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泰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林泰曾
林泰曾


大清帝國北洋水師左翼總兵鎮遠艦管帶
籍貫 福建省侯官縣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凯仕
出生 1851年
逝世 1894年

林泰曾(1851年-1894年),字凱仕福建侯官縣(今福州市區)人。清代北洋海軍高級將領,為左翼總兵鎮遠艦管帶。1894年中日黃海海戰後,鎮遠號入港時觸礁受損,林泰曾自認失職後服鴉片自殺。[1]

生平[编辑]

林泰曾之祖父與林則徐為兄弟,沈葆楨是他的遠房姑丈。林泰曾父母早亡,1867年考入福建船政學堂,入後學堂習駕駛。1871年畢業,上建威號練習船遊歷各地,1874年任建威號大副。次年隨福建船政學堂總教習日意格赴歐遊歷,1875年5月至1876年4月就讀於高士堡學堂英语Burney's Academy(一所英國海軍軍官預校)。1877年清廷選派中國第一屆留英海軍學生十二人,因外國學生進入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就讀須先通過入學試,包括林泰曾、劉步蟾等三人不參加考試不能入學,林在英國海軍四艘不同種類軍艦上實習,另三人沒有通過入學試,僅六人通過考試並從海軍學院畢業。他1879年回中國,升任游擊,不久沈葆楨命他任南洋水師的飛霆號砲艇管帶。[2][3]

北洋水師[编辑]

1880年調入北洋水師,先任鎮西號砲艇管帶。之後赴英國接超勇揚威號,回國後任超勇管帶。1886年改任鎮遠號管帶。1888年北洋海軍成軍,林泰曾為左翼總兵,加提督銜。

黃海海戰[编辑]

1894年7月25日的豐島海戰之前,林泰曾請求「開缺」(相當於辭職),被李鴻章拒絕。[4][5]

黃海海戰中林泰任鎮遠艦管帶,與日本聯合艦隊作戰。鎮遠及旗艦定遠為北洋艦隊之主力,在戰事中為日軍圍攻。鎮遠雖中彈極多並曾一度起火,但仍沉著應戰而未曾退避。據馬吉芬回憶,林泰曾在海戰時躲在指揮塔裡祈禱,鎮遠每一次中彈,林就像狗一樣嚎叫。[6][7]李鴻章戰後的奏摺也說林泰曾膽小。[8]

黃海海戰後北洋艦隊不再輕出。鎮遠號於12月17日從旅順撤入威海時觸礁,船身裂痕餘三丈,雖經緊急修補未有下沉危險,但已不能高速航行;而艦隊船塢所在之旅順已為日軍所攻陷,因此亦不可能再修复作戰,北洋艦隊實力大減。林泰曾自認失職,於19日清晨服鴉片自殺。

参考文献[编辑]

  1. ^ 福州市志
  2. ^ 馬幼垣. 靖海澄疆:中國近代海軍史事新詮. 聯經出版事業. 2009年: 49,60,68,70. ISBN 978-957-08-3418-5.  又見馬幼垣. 劉步蟾和東鄉平八郎──中日海軍兩主將比較研究四題. [永久失效連結]
  3. ^ 沈岩. 船政學堂:中國近代第一所高等學院. 書林出版. 2012年: 167. ISBN 978-957-445-500-3. 
  4. ^ 甲午海戰告訴我們什麼 北洋水師的12管帶們. [2019-03-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1). 
  5. ^ 姜鸣. 《黃海海戰1》. 《龙旗飘扬的舰队: 中国近代海军兴衰史》. 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 1991年. 
  6. ^ Alfred T. Story. Captain McGiffin - Commander of the "Chen Yuan" at the Battle of Yalu River. The Strand Magazine. Vol. 10. 1895年7~12月刊: 第620頁 (英语). 
  7. ^ 馬吉芬訪談錄. 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 [2019-03-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6). 馬吉芬先生又發現林總兵——右翼的指揮官——和他的一名高級軍官的表現甚至比那些軍官們更可恥。「我不斷地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從我下方的指揮塔裡傳出來」,馬吉芬先生說,「我覺得對那種聲音最恰當的比喻就是狗吠,我很奇怪這到底是什麼發出的,但我當時沒空去詢問這個。不久後我為了指揮戰艦進入到指揮塔中,我驚訝地發現這竟是我那尊敬的艦長發出的!他正跪倒在地,以極快的語速用中文喃喃自語——祈禱著,或者說一邊祈禱一邊詛咒著——每一發炮彈擊中軍艦時他就像狗一樣嚎叫起來。只要我還活著,我永遠也忘不了那幕景象和那種聲音。我真想踹他一腳,可是我沒那麼做。可是在整場戰鬥中,我能從他每一次嚎叫中知道有炮彈擊中了我們,除此之外,我倒是因為忙於其他事務而不可能注意到軍艦的每一次中彈」。 
  8. ^ 馬幼垣. 靖海澄疆:中國近代海軍史事新詮. 聯經出版事業. 2009年: p. 81. ISBN 978-957-08-3418-5.