやぐら)或矢倉戰,也常簡稱為矢倉,與角交換日语角換わり角換わり)、相懸日语相掛かり相掛かり)、橫步取日语横歩取り横歩取り)並列為相居飛車四大戰法。在相振飛車中,矢倉位於右側,稱為右矢倉

概要[编辑]

矢倉的歷史非常悠久,江戶時代,矢倉寫作日語同音的「櫓」,在大橋宗英《將棋步式》等定跡書中有「先手櫓」「櫓崩し」等文句。在升田幸三山口瞳日语山口瞳等昭和前期棋士的著作中,則常以「ヤグラ」 片假名的形式表記。戰後至今則幾乎都以「矢倉」之名出現。

關於「矢倉」一名的語源,加藤治郎日语加藤治郎認為是因形似日本城郭建築而得名。不過,在享保年間出版的《近代将棋考鑑》這麼記載: 「不知何人,因為喜愛大阪北濱やぐら屋,依之布置此等陣形」,這是「矢倉」語源的另一種有力說法。

矢倉在將棋史上擁有獨特的正統性,米長邦雄曾說:「矢倉是將棋中的純文學」[* 1][3]。一方面,矢倉大受棋手歡迎;另一方面,矢倉也以變化多、難掌握著稱,因而引人入勝。矢倉不斷進化,歷史上有許多矢倉變體出現、流行、消失、復活,甚至有驚人的91手定跡。金矢倉、銀矢倉等圍玉在戰後逐漸被規範出定型。

2010年代後期,出現了矢倉的大剋星居角左美濃急戰日语左美濃#居角左美濃急戦。2017年職業棋士增田康宏日语増田康宏曾作出「矢倉已經走到盡頭(矢倉は終わりました)」這種發言[4]。長期以來的矢倉用法面臨巨大變革,雖然雁木與角交換體系能起到取代作用,但脇系統等矢倉體系一直處於將棋研究的最前沿,土居矢倉、先手方米長流急戰矢倉正逐漸重返職業賽事的棋盤。2020年代初期,矢倉開始與相懸戰法結合,新一波改革正在成形[5]

矢倉結構[编辑]

原始矢倉使用一金一銀,將玉將置於8八(2二),左置於7八(3二),左置於7七(3三)預防對手飛車先。但這樣被角行攻擊時比較脆弱,因此一般相居飛車戰局中,會再加上6七(4三)右金,稱為金矢倉きんやぐら)。如果交換左側金銀的位置,會形成惡形矢倉,除了側面變弱,更糟糕的是金將位置,萬一對手以桂馬與角行攻擊金將,會非常難救,無論如何,應該盡量避免組出惡形矢倉。[6]

因為要讓玉將移至角行的初始位置,因此,如何好好移動角行在矢倉組法中非常重要。相矢倉中,先手的角行常常移動至6八(森下系統),但也可以把角行配置於4六(脇系統)、5七或2六(四手角、三手角),後手則常把角行放在7三。應對正面的攻擊時,矢倉有強大的守備力,但相反的,守護7八右金的棋子只有玉將而已,所以矢倉面對橫向而來的攻擊時,效果並不算頂尖,但由於陣中金銀3枚都有集中防守到6八,因此也不能說面對橫向攻擊有多薄弱,重點應該是底部沒有金銀防守。因此,矢倉的弱點位於側面底部,6九為盲點[7][8]。此外,也有利用桂香飛角從正面邊角集中攻破的雀刺日语雀刺し戰法。


原始矢倉
金矢倉
惡形矢倉

矢倉組法[编辑]

一個人完整組出矢倉需要十二手,與對手一來一往,總共有二十四手,手順取決於對局雙方彼此的判斷,某種層面上算是合意的結果。在相居飛車中,先手若在第一手推進飛車先(2六步),通常表示希望角交換或相懸,可由隨後角道開啟與否來判斷;先手若開啟角道(7六步),而後手也開啟角道(3四步),通常指向橫步取或雁木戰;若雙方角道都開啟,而先手在第三手就走2二角進行交換,當然更非相矢倉的起始。以上種種,都不是常規的矢倉開局法。

前七手[编辑]

相矢倉中,前四手通常為:

▲7六步 △8四步 ▲6八銀 △3四步

接著第五手是關鍵。後手走△3四步開啟角道後,先手最常見的的下法有6六步(以6筋步兵進入角道)和7七銀(以左銀進入角道),這一手的選擇稱為「矢倉第五手問題」,會大大影響對方急戰矢倉的戰略。兩種走法孰優孰劣,不同時代的棋手有不同判斷,至今尚無定論。

若先手在第五手走7七銀,而後手以6二銀回應,先手又有4八銀5六步兩個選項。

▲4八銀[编辑]

後手走8五步,以下:

▲4八金[* 2] △7四步 ▲5六步 △7三銀 ▲7九角 △6四銀

此為後手△7四步~7三銀~6四銀~8五步的急戰路線,矢倉被破壞的可能性很大。

▲5六步[编辑]

後手走7四步,以下:

▲6六步 △7三銀 ▲5八金右 △6四銀 ▲6七金 △8五步 ▲7九角 △7五步 ▲同步 △同銀 ▲4六角

己方飛車獲得橫向發展的空間,角行又能威懾對方的飛車。因此,比起第七手4八銀,羽生善治更傾向走第七手5六步。

△持駒
▲持駒
第五手▲7七銀,第六手△6二銀
△持駒
▲持駒
第七手▲5六步~第十四手△6四銀
△持駒
▲持駒
第七手▲4八銀~第十九四手▲4六角

二十四手組[编辑]

二十四手組定跡堪稱現代矢倉戰的代表作。舊二十四手組被中原、米長、加藤等棋士大量使用,從1960年代起便蔚為流行。此手順的特色為早早突出飛車先,內容如基本圖所示:

▲7六步 △8四步 ▲6八銀 △3四步 ▲7七銀 △6二銀 ▲2六步 △4二銀 ▲4八銀 △3二金 ▲5六步 △5四步 ▲7八金 △4一玉 ▲6九玉 △5二金 ▲3六步 △4四步 ▲5八金 △3三銀 ▲7九角 △3一角 ▲6六步 △7四步

1980年代後半,青野照市、淡路仁茂、田中寅彥等年輕棋士發現「不突出飛車先」有其好處,開發出所謂飛車先不突矢倉日语飛車先不突矢倉。此後矢倉組法出現了更多可能性,不突出飛車先的戰略逐漸成為主流。經歷後手急戰的流行,到了1990年代前半確立為新二十四手組,內容如基本圖所示:

▲7六步 △8四步 ▲6八銀 △3四步 ▲6六步(▲7七銀) △6二銀 ▲5六步 △5四步 ▲4八銀 △4二銀 ▲5八金右 △3二金 ▲7八金 △4一玉 ▲6九玉 △5二金 ▲7七銀(▲6六步,取決於第五手) △3三銀 ▲7九角 △3一角 ▲3六步 △4四步 ▲6七金右 △7四步

因為省了一手飛車先,可以提早組好矢倉,開始▲3七銀作戰或▲6八角的森下系統。▲6六步早於▲5八金右,以▲7八金應對△3二金,都是為了預防後手的矢倉中飛車。

隨著後手急戰手法與日俱進,新二十四手組已經無法躲過所有急戰變化。從1980年代到2010年代,重視玉將堅固程度的持久戰一直是主流。之後,隨著電腦將棋興起,急戰與持久戰的平衡餘地開始被重視,攻擊後手第6筋的戰略誕生,並發現走2六步對此一戰略有利,因此飛車先不突矢倉逐漸被廢棄。從2010年代後半開始,後手的急戰矢倉傾向逐漸復燃,往往還沒組好矢倉就挑釁發動速攻。為了應對,第七手更必須走2六步突出飛車先,雖然與飛車先不突矢倉以前的2六步思路不同,但必須花一手走2六步的想法正在回歸主流。加入電腦之後,矢倉在2020年代勢必也會出現新的組法與戰術展開。

△持駒
▲持駒
舊矢倉二十四手組基本圖
△持駒
▲持駒
新矢倉二十四手組基本圖

矢倉早圍[编辑]

矢倉早圍日语矢倉早囲い不走傳統▲6九玉~7九玉~8八玉的「地下道」,而以▲6八玉~7八玉~8八玉完成矢倉,角行停在7九,省略▲6八角一手。

在1980年代初,矢倉早圍開始被後手方用於應對飛車先不突矢倉。角行位於3一,在防備端攻的情況下讓玉將入城。既然先手不突飛車先,那後手也不必急著走3二金去防備。在新二十四手組中,改變▲5八金右△3二金▲7八金的作法,換成5二金右,可以減少手損。

羽生善治指出,後手在5二金右做出鏡像應對後,先手可以走7七銀(6六步),然後雙方分別形成矢倉早圍:

△4四步 ▲7九角 △4三金 ▲6八玉 △3三銀 ▲7八玉 △3一角 ▲3六步 △4二玉 ▲3七銀 △3二玉 ▲3五步 △同步 ▲同角 △5三銀 ▲6七金

以下,若後手走△6四銀,則:

▲6八角 △5五步 ▲6五步 △同銀 ▲5五步

若後手走△4五步,則切換到右四間飛車互角:

▲4八飛 △4四銀右 ▲6八角

△持駒
▲持駒
第十二手△5二金右~▲6七金
△持駒 步步
▲持駒 步步
▲6七金△6四銀的可能發展
△持駒
▲持駒
▲6七金△4五步的可能發展

△3二金~▲6七金[编辑]

若以△3二金應對▲5八金右(如圖一),後手的急戰餘地會比△5二金右更多。此時,先手若先走7八金而非7七銀(6六步),後手可走4一玉,先手6七金(如圖二)。

以下,後手走5二金,若先手走7九角,後手則走3三銀。接下來,如果先手走3六步,後手不應該走4四步關閉角道,否則後面必須透過3一角撤離角行,會少一個活用角行的機會。後手應該直接以3一角應對,趁先手走6八玉欲入城時,用6四角先手威脅飛車,逼迫先手走3七銀防守(如圖三)。

若後手不走5二金,改走5三銀右,則可能為右四間飛車(6二飛)急戰,也可能發展為▲2六步△7四步▲2五步△3三角急戰。若在△5三銀右▲2六步後走△5五步挑釁,以下變成後手的中飛車急戰(如圖四):

▲同步 △同角 ▲2五步 △5四銀(△3三角或△3三銀則接▲5七銀) ▲2四步 △同步 ▲同飛 △2三步 ▲2八飛 △7四步 ▲5七銀右 △5二飛 ▲6八玉 △8二角 ▲7八玉

若後手不走5二金或5三銀右,改走7四步,則另有複雜發展。

△持駒
▲持駒
(圖一)
△持駒
▲持駒
(圖二)
△持駒
▲持駒
(圖三)▲6七金△5二金~▲3七銀
△持駒
▲持駒 步步
(圖四)▲6七金△5三銀右~▲7八玉

無理矢理矢倉[编辑]

從二十四手組中,我們發現手順前後藏著各種策略,每一手都有其用意。若不符合這些手順,而以別種方式成功進入相矢倉,則稱為無理矢理矢倉日语無理矢理矢倉,又稱謊矢倉(ウソ矢倉)。例如▲7六步△3四步▲2六步(先手想要角交換、橫步取或雁木時的開局),後手走△4四步,製造振飛車的假象,或者▲7六步△3四步▲2六步△8四步(後手同意角交換、橫步取或雁木時的開局),先手卻走▲6六步關閉角道,拒絕橫步取。

矢倉的變體[编辑]

銀矢倉[编辑]

金矢倉的6七金變成6七,稱為銀矢倉ぎんやぐら,Silver Fortress)。通常先在5六走出腰掛銀,之後引至6七,完成圍玉。優點是對7六的防禦比金矢倉強,應對桂馬攻擊時也較有彈性,而且6七的銀將能協防7八金將。然而為了要把右銀放到6七,銀矢倉花費手數比金矢倉多,這是它最大的缺點,此外,右銀右側的5七也是空門。整體而言,金矢倉比較穩定,但銀矢倉可以有更多非典型的變化,連雁木也可視情況改組為銀矢倉。[9][10]

一般來說,馬上就走6七銀稍嫌太早,普遍先把右銀保留在5六,維持腰掛銀的狀態。根據右翼戰況,6七金右仍可隨時變回金矢倉,適用於急戰矢倉右四間飛車轉換成持久戰時。2019年4月,渡邊明對稻葉陽的銀矢倉棋局如圖。開盤角交換後相腰掛銀,先手走▲2五步~4八金~2九飛,為角交換棋局的典型走法,最初築成兜圍。之後後手待機,先手走6六歩,腰掛銀從5六走到6七,將兜圍變化為銀矢倉(7九金、8八玉),並推進中央步[11][12]

銀矢倉
腰掛銀~銀矢倉
△持駒
▲持駒
渡邊明 vs 稻葉陽 2019

角矢倉[编辑]

角矢倉かくやぐら,Bishop Fortress)是角交換後異筋角戰法的一種。將角行打入在6六,取代金矢倉的右金,角道直通敵陣,右翼金銀可以活用,是攻擊多於防守的陣法。必須注意不要任意推進中央步,以免阻擋角道。缺點是上部防禦會變弱。[13][14]

角矢倉

片矢倉[编辑]

把金矢倉的7八左改放至6八,玉將留在7八,稱為片矢倉かたやぐら,半矢倉,Incomplete Fortress)。幕末大橋流名家天野宗步日语天野宗歩愛用,因此別名天野矢倉[15]。6八金可以與7七銀、6七金聯動[16][17]。不僅圍玉手數比金矢倉少一手,也可防止對手在5九或6九打入角行,由於玉將離左端較遠,對端攻的抗性也比金矢倉強,甚至能下出9八銀之類的彈性變化。要害是底線出現對手龍王時,在7九(3一)被打入金將或飛車。此外,防守8七(後手2三)的棋子僅玉將一枚,因此第8行也比金矢倉薄弱。[18]

如果自己的角行留在棋盤上,會很難組出片矢倉,而片矢倉又能減少對手打入角行的空隙,因此藤井猛歸納出片矢倉適合併用容易引起角交換的脇系統,這個組合稱為藤井流早圍[15]。此外,片矢倉也與相振飛車圍玉金無雙相像。[19]

將棋電腦軟體Bonanza日语Bonanza Ver. 2(2006)喜歡把片矢倉的6七金放在5八金(7八玉、7七銀、6八金、6七歩、5八金),此陣形稱為Bonanza圍ボナンザ囲い[20]

片矢倉
Bonanza圍

土居矢倉[编辑]

7七銀、7八玉,前方以6七左金取代6七右金,這種左金右遣的陣法稱為土居矢倉(どいやぐら,Doi Fortress)。右金可以活用,守備覆蓋廣,平衡優良,適合應對角交換。左金不在7八,顯示它並不符合完整的原始矢倉。右金位置則取決於是否形成過兜圍。此陣源於昭和時代,發明者為土居市太郎日语土居市太郎名譽名人。應用形用於對抗1980年代著名的「先手飛車先不突矢倉」雀刺,由中原誠日语中原誠十六世名人研發,優勢是角道暢通,玉將活動範圍廣。

土居矢倉沒有金矢倉堅固,但防守範圍寬闊,棋子間聯繫良好,如果對手持駒有角行,則可以考慮使用。由於此戰法需要金銀協調,所以操作起來必須比金矢倉更有技術。[21]

土居矢倉消失過很長一段時間,是重現江湖的戰法,近年電腦將棋興起後,此陣法兼具矢倉的玉將防禦力與新型雁木的平衡感,又能從大住圍日语大住囲い演化出來,因而在令和時代再次流行。

土居矢倉基本形
土居矢倉應用形
△持駒
▲持駒
土居市太郎 vs 木村義雄 1940[22]
△持駒
▲持駒
高見泰地 vs 金井恆太 2018[23]

總矢倉[编辑]

金矢倉外加5七右銀,稱為總矢倉そうやぐら,Complete Fortress)或四枚矢倉,古籍中也有稱為三枚矢倉的案例。由金銀4枚圍玉,十分堅固。組法常常將角行移至4六,多見於後手方。

出現總矢倉的相矢倉戰型中,因為雙方都欠缺攻擊用的金銀將,容易變成兩個人都只動飛車,形成千日手米長邦雄谷川浩司等不斷摸索方法,以求打破千日手局面,也不斷在實戰中嘗試。千日手局面可能使某方逼走劣著(Zugzwang),因此可以用它策略性逼和對手,但也有堅持突破的案例。總矢倉是縱向強度數一數二堅硬的圍玉,右銀也可以進一步進攻,但銀將常常阻擋角道,必須想好如何使用角行[24],另一個缺點是金銀四枚集中,導致右翼薄弱[25]

總矢倉
米長邦雄 vs 中原誠 1976[26]

矢倉穴熊[编辑]

從金矢倉發展,走9八香~9九玉,是為矢倉穴熊やぐらあなぐま,Fortress Anaguma)。手數與穴熊幾乎相同,但上面較強、側面較弱,對端攻的抗性則沒有加強[27] 。近年來常見於先手下4六銀・3七桂型之後。此後也可走8八金,或者8八銀~7七金等繼續加固發展。若有7七金加固,暱稱「完全穴熊」。

矢倉穴熊
「完全穴熊」

兜矢倉[编辑]

兜矢倉かぶとやぐら,Helmet Fortress)是急戰中的權宜之計,類似角交換的兜圍,特指攻擊開始後,多重防禦形成的圍玉,常結合腰掛銀使用[28]。玉將通常來不及「入城」抵達8八,而位於7九、6八(少數位於6九)。右金位於5八,防範角行打入的效果比金矢倉(6七右金)好,也保留4八右金拓展防線的可能性。弱點是中央強攻及側面。在腰掛銀的情況中,突端步(9六步)通常有利,而不建議走容易引發玉頭戰的6六步。此陣發展的可能性很多,諸如金矢倉、左美濃、低位矢倉、舟圍草莓圍等都能組出。[29]

兜矢倉
兜矢倉~腰掛銀

低位矢倉[编辑]

金將位置很低的低位矢倉凹み矢倉、へこみやぐら;凸矢倉,Dented Fortress、Hollow Fortress)很少在相矢倉出現。因為打入空間少,反而常在急戰矢倉後手方、角交換或相振飛車的棋局中組出來,也常見於相腰掛銀的後手方,可對抗轉飛車日语ひねり飛車或飛車交換[30]。弱點是角行遠攻,但若將6筋步兵前推,可以發展為典型的金矢倉,通常便可以彌補。是很優秀的矢倉變體。[31]


低位矢倉

四角矢倉[编辑]

四角矢倉しかくやぐら,Square Fortress)與總矢倉相像,需要金銀四枚。名稱源於金銀組成的2×2型態,又分為銀四角矢倉與金四角矢倉兩型。

銀四角矢倉的結構與銀矢倉類似,在6八加上金將,使5八、6九無法被角行打入,並可防守5七、6六、7六的前線,角行則轉移至右翼攻擊對手飛車。防守相當堅固,還可能演變成穴熊。相對的,可供突破的弱處位於左端,因此必須提防端攻。[32]

金四角矢倉與金矢倉類似,但手數多,且有5八、6九的空門,故實用價值較低。

銀四角矢倉
金四角矢倉

菊水矢倉[编辑]

8九、8八左銀的陣型稱為菊水矢倉きくすいやぐら,Floating Chrysanthemum Fortress)。1940年代由高島一岐代日语高島一岐代所發明,「菊水」一名來自高島出身地大阪八尾的名將楠木正成,其家紋即為「菊水」。愛用者還有天野高志、矢内理繪子日语矢内理絵子鈴木英春日语鈴木英春等棋士,也被稱為矢内矢倉千禧圍日语ミレニアム囲い可視為菊水矢倉的進化體。

面對棒銀雀刺等正面攻擊時,菊水矢倉的防禦效果非常好,玉將不在角道上也是一大優勢。缺點是桂馬高跳,也很難招架橫向的攻擊,與飛車交換相性不好。[33][34]

如圖,先手推進1五步企圖發動雀刺戰術時,實戰以菊水矢倉相應對。後手或許可以使用△2四步~2三銀,以銀冠承受衝擊,但若先手走1四步挑起戰端,以下便難以招架邊角攻勢:

△同步 ▲同香 △1二步

實戰中,要讓王將能成功脫出,且有駒得,就要在▲3五步 △同步 ▲3六步之後:

△8五桂 ▲3五角(若先手走▲8六銀,則△6五歩~4四角叫將)

△4二玉(若後手走△4四金,則▲1二香成 △同香 ▲同飛成~2一金)

▲5三角成 △同玉 ▲6五步 △同步 ▲8六步 △7七桂成 ▲同桂 △6二玉 ▲4四步打 △同金 ▲6五桂 △6四銀打

菊水矢倉
雀刺對菊水矢倉,▲1四步
雀刺對菊水矢倉,結果圖

流矢倉[编辑]

金矢倉的左銀通常位於7七。在對手以左美濃搭配右四間飛車攻擊時,7七銀會被對方用6五或8五的桂馬攻擊,而銀桂交換對我方明顯不利,因此讓銀將退到6八,既能保全銀將,又能預防桂馬攻擊5七。此型態稱為6八銀型金矢倉。此時應嘗試將桂馬逼入7七,並留意對方角型的攻擊,維護對角線的封閉。

若左銀走到中路5七,稱為流矢倉ながれやぐら),通常搭配7九玉,用來對付右四間飛車或中飛車,特徵是重視整體防守,但也有玉頭、端攻等缺點。[35]

混合流矢倉與菊水矢倉的架構,有所謂流線矢倉りゅうせんやぐら),但陣中位於5七的是右銀。8八銀可以有效補足桂馬的後援,也可以下拉到7九防禦側面攻擊,弱點是7六的桂頭[36],而且使用金銀四枚,己方攻擊力量就會相對薄弱。[37]

6八銀型金矢倉
流矢倉
流線矢倉

豆腐矢倉[编辑]

豆腐矢倉とうふやぐら,Tofu Fortress)並非正常的圍玉,而是金矢倉圍玉被攻擊後所形成,通常出現於對手走急戰矢倉、左美濃右四間飛車或雁木的戰局。「豆腐」形容此陣如絹豆腐般易碎。

對付先手的金矢倉,後手可走7三→8五桂以攻擊7七銀,以取得有利於己的銀桂交換。此時若先手走8六銀正面盯上桂馬,對手必定趁7筋空缺,用角行攻擊對角線。△6五步▲同步即為打開對角線的常用手法,如果先手方不會被王手,通常會被迫吃下這枚步兵,後手隨即打入△6六步攻擊先手右金。若先手走▲7七金,會進入後手桂馬的狙擊位置。若先手走▲5七金,不僅擋住角道,又會導致己方玉將容易被攻擊。若先手吃下該枚步兵,對角線依然處於不利狀態[38]

豆腐矢倉
對豆腐矢倉的攻擊。

右矢倉[编辑]

右矢倉みぎやぐら,Right Fortress)只用於相振飛車,因圍玉在右翼而得名。右矢倉結構與銀冠類似,因此可以用美濃發展出來。與居飛車矢倉相同,對正面攻擊的抵抗力很好,而且振飛車黨有很多人不熟悉拆矢倉的手筋。缺點是手數比美濃或金無雙多,面對端攻與底段攻擊時較弱[39]。右矢倉通常不讓玉將入城,而將玉將置於4八,既可減少敵方打入空間,又能保留逃生要道。面對向飛車或三間飛車時頗為實用,但在面對四間飛車或三間飛車棒銀時較為不利。

右矢倉
△持駒
▲持駒
玉將不入城的右矢倉

其他[编辑]

金矢倉加上6六右銀的組法稱為菱矢倉ひしやぐら,Diamond Fortress、 Lozenge Fortress),又稱6六(4四)銀型矢倉,常在相矢倉戰型中出現。菱矢倉應對前方及對角線攻擊的抵抗力很強,即使對手有兩枚角行,也很難拆卸,但對橫向攻擊的抗性並沒有加強。它的標準手數需要18手,己方攻擊進度勢必會因為使用金銀四枚而稍微慢些。在面對居角左美濃急戰時很可能無法在6筋卡位成功,組不組得出來是一大問題。[40][41]

菱矢倉

富士見矢倉ふじみやぐら)在金矢倉的基礎上添加5六銀,對抗敵方右四間飛車的相性良好,並保留己方右四間飛車或中飛車的發展可能,還可以用角行搭配飛車瞄準2六進行突破。缺點是5筋不易取位,初期沒操作好就很難組出來。[42][43]

富士見矢倉

金矢倉的左銀移至7六時,稱為銀立矢倉銀立ち矢倉、ぎんだちやぐら,High Silver Fortress、Silver Standing Fortress),位置較高,對敵方桂馬抗性強,保留己方跳桂的餘地,但有被角道貫穿的危險[44][45]。比起相矢倉,它更常在對振飛車的玉頭戰中出現,1970年代初曾廣為流行,後來被左美濃取代,現在已經很少用了。

銀立矢倉

金銀連成一線時,稱為一文字矢倉いちもんちやぐら,Straight Line Fortress),通常用於二枚落等缺乏大駒的場合,目標是死守金銀四枚,平手時使用則稍嫌保守。弱點是浮動的右金。[46]

一文字矢倉

高矢倉たかやぐら)與隅矢倉すみやぐら)分別是為了預防角行狙擊與端攻所產生的變體,但高矢倉下段較弱,隅矢倉的「壁銀」會妨礙逃生,面對側面攻擊時都不利,現在都不常使用了。[47][48]

高矢倉
隅矢倉

無責任矢倉むせきにんやぐら)從結構上來說不算是矢倉的變體,它改變的是用法。築成金矢倉後,玉將卻不入城,想法與右玉相通,灘蓮照日语灘蓮照曾多次使用結合兩者的矢倉右玉やぐらみぎぎょく)戰法,引誘對手攻擊己方左翼,在左翼進行交換後反攻。必須注意,這類戰法如果遭遇右翼猛攻,玉將可能會來不及入城就死掉(城下町で討ち死に),因此要把握好分寸,審視情勢再使用[49]

無責任矢倉
矢倉右玉

矢倉戰法[编辑]

為了攻破堅實的矢倉,或者穩固自己的玉將,衍生出許多矢倉戰法,經過長久研究,這些戰法逐漸被定跡化。相矢倉大多在雙方都圍好矢倉後才開戰,後手容易被先手搶走主導權。因此,後手面對先手的矢倉時,自己往往不圍矢倉,而在先手完成矢倉前積極採取攻勢,這樣的棋路稱為急戰矢倉,種類非常多。

相矢倉[编辑]

雙方築好矢倉圍後,再互相攻擊。矢倉戰型大多數都是先手主導,後手伺機反擊。然而,也有先手硬是讓渡主導權,逼後手決定的下法。在相矢倉戰中,通常希望對手來不及入城,能在對手玉將卡在6九(4一)時發動攻勢。近年來,急戰矢倉和矢倉的變化型大幅減少,大半不出以下幾種,甚至幾乎只剩四種戰型:矢倉3七銀、矢倉3七桂、脇系統、四手角‧三手角。

矢倉3七銀/先手3七銀戰法[编辑]

諸多矢倉戰法中,成功完成二十四手組的先手方通常會優先選擇矢倉3七銀日语矢倉3七銀/先手3七銀戰法。舊二十四手組中,先手已經推過2五步,因此可以從3七銀銜接棒銀,也可以走▲3五步△同步▲同角的路線,交換步兵並活用角行。後手也有類似的7三銀~7五步「7筋步交換戰法」。新二十四手組中,先手不會推到2五步,此時可以在後手走4三金右時推進3五步,後手則可以走6四角瞄準飛車進行牽制,這招與△2四銀都能防範▲3五步△同步▲同角。▲3七銀~4六銀~3七桂的戰法十分流行,甚至出現過91手定跡,直到2012年,後手方才開發出強大的反制手段。

加藤流
先手3七銀,然後推進1六步、2六步的戰術,此法由加藤一二三日语加藤一二三所開發,他本人有74場的使用紀錄。若先推2六步,發展例如:

▲6七金右 △4三金右 ▲4六銀(或▲3五步) △6四角 ▲6八角 △3一玉 ▲7九玉 △2二玉 ▲8八玉 △8五步 ▲1六步

先手在3七銀戰法之後,可以走4六角進入脇系統,也可以將右銀推進至4六,接著走3七桂,是為先手4六銀-3七桂戰法,先手可以見機跳2五桂,接著使用3五步或5五步發起總攻。無論是4六銀-3七桂還是脇系統,兩種戰法在冠軍賽中都有激戰的紀錄。這種先手全力攻擊、後手全力防守的戰況其實很少見,多出現於2000年代的戰局,直到詰棋為止都有定跡化的趨勢,因此後手會極力避免。

矢倉3七桂/先手3七桂戰法[编辑]

雀刺駒組一例

矢倉3七桂日语矢倉3七桂/先手3七桂戰法與先手3七銀齊名。顧名思義,完成二十四手組後,先手走3七桂。可能演進成4七銀-3七桂型(抑或3八飛、同型矢倉),在先手不推2六步的情況下,3七桂-4八銀型可以發展為雀刺。若先手切換至3八飛,則有發展為森下系統的可能。

同形矢倉日语同形矢倉
先手走出4七銀-3七桂型後,後手走6三銀-7三桂型的對峙棋局,在昭和時代常見,現代也可能出現於米長流急戰矢倉的戰局中。對峙狀態形成後,雙方互推1筋與9筋的端步,各自使玉將入城等待戰機。飛角銀桂主攻,金銀三枚主守,玉將的位置視戰鬥中對方端步的情況而定。同形矢倉一直不是主流,但隨著後手急戰流行,先手的4六步-4七銀型下法逐漸增加,因此可散見案例。基本上先手以4五步挑釁,例如:

▲4五步 △同步 ▲同桂 或 ▲4五步 △同步 ▲3五步

雀刺戰法日语雀刺し
3七桂體系的代表性戰法,包含「飛車先不突3七桂・2六銀型」、「先手2九飛戰法」等變化。攻擊目標是矢倉的端筋(先手9筋,後手1筋),以香車後的飛車、右桂搭配角行,對敵陣集中攻擊,導火線為先手推1五步。
森下系統日语森下系統
以新二十四手組搭配先手6八角,由森下卓日语森下卓所開發。有別於矢倉3七銀或加藤流的主動進攻,森下系統優先選擇保護玉將,而後觀察後手的動向(特別是後手的右銀)來決定如何作戰。如果演變為3七桂-4八銀型,森下系統不會讓先手走傳統的2九飛,而是切換至3八飛,用袖飛車支援3七的桂馬,讓銀將有更多活動餘裕。初開發時,森下系統的勝率很高,在棋士之間大為流行。其戰術以靈活有彈性著稱,缺點是右翼攻擊的進度會比後手慢,很多情況下,對方在己方攻撃態勢完成前就先發制人,早早加固圍玉,而且雀刺戰法幾乎可說是森下系統的剋星,森下系統因而一度式微。然而,之後開發出保留8八玉、從中央推進的方法,因此森下系統又逐漸復活。

脇系統[编辑]

脇系統日语脇系統的特色是4六角(6四角),為脇謙二日语脇謙二的得意之作。取走角行會出現一手損的空檔,因此角交換的時機非常重要,並以先手打入6一角或4一角為必殺。此系統的詰棋模式正在研究中。

四手角、三手角[编辑]

先手角行走到2六攻擊後手6筋、後手角行走到△8四攻擊後手4筋,此戰法的核心在於如何將角行移到目標位置。四手角日语四手角的走法包含▲7九~4六~3七~2六以及▲7九~6八~5九~2六兩種,三手角日语三手角的走法則有▲7九~3五步△同步▲同角~2六或者▲7七~5九~2六兩種,後手則有△5五步▲同步△同角~7三~8四的走法。 四手角在相振飛車中常用於摧毀對手矢倉。在相居飛車戰局中,若與總矢倉搭配,三手角很容易形成雙方同型的局面,挑釁機會很少,往往形成千日手,此情形特稱為千日手矢倉

變化型[编辑]

開局時是相矢倉模樣,也不以急戰挑釁,反而轉換成完全不同的戰略。可攻可守,不僅出人意表,更可以在對手陣型不完備或手順錯誤時發動懲罰。

急戰矢倉[编辑]

隨著相矢倉定跡的進步,急戰矢倉也逐漸進化出各形各色。相矢倉以金銀三枚組成堅陣,固然被視為高格調的王道戰法。然而,趁著先手組矢倉關閉角道,後手自己挑起攻擊,避免先手握有主導權,也是相當積極的策略。先手也可以趁後手不備,以急戰矢倉崩壞對方的陣型。因此,在組矢倉的時候,先手首要任務便是留意對方逼近的棋子,矢倉組法中也常有警戒對手急戰矢倉的步數。以飛角銀桂銳意急攻對方玉將,可說是矢倉戰的精髓,而如何應對急戰矢倉,是每個矢倉使用者都應有的認知。

先手第五手走6六步或7七銀,是決定急戰戰略的關鍵,例如超急戰棒銀和右四間飛車用於對抗6六步型,矢倉中飛車和阿久津流急戰矢倉則用於對抗7七銀型,也有米長流急戰矢倉之類通用的急戰戰法。近年來,由於左美濃急戰矢倉的發展,△7三桂~6五步的走法往往發展為▲7六步△8四步▲6八銀△3四步,第五手6六步的走法激減。代表圖如下:後手角行進入2二,飛角銀桂四枚達成理想的攻勢,以下先手若走7五同步吃下後手挑釁,則△8六步▲同步△6五桂攔腰斬入,先手防守有其困難,一時又攻不下後手方的美濃,後手還能走8四飛浮飛車,將戰線前推並防守美濃頭,攻守兼備,是很優秀的戰略。

左美濃急戰矢倉:△7三桂

先手為了避免上述的窘況,第五手通常都走▲7七銀,因為不推▲6六步就沒有△6五步挑釁的問題,6筋無法成為急戰核心,便能牽制後手的6三銀型急戰,有效防堵左美濃急戰的效果。近來又出現用左美濃急戰矢倉攻打天王山(5五)的手法,以攻敵中路為主。

開發有力急戰矢倉的棋士大多因此獲得頭銜,諸如升田幸三以雀刺和升田流急戰矢倉擊敗大山康晴成為三冠、米長邦雄以米長流急戰矢倉擊敗中原誠獲得四冠、谷川浩司以居玉棒銀擊敗羽生善治成為永世名人等等,可見急戰矢倉能幫助其發明者得到好成績。

升田流急戰矢倉[编辑]

先手▲4九金型的早繰銀戰是急戰矢倉的一大主流,具有多樣化的展開,以發揚者升田幸三命名為升田流急戰矢倉

△持駒
▲持駒
升田流急戰矢倉基本圖:▲3五步
△持駒
▲持駒
升田流急戰矢倉變化圖:▲3五步

超急戰棒銀(對矢倉急戰居玉棒銀)[编辑]

超急戰棒銀日语棒銀#矢倉棒銀 (對矢倉急戰居玉棒銀)是極具個性的急戰矢倉戰法,快速圍好居玉(玉將完全沒有移動),接著便一直線的放出棒銀。由於對手有明確的防範方法,超急戰棒銀屬於「B級戰法」,高手通常不太使用。

以下是羽生善治對佐藤康光在A級順位戰中的成功案例:

△6五步 ▲同步 △9五銀 ▲5五步 △同角 ▲5八飛 △8六步 ▲同步 △同銀 ▲5五飛 △7七銀不成 ▲同桂 △8九飛成 ▲7九銀

如結果圖,以損失角行為代價,擊破對方左翼並產生龍王,可見其殺傷力。

羽生 △持駒
佐藤 ▲持駒
超急戰棒銀:▲6八角
羽生 △持駒 銀步2
佐藤 ▲持駒 角步2
超急戰棒銀:結果圖

6二飛型急戰(右四間飛車)[编辑]

6二飛型急戰右四間飛車日语右四間飛車為骨幹,從1980年代開始盛行至今。駒落戰的角落(讓對方一枚角行)一方尤其適用。若先手已經組好矢倉堅陣,卻尚未讓玉將入城,後手可以馬上推進6四步,進入急戰。以下▲2六步△6二飛構成右四間飛車。即使在2筋發生步交換,後手仍然應該集中火力,以飛角銀桂猛攻6筋,掌握主導權,關鍵即為「猛攻」。

6二飛型急戰:△6四步

中原流急戰矢倉[编辑]

中原流急戰矢倉一名來自中原誠十六世名人。後手不只使用兩枚銀將進攻,連守備用的金將都會押上前線,走6三金。大刀重擊,金銀威壓,企圖一口氣攻略對方。劣勢是己方王將防守較薄,一擊不中,則有被逆襲的危險,所以是難度相當高的戰法。

△持駒
▲持駒
中原流急戰矢倉:△6三金

米長流急戰矢倉[编辑]

在諸多急戰矢倉中,最著名的戰法非米長流急戰矢倉日语米長流急戦矢倉莫屬。「米長流」以昭和時代米長邦雄永世棋聖為名,後手不走4四步,而是積極走出4四銀,集中攻擊中央以取得突破。如圖,後手繼續在矢倉頭的5筋、6筋棄步,再以桂馬與二枚銀搭配飛角進攻,破壞力極強。其弱點與大多數急戰矢倉相同:玉將防守較薄。圖為1986年米長邦雄應對中原誠挑戰的紀錄,最終米長成功衛冕。

米長流急戰矢倉流傳至今,經過藤森哲也日语藤森哲也改良,成為進化版的藤森流急戰矢倉。在2筋步交換後,先手若出現2六角之類的四手角走法,後手則可將飛車引至8三,預防先手將來的7一角成,並拓展飛車橫向的殺傷範圍。

米長 △持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